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有生之年
蓝狐狸2020-01-31 12:093,393

  华乾殿可真不是一般的华丽,毕竟是天帝天后住的地方,说出去那就是仙界的门面,当然气势上不能输。

  我刚跨进正殿的门,就看见穹顶上五色交错的绚烂华光,伴着蒸腾缭绕的云雾,赫然是海外仙境的氛围,若不是亲自跨过了那道门槛,还看见支撑顶部的柱子,我还真就不相信,这里只是一个大殿。因为实在太像外景了啊!

  我看不到大殿的墙壁,目力所及之处尽是白得胜雪的丁香。一簇一簇,冰清玉洁地随风摇曳,竟也是造就了一场波涛澎湃的花海。那零星细碎的花瓣飘落,纷纷扬扬恰似十一月不慌不忙降下的瑞雪,伴随着凌冽扑鼻的幽香,满满当当充盈了整个殿堂。

  宴会的桌子和凳子是用取自昆仑山的上好石料精雕细琢制成的,样貌十分精致。此刻,那些早来的神仙有些已经入了座。

  其实我和幽瞳来的也不晚,所以许多位置还是空着的。我左看看右看看,觉得是不是得先找个东西占下个好位置,免得到时候人多了为个座位打起来说出去影响多不好。于是我向幽瞳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幽瞳好像并不怎么关心。他只是把我抻到了重重的丁香树中,指着被花海遮挡得鬼都看不清的一张桌子说:

  “待会儿就坐这儿,没有人会抢。”

  “哦。”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幽瞳又加了一句:

  “这是我的专属座位,每次宴会我都坐这儿的。这儿虽然偏僻,但确实是个好位置。至于原因……呃,这个么……你等会儿就知道了,我也不好说。”

  “好吧。”

  虽然此刻我好奇心很重,但是既然幽瞳说不好说那就不说了吧,但是从他那吞吞吐吐的状态来看,待会儿肯定有好戏看。

  我们正准备随便走走,就听见背后一个淡淡的声音说:

  “好巧。”

  我以为是在和我说话,急忙转过头去,却发现我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但是这个人可真特喵的好看啊!

  如果说幽瞳是极致的妖艳,那么眼前这人就是极致的素雅。如水墨画上随意泼洒却又自成流畅优雅的墨一般的长发垂到脚踝,一身清幽淡雅的白色长衫,衣袖处用墨色丝线点缀着几株含苞欲放的梅花。他微微笑着,眼里像是含着天地四方,又像是看遍了亘古至今的沧海桑田,独有一番不食人间烟火的静谧沉稳,让我深刻怀疑是否天塌下来他也是这样平静。

  早些时候听闻有人说“陌上公子人如玉,风华绝代世无双”,当时只是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就觉得十分美好。今日一见这位公子,那想象中的画面才变了实景。不,这实景简直比想象中的画面好上不知百倍千倍!

  那么问题来了,这人是谁?

  幽瞳看见来人倒是不紧不慢,他回过头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吃惊的样子。这让我很不满,仿佛觉得这样好看的人任谁看了都得惊上一惊才算正常,要是毫不吃惊,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眼瞎。

  但是转念一想,刚才的招呼该是和幽瞳打的,所以两人应该早就认识,幽瞳也就应该早就惊过了。既然惊过一回,那么断不会再惊第二回、第三回,不然也忒没出息了。

  果然,幽瞳也笑着对来人说道:“是啊,好巧,夙曦你也来了啊。”

  夙曦!

  我敏锐捕捉到了这个名字。夙曦是谁?那可是现存的上古三神之一啊!引领生前为善的亡灵去往西方极乐净土,夙曦打交道的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善人啊!怪不得我一看见他就觉得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任你天地间浑浊不堪,我自笑对清风明月,就是和那些一般的妖艳贱货不同。

  啧啧,我又偷偷瞄了眼幽瞳,心想夙曦也算是他的兄弟了,怎么他就和人家差距那么大呢?怎么就没让我一见面就诗兴大发花痴成瘾呢?后来仔细想想,猛然想起我见幽瞳的时候其实也是犯了花痴的,就是不怎么激烈而已。其实幽瞳也蛮好看的,不比夙曦差,那么至于我为何见他和见夙曦的感觉大不相同,恐怕是因为环境造成的。

  我今日初见夙曦,是在重重花海丁香浓郁的仙境里,这样的背景就是一个普通的仙吏出来也得让人感慨一下。而我初见幽瞳呢?俗了吧唧的小客栈,澡没洗完,衣服没穿好,披头散发还女扮男装,客房的门一打开,一个横得仿佛全天下都欠他三百两银子的大爷赫然站在那里,旁边还站着个绿着脸的小伙计……

  呃,算了,没啥好比的,越比越想笑。

  就在我拼命憋笑的时候,夙曦突然看向我,眼里闪过一抹讶异。

  “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我有些莫名其妙,夙曦认识我吗?

  幽瞳也是好生奇怪,我俩用眼神交流,结果谁也不懂夙曦到底是在干嘛。

  夙曦愣了一秒,随即改口:

  “不好意思,我认错了。”

  哦,认错了。我长得有那么大众化吗?

  但是下一刻,我却看到了夙曦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眨眨眼,他却换上了贯常的表情,刚才的意味深长早就不知道跑到九霄云外的哪里去了。

  “最近过得还安稳吗?骨殇有没有给你找麻烦啊?”夙曦笑着问道。

  幽瞳闻言则像吃了个苍蝇一般,表情异常精彩。

  “你可别提他了好吗……提起他我就想砸桌子,你说我现在要是一个不注意把上元宴会的桌子给砸了,瑬光南桦会不会生气啊?”

  夙曦呵呵笑着,说:“也许吧,但是好歹会卖你个面子,不会表现出来的。至于赔偿,就得靠你自己的素质和节操在那儿撑着了。”

  我仔细想了想,说:“那完了。”

  “完什么?”幽瞳问。

  “你一没素质,二没节操,怎么陪人家桌子啊。所以你还是不要砸了,你不砸,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你没节操;你要是砸了,那六界就都知道你没节操了。”我颇为认真地表达了我的想法。

  夙曦简直要笑死了。

  幽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无比震耳的咆哮:

  “九天琉璃你才没节操!”

  幽瞳大爷真不愧是上古花神,连咆哮都是威力无穷。只见周边的丁香花树都随着音波颤了一颤,然后便是“哗”的一声,满枝的花瓣倾数坠落,无比感人地砸了幽瞳一身。

  我看着端端正正站在我面前,红里透白的幽瞳大爷,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吞吞吐吐地说了句:

  “标……标特否……”

  夙曦笑得腿都软了,瘫在凳子上,一手还拼命砸着桌子。

  真的,我觉得其实夙曦这样子的搞法也可以把桌子砸坏的,于是我只好在心中为可怜的、毫不知情的、没有做错什么但老是被针对的桌子默哀三分钟。

  “‘标特否’是什么鬼?”幽瞳打落身上的花瓣,问我。

  “我也不知道,就不知怎么嘴秃噜了说了这么一句……”我如实回答。

  然后我又想到了什么,急忙说:“其实不难找的,你去冥府,翻翻生死簿,不就能查出来这个叫‘标特否’的到底是哪个鬼了吗?”

  幽瞳:“……”

  夙曦(持续砸桌子):“哈哈哈哈哈哈……”

  我无奈地耸耸肩。

  突然我浑身一颤,鸡皮疙瘩从头皮起到脚踝,仿佛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

  果然,身后有天籁之音响起,隔着万水千山,隔着茫茫人海,带着他的思念他的牵挂他的无耻啊呸,傲立于各种杂音之上,传到了我的耳边,祸害着我的耳膜。

  “小琉璃——”

  然后就是一个明明骨瘦如柴还要借着助跑来对我造成毁灭性撞击的缺德物体,“咣”地撞了我一个踉跄。

  啊,醉红颜,你个混蛋。

  请允许我问候红鸾殿里的诸位月老前辈,感谢他们的英明教诲,带出了你这么个千年难得一见的奇葩玩意儿。

  “真的是你啊小琉璃!”醉红颜很是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臂。

  “你可不废话吗这天底下还有几个九天琉璃啊。”我毫不留情地把他拉开。

  “可是琉璃,我没有给你弄到请柬啊,你是怎么进来的?”醉红颜问道。

  我指指站在那无语凝噎的幽瞳,说:“跟他后面进来的。”

  醉红颜的目光看向幽瞳。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本来吊儿郎当的表情竟一瞬间变得无比严肃。

  不,那表情用严肃来形容根本不够,醉红颜的眼里简直是带上了名为“仇恨”的情绪。

  我有些害怕了。

  醉红颜我自以为是很了解的,毕竟我四千年前初次来到仙界,第一个相识的神仙便是他。但是现在想想,和他相处的这漫长岁月里,我真的是一次都没有见过他发火,也一次都没有见过他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我很清楚,没有哪个人可以一直不生气,所谓的脾气好也不过就是忍耐力比较高,或是惹他发火的人值得他迁就而已。这个准则放在仙界也是适用的,所以我一直觉得,能惹醉红颜生气的人,有生之年能见一次,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没想到这个有生之年来得这样快。

  我捅捅醉红颜,小心翼翼地问:

  “你和那货有过节啊?”

  醉红颜没有说话,他只是极艰难地调节了下脸部的表情,尽量挤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来,虽然在我看来那笑容简直是笑里藏刀的典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