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波澜
顾卿颜2019-12-15 15:072,259

  周铎收到京中传来的消息之后过了小半月周德元的传召也随之而到,大意是说许久未见想见见面聊聊天。周铎暗自好笑,年节的时候未有召见,如今周昱一提和亲到是想起他这个北寒苦地的儿子了,周德元的意思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不过是想看看他对和亲一事的态度罢了。

  周铎也不拖沓,早上收到传召立时就安排诸启打点了出行的一应事务,第二天午膳过后就带了赵岳和几个身手得力的侍卫出门了。

  第二天俞子甫上门的时候诸启有些疑惑,平时周铎不在府上的时候俞子甫是鲜少上门的,诸启给俞子甫行了礼后恭敬说道:“夫子,殿下昨日收到陛下传召入京了,不在府上。”

  “嗯。”俞子甫应了一声足下脚步不停,往府里一边走一边道:“昨日已有人过来通知我了,只是殿下有一事忘记告诉玉兰姑娘了,让我来知会一声。”

  “原来这样。”诸启不疑有它应了一声说:“玉兰姑娘这会儿正在花园里。”

  说罢诸启领着俞子甫到了花园,只见玉兰依然穿着下人的衣服在帮花匠浇水。春日的艳阳照在少女年轻姣好的脸上映出一片通红,虽然是粗布麻衣却依然身姿绰约别有一番风情。俞子甫在离玉兰丈许开外的石径上停下,诸启喊了声玉兰的名字,玉兰回过头看到俞子甫知道他是周铎的老师连忙放下手上的活计来到俞子甫的面前施了礼。

  “不必多礼,玉兰姑娘是惠王府上的客人怎么还做起这些粗活来了?”

  “玉兰承蒙殿下恩情有安身立命之所,怎好意思在府上白吃白喝?”玉兰不好意思地拢了拢被风吹乱的秀发回答道。

  俞子甫笑了笑似是很满意的样子,然后对一边的诸启说:“诸总管去忙自己的吧,不必照应我,我同玉兰姑娘说说话就走。”

  诸启应了一声便离开了,俞子甫这才对玉兰说:“殿下昨日入京了。”

  闻言玉兰怔了怔,周铎入京她早上就听说了,她只是不明白为何俞子甫会特地来跟她说这个,她当然不会认为以她的身份需要有人来专门通知她周铎离府。

  见玉兰不明所以俞子甫又说:“殿下此去京中本应带上姑娘随行的,但是府上耳目众多,所以托我随后送姑娘入京。”

  听俞子甫这样说,玉兰便又想起她初来惠王府那天周铎和俞子甫说的话,以为周铎需要自己为他办什么事,于是也不再多疑只是问俞子甫:“那我何时动身?”

  “老夫已经替姑娘备好马车,随我来吧!”

  玉兰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走,有些错愕下意识问:“不用知会诸总管一声吗?”

  “不必了,他那里自有我去说。”

  说罢俞子夫就领着她穿过重重院落,最后在后院的侧门前停下说:“马车就在门外,到了京中自有人指点你。”

  玉兰拉开侧门果然见一辆马车已经停在门外,刚上踏上马车玉兰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下来回头问俞子甫:“夫子,入京之事为何殿下没有同我提过?”

  俞子甫显然没有料想玉兰会有此一问,微微一顿便回答道:“临行匆忙,或许一时忘记了。”

  玉兰虽有疑惑最终还是踏上了马车,随着马夫一记鞭响马车便在一片春光明媚中离开了交州一路向盛京驶去。

  从交州到盛京大约有七八日的路程,马夫赶车十分急,一路上除了安排住店竟与玉兰一句多的话也没有。盛京在交州以南,一路越往南走越是暖和,她穿着惠王府上的旧衣有些闷热,于是只好撩开窗帘子透气。四下花开正好,马车一路疾驰掠过春光无限,有悠悠花香夹在风中吹进马车里温柔了岁月。

  玉兰并不是愚钝之人,离开交州的当天夜里她就明白过来自己怕是被俞子甫诓骗了。周铎素来以智谋闻名于大颐,怎么会连交待自己的事都给忘记了?

  就算真是周铎忘记了,俞子甫又为何要避开府上众人从侧门送她离开,连诸启都要隐瞒?

  她也并没有去试探马夫,经过几日相处玉兰发现那马夫行事周全谨慎,并不像是一般的市井马夫,自己贸然打探只怕会引起对方警觉。

  正在发愁之际马车却缓缓停了下来,玉兰听到马夫下车的声音,她也撩开帘子只见不远处的路边有两匹马正悠闲的啃着地上的嫩草。马背上有鞍套,四下打量却空无一人,而此地离城镇颇远也不应是家中跑出来的。

  马夫见玉兰跟着下车冲她竖手示意她呆在原地,自己则摸了靴中匕首握在手上轻步上前,玉兰见状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马夫四处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才又折返马匹身边,马鞍上沾了些许血迹已经干涸。忽然马夫眼角扫到马鞍角落处的一个标记脸色大变,立马回头让玉兰上马车。

  “怎么了?”看马夫一脸肃色,玉兰也有些被弄得有些紧张起来。

  马夫并不回答只待只她上了马车,猛然挥鞭往盛京方向飞驰。马蹄不停,这速度比以往更快颠得玉兰都快有些坐不稳,只能用手抓紧了车门堪堪稳住自己不被摔倒。

  约摸这样赶了小半天路,玉兰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移位时马车终于再次停了下来,她在车上缓了口气才撩开帘,只见马夫已经下车,而离他们不远处赫然倒着一辆马车。

  虽然天色已有些昏暗,但一瞬间一种不安的猜测涌上玉兰的心头,她不顾腿上的酸痛跑到那辆倒着的马车前撩开帘子,里面空无一人。

  “这不是惠王府的马车吗?”玉兰只觉有些眼熟不敢确定,只好向马夫求证。

  马夫明显是俞子甫交待过的,什么都不跟她说只让她上马车要回交州。玉兰退后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倘若殿下真的遇难,你不寻找殿下,回交州有什么用?”

  马夫不欲与她争辩上前两步就想抓住她,玉兰退后时就已经提防着他,见状转身就向林中跑去。马夫一跺脚气恼不已,不是他不想找,只是这一带丛林茂密,若是没有万全准备很容易迷失方向。

  而且现下天色已晚,单凭他们两人若是贸然闯入这林中,莫说找人自己能顺利折返就不错了。马夫本欲回交州请俞子甫调派人手再来寻找,不想玉兰却以为他放弃救援周铎自己跑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偶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