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好好说话
蓝狐狸2020-01-31 12:093,231

  “呐,幽瞳,”我叫他,“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宴会了。”

  幽瞳诧异地看着我。

  “真是个傻子啊你,我不都说了好几遍了吗,你有伤,需要静养。你怎么现在才过脑子啊?”

  我没理他,反倒是摆出了一副深明大义的表情,郑重地说:

  “幽瞳,你的顾虑我都清楚了,所以你实在不该拿我受伤当做理由搪塞我。虽然知道让你直接说出来你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是你知道你这样忽悠我我很心寒吗,虽然我是个雪莲但是心寒什么感觉我是知道的,不好受,很不好受啊。”

  幽瞳脸上肌肉开始抽搐:

  “说人话。”

  “我一直都在说人话啊,可是没人听就是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上古神灵啊,面子一个比一个重要。虽然不知道怎么搞的你不在乎别人说你不讲信用,但是关乎风月的绯闻八卦你是一定在乎得不得了的。而我,这样一个冠绝六界艳压群芳(幽瞳的脸抽搐得更厉害了)的美少女,跟在你身后,就算是女扮男装,也一定会被识破身份,所以,必然会有人传出什么‘幽瞳大人有女朋友啦(幽瞳的脸不仅抽搐得疯狂了,而且抽搐得颇有韵律感了)’这样无凭无据胡说八道乱谈一气的谣言。不过你放心,本姑娘是谁,你心里也清楚,我向来行事光明磊落,等你进去后,我就离开你,去找醉红颜和影青,保证装得跟从没见过你似的。如此可好?”

  说完,我还咂咂嘴,心想我可真是一个懂事的好雪莲。

  但是幽瞳大爷好像明显不买账,那张抽搐得颇有韵律感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九天琉璃,你傻缺啊。”

  “哈?”

  我怎么莫名其妙又被他给骂了?

  “你自己听听你刚才巴拉巴拉说的都是个什么玩意儿?”幽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要是在乎那么多污七糟八的闲事我还不得气死,我是那么自找没趣的人吗?”

  “你也不是人啊……”我小声嘟囔。

  “什么?”幽瞳反问。

  “啊没事。”我吐吐舌头。

  “唉……算了,你要去就去吧。”

  幽瞳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哦……啊?”

  我这还等着他训我呢,谁知道他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这就同意了?不再挣扎一下?

  “跟我去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啊,还有条件。”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有,你也绝不可能在幽瞳大爷这里吃到。

  “跟着我,寸步不离。”

  “哈?”

  这我倒是更惊讶了。跟着他,还得寸步不离,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话柄么?

  “哈哈,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心的,你只要把我领进去就行了,我自己去找醉红颜……”

  “不行!”

  我愣住了。

  幽瞳却是放缓了语气:“跟着我,你现在灵基受损,宴会上东西又杂,吃了不该吃的我可不敢保证会损多少修为。而且这还是好的,要是你在华乾殿乱走迷失了方向,一个不小心踏入了禁地,那可就麻烦了。”

  “我不会那么白痴的……”

  “不听话我现在就叫九天霜雪来把你带回北方冰原,并且把你在人间这几日干的事添油加醋地给她讲讲,我想九天霜雪应该很感兴趣。”

  “好嘞大爷,您是大爷您怎么高兴怎么来,就不劳烦您叫家长了哈。”

  我赶忙赔笑脸。这并不是说我没骨气,听见姐姐的名字就发怵,而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时的一贯的办事风格就是从心。但是幽瞳这么为我着想我倒是没有想到,只是觉得这货原来也没有那么讨厌。实话实说,数千年来混迹于仙界的我,也不过就是和醉红颜影青这样没有什么大权大势,只是天天逍遥自在生活的神仙们比较熟悉而已,那些仙界权力的核心,能够出入于天帝天后身边的高品级的神仙们,我还真是一个都不认识。我知他们勾心斗角,也不过就是听醉红颜喝醉酒了,唠唠叨叨地吐槽罢了。所以,华乾殿里面有多少异数,我还真是不清楚。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是打死都不会找醉红颜给我解决的。啧啧,那弱不禁风的小身板,那我见犹怜的精致五官,除了把他和“炮灰”二字联系起来,我还真不觉得他有什么别的用,真要出什么事了,我还得上前顶着,唯恐一个不周就再也见不着这货了。但是,幽瞳就不一样了,人是什么身份,上古神灵啊!曼珠沙华花神啊!响当当的幽瞳大爷啊!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比醉红颜那个倒霉孩子靠谱多了。

  所以,我赶紧保证:

  “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厚望,努力成为仙界的好栋梁!”

  幽瞳无语:“我也没对你有啥厚望啊,你别给我惹事就行了……”

  “成!”

  听了我的保证,幽瞳终于放心了。我自觉地往床里面挪挪给他腾地方,可是他没有躺下,反而是从柜里抱了一床被子,在地上睡下了。

  “你睡地上?”

  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顿时一种愧疚的感情涌上心头。

  “嗯。”

  他背对着我,简单回应。

  “为什么?明明你昨天还和我抢床铺来着。”我不理解。

  幽瞳有点尴尬:“我也不是每天都乐意跟你抢床铺啊……”

  “可你昨天确实是抢了啊……”

  “您当我昨天闲的没事干把这事忘了成吗……”

  “成啊……”

  “那就好……”

  “可你要发誓,不把我的事告诉我姐……”

  “……好吧。”

  没有营养的对话结束,周公却是等得不耐烦了,急匆匆地呼唤我。我也是不含糊,换个姿势躺好,片刻后疲倦感如潮水般涌出,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幽瞳把我叫醒时是正午,他换回了红衣,又闷声不吭地把我们两个的东西都收拾妥当。我茫然地看着被子上多出来的一身熟悉的女装,问他:“从哪弄的?”

  幽瞳抱着胳膊说:“从你家拿的。”

  我感到嗓子里像噎了块新鲜出炉的馒头。

  幽瞳见状急忙解释:“我本来想买来着,后来一想我又不知道你的尺寸和喜好的类型,买坏了你又不会穿了,干脆就直接去了趟北方冰原拿来了你的衣服。对了,你姐姐不知道你要去宴会,我给她说你在人间浪把衣服浪坏了又不会补,所以我就好心来帮你了。”

  这根本不是问题的所在好吗!我家那是谁都能去的地方吗!大爷你怎么活着出来的!

  我“咕咚”一声吞了口唾沫,小心问道:“大爷,你不怕冷?怎么去北方冰原说得跟普通串门似的?”

  幽瞳耸耸肩:“为啥我要怕,去你家本来就跟串门似的。”

  我傻眼了:“靠!那你六千年前为啥不摘了我!”

  幽瞳也很是疑惑:“是啊,说起来我当时寻你,就是听说吃了你就能生死人肉白骨,顺带连不完整的灵魂都能修复,所以我就觉得很有意思,可以拿来玩玩,说不定以后有什么用。可是至于最后为啥没摘了你,是因为当我的手指碰到并蒂莲的那一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想要我把你留下来,所以就莫名其妙地,让你活到了现在。”

  “哦……异样的感觉,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像触电一样?”

  幽瞳眉头微皱,“不是……那种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算了不要说有的没的了,你赶紧穿衣服。”说完就背过身去。

  他不说我也就不再问。我拿起那身青绿色衣裙开始换,动作大了些扯得伤口生疼。我呲牙咧嘴地穿好衣服,对那个背对着我的人说:“幽瞳,你说,英招生抗了你一剑,现在是不是要疼死了?”

  “他不会疼死的,”幽瞳说,“老子应你的要求在他化形时给他渡了那么多真气,他现在最多就是疼,死不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换完了,你转过来吧。”我舒了一口气。

  我忘不了他看到我时那一脸惊艳的表情,这让我足足得意了好一阵子。幽瞳那双好看的眼睛瞪得像铜铃,半晌说了句:“要不你还是穿男装吧。”

  “我不要!”我抗议。

  “女装太招摇了,不适合你穿。”

  “老娘本来就是女人为啥不能穿女装!”

  “……”

  时隔几日再次上天,却是带了一身伤。我默默把这几天的倒霉事抛在脑后,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幽瞳身边。

  我没有请帖,是以幽瞳的随侍的身份进去的。本来幽瞳是想要给我拿衣服的时候顺便把请柬给我带出来的,但是看见我姐姐那副万年冰霜永远带着不知道怎么积累积累了那么多怨气的脸,幽瞳心里也有点发毛了。可幽瞳大爷毕竟是幽瞳大爷,他转念一想自己面子这么大带一个小侍女进宴会还不是闹着玩的事吗,于是又恢复了往日的丰姿,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回来了。事实证明幽瞳果然面子足够大,守卫只是恭敬地看了他一眼,甚至都没有看他的请柬就把他放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