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俞子甫
顾卿颜2019-12-15 15:072,228

  听闻赵岳找到玉兰,多日不曾来过惠王府的俞子甫这天下午又来了,诸启见周铎不在府上俞子甫又来找玉兰暗暗有些头大,怕俞子甫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诸启在前门迎了俞子甫下马车,他年纪大了下马车不太稳当,诸启扶着他一路进了王府才听他问道:“殿下呢?”

  诸启虽然心里有些犯嘀咕,脸上依然十分恭敬地回了话:“最近春贡要向宫里送贡墨,今日一早殿下就去看墨了。”

  俞子甫点点头又问:“听闻玉兰姑娘前几日回来受了伤,可好些了?”

  “身子到是无碍,只是脚伤严重。”

  “那快领我去看看。”

  诸启听俞子甫又说要去看玉兰足下有些迟疑,俞子甫躇足一笑说:“诸总管放心,我这次就只是来看看玉兰姑娘,怎么说她受这伤也与我有责。再说她如今腿脚不便,我即便是想拐走她,我这老朽之躯怕也是不能够了。”

  见俞子甫坦然诸启倒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只好来领着俞子甫往宁松苑去。

  俞子甫见方向不对又问:“玉兰姑娘住在宁松苑?”

  诸启应了声‘是’说:“偏院清冷不方便照应,殿下这几日在华清台住着。”

  俞子甫点点头踏进宁松苑就看到丫环扶着玉兰在院子里散步,诸启看到赶紧说:“玉兰姑娘,你这伤还没好怎么就下地走动了?”

  玉兰转头看到诸启领着俞子甫已经到院子里,笑着说:“想着多走动下或许好得快。”

  诸启闻言也只能符合着点点头,周铎还没有告诉玉兰她的脚已经好不了了,他自然也不敢在她面前透露半分。

  玉兰转而又望向俞子甫,见到他玉兰也不扭捏刚要行礼,俞子甫赶紧上前虚扶了一把连道:“玉兰姑娘还有伤在身,就不要多礼了。”

  丫环这才扶了玉兰到一旁的石案前坐下,俞子甫见玉兰一举一动都要人扶着又说:“听闻这次还多亏了玉兰姑娘殿下才得已脱困,可是却害玉兰姑娘受苦了。”

  “不过是碰巧罢了!”玉兰抬眸望了一眼俞子甫,脸上仍是知事得体的笑容,见他丝毫不提之前诓骗她的事玉兰也不追问。

  她是活得通透的人亦是活得认命的人,玉兰自知身份卑微所以从不执着于这些琐事。俞子甫为何要诓骗她,如果他不愿意主动说那她追问也未必有结果,她也更不会去向周铎哭诉申冤,到底俞子甫是他的老师若论亲疏,自己不过是他心善收容的无关之人,真要深究起来也不过是徒自招人厌烦,让周铎为难罢了。

  “那姑娘日后有何打算?”

  俞子甫的话颇有深意,一方面她与周铎非亲非故便这样住在惠王府上总归是不合情理的,总不能就一直这样赖在这里自己总得有个打算。至于另一方面当然是这次她被俞子甫诓着入京的事,虽然周铎没有过于深究但俞子甫也是想试探她的态度吧?

  “夫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玉兰愚钝,若夫子指望我像殿下那般一点即透怕不能了。”

  俞子甫不想玉兰这样直接到是自己一时语塞,过后却又笑了起来:“姑娘是大智若愚!你就不想知道为何我要背着殿下送你去盛京?”

  俞子甫既已把话摆到明面上了,玉兰也不再遮遮掩掩:“夫子若是愿意玉兰自然也想知道为何夫子要让玉兰去盛京?若是夫子觉得玉兰信不过不便透露,玉兰当然也不会为难夫子,可玉兰始终相信,不管夫子做什么终归是为了殿下的。”

  这次俞子甫终于开始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个弱不经风的女子。

  他曾经得幸见过陈香楚一面,那当真是风姿绰约,高贵出尘。反观玉兰,他知道她自幼年流落到民间便过着沿街乞讨为奴为婢的生活,后来更是被卖到青楼,说是出身低贱也不为过,虽然有着同样的面孔,但气质却是云泥有别。

  所以对于她,俞子甫一开始便从来没放在眼中,只当是找来拉拢陈王的一个物件,如今见她看似懵懂无知实则心如明镜不免另眼相看。

  俞子甫自知是糊弄不过了,便也打算直言坦白,这样自己也到乐得轻松免得总是找借口:“既然这样那我便直言,我原想送姑娘去盛京是希望你能替殿下去接近一个人。”

  他这样一说玉兰就明白了,应该是周铎不同意所以俞子甫才趁周铎不在擅自把她送走。了解了原由玉兰不觉失笑道:“这样便是夫子糊涂了。”

  见俞子甫不解她又说:“夫子可曾想过若是我不愿意很可能就半途跑了,即使跑不掉也不一定就会受你控制,这还是好的,你难道就不怕我怀恨在心反过来对付殿下吗?”

  玉兰的话针针见血也是周铎一直以来的顾虑,这些俞子甫又怎么可能没有想到?他半生都陷在这帝王家的权力之争中,要是连这都想不到那他早就命丧黄泉了。

  “这些我自然有想过的,但是老夫这一生阅人无数,知道姑娘一定不是这样的人。”即使他已经垂垂老矣但到底还是年轻过的,玉兰看周铎的眼神又哪里逃得过他的眼睛。

  “世事无常,最易变的就是人心了。”

  玉兰仍是唇角含笑,看上去温顺无害却又无比坚韧。她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可是这十几年的生活于她来说哪一天不是度日如年,哪一天又不是磨难,她早看过了世间最糟糕的一面,如今而言已是最美好了。

  可是终究这样的安稳不是可以平白得来的,玉兰扶着石案的边沿站起来对俞子甫道:“至于其它打算,夫子亦无须多虑,待我伤一好便离开王府。”

  候在一边的丫环看到玉兰站起来赶紧上前扶住她往屋里走,俞子甫也缓缓站了起来对着即将进屋的玉兰说:“姑娘曾经说过愿意用性命报答殿下恩情,如今若姑娘可以救殿下性命也不愿意前往吗?”

  闻言玉兰停了下来,回过看着俞子甫表情坚定:“如果殿下有需要,玉兰自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夫子不可以以此拿捏玉兰。”

  周铎对于她来说是这一生中唯一的光明和温暖,她当然愿意为他付出性命,但是又与旁人何干呢?总不能因为她愿意就谁都可以对她予取予求吧?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出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