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落网
顾卿颜2018-04-23 14:382,194

  玉兰怎么也睡不好,反反复复的梦到百花院二楼角落里的那间厢房,窗门紧闭怎么也打不开急得她满额大汗。因为她知道等会儿张知府的儿子就会拿着烙铁进来。玉兰使劲的锤着门期望有人听到可以放她出去,可是整个百花院静谧得如同只有她一个人一般毫无生气。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张知府的儿子拿着烙铁一步一步的地进来,脸上的狞笑让她毛骨悚然。她记得烙铁按在皮肤上的疼痛,甚至记得皮肤被烙焦的气味,她随着对方的逼近而一步步后退。

  终于在背脊贴上冰凉的墙面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再无退路了,而红通通的烙铁就在面前,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热气直逼脸上。她再也不想感受第二次这样的疼痛和屈辱了,在那烙铁没有落到身上前,玉兰推开了离她最近的窗户纵身跃出了窗外。

  玉兰一惊,终于醒了过来,冷汗已经打湿了亵衣,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但那梦境太过真实让她仍然心有余悸,黑暗里有周铎均匀的呼吸声,原来刚刚那热气竟是他的呼吸。

  她轻轻地翻过身背对着周铎用衣袖拭去额上冷汗,往事历历在目,她腰间的那个烙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她曾是一个青楼娼妓,如今自己对周铎的那点执着竟都成了痴心妄想。

  帐外传来几声海东青的叫声,周铎马上就醒了他轻轻唤了她一声,玉兰知道他这次来关外是有其它事情的,便假装熟睡,果然周铎见她没有反应这才起身穿了衣服离开帐蓬。

  出了帐蓬周铎一路来到了布奉的帐蓬,撩开门帘便有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帐中赵岳见他来了赶紧起身行了礼,而布奉坐在正中端着碗正在喝酒,见到他来笑道:“这么快?我还寻思着怎么也得温存会儿呢?”

  周铎看他一眼也不理会他的揶揄,冲赵岳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自己也择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方问:“怎么样?”

  “不出殿下所料你一出了交州就被跟上了,我在乌仑关便将他们悉数拿下,但都是死士,一被俘就服毒自尽了!”

  见赵岳面有沮丧,周铎淡淡说:“这也是意料中事,他们哪里能让我轻易就逮到把柄呢?”

  “只是费了这样大的周折才引他们现身,竟一无所获,是属下无能。”

  周铎摆手说:“不怨你,他们二人行事向来缜密。”

  布奉喝了口酒说:“总归就是他们两个,不知道是谁就干脆一人计上一笔好了,反正将来都是要秋后算账的。”

  闻言周铎笑了起来说:“那便依你所言。”

  布奉知道他在开玩笑又说:“线索断在这里,接下来怎么办?”

  “前段时间父皇召我入京,那我便拨空入京一趟吧!”

  “交州这边的人手刚刚培植起来,你若是入京只怕皇帝会借故将你困在盛京。”

  布奉难得有正经时候,他是真心为周铎考量,当初周德元把交州赐给周铎,明面上是赐了封地,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和发配边疆一样。交州苦寒又与胡族混居,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像如今胡族与大颐战事连连,这战火总有烧到交州的趋势,而周德元也不担心一般从来不曾说过要周铎避开战火离开交州。

  周铎笑了笑说:“离京多年也是时候回去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来找你做什么?他担心我与胡族勾结,肯定会借故把我留下的。”

  “嘿,你居然利用我?”布奉星目圆瞪,龇牙咧嘴的样子很是滑稽。他之前就纳闷,以往每每与周铎传信都是慎之又慎就怕被人发现,他是极少亲自前来的,这次他亲自来关外除了诱捕刺客之外竟然是做给周德元看的。

  周德元向来忌惮周铎,当初费了许多功夫才从周铎手上剥夺了兵权,他知道周铎肯定是心有不甘的,为了让周昱稳坐东宫即使周铎到了交州,他也没有松懈过防范。如今周铎来了关外,消息恐怕早就传到了宫里,周德元素来多疑,他怎么能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差池呢?

  “只是顺道罢了,谈何利用!”

  “不管,不管,得罚你三碗啊!”布奉不理周铎的说辞,唤人来替他倒酒却被他拒绝了,布奉碗一搁说:“许久没一起喝酒了,别娘娘叽叽的!”

  “你要喝便让赵岳陪你喝,别总拉上我!”周铎起身轻掸身上尘土,“我回去了,你们慢慢喝!”

  说罢也不顾布奉挽留便自行离开了,布奉一拍桌子对赵岳说:“看到没有?你家主子色迷心窍起来可不输旁人!”

  赵岳正色道:“殿下的事怎可私下议论?”

  布奉啧了一声无趣地看着赵岳喝了口酒,放下碗赵岳又说:“你是说他和玉兰姑娘?”

  “对呀!”布奉见赵岳有兴趣赶紧盘腿而坐说:“不过这玉兰姑娘是真标致,就是换成我也得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呀!”

  赵岳看着他依旧严肃:“这方面你倒是从来不挑食,只要是个女人你都能拜倒在人家裙下!”

  “嘿!”布奉一瞪眼捞过桌上的酒碗就给赵岳扔了过去。

  赵岳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是伸出右手稳稳将碗接住然后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说:“曾经殿下喜爱打猎,于是专门训养了猎犬和海东青。”

  布奉虽不知道为什么赵岳忽然说起这件旧事,但还是忍不住问:“他的海东青我倒是偶有见到,却从未见过猎犬?”

  “猎犬和海东青都是由殿下亲自训养,时间一久海东青倒是自由自在没有殿下的召唤少有现身,可那猎犬却越来越黏人日日跟在殿下身后,旁人无法接近,后来那猎犬便被送走了。”

  说完赵岳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布奉说:“殿下向来随性洒脱,最不喜人纠缠,玉兰姑娘温顺知事的性子倒是合了殿下心意。但若有一日她生出其它妄想来,恐怕下场也和那猎犬相去不远了!”

  “若真有那日……”布奉认真的看着赵岳说:“你告诉殿下让他把玉兰姑娘送给我!”

  这次轮到赵岳把碗扔回去了,布奉身手也不差接了过来却是一个空碗只能干笑两声作罢。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情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