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困境
顾卿颜2019-12-15 15:072,280

  周铎的梦境反反复复都是渝州的那些旧事,他母亲还没得来及入宫行册封大典就死在渝州。死前惨状历历在目,可周德元却说是在渝州染上了怪疾。而他明明什么都知道,皇权之下却要装作糊涂。

  周铎在梦中挣扎了许久,忽见母亲余氏缓缓向自己走来一把捉住他的手,表情怨毒声音清冷:“铎儿,你为何不替娘报仇!”

  周铎想解释可是怎么也张不开嘴,只觉手上越来越痛一挣竟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瞬间周铎有一瞬间的怔忡,随即昏迷之前的记忆涌入脑海。他想起最后似乎见到了玉兰,四下打量终于发现蜷缩在自己旁边已经睡着的玉兰。山中的夜晚十分寒冷,他身上盖着唯一的一张破絮,而玉兰只着一件里衣在他身边蜷成了一团。

  接连几日的奔波劳累让玉兰十分疲惫,以至于连周铎醒了也没有发现,依旧睡得很沉。头发洗过后也没有好好的梳理,只是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上面还蹭上了些许枯草。周铎试着动了动身子,左肩传来的疼痛让他到吸了一口冷气,于是只好换了右手替玉兰抚去头发上的枯草,指尖触到细滑的发丝让周铎没由来的心头一软。

  周铎叹了口气将身上的破絮移到玉兰身上,破絮仍有周铎身上的余温,玉兰蹭了蹭有些迷糊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周铎正看着自己她终于彻底的醒了。

  “你醒了?”玉兰伸手摸了周铎的额头烧已经退了,心头一松玉兰鼻头有些发酸。

  “怎么了?”昏迷两日让周铎十分虚弱,声音也有些沙哑。

  “我以为殿下会死在这里。”玉兰吸了吸鼻子复又笑道:“还好你没事了。”

  “我没事了,只是有些累,容我再睡会儿。”

  说完周铎真的又再次睡着了,玉兰知道他太虚弱了,山中无粮只有野果可以充饥。待天色刚刚见亮玉兰就外出去寻找可以吃的果子,周铎两天没有进食了一星半点恐是不够的。出去之前她特地把昨晚给周铎冷敷用过的破衫烤干将手袖处打了个结当包袱。

  玉兰在林中兜转了大半日收获并不多,但是她不敢走远了,怕迷路了走不回来。休息的空档她看了看破衫中的几个歪瓜裂枣不免有些气馁,思虑许久玉兰说服自己再往林中走一点点,期望能有所获。

  约摸走了一柱香的功夫果然看到远处树上挂着红红的果实,这个发现让她精神为之一振,一路小跑着向果树奔去。

  在离果树不到一丈的时候玉兰忽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未及反应只听“啪”的一声一阵剧痛从脚踝传来,整个人也随之摔倒在地,手上的破衫摔出老远,里面的果子也滚落了一地。

  锥锉般的疼痛让玉兰顾不上摔落的果子,脚一动才发现自己踩中了捕兽夹,狰狞的铁齿已深深陷入骨肉之中,鲜血很快就浸透了鞋袜。玉兰痛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昏死过去,她狠咬了几下自己的舌尖才撑着没有晕倒。

  她试了试想扳开捕兽夹把脚取出来,但是一动就痛得更厉害,鞋袜已经完全被血浸湿,浓重的血腥味让玉兰几欲作呕。

  失血太快玉兰很快就觉得有些昏沉,她强撑着撕下衣摆把小腿紧紧扎住阻止血液流失得更快。然后随手在旁边捡了块石头咬在嘴里,忍着痛一鼓作气把捕兽夹扳开将脚取了出来。

  脚取出来的瞬间,玉兰也随之瘫倒在地,她用力睁大眼睛只觉目所能及的一切都在晃动着,终于还是忍不住俯在地上干呕了起来。铺天盖地而来的眩晕让她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有一瞬间她想过要放弃,但是转念她却又想到了周铎。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想到周铎,只是想起他在风雪中扶她起来时手掌的温度,然后又想到他昏睡时枕在自己腿上的样子。

  剧烈的疼痛让思维开始模糊起来,玉兰深深了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清醒些。她想尝试着站起来,可是脚每动一下都像有利刃在脚上刮骨一样。牙齿咬得腮邦都有些酸痛了,才终于扶着旁边的树站了起来。

  这种时候本应该马上回去的,可是她又舍不得已经近在咫尺的果子,咬着牙把破衫塞了个满才捡了根木棍一路半走半爬地回到湖边草屋。

  然而等她回到草屋时里面却空无一人,玉兰一怔手上的果子跌落了一地。她不死心又撑着木棍到来湖边,四下搜寻依然没有周铎的身影,她终于确定他是走了。心里一直提着的那口气就这样松了下去,再也没有更多的力气支撑自己,玉兰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她就那样呆呆地坐在地上,分不清是因为绝望还是难过,只是觉得有满眼的热泪顺着脸颊滑落。回来的路上荆棘密布,她行走不便有时甚至要用爬的,但是只要一想到这草屋里还有周铎,她就还是有希望的,可是他竟然……竟然走了。

  周铎再次回到湖边的时候,夕阳的余辉正斜照在湖面,微风吹过湖面便是一片波光粼粼。只见玉兰衣衫褴褛瘫坐在草屋前,头发一片零乱,双手捂着脸看不清表情。

  待他走近才看到她受伤的右脚,周铎大步流星来到玉兰面前,蹲下身去拉她已经脏污的双手:“玉兰?”

  玉兰缓缓从掌中抬首,看到面前的周铎一直压抑的委屈终于喷薄而出:“殿下……殿下……我以为你走了。”

  看到周铎的一刹那玉兰差点扑进周铎怀里,但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又想到两人之间如云泥之别,伸出的手就那样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周铎又哪里看不出来,但是玉兰的身份尴尬,如果陈王不相认对他是完全没有助益的,他对她不过是怜悯罢了。

  叹了口气周铎只当未觉,一边伸手去查看她的伤一边道:“只是屋中憋闷,便四下查看下周围环境,到是你怎么受伤了?”

  玉兰知道自己失态,收拾了情绪说:“不留神踩到捕兽夹了。”

  她说话的间隙周铎已经脱下她的鞋袜,看到伤口不由剑眉紧蹙。伤口已经深可见骨,必定是伤到筋骨了,但是他们受困在这荒山之中不能急时就医,只怕会留下残疾。周铎没有把实际情况告诉玉兰,只是替她清洗了伤口之后重新包扎过。

  周铎扶玉兰进屋的时候看到跌落了满地的野果,心下明白过来她是为了去寻找这些吃的才受的伤。

继续阅读:第九章: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