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的公正
蓝狐狸2020-01-31 12:103,127

  夙曦一改往日的温和,用有些冷傲的口吻说:“我在甲子湖畔看见天后和琉璃的时候,他们身旁可没有这位信誓旦旦的小仙娥。而且,若是我没有因为太老了而记性不好的话,天后带着神女去的那个方向,恰巧就是珍宝阁的方向。怎么,天帝难道说宁肯相信一个仙娥,也不愿相信我?曼陀罗华花神的信誉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随处可见的侍女?”

  “这……”天帝为难了,“天后确实没有理由这样对神女啊,而且,放出那个东西,对天后有什么好处?”

  那个东西……

  我耳畔回响着天后的那句话:

  “这个,就是对于我而言,最好的工具。”

  疑惑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深了一层。

  “那么,我污蔑天后,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我问。

  “你可以逃脱罪责啊。”天后看着我,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哦?我本就无罪,何来罪责?我刚才说的话有一句是假的,我甘愿遭天打五雷轰。”

  “你……”

  “够了!”

  随着一声怒吼,所有人都因为惊诧而沉默了。姐姐站起来,那张千年不化的冰霜脸上此刻竟带着怒容。

  “当年我让她归顺在你们名下,是为了保她不受欺凌,而不是让她任人宰割。”姐姐盯着座上二人,高声说道,“若是她有一丝差池,我完全可以带她回到北方冰原,哪怕接下来她永远不会出那个囚笼,也好过在被别人欺负。”

  “天后娘娘,不说实话吗?”幽瞳黑着脸,极度不爽。

  “我……”

  “罢了,反正您大概是觉得,怎样抖奈何不了你是吧,那很好,很符合我对天界的认识,天帝您果然是个妻管严。”幽瞳冷笑,“但是,鬼族之主的命脉现在确实已经被放出,而我,坚决不相信这是小琉璃一个人做的。她有没有那个能力,隐没隐藏法力,这我很清楚。现在,因为某些不明原因被人为放出的,现在不知道逃到哪里的鬼族之主的命脉,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掀起席卷六界的腥风血雨,那个时候,不知道真凶还觉得为了陷害琉璃把那玩意儿放出来值不值得。”

  等等,他说什么?

  被放出的那玩意儿是啥?

  鬼族之主的命脉!

  我眼前瞬间就是一黑,顺势想要往后倒去,姐姐忙扶住我。虽然长这么大我那冷若冰霜,气质和她名字十分相配的姐姐就没有正经关心过我一句话,今日她好不容易才不那么冷,肯把她对我的在乎表现出来了,可是我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就觉得耳畔一阵轰鸣,循环播放的全是那句可怕的话。

  原来那个破盒子里面封印的,竟是鬼族之主的命脉吗!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用那么简陋的玩意儿封印呢?一点都不严肃一点都不霸气好的吗!

  六界,顾名思义就是六个种族。由明入暗,依次为神、仙、人、妖、魔、鬼。神和仙常被人们连起来称呼,看似是一个种族,实际上还是有点分别的。

  神,大多指的是上古时期的神灵,年龄大都已经无从考证,多半是在盘古开天地初期就已经吸收天地万物之光华,感自然之灵韵而诞生的,比如幽瞳夙曦;仙呢,范围就比较广了,神族的后裔,其他种族修炼飞升,都可以成为仙。这两个种族居于天界,在六界势力最大。

  人族是六界最弱的种族,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法术,当然勾心斗角什么的不算啊,人族最大的优点就是,他们数量多。虽然人族有潜心修道的人士,而且也有一部分人顺利得道成仙,一部分人顺利(划掉)不幸走火入魔,但是这毕竟是少数,是个例,而且得道成仙和走火入魔的人,理论上已经不属于人族了。

  那么再来说说妖和魔吧。妖,就是人界的动物啊植物啊人啊(划掉)吸收日月之精华,潜心修习,再顺便渡劫,完事了还没死,就会修炼成人形,简称成精。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们非要修炼成人形,后来好像是醉红颜还是谁来着告诉我,人形好看,所以大家都想修炼成人形。我不信,趴在天界边沿上把妖啊魔啊的原型看了一看,细细思考过后觉得果然修炼成人形是对的,不然实在是祸害众生的眼睛。由此可见,人族还有一个看着顺眼的优点。

  魔族,这个就比较好说了。他们是一个完整的种族,从上古族谱排到到现在的小屁孩墨离须,都是可考证的。也就是说,他们从祖上几百代开始,就这幅德行了。史上曾有数次记载,魔族反抗天界统治,闹得轰轰烈烈腥风血雨,最后结果无一例外是被镇压,也是着实令人想笑(不是)扼腕叹息。

  那么,最后的,鬼族。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种族,史书上关于他们的记载只有只言片语。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何而来,亦不知他们现在何处,他们的外貌、性情、能力,全部都是未知数。但是,无数的未知不意味着这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种族,至少,所有人谈起这个种族时,都有种谈虎色变的感觉。

  据说,几十万年前,六界最大的浩劫,那个差点毁了数位古神辛辛苦苦营造的世界的大灾变,就是鬼族弄出来的。

  如今,经历过那场灾变的古神,要么已经彻底尸解,要么,便隐于北冥山海外了。还在现世的,只有那三位。

  鬼族如此的可怕,那么拥有统率整个鬼族特权的鬼族之主,简直就是一个比生于北方冰原的我还要BUG几千倍的存在。所幸的是,那个盒子封印的还只是鬼族之主的命脉,尚不是鬼族之主的本体。若是能阻止本体与命脉汇合,那么,这个错误或许还可以挽救。

  我偷眼瞧向幽瞳和夙曦,他们二位脸上并无特别的神情。

  “鬼族之主……”我喃喃道。

  夙曦缓缓踱步到幽瞳身边,白色的衣摆轻轻拂过地面,发出与此刻严肃的氛围不相符的“沙沙”声。

  “那么,与其在这里纠结这些,不如先在就开始准备着手应对吧,天界的兵力,照现在这个水准,恐怕是不足以与鬼族一战的吧。”夙曦站到了幽瞳身边,说。

  “天界的天兵天将们都训练有素,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都可以阻碍,故一战足矣。”天后说。

  “是吗?”夙曦的眼睛暗了一暗,“也难怪呢,你们这些人,恐怕是难以想象,上古那场大战的惨烈吧。”

  天后愣了。

  “呵,若是能将鬼族之主的命脉扼杀在本体外,是最好的。但是若是那命脉顺利找到了本体,那么,我只能说,就算是把北冥山海的老家伙们请出来,也不一定能起到挽救局面的作用。届时,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备好棺材,舒舒服服躺进去,等着世界毁灭吧。”幽瞳冷冷地说。

  天后脸色变得煞白。

  “这……古神可不要胡说,毁灭什么的……”

  “我胡说,我的兄弟也是胡说,敢问,我们二位古神的颜面在天界竟是如此不堪吗。”夙曦淡淡地说。

  天后的薄唇微张,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罢了,反正现在在这里争论也是浪费时间,谁做了什么,谁心里清楚。你们天界要脸,就别干些不明不白的事情,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还得是我们。我告诉你们,我其实真是不想管闲事,一个骨殇就足够我上火了,现在还有这么一档子破事,我真是想消停都不行了。”幽瞳继续说,“若不是这事扯上琉璃,而且可能造成的后果十分严重,我真想甩手不管,你们自生自灭得了。”

  “天后,天道好轮回啊。”夙曦笑着说。

  天后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细密的汗珠晕花了脸上的妆。

  “怎么办?”醉红颜小声问。

  “我带琉璃下界,去找鬼族之主的命脉。”幽瞳说,“天界,夙曦帮忙盯着点,别再整什么幺蛾子。”

  “可以吗,霜雪?”夙曦问。

  姐姐犹豫了一会儿,用充满担忧的眼神看着我,而我则报之以不明真相的眼神。

  “霜雪。”

  夙曦又叫了姐姐的名字。姐姐回头看了他一眼,夙曦轻轻摇了摇头。

  啥意思?

  半晌,姐姐终于说:“琉璃,你想去吗?”

  “去呗,反正到时候弄成了就是功德圆满的一件事,弄不成权当死前旅游一圈了。”我无所谓道。

  “呃……”

  姐姐大概是被噎住了,我瞪着真挚的眼睛看着她。半晌,姐姐缓过神来,拉着我的手,一脸担忧地说:“此去务必小心。”

  “知道啦,我又不傻。”我笑着安慰她。

  “还有,这个戴上。”姐姐把一串银铃带到我的手上,“危机时刻摇响银铃,我就会来到你身边。”

  “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