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偶遇
顾卿颜2019-12-15 15:072,090

  而奔进树林的玉兰为免被马夫追上她只能往丛林深处跑去,但是很快的她就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天色越来越晚,林中的可见度也越来越低,玉兰心里明白自己孤身一人暴露在这荒山野林之中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于是她片刻不敢歇息,想要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寻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

  越往林中走草木越是茂盛,也越是难行,玉兰行进的十分缓慢。一路上她一会儿想俞子甫骗她的目的是什么,转眼功夫又开始担心起周铎来。

  许是心绪不宁,她一个不留神足下一空,整个人便顺势滚下了山坡。

  好在山坡并不高,玉兰一路上只顾着脸待停下来才发现衣服多处都被刮破了。惊魂未定,加之刚刚疲于赶路,她在原地呆呆地躺了许久才摸索着站起来,好在并没有伤到筋骨。

  耳边有湍湍水声,四下打量了一番,她是跌在一处小溪边了。玉兰顺着溪流继续前进,希望能够遇到有人家,可是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莫说人,连山中野兔也没有见到一只。

  这山里好似毫无生机一般,慢慢的玉兰竟有些害怕了起来。好在天上月明星稀,四下隐隐有光可寻,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看见远处有零星的火光,这个发现让她精神为之一振。

  有火光就意味着有人,玉兰朝火光的方向跑过去,待到近前才发现是一个山洞,可是火光已经熄灭。玉兰在山洞前踌躇了许久怕洞中有危险,可是如果不进山洞晚上豺狼出没也不比洞中安全,最终她还是选择进了山洞。

  洞中一片漆黑,一进去就看到有火堆被泥土覆灭,她赶紧上前拔开泥土重新将火苗吹燃,火苗燃起来的一瞬间一只冰冷的手从玉兰背后掐住了她的脖子。

  玉兰吓得尖叫了一声,下意识想去扳开紧紧扼住自己喉咙的手掌,可那手力气十分大她用尽力气竟也扳不开。

  “来者何人?”

  那人声音低沉,语气却有些无力,待玉兰听清那声音竟然有一丝惊喜。她不确定地开口问道:“是惠王殿下吗?我是玉兰。”

  闻言,颈项上的手颓然松开,玉兰匆忙转身只见周铎浑身是血,已然昏迷倒在她身后的空地之上。

  “殿下!”

  玉兰低呼了一声将周铎从地上扶起来,这才发现他背后还留有箭头,另一端想必是已经被他自己折断。她知道情况危急容不得她顾忌许多,于是手脚利落地解开周铎的衣袍替他检查身上还有没有其它致命伤。

  所幸,虽然周铎浑身鲜血,但大部分都不是他自己的只有背上一处肩伤,可是箭头深陷骨肉之中如果不及时处理也是后患。玉兰想起白天见马夫靴中藏有匕首,于是她伸手摸了摸周铎靴中果然也有。

  她曾经乞讨的时候见过长者用烧红的刀子替人剜疮,当时以为长者是要那人的命,后来长大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如今刀在手中,周铎就俯在她的腿上,玉兰的手却不住地颤抖。火光映在周铎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在鼻翼投下阴影,脸上的线条温柔而又淡薄。玉兰没让自己考虑太久,她怕越考虑自己那股勇气就会消失怠尽。

  她曾经做过下人,手脚也算是利落之人,但是待她将周铎肩上的箭头取出来才发现自己的额际已经布满汗水,甚至连手心都有些湿润了。玉兰看过匕首上的血没有异样才放松下来,随后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割开,权当绷带替周铎绑上。

  待她做完这一切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周铎浑身依然冰冷,玉兰有些害怕于是又出洞外找了许多干柴将火晓得更旺。火光将整个山洞都照得透亮,玉兰怕硌着周铎还是让他侧躺着枕在自己的腿上,而她许是实在太累了竟就那样靠着洞壁睡着了。

  玉兰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最后还是被饿醒的。待她醒来的时候周铎依然没有醒,但是见他呼吸平稳,身体也已经暖和起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玉兰把周铎安置好准备出去找点野果子果腹,一路顺着溪流而下走了约摸一个时辰,小溪的尽头却是一片不大的湖泊。湖泊边上有间茅草屋,草屋中空无一人四处已经结满了蜘蛛网像是许久无人居住,角落有柄做工粗糙的弓,她暗自猜想许是有猎人偶到山中狩猎才盖了这么间临湖的草屋。

  玉兰吃了两个路途中摘到的果子草草果腹之后将草屋收拾了一下,准备把周铎弄到这草屋来,昨日匆忙不得不在那山洞中栖身,但洞中阴冷对周铎的伤是百害无益的。

  幸而她也不是娇贵之人,做这些粗使活计到是手到擒来,收拾了草屋之后在折返的途中又找了些坚韧的树藤,回到洞中把依然昏迷的的周铎用树藤绑在自己背上半背半拖地折腾了大半天,终于把他移到了草屋。

  到了草屋玉兰也已经累得不行,然而草屋中并没有床只有角落的一堆枯草上铺了张粗布,权当作床了,好在生活器具到还算齐全。玉兰把周铎安置好才发现他整个人狼狈不堪,思及初见那天公子如玉,相形之下竟让玉兰生出一丝恻隐之心来。

  未来得及休息她便又打来水替周铎擦脸,梳头,最后把他外套洗好已经又到黄昏。她用从周铎身上找到的火折子在草屋外生了火替他烤衣服,自己趁这个空档也到湖边梳洗了一番。

  周铎一直昏睡着,玉兰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只能守着他,几次想让他吃点果子下去但周铎始终没有意识,只能偶尔喂些水下去。

  到了下半夜周铎开始发起烧来,玉兰急得直掉眼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拔箭拔糟了,只能徒劳的反复用自己剩下的破衫替他冷敷。

  意识模糊之际周铎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玉兰欺身去细辩,只听他一直喊着母亲,一会儿又说着报仇。

继续阅读:第八章:困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