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陈香楚
顾卿颜2018-04-20 11:472,181

  东宫

  书房里周昱气定神闲地在案前描绘着一幅丹青,而一旁的周临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王兄,你说说你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了?那香楚公主摆明了是陈王的美人计,人家还没对你施计呢你就乖乖送上门了?”

  就周临看来陈香楚美则美矣,但也不至让人神魂颠倒吧?可周昱自接风宴上见过那陈香楚一面便念念不忘起来,处处讨好也就罢了,就连陈香楚当众拒绝陈王和亲的提议周昱也不计较。

  “易得世上无价宝,难得佳人寸芳心。”周昱抬头看了周临一眼,见他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手上的画作。

  “王兄你喜欢什么样的美人我们大颐没有,就说嫂嫂那也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你何必执着于那陈香楚去触怒父皇?”

  周临提到太子妃吕嘉禾周昱手上的动作一顿,周临至始至终都不明白他和吕嘉禾成亲,不过借由这姻亲关系来捆邦着他和相府之间的利益罢了。周铎虽然人在交州,但一直牢牢地把控着兵部,别说他忌惮周铎或许连周德元也不是没有芥蒂的。

  周临见周昱不说话以为他是把自己的话听过去了,又娓娓说道:“这几年朝局渐稳,父皇对陈国早怀纳入彀中之意,不过是找不到由头出兵罢了,周铎想劝降陈国不也是想在父皇那里立功吗?你要是结了这门亲事,陈国之事就更是无望了,父皇不仅不会应允,还会让周铎白白占了便宜。”

  “他能占了什么便宜去?”

  周昱嗤笑一声,说道:“收服陈国如果真这么容易,周铎还用费尽心思去劝降?如今西北战事吃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父皇哪里还顾得上陈国?至于香楚……”

  说到陈香楚周昱神色柔和了不少:“且不论其它,如今放眼朝野有多少人是周铎的你我还不得而知,但只要娶了香楚那陈国一定就是我们这边的。”

  一直以来周铎在朝中就呼声极高,大颐开国以来周铎四处屡立战功,而他在外人看来不过因为是嫡出,又有胞弟周临拥护才得已登上太子之位。

  其实他心中再清楚不过他能登上这太子之位,到底还是因为周德元对他母后之死的一种补偿。当初周德元四处征战留他母亲一人在渝州独掌府中事务,最后却被周铎生母余氏暗害,周德元因为需要周铎为自己征战沙场,而对他母后之死以卫国细作所为了之。他称帝后追封了他母亲为贤德皇后本欲立周铎生母为后,不想在册封大典前却突来一场大病殁了,便只赐谥号仁靖贵妃作罢。

  周临还是觉得不妥又找不到理由反驳,有些泄气的坐到一边嘴里还是不甘地说:“你真是中了陈香楚的美人计了!”

  周昱对周临的话也不置可否,周临总以为他是在接风宴上对陈香楚一见钟情的。其实早在当初他们还在渝州太守府的时候,他就见过和陈王一起来丽锦国的陈香楚,从此在他心里便是除却巫山不是云,若非如此他又何必明知陈王相邀的意图,还要执意前往?

  “哦?不知道三弟说的是什么样的美人竟能让殿下流连忘返。”

  只见吕嘉禾身穿一件掐牙净面斜襟蜀纱袍,逶迤拖地的深紫底纱绣裙,头绾别致的惊鹄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茉莉华胜,整个人显得瑰姿艳逸,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书房门口。

  周临暗道一声糟糕,他这嫂嫂姿色无双不假但是向来善妒,这些年这若大的东宫莫说良娣就连侍妾也没一个。

  “哪里是什么美人计?不过是三弟在和我商议与陈国和亲一事罢了。”周临本来还想替周昱遮掩两句,毕竟这和亲一事还有待商榷,不想周昱自己倒先开了口。

  “殿下要与陈国和亲?”

  吕嘉禾身声音中已经隐隐透出酸意,连周临都听出来了周昱不可能听不出来。但是周昱还是专注于手上的丹青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周临只好咳了两声替周昱解释:“只是陈国提了提,王兄也还没有决定。”

  周昱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对吕嘉禾说:“这些年你一人操持东宫事务常常抱怨辛苦,如今迎娶良娣也可为你分担一二。”

  “有父亲时时替我担待着,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吕嘉禾见周昱态度坚决,又听刚刚周临说到美人计怕周昱真是被那陈国公主勾去了神魂,心里不免醋妒,但又要在周昱面前强忍着哀怨假作大度。

  周昱又岂能不明白吕嘉禾的弦外之音,东宫近些年与周铎相争暗中培养势力开支庞大,若不是身为丞相的吕伯阳暗中接济,单靠宫中的那点俸禄无疑只是杯水车薪。吕嘉禾现在提到母家的接济,也不过是妄图相挟罢了。

  “为着这东宫安稳岳父确实担待不少,现在你也要担待些了。”

  见周昱态度毫无转圜的余地,吕嘉禾负气道:“看来殿下心意已绝,那嘉禾也不再妄论此事了,恭祝殿下能娶得如意美眷,望来日能常伴身侧。”

  “嫂嫂这就是气话了,王兄即便要娶那陈国公主也是权宜考虑,最能体恤王兄的还是嫂嫂你啊!”周临见两人之间气氛有些紧张赶紧在中间打圆场。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说着吕嘉禾神情愈发凄楚,周昱于心不忍只好放缓了语气道:“你我多年夫妻恩情又岂是如此不堪一击的?这段时日舟车劳顿,你去安排一下晚膳,我晚上过来用膳。”

  吕嘉禾这才转而一笑:“那我这就去叮嘱膳房做几个殿下爱吃的小菜。”

  待吕嘉禾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周临才放下心来对周昱说:“王兄明知嫂嫂小心眼又何必说那些惹她不痛快的话?”

  “这么多年这东宫只有她一个太子妃便再无其它女眷,她自然是跋扈惯了的,若不让她明白还以为是我忌惮她吕家了。”

  说完周昱将书案上的丹青举了起来向周临展示:“三弟以为如何?”

  周临看了一眼周昱刚刚所作的丹青不是别物,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陈香楚。

继续阅读:第五章:和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