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送别
顾卿颜2019-12-15 15:072,415

  第二天俞子甫到是来得很早,来的时候周铎正在花园里摆了箭靶练习弓箭,玉兰坐在不远处的凉亭专注地看着周铎,仍是十分安静的样子。

  看到周铎箭在弦上,俞子甫也不打扰他在一旁停下了脚步,直到他一箭射出正中靶心这才唤了一声。周铎回头看到俞子甫,便将手上的弓交给一旁的下人,有丫环立时送来了绞干的帕子给周铎擦手。

  “殿下久未骑射,一身本事倒还没有落下。”俞子甫与周铎一同缓缓向凉亭走去。

  “如今也只有拿这些靶子练练了。”

  两人闲聊着走到凉亭,旁边有人送上了热茶,玉兰刚起身想给周铎二人斟茶却被周铎拉住手说:“这些事让他们来就好。”

  俞子甫看了看两人,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玉兰察觉到俞子甫的眼神,想起不久前才信誓旦地说过离开,现在却又与周铎这样亲密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抽回了手,周铎只以为她害羞倒也没有在意。

  这时只见诸启自园外赶来说:“殿下,郎中到了。”

  周铎点点头对一旁的玉兰说:“你过去让郎中给你看看,我随后就过来。”

  玉兰应了一声便由一旁的丫环扶着离开了,俞子甫望着玉兰蹒跚的身影问:“玉兰姑娘脚伤治了这么久了还没好?”

  “嗯,伤到筋骨总是要费一番周折。”周铎不想细说此事,于是转而问道:“陈香楚出宫一事老师有什么看法?”

  “我正是为了此事前来。”俞子甫望着周铎说:“听闻陈王素来十分宠爱陈香楚,所以我想着或许可以从她身上下手?”

  听了俞子甫的话,周铎忽然想为什么一模一样的脸陈王偏偏宠爱陈香楚却不认玉兰呢?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很快便被周铎抛之脑后。陈香楚出宫看似对他来说是一个契机,可是对现下的他的计划来说却无甚关连,他才与布奉商议过接下来的事宜,所以对陈香楚出宫这件事并不十分看重。

  但是俞子甫却深以为然,觉得可以借机接近陈香楚从而见到陈王。周铎对俞子甫的提议有些漫不经心,俞子甫也看出来了于是问:“殿下是准备放弃陈国了吗?”

  周铎修长的手指拔弄了一下石案上的茶盏,淡淡说道:“陈国现在有意亲近太子,便让他去好了,个中取舍自有父皇去权衡。我们又去操什么心呢?”

  “劝降陈国对你在朝中树立威望有利,你离京多年朝中旧故已被皇上肃清得七零八落,若要重返朝堂,殿下需要重新结交幕僚培植人手啊。”

  “老师的顾虑我自有考量与安排。”周铎眉宇之间已有些不耐,却仍然按捺了性子说:“陈国之事太费周章,现下我不想再继续消耗精力在这件事情上面。”

  俞子甫知道,虽然他与周铎师徒多年,但周铎对他仍是有所保留的,或许朝中他真的已经重新安插了人手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但俞子甫仍是有些不甘心的说:“真的不走一趟吗?宁肃离交州并不远……”

  周铎却像忽然想到什么一般问道:“去宁肃是要经过荆州?”

  俞子甫被忽来的不相甘的问题问得一怔,却见周铎问过之后自己似乎已经确定了答案于是说:“那便走一趟吧!”

  俞子甫仍是有些不明所以,想了许久才隐隐想起好像赵岳就是在荆州找到玉兰的。但是这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没等他理出头绪,就见到诸启又再次来了花园,只是身后还领了提着药箱的郎中,想是来向周铎回禀给玉兰看伤的情况的。

  “看过了吗?怎么样?”

  周铎起身来到凉亭的阶梯边,郎中拱了手在石梯下回话说:“殿下,能想的办法我都已试过了,确实是……”

  郎中叹了口气不再说下去,周铎看了郎中许久,最后有些泄气地挥了挥手对诸启说:“罢了,好生送先生回去。”

  诸启应了一声领着郎中一路出了花园,周铎站在檐下许久才对俞子甫说:“老师回去吧,我这几日便安排去宁肃一趟。”

  声音里有着难以察觉的失落,虽然他早就知道要治好玉兰的伤机会渺茫,可仍是是抱了一丝幻想的,幻想着或许会有一线奇迹。

  如今终于得到确切的答复,又叫他如何不失望。如今的心情除了愧疚之余,更多的却像是得了一件心爱之物却发现有些瑕疵。

  周铎到宁松苑的时候玉兰正在庭院里来回走动,已至初夏时节院中草木皆是一片郁郁葱葱,阳光被树叶剪碎落下阴影照在玉兰姣好的脸上。

  她回头看到周铎,展颜一笑便是万物失色:“夫子就走了吗?”

  “嗯,怎么又出来走动?”周铎上前一手搂了玉兰的肩,一手牵了她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

  “刚刚郎中看过说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这脚还是使不上力,我想或许多走走会好得快点。”

  周铎不忍叫她失望,于是只好转移了话题说:“我最近会离开一段时间,这次不能带上你。”

  玉半点点头,难掩失望的神色,周铎心软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你安心在府中等我回来,不会太久的。”

  “嗯!”玉兰点点头,周铎的掌手温热,她偏过头在他掌心蹭了蹭,那模样像极一只温顺的小猫。

  玉兰的一切都恰到好处的让周铎觉得十分可心,她恰到好处的失望让他有被依赖的成就感,却又不过多的纠缠让他厌烦,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不过几日诸启便把这次出行的一应事务安排妥贴,倒是赵岳那边要瞒过周德元和周昱安排在交州的眼线花了不少功夫。

  这次出行为掩人耳目周铎只带了几个人,连带马车也没有准备。玉兰在门前替周铎系好披风,温声说:“殿下,此行万事小心。”

  周铎点点头接过诸启递过来的马鞭便翻身上了马,刚驱马踏出几步复又调转马头对玉兰说:“过来。”

  玉兰不明所以,依言一步一步来到周铎面前,他高坐马上用马鞭挑了玉兰的下巴端详了许久才低叹了一声:“要离开这么久,叫我怎么舍得?”

  其他人隔得很远当然听不见周铎说的什么,但是玉兰的脸还是瞬间红到了耳根,见她害羞的样子周铎心口溢满柔情,又用马鞭刮了她秀挺的鼻梁说:“回去吧!”

  见他终于要走了玉兰胆子也大了起来,仰视着马上的他说:“玉兰看着殿下离开!”

  “等我回来!”说完周铎也不再流连忘返,策马而去。

  玉兰站在原地看着周铎的身影消失在长街之中,耳畔一直回荡着他最后的那句‘等我回来’,此时的玉兰从未想过这一别,她竟再也没有将她深爱的那个周铎给等回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百花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