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选择
顾卿颜2018-04-20 15:212,323

  到了夜间周铎把草屋留给玉兰休息,自己则在屋外生了火堆取暖。玉兰在黑暗中望着周铎的背影辗转难眠,火光中他身姿挺拔已经丝毫不见受伤之态,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山中夜晚寂静,只有柴火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玉兰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周铎,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个深幽的夜晚。她不需要他回头眷顾,只要能让她这样看着他就好,哪怕只是背影。

  周铎忽然回首,尽管黑暗中明知他看不清自己,玉兰还是脸上一热赶紧移开了视线。

  “玉兰,我一直没问,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玉兰知道他早晚会问的,他离开惠王府的时候她尚在交州,怎么能在这偌大的山林中遇到他,如果说是巧合那就太牵强了。

  她并不打算欺瞒周铎,她虽然知道这次俞子甫诓骗她是背着周铎的,但她跟俞子甫本来就无甚交往,她没有理由为了替他隐瞒而为难自己去费心思编造借口。

  “殿下离开王府后俞夫子来了府上,他说殿下让我随后入京,途中遇到你们的马车和马匹,猜想你大概是出事了,于是……于是……”

  玉兰实话实说但到最后却有些支支吾吾起来,若说自己为了他涉险进这山林那她那点心思不成了司马昭之心了?他在她心中犹如神祇,温柔而又慈悲,自己卑微如尘埃又怎能去妄想那遥不可及的月亮?

  “要不是你冒险前来,恐怕我真要葬身在这山林之中了。”

  玉兰一说周铎便猜到了前因后果,俞子甫一定是见他不同意送玉兰去东宫,所以才在他离开之后自作主张想先斩后奏。

  其实他不答应让玉兰去东宫,除了不忍之外更多的是觉得不稳妥。陈王对玉兰的态度有些奇怪,如果玉兰去了东宫,哪日陈王反悔,岂不平白给了周昱机会拉拢陈国,这也是他把玉兰留下来的原因之一。最重要的是玉兰跟他的关系并不牢固,如果去了东宫被周昱所用反而对他不利。

  “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我不来殿下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闻言周铎只是笑笑,添了柴火之后对玉兰说:“早些歇息吧,这几日定是累坏了。”

  玉兰心中一暖,将脸埋进破絮进掩住唇角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周铎就带着玉兰离开寻找出路,他的肩伤虽然玉兰已经处理过,但是毕竟她不懂医术,伤口还是要上药以免感染,加之玉兰的脚伤半点拖不得。

  为免迷路他们两人沿着溪流而上,周铎还好只是肩伤,并不影响行程,关键是玉兰脚伤太严重,每一步都如同走在刀刃上一般。

  两人整整走了三天终于走到溪流的上流,却是一帘瀑布悬于山间,自上而下有两三丈高的样子。上下已经无路,再走就只有进入山林寻路了。只是一入山林草木茂密,于玉兰来说更是难行,几日下来她的体力和意志都已经接近极限,她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周铎见玉兰神色忧虑知道她的顾虑,于是上前扶她在岸边一块石头上坐下说:“不必担心,我们先在此歇息一晚,明天再作其它打算。”

  玉兰温顺地笑笑没有再说话。

  晚上玉兰在瀑布下的潭中洗去一身尘泥后重新包扎伤口,却见伤口开始溃烂化肿,心中惊惧却忍着没有出声,只是不着痕迹地清洗之后重新包扎好。

  晚上的林中十分寂静,只有瀑布的水声在山间回响。玉兰背对着火堆辗转不能入眠,本以为沿着这溪流一定能走出这片山林,不曾想却遇到这样的困境。如果要周铎要带着她从林中出去太困难了,她右脚完全不能沾地,这几日几乎是周铎用没受伤的肩膀托着她走的。

  下半夜玉兰终于听到了周铎轻微的鼾声,玉兰翻了个身,脚一动便是锥骨之痛。

  “殿下?”她轻唤了一声见周铎没有任何反应,又撑着身子挪到周铎身边。

  这几天露宿山中周铎怕有野兽所以一直都守着她睡,今天许是实在太疲倦竟就睡沉了。玉兰在周铎身边坐了会儿,见火堆渐渐暗下去又添了些柴火,然后便捡起木棍支起身一步一挪地从来时的路离开。

  这几日玉兰虽没有问,却也明白周铎落难到此处是被人暗算了,他没有死暗算他的人又岂会死心?他们在这山林中已经流连多日,再滞留下去若是被他们找到,以目前两人的情况恐怕只有任人鱼肉。

  她明白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成为了周铎的负担,如果带着她那他便是生机渺茫了。纵使她力量微薄不能相助,但是至少她不能让自己成为累赘让他置身险境。

  一路上没有了周铎依靠她走得极慢,她不知道等周铎醒来会不会来找她,如果来了那她离开不过显得是故作矫情罢了,如果不来又难免伤心失落。

  未免结果难堪她中途便折身进了山林,这样就算周铎良心不安来找过,遍寻不着也算对自己有了交待,如果不来她也不会知晓便可当作他已经找过了。

  其实在玉兰叫他的时候周铎就已经醒了,军中多年他又岂会这点警觉都没有,只是他不能再因为她而受困在此了。他们已在这林中半月有余,如果再不回交州那朝中恐怕就要变天了。

  周铎看着玉兰单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之中,有一丝异样的情愫从心口涌出但很快就被理智所征服。多日相处他已经明白玉兰虽然只是个弱女子,但她心智成熟且坚毅,她做的决定无疑对他和她都是最好的。

  周铎不再耽搁即刻就动身入林寻找出路,山林茂密但胜在他行军多年虽有肩伤到也不至于耽误。直到日上山头忽闻远处隐隐有有马蹄声,随后便见一只海东青在空中盘旋而来,周铎打了个口哨那海东青立时便飞下来停在他肩头。

  马蹄声由远而近为首的人是赵岳,远远的看到周铎便翻身下马阔步来到他面前跪下:“属下来迟,请殿下降罪。”

  周铎知道他被刺的时候赵岳也受了伤,为掩护他逃走两人在才在山林中走散。

  “你已尽力,何罪之有?”周铎放飞了海东青,这时有人为他牵来了马匹。

  周铎翻身上马之后对赵岳说:“玉兰还在这林中,留两人和我同行即可,你领着其他人往西行看到溪流便顺着下游搜寻,她脚受了伤走不太远。”

  赵岳听闻玉兰也在这林中有些惊诧,却没有问什么,反而是周铎夹了马腹往林外走出几步又回头对赵岳说:“务必要找到她!”

继续阅读:第十章:脱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