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公堂对峙
蓝狐狸2020-01-31 12:093,196

  那是谁……

  头部是撕裂的疼痛,脖颈处像是被地狱鬼爪死死掐着,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混乱的画面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跳过,有些是我的记忆,有些又不像我的记忆。我就像一个可怜的布偶,被人遗弃,被野兽撕咬,直至我四肢分裂,破烂的布片和内里腐朽的棉花漫天飞舞。

  谁来……救救我……

  模糊的影子越来越近,可我始终感觉那是不属于我这个世界的东西。我想要呼救,却也百分百确定,他听不到。

  但是,来救我吧……

  “琉璃!”

  所有的影像所有的声音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我的世界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

  我就这样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朦胧间我觉得有一只手在拍打着我的脸,动作很轻,但是却很焦急。耳畔传来一个女子颤抖的声音。冰冷的液体落在我的眼角,带着熟悉的、属于雪莲的独特清香,让我瞬间清醒。

  我睫毛微动,艰难地睁开眼睛。

  一张与我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出现在视野里,如镜面映像般不可思议,唯一违和的是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

  我的姐姐,九天霜雪。

  “醒了!你终于醒了!”姐姐笑了,绝美的脸上泪痕还未完全褪去。她像个疯子一样,紧紧抱着我,原本瘦弱的手臂竟是勒得我有些痛。她还在用力,用力抓着我,仿佛只要稍微一松手,我就会像无根浮蓬似的,再也回不来。

  我亦笑了,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我没事。”

  “没事个屁!”

  我一愣,马上寻找这个我无比熟悉的欠揍的声音的发出者,果然看见一脸气急败坏,袖子还在往上挽,仿佛随时准备揍我一顿的幽瞳。夙曦面色凝重地看着我们,他的身边,还站着脸色煞白,此刻正在慢慢恢复血色的醉红颜。

  “哈……大家都在啊……”

  我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只能先招呼一下。但是招呼完发现并没有人理我。姐姐终于松开了我,我看着四周的景象,赫然发现,我去,这不是华乾宫吗!

  确实是华乾宫无误,只不过和举办宴会的华乾宫不同,这里已没了笙歌燕舞的狂欢,只剩下长久岁月积淀下来的无上威严。

  “那么,既然琉璃神女已经醒了,对于这件事情,大家怎么看?”

  身后高处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吓了一跳,连忙回头,赫然发现天界最高的宝座上,有人正襟端坐。

  天帝瑬光,天后南桦。

  “依我看,神女的过错可以酌情减少。她只是无意间闯入了珍宝阁,又无意间放出了那个东西。”

  说话的是天后,“无意间”三个字被她咬得分外清晰。

  我瞬间就不淡定了,什么叫我无意间闯入,明明是你把我带进去的好的吗!

  我刚想开口辩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这货连个堕落的妖兽都打不过,天后是觉得,看守珍宝阁的黑色麒麟,连堕落的妖兽都不如吗?”幽瞳盯着座上的人,冷冷地说。

  “神女是天地孕育在北方冰原的奇迹,能力自然是不同于凡人的。我曾听说神女和魔族少主都大战过,想必什么打不过妖兽的说法,有点牵强吧?”天后笑着说。

  “那魔族少主名叫墨离须,根本就是个小屁孩,跟黑色麒麟能比?”幽瞳继续说着,“何况说起魔族,五色瑶池的事情我也得跟二位好好算一算。”

  “五色瑶池?”天帝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五色瑶池怎么了?”

  “你们不知道?一个仙吏来找我,说是传你们的话,说魔族在五色瑶池揭竿起义,还说得挺严重,非得让我去不可。结果我一去,发现除了几只低等鸟妖在周围晃悠着想要饮水,别说魔族大军了,连个小喽啰的影子都没见着。你们敢说你们没见着?”幽瞳眉毛上扬。

  “这……这我确实不知道……”天帝更加不解了,他凑近天后,问:“南桦,你知道吗?”

  结果天后也一脸迷茫,摇摇头说:“本宫也不知道。”

  鬼啊!你不知道!我简直要哭出来了,谁一直阻止我去找幽瞳,还一口一个“五色瑶池那边的事不需你我费心”啊!

  眼见着幽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天帝也只得说:“幽瞳古神,您看,我们确实不知道。但是,我们会把这件事弄清楚的。”

  “来人呐,把所有仙吏都召集起来。”天帝下令。

  不出半刻钟,一群仙吏便排的齐齐整整,低着头从大殿口鱼贯而入。

  “是谁,胆敢欺骗幽瞳古神,谎称五色瑶池有大乱?”天帝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恼怒。

  一个小仙吏“扑通”一声跪下了,连呼“饶命”。

  我看着这个仙吏,确实是那时传话之人不假。

  “大胆!恶意造谣,欺瞒古神,你可知罪!”天后大声质问他。

  仙吏早已因害怕而抖得像个筛子,他额头上尽是冷汗,被天后这么一吼,更是双腿一软,最后竟连跪都跪不住,直接瘫坐在地上。

  “下官……下官不敢……”他的嘴唇发白,颤抖着说着。

  “不敢?你做得可真是干脆啊!”天帝十分愤怒,“从今日起,你被剥去仙籍,永远堕入畜生道,永世不得为人!”

  “不!”

  仙吏猛然抬起头,竟是直视着座上的二位。他的嘴唇被咬出血,煞白与鲜红相应,显得分外渗人。

  “我没说谎!是娘娘……娘娘让我……”

  “还敢狡辩!你自己犯下的事和本宫有何关系!”天后也怒了。

  和你没有关系吗?

  打死我我也不信。

  于是我开口了:“天帝,想来确实是有什么误会,打入畜生道这个处罚实在是太严重了些,不如就单单只削去他的仙籍,然后罚他为人好不好?”

  醉红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拉住我,小声说:“你先别说话,你这边还有个烂摊子你还有闲心管别人。”

  于是我闭嘴了。

  天帝看看幽瞳和夙曦,叹了口气,说道:

  “如何处置他,就由二位古神定夺吧。”

  夙曦依旧沉默,看着天后若有所思。

  幽瞳看看我,眉心深锁,略一思考后,上前一步,把已经吓得一滩烂泥一样的仙吏拽了起来,说:

  “喂,听好,不是我想要放你一马,而是实在看你太怂了。就按照琉璃说的,你去人界吧。”

  仙吏颤颤巍巍地磕了个头,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拉出去投入轮回了。

  “那么……神女呢,神女的这个错,可不好处理啊。”天后说。

  幽瞳抱着手臂,有些微怒地说:“她没脑子也没能力收拾黑色麒麟,这件事情,不弄清楚,要是草草定了她的罪,我要你们全都好看。”

  我十分感动,幽瞳还是很够义气的嘛。

  一直沉默的夙曦突然开口了:“我在甲子湖畔看见娘娘带琉璃去了什么地方。”

  天后脸色突然一变,随即又挤出一个不甚好看的笑容,说:“古神说的是,因为琉璃想要散散心,所以本宫便带着她四处走走。这么长时间不见琉璃,本宫对她也是十分想念。”

  我偷偷翻了个白眼,但是没有逃过姐姐的眼睛。

  姐姐冷冷地问:“那么,敢问天后娘娘是把我妹妹带到了何处?”

  天后笑着:“没走太远,恰巧出了甲子湖。不过后来我就和神女分别了,并不知道神女去了何处。”

  “不是啊。”我小声说,姐姐看了看我,眉心微锁。幽瞳实在是不耐烦了,直接走到我身边,说:“你到底怎么进去的?”

  我看向天后,她正死死盯着我,眼中是说不出的意味。

  我吞了口吐沫。

  “说实话。”幽瞳在我身边蹲下,握紧了我的手腕。

  于是我仰头,看着天帝,很实诚地把事情经过交代了一遍。

  天帝的脸色一会儿绿一会儿紫,在听完我的叙述后直接变成黑色。而天后,那眼中若是有刀子,我怕就要被剐成无数片了。

  “神女说的是真的吗?”天帝皱着眉,扭头问天后。

  “……怎么可能。神女,本宫与你一向无冤无仇,怎么可能设计陷害你呢?”

  “……我没说娘娘陷害我吧?我只说您把我带进了珍宝阁顶层啊。而且,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不然以我的能力,根本过不了黑色麒麟那一关啊!”

  “谁知道你是不是隐藏了什么法力!我的侍女可以为我作证,我并没有带神女去珍宝阁。”天后说着,就问身旁的一位仙娥。仙娥面不改色,跪在地上,说可以自己可以为天后作证,还说自己一直跟随天后左右,天后没有说一句假话。

  天帝幽幽地看着我。

  “神女,污蔑天后,可是罪加一等。”

  “我没有啊!”我急忙辩解,但是,我发现,我哪里有什么证据?

  醉红颜想要上前说什么,被夙曦拦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