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珍宝奇阁
蓝狐狸2019-07-31 16:273,234

  “……”

  这……这段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六千年前……啊!

  六千年前可不就是北方冰原并蒂莲出世的时候吗!那么那道烧毁曼珠沙华叶子的红色惊雷……

  我靠,我出世的预兆啊!

  那么,我不就是把幽瞳八千年时光的寻找付之东流的罪魁祸首吗!幽瞳知道吗……他知道他得把我生吞活剥了吧……但是好像天界谁都知道那道天雷是我出世的预兆,所以幽瞳肯定也知道,他没有灭我就说明他不跟我计较这个……但是,啊啊啊啊啊,我感到良心有愧啊!不行我得找幽瞳交代清楚,反正最后他想怎样处置我就怎样处置我吧!

  我下了狠心,却转念一想,幽瞳呢?

  幽瞳现在在五色瑶池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于是我正色,对天后说:“娘娘,这等风月之事实在是好故事,可是您今日把我叫过来,不止是为了讲故事的吧。”

  天后脸色变了一变,我晓得我猜对了。于是我直起身子,接着说:“您不必拐弯抹角,五色瑶池那边,有什么需要我的,我定会尽力而为。”

  谁料天后的脸色又变回来了,她长舒一口气,然后,带着我理解不能的微笑,对我说:“神女是说五色瑶池的事啊,那件事有幽瞳古神撑着,并不需要你我来插手。”

  不需插手?虽不是长期在天界呆着的人,可是我也不是傻子,幽瞳这样级别的神灵都出动就意味着这绝不是小事。

  但是天后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件事,仿佛这就是一件普通的斗殴事件,稍加处理就能解决似的。她看着我,不紧不慢地说:

  “神女想要参观一下天界的珍宝阁吗?”

  珍宝阁?

  我早就听闻天界有一个珍宝阁,里面堆放的是从上古到现在的珍宝,草药书籍兵器样样具备,可谓是六界最齐全的藏宝之地了。早先我好奇心严重,曾偷偷谋划过如何溜进去看看。装备后路都准备完毕,但奈何醉红颜阻止了我。我至今仍记得,醉红颜拉住我,带着一副苦大仇深生离死别的表情对我哀嚎,嚎了半天我才听清,看守这珍宝阁的是上古凶兽黑羽麒麟。于是我顿时双腿就是一软,想想我如花似玉的大好年华怎么也不能就这么草草喂了狗(划掉)麒麟,于是,我悬崖勒马,改邪归正了。

  但是这样被天界重视的地方,天后居然准备对我敞开大门?

  我觉得八成就是客气客气了,于是我也就打着哈哈,说道:“天后说笑了,珍宝阁这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我当然是巴不得想要看看,但是,我也知道那种地方怎么能允许人随便进呢,您说是吧?”

  “呵呵,”天后笑了,“既然神女这么想要去看看,那本宫。就带神女去看看吧。”

  等会儿,合着不是客气,是真的啊?

  说话间,天后已经起身,那架势,竟是真的准备带我去哪里。

  我非常吃惊,心想今天天后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反常?莫非是更年期到了所以才想一出是一出?可是不该啊,天后的更年期早过了吧?啊不对,天后是神仙,神仙哪来的毛的更年期……

  我扶额,却发现天后已经走出亭子,站在桥上回头望着我。她眼里有探究的神色,我觉得很奇怪,但是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奇怪。略略思索后,我决定跟上去,看看她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混着花香的徐徐清风吹动着我的头发,我微微偏头,望着远处的湖光山色。突然我看见一抹白色的影子出现在湖那头的山间小径里,距离虽远,但我还是认出了,那是夙曦。

  夙曦!他怎么会在这里?幽瞳呢?

  那抹白色的影子像是感知到什么,这时也突然向我这边看来。我隐约看到那张温柔无比的脸上,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

  他停住了脚步,看着我。

  我心里萌生出了一种冲动,我想要叫他过来。

  走在我前方的天后察觉到我不走了,她转身,问我:“神女怎么了?”

  我收回视线,连忙摆手,说着“没事没事。”可是当我再次寻找夙曦时,却发现他不在那个地方了。

  “既然没事,那就接着走吧。”天后说。

  “哦,好。”我说。

  长廊尽头是一片开阔的白色石地,打磨光滑的石板很是齐整地铺在地上,在白天反着凛凛的白光。不知为何,周遭很暖,很开阔,我却打了个寒战。

  我盯着天后的背影,粉白色锦缎长裙勾勒出一个曼妙佳人的轮廓。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是我看不懂的人。

  路渐渐变窄了,周遭不知是何殿的围墙把石板路挤得愈发难走,最后竟是仅容得下两人并排通过。天后拉住我,走了一小段。天幕昏暗了,可我们不过也就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实在谈不上长,所以昏暗的天幕也就只能用结界来解释了。

  我们进了一处结界,并且结界对天后免疫,因为天幕变暗的时候她和我有接触,所以我能通过结界边缘而不被轰出去,实在是拜她所赐。

  天后突然停住。

  “到了。”

  “哦哦。”

  我打量着眼前的塔状建筑。该怎么说呢……豪华肯定是不沾边,但要说落魄,也不是很落魄,毕竟人家墙啊屋檐啊啥的都全着呢,就是忒破了点。我仰头看着紫檀木匾额上黑墨描成的“珍宝阁”三个大字,吞了口口水。

  “这个……珍宝阁?”

  我伸出颤抖的手,指着眼前这个玩意儿。

  “对啊。”

  “这么……有个性?”我努力思考措辞,同时希望她能看出我眼里饱含的那句“你逗我呢”。

  天后笑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这确实就是六界鼎鼎有名的珍宝阁。”

  “珍宝阁最初的建筑者,是伏羲古神。”天后看着塔顶,淡淡地说着。“没有人知道伏羲古神为何要建造这样一个耗不起眼的藏宝之地,毕竟在大家的意识里,衬得上满目琳琅的宝贝的建筑也必定要豪华非凡。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朴素得让人把它和宝物联系不到一起的地方,却是六界第一富有的地方。”

  “为什么……”

  “谁知道呢?古神的思路,可不是我等可以揣摩的。”天后说。

  我总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猛然想起我前段时间问醉红颜幽瞳为啥要冰莲时幽瞳也是这样回答我的。由此可见,古神的思维还真是难以揣摩。

  “呵呵。”我尴尬地笑笑。

  “那么,进去吧。”天后说着,就已经准备开门。

  她的手覆在珍宝阁古铜色的门上,我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猛兽的咆哮。我吓得赶忙后退,天后却满不在乎,属于珍宝阁的大门就这样打开了。

  一团黑色的庞然大物猛地窜出,又被刻满符咒的铁锁给抻了回去。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黑色麒麟,这个威风凛凛的上古凶兽,此刻被符文禁锢得动弹不得。

  天后笑笑,对看得一脸懵逼的我解释道:

  “别怕,符文认识本宫和天帝,会在我们来的时候阻止它攻击我们。至于恶意闯入这里的人,呵呵,那就只能祝他好运了。”

  “哦。”我拍拍胸脯,心想吓死了,幸亏当年没有脑子一热就溜进来。

  我跟在天后身后,登上了陡峭的阶梯。阶梯两侧是成排的竹木书简,看起来保存得十分完好。我好奇地看着,天后在前面说,这些都是六界的各种典籍,有些已成孤本。

  “我们要去几层啊?”我看着这楼梯老是向上,也没个尽头,便问道。

  “去顶层啊,好不容易带神女来一趟,怎么能不让神女看看好东西呢。”天后说。

  于是我的好奇心被激发了,一门心思想看看顶层有什么东西。

  但事实上,顶层只有一个盒子,一个破破烂烂,被黄底红字的符咒包得好似僵尸,和这座塔的氛围很是相配的盒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此刻的感受,我只觉得,可能,特喵的,买了个包装不咋好的宝贝,然后有人告诉你拆开看吧,里面东西可好了,结果拆开发现里面的玩意儿还不如外面的包装好看,大概就是这种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的感觉了吧。

  “恕我冒犯,天后娘娘,这就是……珍宝阁最好的东西?”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的呢,神女。这个,就是对于我而言,最好的工具。”

  天后笑了,笑得诡异非常。

  下一秒,我听见黄符纸包裹的盒子里,传出了凄厉哀绝的哭嚎,而后,周遭挂起了猛烈的狂风,巨大的声响和让鬼神都觉得毛骨悚然的哭声一同撞击着我的耳膜,刺痛着我的神经。我感到我的身体被飓风抛上天空,我想要施法让自己落下,但是手腕却软弱无力,连一个简单的法术都使不出。我努力在高压之中睁眼,勉强撑起的眼皮却也只是让视野露出了一点点。这一点点的视野里,透过泪水映入眼帘的,只有如残破柳絮般旋转的光影,和模糊遥远的,向我奔来的那个熟悉的影子。

继续阅读:第20章 公堂对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