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湖光山色
蓝狐狸2020-01-31 12:093,204

  忽然有乐音自天的尽头响起,钟鸣鼎盛,气势不凡,演奏的赫然是高贵的大雅之声。随即宴会上一阵凌乱的脚步,除了幽瞳和夙曦,所有人俱是起了身,列队站在华乾殿正中的锦绣流云毯旁。片刻后,守卫的士兵高声呼喊:

  “天帝、天后驾到!”

  “哗”的一声,一众神仙齐刷刷地跪下行礼,恭迎仙界最高统治者的到来。

  我混在人群中间,十分好奇天帝天后到底长什么样子。对于天帝,我的兴趣并不怎么浓,主要是天后。经过了英招一事后,天后南桦在我心中的形象就已经定格为尖酸刻薄的样子了。于是我想确认,她本人是不是和我所想的一样。

  我偷偷抬眼看去,首先看到的是天帝。

  天帝瑬光果然器宇不凡!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至尊王者的威严,金黄色的长袍上绣着翻滚的沧海,一条巨龙的图案自袖口延伸至拖尾,金镶玉的腰带上挂着的是烟紫色流苏,映得整个大殿金碧辉煌。

  跟在天帝身后的,便是天后南桦了,不过她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却不太一样。

  天后南桦优雅华贵,粉白色锦缎长裙上盛开着大朵大朵的白色牡丹,坠着珍珠的发簪固定在精心梳理的随云髻上,随着她一步一步的行走而优美地摇晃。

  真的是很美了,我是说衣服。

  天后的脸不能说平凡,但也绝谈不上倾国倾城,只不过是比大多数女子好看上一些罢了。我觉得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想要让容貌更加出众些,本无可厚非。但是,说到底容貌也不过就是一张皮囊,长得再好看,除了别人一眼看上去觉得赏心悦目外,本质上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我实在不能理解就为了一颗仙丹把英招削了仙籍,把影青投入监牢这样毫无道理的事情,于是心里愈发地为这二位感到不值。

  钟鼓之声渐渐平息,天帝发话了:

  “众爱卿平身。”

  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谢天帝”的呼声,紧接着又是“哗”的声响,大家都站了起来,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幽瞳和夙曦站起来了,两人走到天帝天后面前,四个人说着客套话。

  我可以看出来天帝对这二位大神是很尊敬的,这是当然吧,放眼整个六界,幽瞳和夙曦都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但是天后的表现就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了。我发现,她似乎太热情了些,几次在天帝说话的时候插嘴,和幽瞳夙曦谈得不亦乐乎。

  天后这么喜欢外交,我倒是没有想到。

  不过想来我和她也没什么交集,只是私下里觉得她是害得英招这么不好过的罪魁祸首,所以不怎么喜欢罢了。

  我继续慢慢吃着我的食物,间或朝幽瞳的方向瞥一眼。

  片刻后,他们聊完了,幽瞳又坐了回来。

  “天后可真健谈。”我说。

  “是啊,想抽身都有些难呢。”幽瞳苦笑。

  “来来来,吃鱼。”我把面前的一盘鱼推给幽瞳。

  幽瞳看了那盘子一眼,掐死我的心都有了:

  “你让我干啥?是让我夸赞你鱼肉吃得真干净还是欣赏鱼骨头晶莹剔透洁白无瑕宛若一块天然而不加修饰的玉石?”

  “啊,不好意思,我没发现我已经吃完了。”

  这句真是实话,我就那么随便一推,哪想到这盘鱼这么不经吃。

  幽瞳无语。

  这时,隔壁东海龙族的一位青年才俊,端着一盘大龙虾走了过来。他先是对我们问了好,又把龙虾放到我们的桌子上。然后,他很有礼貌地说道:

  “花神大人,神女大人,我是东海四皇子敖露,这盘虾就送给你们吃了,我们不吃同族的,没有化形的也不吃。”

  “哦,好啊。”

  我对食物来者不拒,不过强烈的求知欲还是让我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们不是龙吗?怎么和虾成了亲戚?”

  那青年才俊却是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我们……我们整个东海,都算是一族的……”

  “哦哦,这样啊,那这确实不好。你们也不要藏着掖着,毕竟这可是关乎虾权的事情,你们要和御膳房说呀,要不然大家都尴尬,多不好。”我说。

  “是!是!神女所言极是!神女,您有时间可以来我们龙宫玩,倒时候我,啊不对,我们一定好好招待您!”青年才俊的脸更红了。

  “啊,好啊,改天有空一定去!”我应着。

  青年才俊又红着脸看了我一眼,就急忙跑了。

  幽瞳看着那个匆忙的背影,感慨道:“你桃花也不少嘛。”

  我也感慨:“还是不如你段位高啊。”

  正吃着呢,突然有仙使急匆匆来到这里,说五色瑶池那边出事了,要幽瞳过去看看。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幽瞳都有些吃惊。要知道五色瑶池那可是什么地方啊,那是当年女娲补天时候盛产五彩石的地方,后来西王母又长期居住。这样一个祥瑞的地方,怎么就突然出事了呢?

  幽瞳表情严肃,他问到:“怎么了?”

  小仙使也说不清楚,只说那边有魔族大军滋事,闹得好不麻烦,还说天帝天后授意,暂时不要惊动座上诸位仙人。

  幽瞳皱眉,又问:“魔族?魔界向来和仙界井水不犯河水,怎么突然就在五色瑶池闹事了?”

  小仙使急忙摆手:“我也不知,只是天帝天后派人通知我的,叫我去”

  幽瞳“啧”了一声,急匆匆地起身,对我说呆着不要动,他去去就回,就急忙离开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先不说魔族突然叛乱这件事情很不合常理,就是真叛乱了,难道不应该先联系战神斯云吗?莫非连斯云都顶不住了?那这个消息是绝不能隐瞒下去的,天帝天后也不傻,如此震惊六界的事情,怎么就是派一个普通的小仙吏,随便来找一下幽瞳这么简单呢?

  我又想起了魔族少主墨离须和他有些暴躁但三观还算正常的老爹,魔君墨枫。这群人我都挺熟,虽然是打架打熟的吧,但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我怎么着也看不出他们像是会不计后果揭竿而起,从五色瑶池开始搅得全天下不安宁的人。莫非是他们内部不合,魔族其他有地位的人背着墨枫搞了这么一出?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墨枫岂不是有麻烦,我是不是还得赶紧去魔界看看有没有我需要搭把手的?

  一番脑补后,我几乎可以看见某个不知名的魔族反派把墨枫踩在脚下,一只手还抓着墨离须的小辫子。于是我从头到脚打了个寒战,思来想去觉得要这还不去帮墨枫那我就忒不是东西了。于是我果断起身,向夙曦那边走去,因为幽瞳说了要我等他,我提前离开必定是要找人给他留个口信的。

  但是夙曦没有坐在那里。

  这很正常,既然幽瞳都惊动了,那夙曦断是没有可能继续留在宴会上的。这我可犯了难,找谁呢?醉红颜正在远处和影青喝酒,两个人看起来都半醉了。其实也无所谓,就算他完全清醒,我也不可能让他给幽瞳说话。

  正在我犯愁的时候,又来了一个仙使,和刚才那位不一样。他是来找我的,说天后请我去她那里坐坐。

  我更搞不懂了,五色瑶池那边还火烧眉毛呢,这天后南桦怎么还有闲情逸致邀请我去她那儿坐坐?但是转念一想,说不定天后找我就是为了这五色瑶池的事,于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就赶紧跟着小仙使走了。

  穿过饮酒作乐好不热闹的宴会,我们走到了一条宽敞的长廊上。长廊顶部绘着上古的神兽,三头六臂各种款式都有。长廊外大片大片的花木恣意散发着清香,徐徐清风卷席着湖水冰凉的味道拂上我的面颊,驱散了我的一丝不安。

  湖光山色之中,一个小巧玲珑的亭子静静安置在那里,亭子四周被帷幔遮住,只能透过些微的影子看出那里是有人的。

  仙使却是不走了,他停下来转向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你不一起过去吗?”我问。

  “属下不敢,天后娘娘只邀请了神女,我等怎敢近前。”仙使有些惶恐。

  我微微蹙眉,但也没再说些什么。

  我在亭子外止了步,小心翼翼地说了句:

  “天后娘娘在吗?”

  亭子内的人影一动,随即四面八方的帷幔便被掀了起来。天后南桦看见我,面上一喜,急忙招呼我进去坐。

  我于是坐在了她的对面,谨慎地打量着这个亭子。

  亭子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四角石桌和三四个人,不过这样的大小对于我们两人来说已算宽敞。石桌上摆放着几枝新折的花枝,淡紫色的花如拇指肚大小,很是可爱。花枝旁放着一本经书,应该是天后在等我的时候看的。

  我对她报以一笑,问道:

  “不知娘娘找我何事?”

  天后也微笑着,说:

  “无甚么要紧的事,只是久未见神女,心中有些挂念,所以便邀请你来坐一坐。”

继续阅读:第18章 他的过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