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太太的休书
慕容嘲谎2017-06-26 14:393,117

  老爷怒休太太,这事真有点难收场。

  偏偏太太也是个犟脾气,不管众人怎么拦,一门心思收拾行李。

  二少爷:妈,您不能走。

  陈周氏:姐姐,老爷说的是气话,等消了气肯定来给您赔罪。

  大少爷:反正妈去哪,我就去哪。

  玫姑捅了一下大少爷:太太,您能去哪啊?

  太太脸一沉:我又不是地缝里长出来的,我也有父母、兄弟,有娘家,去哪不成?

  陈周氏:本来就是个误会,说开就没事了,您别真动气,再惊动了娘家。

  太太不再分辨,只把众人夺走的衣物一遍遍又放回行李。

  兵分两路,老爷这边由老纪负责。

  老纪:老爷,太太的房间还亮着灯呢。

  老爷:别跟我提她。

  老纪:你真要太太走啊?

  老爷:这还有假,这女人胆子越来越大。

  老纪:今天您的脾气也发得可以了。

  老爷:别再说了,明一早跟我见彭爷。

  老纪:要不我替您去太太那…

  老爷:你敢?

  这边太太几乎是把众人推出门外的:你们都回房去吧,我累了,想休息。对了,玫姑,你去叫老纪安排辆车。

  玫姑不情愿地应了。

  老爷一个人在书房,听见门外众人离去,搓手在屋里踱来踱去,很是闹腾。终于,他鼓起勇气拉开门,来到主人房门前,侧耳听里面的动静,又是一阵纠结,方敲了门,屋里传来太太的声音:谁呀?

  老爷不好意思作答,正在这时,忽闻脚步声,老爷赶紧闪进拐角,见老纪来了。

  太太拉开门,正好老纪走到门口,太太:是你呀,老纪。

  老纪有点意外,打量了一下四周,太太怎么知道他来了?

  老纪:太太,老爷的脾气您不是不知道?他就是……

  太太打断他:要是来劝我的就请回吧。

  老纪想说的话被掖回去,半晌:好,车我安排好了,要不您先娘家走动走动,放松一下,过几天准保老爷亲自去接您回来。

  老爷躲在暗处,不屑地瘪嘴。

  太太:你也累了,回吧。

  老纪还想说什么。

  太太门关上了,见老纪走远,老爷从拐角出来,举手刚又要敲门又停住,下意识地竖起耳朵,就这么巧,楼梯又响起脚步声,老爷叹:没完了?

  这回,他一溜烟跑回房,扒着门缝见陈周氏又来了。

  太太把她引进房:原来是妹妹呀。

  陈周氏:我还是放心不下姐姐,我来陪您待会。

  太太的房门嘎达上。老爷这心好生蹉跎,只好也掩上自己的房门。

  这一夜老爷翻来覆去,睡不安落,天不亮就听见门外有动静,是仆人帮太太搬行李。

  大门外,两辆马车已经备好,老纪安置好礼物和老爷无声地上了其中一辆,老爷看着另一辆还在装行李,心里好生寥落。

  车夫策鞭,马车离去。

  福盛镖局的竹林雾气缭绕。

  彭爷一身白色绸缎衣裤,打着太极推手。

  武行跑来:老爷,欧阳老爷来访,正在厅堂等候。

  彭爷做了个收势,随武行快步离去。

  彭爷和伙计跨进厅堂门槛,欧阳俊和老纪站起身来。

  彭爷:欧阳老弟,你受苦了,快请坐。

  欧阳俊拱手作揖:彭兄,多亏你,我才有今日,小弟特来道谢。

  老纪轻轻推了推桌上的礼品。

  彭爷连忙搀扶欧阳俊:太见外了,你我不兴这个,快请坐。

  欧阳俊这才坐下,彭爷又指指老纪:你是常客,更不用客气。

  老纪也坐下,欧阳俊随手拿过茶壶,打开壶盖闻闻,彭爷招手叫伙计:把我那包冻顶乌龙拿来,这可是行家。

  欧阳俊:说来惭愧,好些日子没给你靓茶了。

  彭爷:非常时期,哪有那闲情逸致。

  欧阳俊感慨的神情。

  伙计拿来茶,小心伺候着。

  欧阳俊:彭兄此次为小弟之事,费尽心机,还害得荣大镖头跟着受罚,叫我真是不知…

  彭爷打断:又来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欧阳俊连忙摆手。

  彭爷:都不提了,来尝尝我的茶。

  欧阳俊品了一口:不错,秋茶,乌龙就要喝秋茶,不似绿茶。水,是清泉水,难得啊。

  彭爷:比起你的露水还差得远。

  欧阳俊:其实没那么玄,都是心理作怪。此番入狱,我看化了许多东西,以前活得太刻意,现在想来都不重要,平安才是福。

  彭爷:说得极是。

  彭爷喝了口茶:顺便问问,太太可好?她为了你这件事,可是操碎了心。

  欧阳俊表情尴尬,彭爷又看了看老纪,老纪冲他使了个眼色,彭爷明白了七八分:你不是刚回来就惹太太生气吧?

  老纪一唱一和:老爷倒是没惹太太生气,就是要休了太太!

  欧阳俊:多嘴!

  彭爷真的大吃一惊:这又唱的哪出?

  欧阳俊硬撑着:她,她擅自做主把分店卖了,那可是祖宗留下的家业,她这不是败家么?正合了赵四的意。

  彭爷:可她不卖分店,你能坐在这里品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么?

  欧阳俊:怎么的也不能卖祖业!

  彭爷:可悲呀,你一个死过一回的人,还这么计较身外之物!人生一世,到头来都是‘花叶成梦,玉帛成空。’

  欧阳俊叹道:树木至归根,而后知华萼枝叶之徒荣;人事至盖棺,而后知子女玉帛之无益。

  彭爷:你什么都明白。好了,我不跟你罗嗦!太太呢?

  老纪:走了。

  彭爷:胡闹!

  树林中 ,一匹快马在奔驰。

  快马拦住了一辆马车的去路。

  马车骤然停下,车里的太太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以为遇到劫匪。她本能地拔出头顶上的发簪,屏住呼吸等待着。

  荣大镖头从快马上跳下,绕过阻拦的车夫,冲着太太的车厢走来。

  太太见半晌还没有动静,不由得挑开帘子。

  荣大镖头一作揖:请问是欧阳夫人吗?

  太太惊奇地:什么事?

  荣大镖头:夫人,府上欧阳老爷身体欠安,望夫人速归!

  太太先是一惊,又觉得有些蹊跷:你是何人?又是受何人之托?

  荣大镖头:小人姓荣,是彭爷府上的镖头。今天早晨欧阳老爷来镖局见我家老爷,突感不适。

  太太这回真的着急了:你就是荣大镖头,老爷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

  荣大镖头:对不起,夫人,小人一概不知,我只是受命来追赶夫人的。

  太太对车夫:快,调头回府。

  随着车夫一计响鞭,马车开始一路狂奔。

  不觉来到福盛镖局门前,太太的马车刚停,帘子就被急速挑开,太太探出头:这是哪里?老爷呢?

  彭爷和随从迎上:弟妹,一路辛苦了。

  太太:彭爷,怎么是您?

  彭爷:你这一去,可把我欧阳贤弟害苦了。

  太太:他人呢?

  彭爷一指,欧阳俊从门廊闪出来。

  太太一见老爷好好的,就来气了:彭爷您这是,和他合伙骗我?

  彭爷:弟妹,息怒。你难道还希望他真的病了不成?我已经狠狠训了他,给你出了气。

  说着,彭爷冲欧阳俊朝朝手,示意他过来。不想欧阳老爷又绷起来,慢吞吞地跺着步。

  太太一见更来了气,撂下马车帘子,喊了一句:调头!

  欧阳俊赶紧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马车前:吁!

  然后,把头伸进帘子里,低了八度地说:算我不对,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老夫老妻的?

  太太:算你不对?

  欧阳俊:是我不对,求你了,快下来吧?

  欧阳俊扶太太下了车,太太:回去再和你理论!

  欧阳俊嘀咕着:还长脾气了呢。

  太太瞥了一眼老爷,凑过去假装耳背:你说什么?

  欧阳俊狼狈地看着自己伸出的手:我说,我说你长份量了。

  彭爷、荣大镖头等笑,大家都进了镖局。

  厅堂内,大家纷纷落座,滚烫的水使茶壶腾起热气。

  老爷端着小茶杯吟道:‘千载奇逢,无如好书良友;一生清福,只在茗碗炉烟。’

  彭爷:来,弟妹请用茶。欧阳老弟,你也算是走过一遭鬼门关了,感觉如何呀?

  老爷目光倏然空远起来: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悲剧和奇迹上演,无论你是锒铛入狱还是飞鸟化凤,都不必太过在意。生命本来就有太多的不可预期,不可掌控。如五湖泛舟,在极目无边的汪汪碧波里,只知昼夜,不知岁月。寂寞无行,漫漫长路,你拥有的只是当下,那就享受当下,及时行乐。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娘要嫁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窑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