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重回人界
蓝狐狸2020-01-31 12:103,282

  我看着手上的银铃,心想万一我要是一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然后误把银铃搞响了怎么办,又觉得我是要去做一件感天动地助人为乐的大事情,这大事情办好了我就是大英雄,那么我实在是不应该这么瞎咒自己。

  “那么,就按照幽瞳古神的提议去做吧,辛苦古神了。这件事情,我们也会继续查下去,看看到底是谁陷害琉璃神女。”

  “呵。”

  幽瞳正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听到这句话后冷哼一声。

  “查清楚,要是查到不该查的人头上,你会动?”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天后。

  “天界必定会公正执法。”天帝说。

  “我期待你的‘公正执法’。”

  说完,幽瞳就带着我离开了华乾宫。

  我被他拉着,走在九霄云路上,四围凉爽清新的空气总算是缓解了我的不安。我大口呼吸着,想让这带着花香的空气彻底浸入我身体的每一毫,以此来置换刚才在大殿上感觉到的火药气息。

  “你还好吗?”幽瞳问我。

  “啊,没问题啊。”我回答。

  “那就好。”

  “我们怎么找?对了,找之前我们先把承诺给英招的事情办好啊。”我一拍脑门,想起了这件事。

  “知道的,我会做的。”

  就在谈话的功夫,我们已经下了界。

  落脚的地方是离衡阳城有些距离的山上。我在一片灰蒙蒙的景色中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眺望着远方的城镇,忽然想起了什么。

  “哎,幽瞳,你给人家弄的建筑材料,弄了没有啊?”

  “建筑材料啊,去未灵山。”幽瞳说着,就靠在一株小树苗上。那小树苗也真是可怜,在人生的大好时光没有遇见一个好人,眼见着就被幽瞳给压得弯了快九十度了,还顽强地没有倒,我也是十分佩服。

  “你快饶了小树苗吧大哥,你看看你都把人家压成什么样了。”我嫌弃地看着他。

  “哦,是吗?”

  幽瞳直起身,弯曲的小树苗一下子弹起,把树上睡觉的肥鸟弹得老高……

  我默默盯着鸟消失的方向,几秒钟后从那里传来了一声遥远的猪叫……

  我扶额,感觉智商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片刻后我站在未灵山顶,望着连绵不绝的落叶松。

  “从这儿弄的?”我环顾四周,发现这山上确实有很多树,但是多半都是老树,枝干十分粗壮,砍伐起来非常费力。

  “对啊。”幽瞳说着,就开始四处环顾。忽然他眼前一亮,快步走到一棵须得两人环抱才能完全抱住的大树前,煞有介事地拍拍树干。

  “就……就咱俩?”我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嗯,咱俩还不够?其实准确地说来,我一个人就够了,毕竟当年纵横天下的时候,拆的可不只几棵树这么简单。”幽瞳的脸上带上了追忆过去的幸福神情,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那……开始吧,你砍的树呢?你告诉我在哪儿,我该怎么做才能帮你弄回去。”

  “砍的树?”幽瞳脸上竟然出现了疑惑的神情!

  我的天啊!我意识到了什么,一脸黑线地问幽瞳:

  “幽瞳大爷,你别告诉我,你特喵的还没砍树。”

  幽瞳摆出人畜无害的表情看着我,认真地说:“对啊,不然找你来干嘛?”

  靠!你特喵就不怕我一团幽火下去把树都冻死!

  幽瞳拍拍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好好干活。”

  干你大爷的活啊!我是伤者,伤者啊!你刚才的细心体贴是都喂了你的花了吗!

  幽瞳丝毫不在意我跟奔丧一样的表情,他拍着树干研究了一会儿,对我说:“开始吧。”

  不等我抗议,他就一跃而起,双手反转,掌见流出一股股赤红火焰,熊熊燃烧之势映红了半面天空。火焰在下一秒分散,如利刃出鞘,袭向他脚下的树木。

  靠,你就不怕搞出森林大火!

  我急忙腾空而起,生怕那火刀不长眼睛落到我身上。幽瞳抱着双臂悠闲地看着几十棵树倒下,然后美滋滋地对我炫耀道:“怎么样,厉不厉害?”

  我愣愣地看着除了被劈到的位置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的树干,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现在,怎么把树弄回去?”

  幽瞳眉毛一挑,从被冻得坚硬的泥土里赫然生长出一株株血红的曼珠沙华,花茎紧紧缠绕在树干上,顷刻间就打包整齐,然后拽着这些木头复又沉没到泥土里。

  幽瞳得意地看着惊呆了的我,拍拍手说:“成了,回去吧。”

  我不得不提出我的疑问:“所以大爷你叫我来这儿又根本不用我干活是为了什么?”

  幽瞳一本正经地说:“谁说你没干活了,你见证了我的伟大。”

  “……”

  真是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我呆愣在原地,看着灾难现场一般的山坡,半晌说道:“那么,现在没事了,咱们先走着?”

  “走吧。”

  回到衡阳城的皇宫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找到公主府也是十分迅速。我们轻车熟路地隐了身形,直奔英招的所在而去。落地时,英招正和一位送饭来的宫女交谈,他面容平静温和,全然看不出那夜的疯狂。待宫女走得远远的后,英招拿着饭盒看着虚空说:“我知道你们来了。”

  “少年好眼力。”我打着哈哈,显了形。

  幽瞳也显了形,把结界又扩大了一圈。片刻后,从地里钻出无数朵曼珠沙华,英招见了打了个冷战。我急忙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不是祸祸你用的。”

  细小的花茎顽强地从土里抻出一根根木头,乖巧地叠好。

  “这……”

  “给你建房子用的。”我笑着说。

  “谢谢。”

  “谢什么,本来你房子就是我们拆的,赔偿是应该的。”

  我看了一眼幽瞳,他正在结界里盯着他前些时候临时搭建的小屋子,思考着什么。

  我想了想,觉得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忙,不添堵就已经算是很棒棒了,于是我就拉着英招,坐在地上,然后我们俩开始唠嗑。

  英招问我天上这些时间有什么大事没有,我本来想说没有,但是转念想想,这鬼族之主的命脉刚被放出来不久,可着实算是一件大事了。于是我点点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英招。

  不出我所料,英招的脸变白了。

  “她……她……”

  英招的嘴哆嗦着,半晌憋了句:“可真不愧是六界第一能作妖的女人啊。”

  “可不是咋地,你说她闲来无事折腾我干什么?”我作苦恼状,托腮沉思。

  “她折腾你怕是因为你和幽瞳花神在一起吧。”英招说。

  “嗯?那又怎么了,我愿意和谁交朋友她也要管管吗?”

  英招欲言又止,只是无比纠结地看了一眼幽瞳。后者正蹲在地上拿小木棍算着什么,全然没有注意到我们正在八卦他。

  英招终于还是憋不住了,神秘兮兮地凑到我耳边,小声说:

  “传说当年天后南桦还没有嫁给天帝的时候,非常喜欢幽瞳花神呐。”

  “呃……”

  这次换我噎住了。

  “我说这天上的女子一个一个的都是瞎了眼了吗,怎么好死不死偏偏往这么一个性格恶劣的人身上扑啊!有受虐倾向吗!”我十分悲愤,拍着大腿来表达我是多么的痛心疾首和恨铁不成钢。

  英招倒是被我逗笑了,但是他马上发现话题好像有点歪。于是这位一丝不苟的昔日神官咳嗽了两声,赶紧问:

  “鬼族的事情,天帝有没有昭示六界?”

  “目前来看,还没有。”我摊摊手,“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毕竟天界那边有夙曦花神盯着,他怎么也得想一个靠谱的理由把六界蒙混过去才行。”

  “我相信夙曦花神的能力,但是我不得不说,天后这一手实在是不怎么样,她真的是花瓶一个,做事不计后果。”英招长叹一口气,接着说道,“若是鬼族之主的命脉和本体汇合了,我真想亲眼看看她的表情,这样我就死而无憾了。”

  “其实也不一定会死,别这么悲观,”我拍拍英招的肩膀,“我和幽瞳也不是吃白饭的,肯定会阻止这场大灾变的。”

  “但愿。”

  “诶对了,你知不知道青鸾这个仙子啊?”我想起了天后的话。

  “青鸾?西王母座下信使?她不是早就死了吗。”英招问。

  “她和幽瞳……”

  “她和幽瞳花神,确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是,具体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太明白,毕竟我在天界我只是一个打理花园的低级神官,谁会闲来无事和我八卦这个?”英招说。

  “哦……”

  我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想着什么。

  幽瞳和青鸾的爱情故事,可以说真是一波三折感天动地了。但是这样的爱情故事却没有像其他的风月之事一样,成为六界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就有点奇怪了。至少,我反正在天后给我讲之前并没有听过这个传说。但是,你看吧,牛郎织女啊这种传说连人界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幽瞳的这段情史没必要这么低调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