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脱险
顾卿颜2019-12-15 15:072,208

  诸启向来是个细心周全的人,收消息后就请了郎中在府上候着,顺道遣人去请了俞子甫。周铎到的时候已至傍晚,郎中替周铎清理了伤口又上了药才连道还好处理及时不然以后右手怕是不好使力的。

  “殿下行军多年,这些伤也是能够处理一二的。”诸启一边替周铎将衣服穿好一边应了郎中的话。

  “我即使是华佗再世,恐怕这背上的伤也是自己处理不了的。”周铎自己站起来理了理衣袍又道:“这次是侥幸在山中遇上了玉兰。”

  俞子甫把玉兰诓走,诸启也是过后才知道,现下看周铎提起难免有责怪的意思。俞子甫坐在一边仍是不作声,诸启见郎中药方已开好便领了他下去领赏,顺手把房门也掩上了。

  “殿下失踪多日,陛下连发了几道召书追问,如今你已回府宫中还是要回个话的。”俞子甫神色泰然,对玉兰一事避而不提。

  他不提周铎也不再追问只是说:“到不知他是真担心还是试探虚实?”

  “无论如何你现下伤着,他也不好意思再召你入京了,由他去吧。”

  周铎思虑片刻说:“除了父皇,东宫那边有什么动静?”

  提到东宫俞子甫看他一眼说:“殿下忘了东宫那边消息已经断了?”

  周铎怎么会不明白俞子甫的意思,本来俞子甫刚刚避开这个话题他也不打算再深究,可现如今他又再提起周铎难免有些愠色,说道:“老师的意思,我惠王府除了玉兰竟就挑不出个人能进东宫了?”

  俞子甫见周铎真的动怒才缓和了神色说:“现在东宫提防得紧,怎再安得进人手?”

  “殿下!”俞子甫放下手上的茶盏缓缓站起身,佝偻着身子在周铎面前肃手而立沉声道:“你也说此次是侥幸逃过一劫,如今我们宫中无人东宫亦无人,连是谁下的手都不知道,还谈什么争权夺位?如果还有下一次又有谁能如此巧合能救到殿下?”

  俞子甫句句肺腑之言周铎又岂会不明白,但此时周铎仍有余怒未消,他坐在上座不动声色就任由俞子甫那样站着。

  外厢适时传来的叩门声打破了师徒二人之间的沉默,周铎应了一声便见诸启领着丫环端着药进来:“殿下,药已经煎好了先趁热喝了吧。”

  “嗯。”周铎取过药碗才对一旁的俞子甫说:“老师今日先回吧,我这几日接连奔波有些乏了。”

  俞子甫闻言还想再说什么,却见诸启暗自对他摇头,只好作罢转身离开。

  周铎仰头将碗中的药汁一饮而尽,诸启接过药碗摒退了丫环又递了帕子给周铎才说:“殿下又何需与夫子置气,他总归也是为你好的。”

  周铎叹了口气,他自小俞子甫就一直在渝州府上教他学问,他历来不得周德元的宠爱连习武的师傅也是俞子甫替他找的。后来他就任参将俞子甫便归隐山林不再过问他的事,直至他母亲余氏离世俞子甫前来吊唁,得知余氏之死有蹊跷,周德元又立周昱为太子,俞子甫才留下来相助。

  “我又岂会不知?”周铎拭去唇角残留的药汁又道:“老师虽然学识渊博,但考虑也未必周全。此次玉兰的事……”

  言至此处周铎也不再说下去,诸启心领神会接过周铎手上的帕子,又亲自替周铎铺好床才说:“殿下先安心歇息,赵岳一定会把玉兰姑娘找回来的。”

  俞子甫自那天负气离开之后已经多日没有来过惠王府,周铎倒也乐得清静,他第二天就给周德元送了折子请安,顺道把入京途中遇刺以致他未能准时入宫的来由说了一遍。周德元回复也快,言语安慰了几句也赐了一应补药,并称一定会严查此事。

  转眼已至清明,余氏的寝陵在盛京,以往每年这个时候周铎都在京中,周德元也会命司礼监安排祭典领着他和周昱、周临祭拜梁皇后和他母亲仁靖贵妃,今年到是余氏故去多年后他第一次不在宫中。

  说起来周铎对余氏感情并不深厚,他自幼吃喝便大多和俞子甫在一起,自他记事起便觉得余氏素来郁郁寡欢难见笑颜,所以他也并不亲近她。长大后他入了军中便更没有时间和余氏相处了,但总归是自己的母亲啊,还没来得及了解她的悲喜,她竟就那样走了。

  水榭中周铎负手而立,但见春雨绵绵斜入湖面激起片片涟漪,烟雾氤氲中诸启撑着油纸伞掌着风灯踏着夜色而来。

  “殿下,赵岳他们回来了。”

  “人呢?”

  “在正厅,玉兰……”

  诸启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周铎疾步向正厅的方向去了,诸启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替他撑伞遮住风雨。

  正厅中玉兰已经不省人事,一行人连夜赶路个个都浑身湿透,赵岳的披风还裹在玉兰的身上。府里的下人赶紧递来了干帕子给诸人擦拭,赵岳刚抹去脸上的雨水就见周铎已经阔步而来。

  见到玉兰周铎怔忡了一下,只见她脸色苍白除了泥污还布满了血迹,嘴唇青紫干裂,头发被淋湿了胡乱贴在脸上,整个人毫无生气。

  周铎心中一紧,沉声道:“去请郎中。”

  说完便上前抱起玉兰往外走,赵岳见玉兰浑身湿透怕弄湿周铎,刚想阻止却被一只手从旁抓住,他回头见诸启望定他缓缓摇头,赵岳瞬时明白过来便跟着周铎一起离开。

  周铎并没有把玉兰送回她之前居住的偏院而是带回了宁松苑,诸启随后就领了两个丫环过来替玉兰换衣服。

  周铎身上也被玉兰沾湿,诸启提醒他换衣服却被他竖手拒绝转而问一旁的赵岳:“我不是说过沿着溪流找吗?怎么这么久才找到?”

  赵岳垂首回道:“我们沿着殿下指的路找了几日都没有找到,后来入林搜寻才在林中找到,当时玉兰姑娘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周铎恍然明白过来,他一直以为玉兰一定会顺着溪流返回草屋,结果她为了不让他找到自己而耽误行程所以并没有回去。周铎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抓一下有点痒又有点痛,就像年幼的时候他曾远远看见余氏垂泪,回头见到他却又展颜露笑,那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感觉。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残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