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他的过往
蓝狐狸2019-07-31 16:273,195

  挂念我?我依稀记得上一次见南桦是三千五百年前,那时姐姐顾忌我们生于北方冰原,游离六界之外,势单力薄,害怕有人欺负我,所以决定入籍仙界,接受仙界的庇佑,于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可是整个入籍仪式我都跟在姐姐后面,丝毫没有留意周围都是些什么人。至于天帝天后,那也就是遥远大殿上的两个朦胧的影子。既是影子,那肯定没有什么特别浓厚的感情可言。况且,当时接受入籍的修仙者也不少,整个华乾殿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天后要是当时能从这千副面孔中找到我并深刻铭记我,那我真的是非常佩服她了。

  但是从她看向我的真挚神情里,我还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于是我只好接着陪笑:“是啊,我也很是想念娘娘呢。”

  天后被丹红色花汁浸染的修长指甲轻轻敲着石桌,像是在组织语言。我一言不发,等着她的下文。

  “不知神女可否有心悦之人?”

  哈?

  这话题开启得有点猛啊,上来就问情感问题?我一时也想不起什么漂亮话,只得如实回答:

  “没有。”

  “这样啊,那正好。想来神女也是知道的,本宫是神木一族,我的族人里有几位后生很是优秀,要才能有才能要样貌有样貌,赶明儿本宫叫他们来,介绍给神女认识认识,神女若是中意哪位,不用害羞,只管告诉我,本宫定会助神女一臂之力!”天后热切地说。

  这……这是要准备给我相亲吗?

  我认真想了想,觉得就算是连我还是雪莲的日子都算进去,我也才六千岁。这个年龄对于神仙来说是相当年轻的,根本不到着急找对象的时候啊。天后这是闹哪出?

  我尴尬地哈哈一笑,忙说:“谢谢娘娘好意,可是不用这么麻烦了,我暂时还没有这个考虑。”

  天后的脸色有些微变,但马上恢复正常。她依旧笑着,说:“既然神女无意,那本宫也就不便再张罗这些了。”

  接着,她话题一转,问道:“神女如何与幽瞳古神相识的?”

  “啊……这个,说来话长……”我一时没有接受“古神”这个称呼,有些慌张。其实这个称呼没错,上古神灵,可不就是古神吗。

  “神女不妨一说。”

  于是我只好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天后,不过只字未提英招和文芷的事。

  “这样啊……”天后听了做思考状,“你说他在找人?”

  “嗯。”

  天后突然靠近我,眼里闪烁着一种近乎于疯狂的光。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刚想往后躲,就被天后抓住了手腕。

  “神女,你可知晓幽瞳古神辛辛苦苦寻的那人的身份?”

  “不……不知道……”

  天后的嘴角咧开了,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本宫知道哦,神女想要听一听吗?”

  我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天后已经开始兀自讲了起来。我木然地听着,虽然明知这只是一段最寻常不过的风月之事,就算有些惊心动魄的场景,但也实在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不知为何,内心却是说不出来的一种滋味,隐隐觉得,我不该听下去的。

  这时一段发生在几万年前的故事,于人界而言这已经算是上古的传说了。但是几万年的光阴对于神仙而言其实也不过是久远一点的往事,就像人类在谈论百年前上个王朝的故事一样,虽然当事的人所剩无几,但那些传言却不会就此湮灭。所以天后会知道这件事,并不稀奇。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名为青鸾的女子,身份地位也高贵得让人无法不仰视。西王母座下青鸾鸟使女,放眼六界,不知道的人也少吧,毕竟那可是为深居简出的西王母传达消息的人。可是西王母现在已经隐于北冥山海,青鸾鸟也不知所踪,世人皆道是青鸾为爱而死,可歌可泣的故事编了一出又一出。可是故事是留给别人感动的,故事的当事人,可不见得有多希望这种悲剧发生。

  据天后说,青鸾和幽瞳是一见钟情。

  很老套很俗气的爱情故事开端。

  那时,西王母在五色瑶池举办群仙宴,派遣青鸾为各处神仙送请柬。彼时幽瞳和夙曦因为不明原因暂住巫山,那一日,夙曦因为有些事要处理,便回了他的西方极乐世界。请柬送到他们门前,幽瞳开了门。

  门外的女子让他惊艳了许久。

  勾勒得恰到好处的远山眉下,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含着无尽的柔情。她的发色有些浅,带着幽幽的淡蓝色光晕,撩拨着他的心弦。烟黛色的薄纱披肩之下,是绘着百鸟的深蓝丝绸长裙,华丽与淡雅巧妙地集中在这个女子身上,让自天地诞生之初便无情无欲的曼珠沙华花神的心脏漏跳了半拍。

  于是他们相恋了。

  就像所有悲情故事中的主角一样,他们的爱情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老天爷给予他们的打击,也许真的太大了些。

  青鸾犯了错误。

  没有人还记得她具体犯下了什么错误,人们不关注,只知这是一段爱情佳话的转折点。那么管他是什么错呢,只要故事够精彩就行了,这些细节,无人关注。

  对于旁观者来说,当事人一生的风风雨雨,其实也不过是茶余饭后,比较有意思的谈资罢了。人心就是这样的冷漠无情,只要不涉及到自身利益,便总是无法分出精力来太关注他人的感受。

  于是犯了大错的青鸾,被西王母封印了所有的法力,投入六道轮回,永世不得再入仙籍。若是就此也便罢了,身为冥府的引路人,幽瞳大可以守在忘川河边,等候着她的归来。也许这个过程十分辛苦,但也好过和爱人永世相隔。毕竟就算是青鸾永远遗忘了幽瞳,幽瞳也有一百种方法让她重新爱上他。

  但是,幽瞳和青鸾就连这最后的联系,也被斩断了。

  据说,从极乐世界归来的夙曦,听说了这件事后,果断去了冥王殿。

  当年冥王殿里坐着的还不是骨殇,上一任老冥王看见夙曦来了急忙迎接,大礼行了一个又一个。夙曦面无表情,淡淡地问:

  “判官在哪里?让他带生死簿来见我。”

  冥王一刻不敢怠慢,连忙派人唤来了判官。理所当然地,当年的判官也不是现在的崔珏,而是一个有些老态的鬼。他颤颤巍巍地奉上了生死簿,夙曦命他找到青鸾的名字。

  那张纸呈现在夙曦面前,毫不犹豫地,夙曦一把火烧了它。

  没有人觉得震惊,好像他们早就料到夙曦会这样做似的。因为有传闻,青鸾犯下的那个错,正是害死了夙曦的爱人。

  一切事情处理完毕,夙曦找到了幽瞳。然后,长达数月,两位引渡亡灵的花神不停歇地大战着。

  这场惊世骇俗的战争以夙曦打晕了幽瞳为结果,幽瞳被夙曦锁在巫山的一座施了禁锢咒法的小茅屋里三百年。幽瞳屡次尝试破咒不得成,夙曦只漠然地看着他,说了一句话:

  “咒法的力量本没有那么强大,希望你能想起来真正禁锢你的到底是什么。”

  三百年后,幽瞳被夙曦放出,但是,破天荒地,幽瞳已不再怨恨夙曦,两人如往常一样相处着。唯一不同的是,幽瞳开始在人间寻找,寻找脱离了六道轮回,飘荡在人间的那缕属于青鸾的亡魂。

  但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寻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魂魄,谈何容易。幽瞳到处寻找,到处打听,有一点可能性他都要去看看。但是,即便这样,他也花了近八千年的时光,才从一个垂死的乞丐身上,重新拿回了青鸾的魂魄。

  那之后,他把青鸾的魂魄封印在他本体,曼珠沙华的叶子里。

  曼珠沙华,花开花落各千年,花叶世世不相见。

  幽瞳和青鸾,就像这句无从辨别真假的传说一般,永生永世,不得在一起。

  恍然间明白了,幽瞳想要我的原身,并蒂雪莲的意义。理智如他,也听信了那些传言,像是看到绝望世界里最后一丝希望,毫不犹豫地去了北方冰原。

  可是,那双手,为什么又在即将碰触到那遥不可及的希望时,突然停手了?

  我记得幽瞳说,那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感觉……他不应该摘下我。

  什么样的感觉,竟能阻止他想要救爱人的心?

  越来越乱了。

  我突然有些头疼,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翻涌。

  “神女?神女?”

  “啊!”

  不适感被天后的一句呼唤打断,我从仿若被魇住的痛苦中挣脱,茫然地看着她。看到她眼中的一丝讶异,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赶紧调整姿势,重新坐好。

  “呃……接下来呢?”我问。

  “接下来,”天后眉毛一挑,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在六千年前的某一天,一道红色的惊雷直劈向地狱曼珠沙华花海里,劈到了幽瞳的真身,烧毁了叶子,青鸾的灵魂逃出,重新回归人界。”

继续阅读:第19章 珍宝奇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