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时光里的“老朋友”
盈风2017-07-09 20:362,299

  舒盈回到温暖的公寓才缓过劲来,外面真的太冷了。

  电话铃声响起,舒盈眼睛一亮,连忙伸手到裤袋掏手机。紧身牛仔裤的口袋设计得极其贴身,她费了一点功夫才取出手机。谢天谢地,铃声还在继续。

  但是,看了一眼屏幕显示的名字,舒盈眼睛里的亮光迅速黯淡了。果然,所谓的“老朋友”最喜欢在岁末年初的时候突然现身送祝福。

  舒盈当然有过朋友,不止一个。只是十年后,有她电话号码的,仅此一人。

  “舒盈,我是路鸣。”甫一接通,爽朗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我知道。”相比路鸣,她的反应显得冷淡多了。路鸣或许没听出来,也有可能故意忽略,他继续欢快地说道:“新年快乐,晚上一起跨年么?”

  “我不想出门,而且还要坐火车到里昂。”舒盈冷冷拒绝。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刚过九点,现在出门去火车站,下午肯定能到达里昂。不过,她真没兴致在下雪天出远门,再说路鸣又不是她的谁。

  舒盈和路鸣重逢于2012年那场“艺术家行动”,他在人群里一眼认出了她,兴奋地挤过来打招呼。

  路鸣当时在国际刑警组织艺术品犯罪调查小组任职,他被派来协助西班牙警方调查赝品中有无混杂失窃的艺术品真迹。见到舒盈,他又惊又喜。

  “老同学,好久不见!这几年你躲哪里去了?”路鸣先伸出手打算拍拍她的肩膀,转而又觉得离别多年仅止于此未免太冷淡了,索性跨前半步一把拥她入怀。

  舒盈的手半举在空中,尴尬地不知如何摆放。即便在可用“好友”定义彼此关系的年岁,他们之间也不曾有过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不过,路鸣的性格本来就有点热情过度,她能够理解。

  他们共事了两个多月,期间路鸣曾邀请她一起去诺坎普看巴塞罗那的主场比赛,对手是皇家塞尔塔。舒盈唯一认得的球星是梅西,场上其余21人一概不识,整场比赛看下来只差没打瞌睡,虽然双方卖力地踢进了四个球。

  比赛结束后,路鸣嚷着“肚子好饿”,硬拖舒盈去一家餐厅吃海鲜饭。面前多出了一个人,显然让她十分不自在。她不时低头看手表,“厌烦”的情绪表露无遗。

  “不好意思,早知道你对足球没兴趣,我就请你听音乐会了。大错已成,这一顿就当我向你赔罪。”路鸣假装看不懂她的暗示,吩咐服务生先开一瓶卡瓦酒,又点了几份塔帕斯。

  看他的架势,明显奔着“好好聊聊”目的而去。以西班牙人的磨蹭劲,这顿晚饭至少得花两小时。舒盈在心里默默吐槽了好一会儿,勉强让情绪稳定下来。

  路鸣喝了一口酒,久久凝视对面的女人。留在记忆深处的少女有一张明媚的脸,仿佛独得了神的宠爱,她笑起来的时候,像有阳光在脸上闪耀。然而多年不见,出现在路鸣面前的舒盈,总是秀眉深锁一脸严肃。他知道这份工作马虎不得,可她有没有必要在收工后依然摆出一付“生人勿近”的冷淡面孔呀?不说参与这个项目的其他伙伴,就以他为例也能证明如今舒盈的社交生活有多不正常了。好歹大学里他们在一个社团,冲着过去的情分聚个餐叙叙旧属于正常情节,偏偏她总能找出理由婉言谢绝。两三次之后,路鸣意识到背后必定有蹊跷。

  “舒盈,你变了很多。”

  她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你也是啊。”

  “废话,我当然知道自己越来越帅了。”他哈哈大笑,忽然抹去笑容换上一张严肃的脸。“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我记得你以前的专业,好像是企业管理吧,怎么现在成了艺术品鉴定师?”

  “你也是啊,虽然我忘了你的专业是什么,但是肯定和艺术不沾边。你怎么会成为国际刑警,而且还加入艺术品犯罪调查小组?”她将皮球踢回给他。相比刚刚走进餐厅的不情愿,舒盈的态度逐渐和缓。毕竟,五年前的他们是网球社团的混双组合。

  路鸣放下酒杯,双手交握搁在桌面上,一字一句说道:“我想找出程季康。”

  “什么?”乍然听到“程季康”三个字,内心的震动使得舒盈差点尖叫起来。她赶紧双手握拳克制自己,心虚地问道:“你该不会是……”

  “喂,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乱想!”路鸣否定了她没说出口的猜测。舒盈觉得委屈,声辩道:“你没头没脑这么一说,我不误会才怪。”

  路鸣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为自己辩解:“其实我一直奇怪季康为什么突然和大家断了联系,特别是袁星彤还在等他。怎么看,他都不像那种会背叛兄弟和恋人的败类,我觉得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抱着这想法,刚好碰上警局公开招聘,我就去考试了。再然后,都是阴差阳错的事。”他轻描淡写带过自己的经历,不愿多谈。

  程季康、袁星彤,谢希文,路鸣,舒盈……他们的名字曾经紧密联系在一起。五年时光流转,如今在巴塞罗那的小酒馆里再度听人说起,恍如隔世。她已许久不再梦见他们,包括那时盲目相信别人的自己。

  后来再回想那一夜,舒盈始终想不起来他们之后谈过什么。想不起来,那就代表不重要。她如此说服自己,把那些人重新放回记忆深处。

  路鸣的工作完成后先回了里昂,据说又被派到罗马协助意大利警方追查失窃的文物。起初路鸣每到一地都会给舒盈发消息通报,但她从未回复过他的问候。慢慢地,他们再度成为彼此电话簿里久疏问候的联系人了。

  所以,当路鸣在2016年最后一天忽然打来电话提出一起跨年,舒盈除了本能得拒绝之外,还有一丁点好奇。

  “你不出门是吧,太好了,我过来!”路鸣把通话调为视频模式,举起手机让她看自己所站的月台。“我下午到,等我。”

  “嗯?”舒盈一下子不知所措,来不及说出反对的结果就是眼睁睁看着他一步踏进火车车厢,同时发车的汽笛声传入耳中。

  事已至此,舒盈不得不接受现实。等她挂断电话,才后知后觉中了路鸣的诡计:他故意不给她拒绝的时间。

  这个男人,调皮的个性和从前一模一样。

  她摇摇头无奈地笑笑,带着些许怀念——对于又一次想起来的“从前”。

继续阅读:3. 祝你新年快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钟停摆的夏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