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委婉一点
蓝狐狸2019-07-31 16:273,503

  只见他上前一步,对幽瞳说:

  “原来幽瞳大人也在这里,久仰久仰。”

  幽瞳似乎也不怎么待见醉红颜,敷衍地回应:

  “月老大人也久仰,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是啊,我记得上次见面还是在七天前吧?”

  “……哈哈,是啊。”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斗嘴,突然醉红颜拉住我,说:“这个女人太聒噪了,在这儿唯恐打扰了您一会儿进餐,我就先带走了啊。”

  “诶……”我不明不白地被醉红颜抻着走。

  “回来。”幽瞳在我身后冷冷地说。

  “呃……”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醉红颜突然攥住我的手腕,然后,他的表情渐渐严肃。

  “你打伤了她?”醉红颜质问幽瞳,眼里竟是带了几分杀机。

  我十分诧异,又唯恐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连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醉红颜解释了一下。

  “哦,英招啊。”醉红颜看幽瞳的眼神终于是柔和了一些,但还是带着令人很不舒适的刺。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琉璃,走,那边的水果比这边还要多。”醉红颜说。

  “啊,真的?水果比这边还多?”我对这个消息表示很感兴趣。

  “不许去!”幽瞳突然跳起来,一把攥住我另一个手腕,“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整个宴会途中你不能离开我!”

  醉红颜愣了。好容易回过神来的后,马上抓住我的手臂:“他说的是真的?”

  我无奈地点点头。

  醉红颜还想说什么,一直旁观的夙曦突然说话了:

  “醉红颜!别闹了。”

  “我没有!”

  “有些事情,不论重来多少次,都是一样的,你无权干涉。”

  “可我……”

  “这是天命,你又能护他到几时?”

  醉红颜沉默了。

  “罢了,走吧。”夙曦拉住醉红颜,醉红颜扭头看着我,但终是夙曦力量更大些,醉红颜敌不过他,只能被他牵着走。片刻后,两人消失在丁香花海中。

  周围又安静了。

  我思考着刚才夙曦的话。

  天命是什么?

  醉红颜又要护我什么?

  幽瞳的心情倒是转换得也快,他表现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对我说:“还不快过来坐下?”

  “哦哦,来了来了。”

  我急忙跑过去,坐在他身边。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虽然偏僻,但是也不是除了我们就没有人了。旁边几棵丁香花树下明显就挺热闹,几个看起来像是东海龙族的小仙们正乐得自在。

  我看见面前桌子上摆着一盘果脯,花花绿绿得像是过年的彩纸。于是我也不含糊,直接拿起一块红色的果脯就往嘴里送。

  幽瞳的眼睛都直了。

  “你就……就这么直接用手拿了就吃?”

  “不然咧?我洗过手了。”我咽下一口食物,回答他说。

  “……你好歹用筷子吧?”

  “哦,好,可是筷子呢?”

  “……好像还没送上来。”

  “这不就得了。”

  “……”

  正在我一点一点啃着果脯的时候,一个穿着明黄色齐胸襦裙,披着淡青色柔纱披风,额间绘着一朵艳丽的牡丹的曼妙仙子,扭着她纤细的腰肢,向这里缓缓走来。

  我好奇地看着她,但是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我身上。很明显,她的目标是幽瞳。

  我体内的八卦之魂开始熊熊燃烧了,多年吃瓜看热闹的经验让我本能地觉得接下来有好戏发生。

  果然,这个仙子装作极其不经意地从我们的桌子旁边经过,突然不知怎地就脚滑了,然后一个踉跄就要扑到桌子上。说时迟那时快,我和幽瞳都瞬间随机应变,做出了自以为最英明的救场举措——

  幽瞳轻轻扶住了女子,英俊的脸上是极为君子的笑容。

  我紧紧护住了果盘,可爱无敌的脸上是生怕食物被打翻的警戒。

  幽瞳十分礼貌地笑着,和女子说着客套的话,一看就很有经验。而且,有经验的幽瞳大爷还时不时向我投来一个鄙视的目光,那里面明明白白地写着一个疑问三个大字:

  “出息呢?”

  我于是也认真地想了想,记得以前姐姐貌似也问过我这样的话。但是“出息”这个东西,还真就不是天生就有的,所以只能后天培养。我反正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着重培养过“出息”,所以固然是没有的。

  于是我对幽瞳嘿嘿一笑,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又往嘴里塞了口果脯。

  幽瞳吐血了。

  他索性不去理我,依旧带着僵硬的笑对黄衣姑娘说着什么“走路小心”啊、“注意安全”啊之类毫无营养的话,然后姑娘就一脸娇羞地离开了,临走还要回头看上幽瞳一眼。

  啧啧啧,桃花劫啊桃花劫~今年的桃花怎么这样多哟~

  我感慨了一番,又坐回凳子上。

  幽瞳长得挺好看,又有着上古花神这样的头衔,必然是十分招桃花的,这是人之常情,我很明白。

  但是,幽瞳这个情况,好像不太能用“人之常情”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了。

  片刻后,我把玩着茶杯,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看着幽瞳扶起那个粉衣小仙娥,又用同样僵硬的表情把她打发走后,终于开口了:

  “大爷,这是今天第几个了?”

  幽瞳落了座,一脸便秘的表情。

  “不记得了。”

  “哈哈,你桃花可真特喵的旺盛啊。”

  我如实评价。

  “知道我为什么总喜欢坐这里了吧?清静,清静啊!”

  幽瞳痛心疾首。

  “你每回都坐着儿?”

  “对啊。”

  这次换我无语了,感情刚才那几个说不定还是常客。而且,这位置都暴露了,你还在这儿玩个毛啊,转移阵地啊!

  等等,幽瞳这样厚颜无耻没有下限的人,说不定就是选了这么个固定的地方,看着这些个仙子们来找他,然后在心里暗爽呢?

  于是我问道:“幽瞳你是不是故意每次都坐在这儿然后等人来找你?”

  幽瞳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咳嗽了好半天。

  “你敢不敢问得委婉点?”

  “哦,那幽瞳,你是不是每次都委婉地故意坐在着儿等人来找你?”

  幽瞳差点把茶杯摔了。

  他黑着脸,二话不说拉起我,绕到旁边的丁香花树后面。

  这里视野倒是开阔,可以看见大部分神仙的桌子。幽瞳伸手一指,赫然指向那最热闹的地方——

  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小仙娥在那里聚集着,个个穷尽毕生之所学,施展浑身解数,比着法子表演怎么“不经意摔倒”才叫自然。啊,那一个个弱柳扶风,一个个娇羞欲滴,我一个女子看了都感慨万千,不得不说她们这戏可真是渗透到每一个毛孔里了。忽然又想起是谁来着,告诉过我人体里百分之七十是水,这样看来也许她们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戏吧。

  于是可怜的夙曦也只能一个接一个地照顾,那勉强挤出来用来客套的笑容假得不能再假,一看他这方面的功力就比不上这些女仙们。

  于是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夙曦,祝福他赶紧应付完这无底洞一般的桃花,然后有功夫动一动桌子上摆放的珍馐。当然了,不管怎样食物都不能浪费,他要是实在吃不了没空吃,那给我吃也是极好的。

  我吞了口唾沫。

  幽瞳只当我是被吓到了,全然不知我在打着那些菜的注意,便一脸“你懂了吧”的表情,把我又拉了回去。

  “女人呐,真是可怕。”

  末了他还不忘发表这么一句感慨。

  “那我呢,你怕不怕我?”我问。

  幽瞳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你算女人?”

  “……靠我怎么就算女人啊呸,怎么就不算女人了?”

  “快走吧,别丢人了。”

  说完,幽瞳就拉着我赶紧离开了。

  我十分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夙曦桌子上快要凉了的饭菜,却不经意间对上了醉红颜的目光。

  他看着我,眼里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有些好奇,却也没再深思,只是心里想着过几天一定抽空找他问问他到底和幽瞳有什么过节。

  我吃着仙使新送上来的鱼,看着幽瞳把茶杯倒满。突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幽瞳怎么一直喝茶?再扫视面前摆的东西,发现里面根本没有酒。

  怎么回事?仙界最近开始体谅各位神仙们的老身子老骨,要推行禁酒令了吗?那影青怎么办?他岂不是要失业了?

  于是我急忙环视四周,发现旁边东海龙族的餐桌上明明是摆着几壶上好佳酿的。我捅捅幽瞳,问道:“怎么没有给我们上酒?”

  幽瞳慢慢咽下一口茉莉花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我,说:“你受伤了,能喝酒?”

  “我当然是不能喝了,可是你不要喝的啊?光喝茶多没意思。”

  “那么,倘若我要喝了酒,不给你喝,只让你看着,你会好受?”

  “不好受。”

  “那不就得了。”

  我有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这么说,幽瞳……幽瞳大爷他是因为我才特意不让仙使送酒了吗?那他还真是个好人呐,我必须得感激他。于是我开口道:

  “谢……”

  “当然了,这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重要的原因是,我今天胃口不怎么好,就想喝茶这种清淡的东西。正好你也不能喝酒,就顺便给你树立一个榜样的力量。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幽瞳漫不经心地说。

  “谢……泻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哦,我知道,我也不吃那玩意儿啊,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幽瞳奇怪地问。

  “呵呵,没什么。”我翻了个白眼。

继续阅读:第17章 湖光山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