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和亲
顾卿颜2018-04-20 12:012,050

  翌日,丞相府

  吕伯阳从朝上回来还未来得及换下朝服就在经过厅堂时听到里面传来嘤嘤哭声,刚刚踌足跟在后面的总管立马回答:“今日太子妃从东宫回来了,现下正和夫人在厅里说体己话呢。”

  听说女儿回来吕伯阳复又折返,一踏进正厅就看到吕嘉禾捻着手绢哭得梨花带雨。丞相夫人李氏见丈夫回来忙不迭地说:“老爷快来劝劝这孩子,我是拿她没有办法了。”

  吕伯阳问也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为了早朝上太子的和亲奏请了,自己女儿他是最了解不过的,向来把周昱看得重,如今周昱想要迎娶陈国公主也难怪她伤心欲绝了。

  吕伯阳也不着急,只是在厅中坐下待丫环奉了茶上来,呷了一口热荼才问吕嘉禾:“要哭到几时才肯听为父说话啊?”

  听到吕伯阳的话吕嘉禾这才拭了拭眼泪,哽咽着抱怨:“太子要娶陈国公主,父亲也不肯偏帮女儿说几句。”

  “说什么?公然在朝堂上让太子殿下下不来台么?”吕伯阳放下茶盏正色说:“不是为父说你,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是常事更何况他还是太子,如今娶个良娣你就这样,那来日他登上大宝三宫六院你岂不是莫要活了?”

  吕嘉禾一听父亲责骂哭得更伤心,李氏始终是心疼女儿,忙安慰道:“你与太子成亲多年,他也从未有过其他侍妾,对你也算一心一意了,如今要娶这陈国公主怕也是有其它考量的。”

  “他能有什么考量?”吕嘉禾哭诉道:“那日在书房我听得真切,他就是爱上那个陈香楚了。现下他为了娶那个陈香楚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来日怕我这太子妃之位也是要让出去的。”

  “太子妃,太子妃,你天天就惦念着太子妃这个位置。”吕伯阳被吕嘉禾哭得有些心烦,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训斥道:“现在周铎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哪日待他把太子赶出东宫你连个亲王妃都不是。”

  吕嘉禾被吕伯阳一吼总算停了下来:“周铎不过就是个亲王,在朝中连官职都没有,有什么可惧的?”

  “周铎虽无官职,但你可知道现在兵部有多少人是他曾经的旧部?”吕伯阳叹了口气,周昱要顺利登上帝位还任重道远。

  见吕嘉禾沉默吕伯阳才又放缓了语气,语重心长地说:“你是爹的女儿,爹自然会为你考虑。但是你一定要明白,不要把目光局限在这区区太子妃之位,你将来是要母仪天下成为大颐皇后的。现在太子提出和亲的奏请一是牵制周铎劝降陈国,二来若真能结为姻亲对太子成事也是大有助益的。”

  “若他日陈香楚得宠……”

  “放心,她只要到了大颐还能翻出什么花来?”吕伯阳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转而又想到早上周昱提出奏请当场就被周铎的人反对又不由有些担忧:“况且,现在太子和亲一事还有诸多阻挠,皇上能不能答应还不得而知。”

  虽然雪已经停了多日,但交州到处还是一片料峭春寒。碧湖微澜,偶有微风从湖面上吹过来拔动水榭中的铜铃叮铛作响,却丝毫打扰不了水榭中对弈的一老一少,直至石桥上匆匆过来一人将手中信函呈到年轻人手中。

  “殿下棋艺日渐精进,这局怕是老夫输了。”俞子甫看着棋局对周铎笑道。

  “不过是老师相让罢了。”

  周铎收下信函对俞子甫展颜一笑然后拆开手中信函,阅过之后递给俞子甫。旁边的诸启赶紧给周铎和俞子甫添了热茶,周铎噙了口茶才缓缓道:“周昱现在向父皇提出和亲如果只是为了牵制我劝降陈国,未免有些惜指失掌?”

  俞子甫视力不佳将信函凑到近前细细看过,京中传来的消息说太子已经在朝上向周德元提出和亲的奏请,除了吕相和周临以外无人响应,周德元也没有明确态度。

  俞子甫放下手上的信函闭目凝神了片刻:“我们能想到的太子自然也能想到,他不顾陛下圣意也想和亲恐怕也是想取得陈国相助吧?”

  “东宫有消息传出来吗?”周铎问赵岳。

  被周铎问到的赵岳面有难色:“东宫那边的消息去陈国后就断了,怕是凶多吉少了。”

  闻言旁边的诸启也忍不住摇头叹息:“这几年我们已经折损不少人手在东宫了。”

  “如今东宫提防得紧,再派人手怕也是枉送性命。”

  周铎愁眉不展,他已经折损不少人手在东宫,且都是亲信之人要说毫不惋惜是不可能的,只是东宫一日无眼线他的处镜也就多一分凶险。

  “殿下仁慈,但要成大事这些牺牲都是在所难免的。”俞子甫安慰周铎两句又说:“我忽然想到一个人或许可行。”

  俞子甫见周铎面露疑色才说:“殿下忘记了香楚公主的那个双生妹妹吗?她与香楚公主一模一样,或许能接近太子也未可知。”

  “一模一样的脸周昱会起疑的。”

  “殿下,属下到也觉得夫子的提议可行。坊间听说太子颇为倾慕香楚公主,或许能让玉兰姑娘取而代之。”

  周铎闻言却笑了起来道:“你以为周昱是那些酒色之徒么?我与他曾经在渝州也一起生活过许多年,他的脾性也是有几分了解的,若他真是倾慕香楚公主那玉兰就更近不了他的身。”

  “但是除了她,现下已经没有更好的人选了,何况……”

  “此去东宫凶险万分,且能让她一个弱女子去冒此大险?此事老师就不要再提了,容我再作其它打算”

  说完周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水榭,诸启赶紧跟上将手上的披风替他披上,湖面上吹来的风翻飞了衣角。

  俞子甫站在原地许久才缓缓道:“终究还是妇人之仁。”

继续阅读:第六章:波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