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幽毒之怨
蓝狐狸2020-01-31 12:103,172

  我正发动我的高智商思考的时候,英招突然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吓得一个激灵,忙问他怎么了。

  “神女你现在的表情好严肃啊,怎么,莫不是神女你也对幽瞳花神有点意思?”英招不怀好意地笑着。

  “没有没有!”我急忙摆手来证明自己清白,“英招啊英招,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啊!”

  “呵呵,脸都红了。”

  “哪有!你……”

  突然,身后“轰”地一声响,吓得我赶紧回头,只见幽瞳挽着袖子,刚把一堵墙推倒。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英招说:“其实我觉得幽瞳拆房子的技术比建房子的高多了。”

  英招赞同地点点头。

  于是整个下午就在幽瞳拆完房子盖房子的过程中愉快地度过了。

  待日落西山,几点小星慵懒地爬上天空,幽瞳才终于消停了。白日里走土路运来的上好木材已经一根不剩,眼前赫然出现的是一座崭新的公主府,连窗上雕花都还原得一模一样。幽瞳满意地绕着房子来回转圈,像是在欣赏一个稀世珍宝。

  我对他的技术大加赞许:“幽瞳你盖房子和拆房子的技术都是一流的啊!不过你一个堂堂上古花神,为什么会精通这些?”

  幽瞳闻言立马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着实令我惊了一下。他悲愤地控诉道:“骨殇!冥王骨殇!那个老不死的天天给我找麻烦!日子一清净就浑身不舒服,非要搞点惊天地泣鬼神的破烂玩意儿出来!把冥王府炸了好几百遍!好几百遍啊!老不死的!”

  我顿时觉得幽瞳很像熊孩子闯祸后收拾残局的倒霉家长,不禁怜惜地拍拍他后背。至于冥王骨殇,我只想默默伸出大拇指,你可真是个英雄啊。

  我略略清理了房子周围的垃圾,幽瞳把结界撤去,我们几人就走进了屋里。

  英招安置好文芷,就点上了几只蜡烛。我和幽瞳坐在桌子旁边,喝着英招准备的花茶。

  一阵阴风吹过,烛火晃动,衬得屋里更加阴冷。

  幽瞳瞥见英招身上那个没有面目的少女雕像,便若有所思地夺过来看。英招没有阻止,只是苦涩地微笑:“你发现了。”

  幽瞳皱着眉,没有回答。

  我一头雾水:“发现了什么?”

  “离魂之术,”幽瞳严肃地说,“怪不得你碰文芷的肉身时他没有攻击,而在我们看这个雕像时他就下了杀手。”

  我惊讶地瞪着那个雕像。离魂之术,又是一个逆天的禁术。所谓离魂,就是在每年阴气最重的中元节,鬼怪横行之时把活人的生魂生生剥离肉体,禁锢在一个施了法的器物里,这个器物最好是柳木或是槐木制成的。离魂之术多被邪恶之人用作收集灵魂提升修为的术法,英招用这离魂之术干甚?

  “文芷的灵魂,”英招温柔地说,“上面附的是文芷的灵魂。”

  “你就那么肯定她的肉身会死?”幽瞳把雕像还给他。

  “会的。就算我用我的血来抑制毒发,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保存她的生魂,是为了在机缘巧合之时给她找一个更好的替身。”

  “真拼。”幽瞳说着,一口喝完杯子里的茶水,拂袖起身,走到文芷身边。

  英招不解地看着他。

  幽瞳挽起袖子,轻轻为文芷把脉。片刻后,他站起身,面容凝重。

  “这毒,我认得。”他说。

  “是何毒?”英招忙问。

  “幽怨雪。”

  英招倒吸了一口凉气。

  “幽怨雪是什么?”我好奇地问。

  “你连幽怨雪是什么都不知道?”幽瞳眉毛一挑,用略带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不怪神女不知道,实在是……这毒,从来都只存在于理论上啊。”英招眉心微皱。

  “傻东西,听好了。幽怨雪,是一种极其罕见、极其阴毒的花。但是,罕见不代表没有。据传说,在陡峭至极、常有人失足掉落死去的悬崖底部,或是常年风雪交加,动辄就发生雪崩的山崖,死去的灵魂在踏入轮回之前将最后的怨念留在人间,这些怨念随着时间不断集聚,最终在黑暗滋生的地方生根发芽,最终绽放成世界上最阴毒的花。此花,绕是我也只见过几次。那些中毒者,躯体同时承受着烈火焚身和冰雪浸骨的痛苦,五脏六腑无时无刻不感受着蚂蚁撕咬般的疼痛。这还不算什么,最诡异且没有人性的是,中毒者失去了一切表达自我的能力,不能喊,不能哭泣,四肢如灌铅般不能动弹,所有的折磨都只能自己一人默默承受。虽然广为流传说法是此药无人可解,但是事实上,还是有一人知晓此毒的解法的。”幽瞳解释道。

  “谁?”

  我和英招同时问。本来还想吐槽一下“傻东西”这个称呼,但是和这样大的事情比起来,被叫一声“傻东西”真的没什么了。

  “上古莽荒之神,苍离。”

  苍离么……想想也是,若是说这世间有一人能比幽瞳更见多识广,那这人也只能是苍离了。上古的莽荒之神,他的获取消息的途径里可是有向伏羲神提问的这一条呢。不过,苍离明显属于消极避世的那一类人,和我姐姐一样,所以六界任何一个人妄想要找到苍离,都是绝对不可能。你想见他,可以,想呗,没人说不让你想。但是,你也就是想想了,因为你肯定见不到他,除非他自己从某个地方蹦出来。

  唉……我不禁叹息,这些古神们啊,真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

  “那么如何才能见到苍离古神?”英招急切地问。

  “要是你就没戏,那个老东西绝对不见你。但是我就不一样了,老东西要是敢不见我,我就和他打一架。”幽瞳活动着手腕,微笑着对英招说。

  英招:“……”

  “可是,幽瞳,他要是死活不见你,你怎么跟他打一架啊?”我十分好学地提出了这个疑问。

  幽瞳:“……”

  “我靠他敢死活不见我试试!信不信我把他家给炸了!”幽瞳炸毛。

  “哦……”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心想哦,伟大的伏羲古神啊!看在这一系列弱智无脑的举动的份上,我要是苍离我不仅藏得他掘地三尺都翻不着,还要在我掘地三尺的洞口周围布上天罗地网的陷阱,然后等他一脚栽进去后我再爬出来,搁他旁边哈哈大笑个三天三夜。

  “行了行了,时候不早了,都给本大爷去休息,明天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幽瞳说着站了起来,又用那双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盯得我虎躯一震,心里发毛。

  “九天琉璃,给我老实点,眼睛别老往点心食盒那边瞥,你以为我瞎吗?不作妖会死啊!”

  “……知道啦知道啦!”我翻了个白眼。

  “那我明日需要做什么?”英招诚恳地问道。

  “你?好好照顾文芷,别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又找到机会来害她,我怀疑给她下毒的人还在王宫。”幽瞳说。

  “是王宫内部的人下的毒?”英招很是吃惊。

  “我觉得是。而且,这人恐怕身份、地位都不简单呐。”幽瞳说。

  “位高权重吗?那最位高权重的人,不就是当今的天子吗?莫非是天子给她下的毒?”我思考着,“不能吧?他妹妹诶!”

  “先暂且不说当今皇上到底知不知道此文芷非彼文芷,就是知道,他应该也没必要费尽心思求到古往今来所有想要害人的变态们最渴求的幽怨雪再下手,除掉异己的话,普通的毒药就足够了,实在不行还有刺客和三尺白绫,不是吗?所以我觉得不是皇上。”英招也认真思考着。

  “……你对宫里这方面的套路还挺熟的啊。”我吐槽。

  “我觉得吧,你们两个在这里胡思乱想也没用,但是英招啊,有句话我现在一定要讲。”幽瞳说。

  “花神!您要顾忌您的身份!切不可讲污秽之语!”英招赶忙规劝。

  幽瞳:“???”

  幽瞳:“我讲啥污秽之语?mmp吗?”

  “算了,英招,我跟你讲,这个下毒的人在文芷身上留下了些许自己的气息,虽然极其微弱,但是我觉得,我是认得它的。下毒之人,绝非常人,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天界或是魔界的干的。”幽瞳说。

  “天界或魔界……王宫里现在都是一群什么啊!”英招苦着脸说。

  “嗯,总之,你就尽可能地多点心眼就行了,结界该加就加,陷阱该布就布,不要手软。”幽瞳说。

  “好。”

  “那么,休息吧。”幽瞳说着,把我拉出了英招的屋子,塞进了旁边的客房,然后,他自己也走了进来,并关上了门。

  “你想说啥?”

  幽瞳走到椅子旁边,坐下来,神情严肃。

  我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货认真了。于是我也赶紧闭嘴,老老实实站着,等他开口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