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情愫
顾卿颜2018-04-24 15:382,503

  周铎离开后很久玉兰才又迷迷糊糊的睡着,这一觉她睡得极沉直到有人来喊她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周铎已经不在帐内不知道是昨夜没有回来还是又出去了。

  来的人是个中年妇女,给玉兰送来了早膳和洗脸水叮嘱她洗漱之后又出去了,过了会又给她送来了换洗的衣服,玉兰问了妇女才知道周铎早就起来和布奉骑马去了。

  胡族的食物干硬她却也吃得习惯,比起以前沿街乞讨的时候这食物实在是好太多了。帐外时不时的有胡族小孩而追逐而过,传来嬉戏打闹的声音,她吃过早膳来到帐外便看到远处有妇女成群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织头巾。

  刚刚为她送早膳的妇女看到她出来,便伸手指了一个方向说周铎和布奉在那边。玉兰道了谢便往妇女指的方向去,刚出部落就看到晨曦中周铎与布奉策马飞奔,衣袂翻飞像一只展翅翱翔地雄鹰,只是最后这鹰扑扇着翅膀却落在了玉兰的心尖上。

  周铎在离玉兰不远的地方勒了缰绳,然后回首对稍后的布奉说:“我赢了。”

  布奉哈哈大笑说:“我故意输给你罢了!”

  然后看到一旁的玉兰又对她说:“玉兰姑娘第一次来关外吗?不如我带你去见识一下关外风光吧?”

  说完就向玉兰伸出手,周铎赶着马悠悠几步隔开了他们,对布奉说:“你得赶紧回去了。”

  “一时半会儿又不耽搁!”

  布奉厚着脸皮还想跟玉兰搭讪,周铎弯腰便把玉兰一把抱上自己的马背,然后一鞭打在布奉的马上,那马儿立时就拔足飞奔而去。

  “代我问候你父亲!”周铎笑着对已经远去的布奉大声说道。

  布奉嘴里还在喊着什么,却被风吹散在草原之上,最后只隐隐约约传来两个字:“小人!”

  周铎莞尔一笑,然后对怀中玉兰说:“走,带你看看关外风光。”

  说完双腿一夹马腹马便朝着日出的方向飞奔而去,草原的空气里全是悠悠青草的的清香,风声呼呼吹在耳畔吹乱了玉兰刚刚梳好的头发,有细细的一缕被风吹起时不时的扫在周铎的脸颊,有些酥痒。

  他俯首去看玉兰,只见她闭紧了眼睛好像有些害怕,脸上却又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那样子分明是又害怕又向往。周铎低头在她鬓发间落下一吻,玉兰回头看他,眉眼间尽是娇媚,眼中似带着草尖上的晨露,闪亮着微微光辉湿润诱人。

  周铎用握鞭子的手捏了玉兰的下巴,细细地吻她,玉兰的睫羽微微颤抖着不敢去看周铎的眼睛。马儿渐渐慢了下来,周铎稍微离开玉兰,指尖抚过她的脸颊,玉兰蹭了蹭仍是十分温顺的样子。

  怀中佳人呼吸间都是少女独有的馨香,眉目低垂真如玉兰花一样娇艳欲滴,惹人徘徊。周铎的心中忽然涌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仿佛怀中的这个女人已经完全由他掌控,不管是她的感情还是精神都由他支配操控。男人都有天生的征服欲,尤其是周铎这样曾经征战沙场的人更是如此,他已经久未上过战场,已经快要忘记的那种征服的快感,在此时此刻竟全被玉兰撩起。

  两人深深地纠缠在一起,玉兰头脑一片混沌连什么时候和周铎一起滚下马的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好像快要沉溺在深海中一样呼吸困难,只能紧紧的捉着周铎的衣襟不让自己在这样热烈的亲密中窒息。直到草尖上的露水滴在脸上,玉兰方才如梦初醒。

  周铎抬起头看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这一刻玉兰在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里面只有她一人。

  周铎的指尖怜爱的滑过她的鬓发,玉兰心中一热将头埋进他的胸口,低低地叹了一声:“殿下!”

  她该怎么办啊?他竟待她这样温柔,让她好不容易在昨晚理清的思绪又如一团乱麻。她着急地想要理好那团线,可是左缠右绕的怎么也解不开,她只知道这团线的这头已经在她的心上系了一个死结,而线团的另一头却向着周铎漫延而去。

  周铎像个刚得了心爱之物的毛头小伙一般,对玉兰颇有些爱不释手,直到有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他率先起身然后拉了玉兰起来,只见她秀发微微有些凌乱,双颊酡红,笑意在他的唇边漾开。

  马蹄声越来越近,周铎替玉兰拢了拢头发才回身看到赵岳策马而来。见到他赵岳翻身下了马,远远站着似有事情要说。玉兰见状故意放慢了脚步,周铎见她懂事便放心的和赵岳走到一起。

  “陈国那边有消息传回来说陈香楚要出宫去宁肃。”尽管只有玉兰在他们身后,而且距离也保证了听不到他们谈话,但赵岳仍然压低了声音足可见这消息的重要性。

  “去宁肃?”周铎思虑片刻才想起来说:“是去静淑公主府上?”

  静淑公主是陈香楚的姑妈,在陈王还没有登基时就嫁到宁肃,如果陈香楚去宁肃那便一定是去静淑公主府上了。

  赵岳点点头说:“夫子觉得这样机会难得,让我们回府相商。”

  “嗯!”周铎应了一声说:“那你去打点吧!”

  说完周铎便停下脚步,回头去看跟在他们后面的玉兰。赵岳见状明白过来,翻身上马先回了部落安排回交州的事情。

  玉兰看到赵岳离开这才加快了脚步往周铎的方向走去,可脚伤未愈却也走不了多快。周铎到也不急站在原地等了她许久,见她走近向她伸出了手。玉兰怔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到了周铎的手中,许是刚刚骑马的原故,他的手有些微凉却十分宽厚有力,牵着她在晨曦中一步一步往回走。

  一路无言,时间安静得让人心醉。太阳慢慢的从草原的尽头升起,把两人的影子照在地上,玉兰看着她和周铎的影子,读书不多的她竟也想起一句诗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到交州的时候已至深夜,赵岳先派了人回来送信通知诸启周铎要回来,所以府上仍是灯火通明。诸启候在门边远远看到他们的马车便迎了出来,待马车停好就只看到周铎先下了马,然后回身去接玉兰。

  诸启与赵岳对视一眼,看到后者的眼神便明白了过来。一路进了王府,周铎也没多的交待只是半搂着玉兰往宁松苑去。

  诸启跟在他身后,半晌才小声说:“殿下,我看这几日天儿有点热了,华清台那边的被子你看要不要给你换一换?”

  诸启向来是个细心的人,以往这些事是从来不会来问的,周铎知道他是拐着弯的想问他晚上在哪边睡。

  周铎心情不错的样子,说:“换吧!顺便把宁松苑的也换一换。”

  诸启刚应了一声,又听周铎说:“明天一早派个人去请郎中来给玉兰看看脚伤如何?”

  “是!”

  那晚郎中给玉兰治了脚说的话诸启也听到了,郎中说玉兰的脚是治不好了,以后恐怕也是不便于行的。诸启知道如今周铎恐怕是有些不甘,所以周铎既然吩咐了,他也只能照办。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送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