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情迷
顾卿颜2018-04-23 14:272,260

  这里的胡人似乎都认识周铎,见到他们都会露出善意的笑容。到了晚间部落中间燃起了篝火,男女老幼都聚集在一起围着篝火烤羊喝酒。胡人豪爽无论男女都持碗对饮,有小孩拿着鞭子追逐嘻闹。

  到了这里周铎心情似乎也很好,和布奉端坐正中开怀畅饮。途中不知道谁起头唱起了歌,一人起便有众人合,有胡族的姑娘到中间围着篝火跳起舞来,随之也越来越多的姑娘加入,末了有姑娘端了酒来到周铎面前。玉兰就在周铎身侧,只见那姑娘看向周铎的时候眉目含情,年轻美好的脸上有微微红晕,同为女人玉兰几乎不用猜也知道这个姑娘是倾慕周铎的。

  而周铎许是酒兴上来竟也不觉,接过酒便一饮而尽,周围一片叫好震得玉兰有些不知所措。此时一个姑娘来到玉兰面前向她向出手请她与大家一起跳舞,玉兰因为脚伤连连摆手,姑娘却以为她含蓄不好意思,于是上前想拉她加入,谁知玉兰被她一拉整个人也随之摔倒。

  本以为定是要在众人面前出丑了,下一瞬间却落入了一堵胸墙。因为周铎席坐在地,眼看玉兰跌倒下意识便伸手一把拉住她纳入怀中,这样一来两人的姿势便极其暧昧了。这么近的距离连周铎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他的肩膀宽阔有力让玉兰感到前所未有的安稳,她忽然觉得这一生所求也不过就是这样的依靠罢了。

  周铎向那姑娘解释了她脚上有伤,那姑娘赶紧道了歉便离开了。好在周围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小小的插曲,玉兰心中小鹿乱撞见那姑娘走了赶紧挣扎着离开周铎怀抱。

  布奉见状有意使坏,端了一碗酒来到玉兰面前体贴地说:“姑娘受惊了,喝点酒压压惊吧!”

  四周人声鼎沸,加之玉兰此时心中兵荒马乱正是口干舌燥之际,哪里听到布奉说什么,只觉他一片好意便接过碗连喝了几口这才觉得不对劲。

  胡人的羊奶酒极烈哪里比得当初周铎给她喝的佳酿,一时间呛得玉兰连连咳嗽。布奉想伸手替她顺气,却被周铎投过来的锋利眼神给吓得缩回了手,讪笑着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周铎见玉兰咳得双颊酡红于是对她说:“我送你去休息吧!”

  见玉兰点头周铎这才扶起她绕过人群离开,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往布奉安排的帐篷走。玉兰的脚仍然使不上力,走一小段路便开始力不从心,有时候她心里也会犯疑,当初周铎跟她说过她的脚伤并不严重,郎中也定时来换药复诊,但是一直都未见好转。

  离人群越来越远周围也渐渐安静了下来,这时周铎才听到玉兰轻微的喘气声,然后就听到玉兰有些自嘲地说:“这脚真是废了一般。”

  “伤筋动骨一百天,一时半会儿哪里会好?”周铎语气轻柔有着玉兰无法察觉的愧疚,毕竟当初是他选择抛下了她。

  周围一片漆黑两人只能依靠远处篝火的微微火光来辩认方向,到了帐篷周铎扶着玉兰也无法去点灯,只能凭感觉扶着她往床榻的方向移动。黑暗中玉兰身上的馨香一直萦绕在周铎鼻尖,让他有些失神,周铎也不知道是不是酒意做怪,此时软香在怀竟觉心中微微有些躁动。

  好不容易摸到床,玉兰如释重负刚想坐下去却不小心踢到床前的榻,随着玉兰一声痛呼便拉扯着周铎两人一起跌倒在床上。床上已经铺好了毛毯倒也摔不疼,只是因为玉兰先摔倒周铎此时整个人都覆在了她身上,彼此呼吸可闻,柔和窈窕的身线紧贴着周铎让他脑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瞬间绷断。

  他低头便吻到玉兰滚汤的脸颊然后又移到唇边轻啄了一下,玉兰一挣想要拒绝,但此时的周铎哪里肯停,单手就把她推拒的双手按在头的上方。玉兰喝了羊奶酒呼吸间全是奶香诱得周铎越吻越深。

  唇齿相接周铎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玉兰在百花院呆了那么久,男女之事即使没有经历过却也并不陌生。但是此时的她只觉心跳如擂,在周铎的身下抖得如同风中落叶。感觉到她的颤抖周铎微微停下来,安抚地轻吻她的额头,手上却没停着一路来到腰间解开了玉兰的腰带。

  衣衫退下,周铎的吻一路沿着颈项落下,麻痒的感觉让玉兰不禁低呤了一声,她紧紧地闭着双眼脑中一片混沌不知道该不该叫停,直到周铎的手滑过她的肩一路蜿蜒向下经过胸前的圆润来到腰际。

  两人仿佛同时被雷击中瞬时清醒了过来,周铎脑中忽然就浮现出她伤痕累累的背脊和那个歪歪扭扭的‘娼’字,玉兰自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周铎颤抖着指尖把衣服合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铎有些懊恼的躺在玉兰身边,清醒过后他也开始在心中追问自己刚刚那样的冲动是因为什么?他本不是贪恋女色的人,虽不曾刻意控制,但是也不是这样容易就会失去理智的。若非要说情爱,倒不如说是玉兰的温顺容易让他生怜,即使偶有片刻心动,但如果陈王不相认他也不能让她在心中占据更多的位置。

  他能给她庇护让她一世安稳,也能给她宠爱和疼惜,但是唯独不能给的就是名份。惠王妃的位置,是要留给能助他成事的人,而玉兰现在明显并不是了。

  周铎伸手重新搂过玉兰,手指勾了她的下巴问:“伤心了?”

  这样亲昵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情人之间的絮絮耳语,这世间的情爱啊总是让人无奈,明知他与她之间隔着万水千山前路荆棘,但只要他勾勾手指,她便可以不顾伤痛去到他面前。

  明知他看不见玉兰还是摇了摇头小声说:“怎么会?”

  怎么会不伤心呢?尽管她历经困苦可还是会委屈,尽管她伤痕累累可还是会痛,尽管从来无人疼惜可还是会落泪的吧?

  刚刚的意乱情迷像捅破了最后的窗户纸,周铎的一举一动都开始变得自然而又亲昵,在她鬓间洒下细细碎碎的吻,像是安抚又像是道歉。

  玉兰僵直了身体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若说方才她还有半刻沉醉在周铎的柔情里,那她此时便是彻底的清醒了。再深的伤口过得太久就会忘记,忘记当时是怎样一种透彻心扉的疼痛,可是伤疤却不会因为忘记了痛而消失,如同跗骨之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落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