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个孤单的女人
盈风2017-07-08 09:322,245

  12月31日,雪仍旧在下。

  舒盈光脚站在窗口,眼巴巴望着外面鹅毛般的雪片,她犹豫不决是否要为了一杯咖啡出门挑战严寒。家里的咖啡机看来没办法指望它自动修复了,而她迫切需要清咖啡提神。

  屋子里暖气十足,她抬起手,将披散的头发松松挽起。全身镜里的女人神情慵懒,她穿了一件一字领的长袍,这种款式能充分展示女性修长柔美的脖颈、性感的锁骨。幸运的是,这两样她恰好都有;遗憾的是,她从来没有利用外表的优势谋取利益,白白浪费了一张俏丽的脸。

  她在客厅走来走去,自个儿明白坐立不安的根源在于失业。舒盈担心得倒不是账单和公寓房租,而是无所事事的空虚感。虽然从时间上来说,她仅仅失业了几个小时,却和那些长久找不到稳定工作的无业者一样,倍感焦虑。

  在舒盈的设想中,她离开上家的消息很快就能传遍全行业,邀请她加盟的电话应该络绎不绝才是。眼看挂钟再敲个几回就要凑满二十四小时了,怎么还没人打电话呀?

  十分钟之后,换了一身装束的舒盈出现在一楼,用力拉开沉重的大铁门。她上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毛衣,嗖嗖的冷风瞬间穿透毛衣粗疏的空隙,把她整个人包裹进冰冷的寒意之中。舒盈抱住臂膀,迎着雪花飞快地跑进街角的咖啡店。

  室内温暖如春,立刻驱散体内的寒气。舒盈在门口跺了跺脚,抖落最后一丝寒冷。身体渐渐暖和起来,她转向左面的墙壁,笑眯眯得与挂在墙上的画中人打了个招呼:“早上好,伦勃朗先生。”

  墙上的木板油画1:1仿造了伦勃朗《戴颈巾时的自画像》,原作收藏于海牙的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而仿作者不详。舒盈第一次踏进咖啡店就注意到了这幅画,明知是仿作,她仍被吸引到近前认真观摩。

  伦勃朗在23岁时的自画像充分体现了其早期绘画作品的特点,对光和色彩的描摹十分仔细。他的左半边脸隐藏在阴影里,非但没有缺失细节感,反倒更显出画家优雅从容的神情。彼时,他正年轻气盛,自信满满准备在画坛一展拳脚。

  令舒盈惊讶的是,这幅仿造的油画细腻逼真的程度简直和原作不相上下,倘若不是知道真迹收藏于海牙的博物馆并且木板上也没有代表年代感的裂纹,就连她也不得不借助工具才能一判真伪了。她询问店主爱玛从哪里购得此画,爱玛介绍了一个网站给她,据说能从网上订购到很多名画的仿制品。

  仿制品不等于赝品,区别就在于是否明确告知购买者作品的性质。譬如美国的法律就允许复制知名画家的作品,但不得假冒真迹出售。所以爱玛介绍给舒盈的那个网站,是完全合法的。

  舒盈登陆了网站,她发现在网站出售的仿制艺术品覆盖面极其广泛,各种画派都有涉猎。要做到此等规模,靠一两个画家显然不太现实。她对藏在网站背后的经营者产生了一点好奇,于是特意调查了网站的创办时间,想不到它已存在了六年左右。仔细一想倒也能够理解,若非长时间的经营积累口碑,又如何能吸引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利用这个网站接受订单呢?

  她用一个无论如何都让人联想不到自己的昵称注册该网站,花了200美元订购一幅毕加索蓝色时期的画作《生命》。大概等了两个多月,她收到一个邮箱地址发来得包裹。拆开一看,果然是她购买得《生命》。画框背后的木板用黑色油性笔写了一行订购信息,清楚标明此乃仿制品。

  这幅仿品惟妙惟肖地复刻了原作,但依旧不是她想要得。舒盈后来将它转赠给咖啡店,如今它就悬挂在柜台右侧的墙上,引人注目的地方。

  爱玛将卡布基诺和羊角面包端给坐在伦勃朗自画像下方的客人,优雅地走到舒盈的桌前招呼她。“舒大师,和平时一样吗?”

  “嗯,和平时一样。”

  她很快端来舒盈的清咖啡、蜂蜜馅羊角面包,笑着问舒盈新年有什么计划。

  舒盈歪头苦笑,“找工作,我昨天失业了。”她用手托着面包咬了一口,甜蜜的馅料使得心情稍许好转。放下面包,她端起咖啡杯浅啜,苦和甜得到了适度中和。

  “怎么会这样?”爱玛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表情。

  “经济不景气,老板要节约开支。”在外人面前,内心的焦灼被舒盈掩盖地毫无痕迹,她甚至能随意地开玩笑。

  “经济越不景气,大家投资艺术品的热情才越发高涨呀。舒大师,肯定是你炒了老板鱿鱼。”爱玛抱着托盘,吃吃笑道:“明天就是新年,很快又到了你们中国人的春节,就当放个长假吧。”

  她点了点头淡淡一笑,向爱玛表达了谢意。两人尚未熟到推心置腹的程度,话说到这个份上足矣。

  爱玛回到柜台,留下舒盈独自享受早餐。她从没见过舒盈带男朋友一同光顾过自己的咖啡店,对于这名美丽的东方女子,她仅仅知道对方的工作是艺术品鉴定——这个鲜有东方女性涉足的领域。

  从爱玛的位置望过去,只能看见舒盈的背影。她每次过来都选择背对《生命》而坐,爱玛一度以为或许舒盈不喜欢毕加索,至少是他蓝色时期的作品。虽说她确实好奇舒盈为何订购了这幅仿制品,不过以她们的交情,远未达到能互探内心世界的地步,她觉得就算问了也得不到正确的答案,索性什么都不问。

  她望着低头喝咖啡的女人,觉得舒盈在这个寒冷的早晨看起来特别孤单。

  吃完早餐走出咖啡店,舒盈发现冷冷清清的街道已经恢复了活力。新年前夕加上又是周六,大家纷纷出动为今夜的狂欢做准备。

  她快步往公寓走去,耳畔回响着爱玛的声音——就当放个长假吧。舒盈不由苦笑着面对一个悲惨的事实:自己连可以一起去度假的朋友都找不到!

  舒盈环抱双臂冷得直打哆嗦,从身体到灵魂,无一不沉浸在冰天雪地中。她深刻意识到自身的孤独,却无能为力。就算从现在开始努力培养和某个谁的友情也来不及了,况且她似乎已经过了热衷结交朋友的年纪,对此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继续阅读:2. 时光里的“老朋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钟停摆的夏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