第二十章
金哥2018-01-04 11:583,576

  徐美娘哭着回到自己房中。

  手臂上被簪子扎的伤口还在出血,她一边哭一边用嘴吸允。看样金狼荷包永远也找不回来了,任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想请伊哈斯帮忙,可是任夫人已经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了,绝不会再让他们见面。

  她心里非常绝望,小声祷告着,希望任轩的病快点好起来,别让她像现在这样孤独无助。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任轩病全好了,英俊文静玉树临风。拉着她的手来到黑沙岭,寻找金狼荷包。

  徐美娘很感激他,把金狼荷包送到金狼手里,是她对爹娘的承诺,也是他们的最大心愿。

  任轩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玉儿,我们之间休要言谢!你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孝敬他们理当如此。日后我们还要好好谢谢伊公子,他是你的恩人,也是我任轩的恩人。”

  这番暖心暖肺的话,让徐美娘瞬间热泪盈眶。

  白郎中给任轩把完脉,连药方都没开就走了,只是暗示任家准备后事吧。任家夫妻如同五雷轰顶,彻底绝望了,两人在房中失声痛哭。哭了一会,突然想起徐建勋是长安城里最有名的郎中,徐美娘也许知道治疗肺痨的秘方。死马当活马医,他们让钱厨娘把徐美娘叫来。

  钱厨娘把徐美娘从梦中唤醒。徐美娘心里非常不安,不知任夫人又要怎样难为她。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钱厨娘:“钱嫂,你可知伯父唤我何事?“

  钱厨告诉她:“为给公子下药方子。”

  “刚才郎中不是来过了吗?”

  “小姐,您去了就知道了。我们当下人的,有些话不好说。”

  “我们走吧。”她生性善良,完全能理解下人的苦衷和处境。

  徐美娘来到任桂房间,怯生生地看着他们夫妻。

  任桂只是摇头流泪不说话。

  任夫人咽了几口唾沫,用少有的温和口气说:“玉儿,你可同父母学过医术药理方剂?”她刚刚打过人家,马上就开口相求,自己都觉得很不自然。

  “回伯母,玉儿自幼跟在父母身边,对此略知一二。”

  “那就好。轩儿的病越发沉重,刚才的郎中”任桂哽咽着“已经不给下药方子了……”

  这话令徐美娘非常震惊,她后退了几步,跌跌撞撞地扶着墙站住了:“如此说来,轩哥哥的病已无药可医?”她一见到任轩,就看出他患的是肺痨,绝不是偶感风寒。知道病得不轻,但没想到已经到了绝境。她经常听养父母说起给人治病的事儿,若是连药方都不开了,那一定是要为病人准备后事了“我看出轩哥哥患的是肺痨,没想到如此严重……”

  任夫人最不爱听这话,生气地训斥她:“休要大惊小怪!轩儿的肺痨一定会好!你知道治疗此病的草药吗?”

  徐美娘想了想:“伯母,若说治肺痨,玉儿倒是听爹娘说过一味药,很是灵验……”

  任夫人惊喜:“可记得名字?”

  “记得,应该叫风树子。”

  “此药敦煌可有?”任桂也有了笑容。

  “此药长在沙土地里,敦煌应该找得到。”徐美娘沉思片刻“玉儿在来时的路上好像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应该在敦煌附近。”

  任桂捋了捋胡须:“夫人,即刻让钱嫂去买。”

  徐美娘急忙阻止:“慢,伯父,伯母,药堂里边的药都是干的,此药必须用新鲜的,晒干之后效果不佳。”

  任桂问徐美娘可愿意替轩儿去找此药?

  徐美娘流泪说,只要轩哥哥能康复,她愿意。

  任夫人立刻安排钱厨娘明日陪她去。

  任桂突然给徐美娘鞠了一个躬:“玉儿,我们全家谢谢你!”爱子病入膏肓,他把徐美娘当成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任夫人见任桂如此恭敬徐美娘,心中很不乐意。

  第二天早晨,钱厨娘坐着一辆马车,来到任家大门口,她要和徐美娘去採风树子。

  马车到门口停下,钱厨娘下车进了大门。

  就在此时伊哈斯来到了对面的胡同口。他饱受相思折磨,昨夜彻夜未眠。实在无法排遣,就信步来到这里。

  他看到停着的马车一阵惊喜,眼睛紧盯着任家大门,心里想:“师妹,师兄太想你了,今天你会出来吗?阿胡拉,让我远远地看她一眼吧。”突然他的眼睛亮了,直直地盯着马车。

  钱厨娘和徐美娘从大门出来,上了马车放下了门帘子。车老板跳上车将车赶走了。

  虽然只看到了一眼,伊哈斯很知足了。他闭上眼睛,把金狼荷包贴到脸腮上。她似乎瘦了,神情非常忧郁,这令他很心疼。她一定受了委屈,可是他却无法帮她。他睁开眼睛时,眼里闪动着泪光。

  徐美娘和钱厨娘坐车走了,任桂夫妻却放心不下。

  任桂担心她们找不到风树子,任夫人担心徐美娘借机去找黑驼子。两个人谁都说服不了谁,争论了半天,只好等她们回来见分晓。

  钱厨娘听说她们要上黑沙岭,魂都要吓丢了,她害怕碰到土匪。

  徐美娘告诉她,在黑沙岭好像看见过这种草药,到别处不知能否找到。

  这不是真话。昨天任夫人让她出来採药,她就想好了要利用这个机会,到这来寻找金狼荷包。她根本就不知道此处有没有风树子,也明知道欺骗任夫人是什么后果。可是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想替爹娘完成最后的心愿。

  钱厨娘却信以为真:“那……我们要是遇到土匪如何是好?”

  “无妨,遇到土匪你只管跑,休要管我。”

  “为何呀?”

  “我刚刚从他们那里被赎回,料也不会再抓我。记住,你只管自己跑便可。”她自认为黑驼子不会再绑她一次。

  钱厨娘用手捂住心口:“老天爷保佑,千万别遇上他们。”

  马车来到了黑沙岭,徐美娘让车老板就地等候,她领着钱厨娘走进了和黑驼子厮打的沙柳林里。

  此时的沙柳林里杳无人烟,偶尔传来几声鸟叫蝉鸣。格外阴森空寂。。

  钱厨娘的心紧紧地揪着,跟在徐美娘身边寸步不离。

  “钱嫂,我们分开来找。那种草药长长的叶子,很容易辨别。”徐美娘想把她支开,一个人去找金狼荷包。

  钱厨娘不肯:“分开呀?我……我害怕。”

  “那就一块找吧。”徐美娘心里也害怕,两个人在一块毕竟能壮胆。

  徐美娘蹲下来在沙子里翻找着。

  钱厨娘跟在她身后,心中有些疑惑。草药都长在地面上,她为何在沙子里翻弄?

  徐美娘知道机会只有这一次,希望快些找到金狼荷包,在钱厨娘面前毫不掩饰。

  钱厨娘看出了她不是在找草药,索性不高兴地坐在旁边看着。她是个直性人,实在忍不住了:“苏小姐,你根本就不是来找草药的。”

  这话让徐美娘一惊:“钱嫂,你休要这样说。”

  “放心吧,我不会对别人说的。你到底找什么?说出来我好帮帮你。”

  “玉儿……玉儿来时将娘给的一个小物件丢失了,因此就想找回来。”徐美娘知道瞒不住了,索性就告诉了她。

  “原来如此啊,早说呀,我来帮你……”

  徐美娘突然惊恐地看着钱厨娘的身后。钱厨娘回头,看见黑驼子和两个土匪牵着马站在身后。

  钱厨娘吓得魂飞魄散,站起身惊叫:“老天爷啊,土匪来了……”

  徐美娘也站起来惊叫:“黑驼子!钱嫂,我们快跑!”

  黑驼子跳下马,呵呵大笑:“呵呵,苏玉啊,咱们真有缘,这么快就见面了。”和徐美娘的偶遇让他欣喜若狂,把她拦腰抱住。

  徐美娘一边厮打一边尖叫:“|救命啊……钱嫂快跑……救命啊……”

  黑驼子把徐美娘扛在肩上:“胖婆子,你和车夫快走吧,我只要她。哈哈……”

  钱厨娘一边跑一边喊:“苏小姐,我不能管你了……”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一只鞋子掉了,爬起来光着脚继续跑。

  徐美娘在黑驼子肩上挣扎:“放开我……休要无礼!”

  “呵呵,苏玉,我从心里喜欢你。自从你走后我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今天你主动送上门了,天大的缘分啊!”他做梦也没想到,能在这里抓到她。上次放走她,他心里十分不情愿。这次打定了主意要她做压寨夫人,今晚就把生米煮成熟饭。

  他放走了钱厨娘和车老板,把徐美娘带到了猎人窝。一个黑乌鸦想不到的地方。

  钱厨娘坐在车里,还惊魂未定,不停地擦眼泪。她的哭不仅因为害怕,徐美娘让黑驼子抢走了,担心回去夫人怪她。

  车老板安慰她:“不会。你也是捡了一条命,救不了她。”

  钱厨娘开始埋怨徐美娘:“这个苏小姐也真是怪,费这么大劲儿,来找一个什么物件。夫人要是知道她故意欺瞒,又要发脾气了。”

  车老板看出她是个实在人,就不紧不慢地开导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下人的别操那些用不着的心,回去只说还没找到草药,就遇到黑驼子了。如今小姐被黑驼子抢走了,生死难料。夫人怪罪她,于你有何好处?”

  他这一说钱厨娘开窍了,自己何必要作恶人呢?

  于是她回去告诉任桂夫妻,她们刚到树林里,黑驼子就骑马过来,把小姐抢走了。

  任夫人半信半疑,问她玉儿的表现。

  钱厨娘告诉她苏小姐边哭边打,可是土匪好几个人,她跑不出来。

  任贵完全相信了:“玉儿是为了给轩儿找草药才遭遇祸端,我们要去报官救她回来。”

  任夫人还是不信:“老爷且慢,万一是她自己要去找黑驼子,故意做个局呢?”

  钱厨娘很肯定地说:“小姐又哭又打,绝不会是故意的。”

  任桂领着钱厨娘去报官。

  任夫人还想阻拦,这一次任桂只管带着钱厨娘出门,没有理睬她。她气得把案子上的书使劲摔到地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