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单身派对
盈风2017-07-13 20:222,499

  2017年的春节特别早,1月27日就是除夕。谢希文和袁星彤的婚礼定在1月22日,而他的告别单身派对则放在那一周的星期五晚上,路鸣邀请舒盈一同出席。

  她一口回绝:“拜托,我性别为女,要参加也是去星彤那边。”

  路鸣的声音里含着抑制不住的笑意,“说了可不能生气哦,其实我们一直把你当兄弟看,谁让你那时留短发像个假小子一样。”

  他的言语成功挑起舒盈对往事的追念,那几年中性风潮席卷校园,她一度试过“假小子”的造型。袁星彤属于网球部的女神,从男生们给她取过得花名“安娜”可见一斑。他们特意挑选了塞尔维亚巨星安娜·伊万诺维奇的名字,藉此表明星彤与这位网坛美女同样迷人。

  舒盈的待遇截然不同,她加入网球部的时候,袁星彤是社团里唯一的女生,拥有无庸置疑的话语权。舒盈明白“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若想成功加入网球部,她绝不能抢了袁星彤的风头。于是,借当时流行的中性风,她索性以星彤的“骑士”自居,之后顺理成章进入网球部核心成员组,与程季康、路鸣、谢希文诸人成为好友。

  说实话,舒盈起初以为星彤是那种持宠而骄的女孩子,内心对她并无好感。没想到对方不止美貌惊人,还难得善解人意,反倒显得舒盈有失光明磊落。她后来向袁星彤坦承利用之心并真诚道歉,两人随即发展出了一段真正的友谊,及至“调包事件”令舒盈再度与她产生隔阂。

  她一声不吭切断联系,如今实在没脸自称“闺蜜”去参加星彤的告别单身派对。至于谢希文,亦是同理。

  “算了,那么多年没和他们联络,等婚礼现场再见吧,不差这两天。”思前想后,舒盈婉拒了路鸣的邀请。

  她以为这事到此为止,偏偏路鸣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未改变骨子里的我行我素。两小时后,他按响了舒家别墅的门铃。

  打开门,站在舒盈面前的男人一脸阳光,他告诉她:“我俩双剑合璧,这才叫派对上的‘惊喜’!”

  似乎时光回到多年以前,这个男人背着网球包,满脸自信地对她说:“走,我们去把对手打个落花流水春去也。”

  她喜欢得人要是路鸣该有多好!

  舒盈无奈地叹气,“你确定希文的单身派对允许女生参加么?”她内心深处的天平倾向选择袁星彤,不过又担心见到星彤或许一不留神会提到程季康,开心的日子让女主角想起旧情人,总有些煞风景以及讨人嫌。

  “我们在上海,你以为呢?”路鸣哈哈大笑,言下之意派对的节目绝对不会像国外那般香艳刺激,她大可放心。

  舒盈一时再找不到像样的理由拒绝。她原本就为了他俩的婚礼而来,若一再推拒说不定会令路鸣误会自己并非诚心恢复邦交。既然来都来了,唯有勇往直前。

  “好吧。”舒盈把心一横,痛快地答应。

  婚礼前举办告别单身派对近几年开始成为流行,不过大部分准新人并不像国外那样严格规定参与者的性别,有些甚至因为朋友圈互相重叠,索性把男女主各自的派对合二为一。一方面能够节省费用,另一方面派对的主题和尺度双方有目共睹,避免大家胡思乱想或制造出给婚礼带来波折的事端。

  市场有需求,自然有相应的策划公司提供解决方案。谢希文和袁星彤就全权委托婚庆公司策划派对,他们分开举办了只限男生以及只限女生参加的单身派对之后,又把十年前大学网球社团的朋友们召集起来,一同制定了主题为“网球之夜”的派对。

  正逢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派对的主题和时间结合得完美无缺。当年网球部的活跃分子大概20多个人,都穿了与主题呼应的网球服来到现场祝贺两人终成眷属。

  舒盈被路鸣拖到运动品柜台才知道当晚的派对主题与网球相关,顺便得知男女主角都会出现,她之前的担心纯属多余。

  “所以你在邀请我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了,对吧?”她冷眼扫视路鸣,假装生气的样子。这家伙还像十年前一样,以捉弄自己为乐。她有必要让他明白,他们无法回到过去的时光,她不再是当年“不会发脾气”的老好人。

  路鸣双手合什做告饶状,一脸心虚。“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上次说起他们准备结婚,你看上去像是不满意星彤的决定,我担心要是告诉你派对上也有她,你会拒绝参加。”

  舒盈哑然失笑,“你想多了,他们三个人的事,哪轮得到我来管?”

  “旁观者清,幸好我们都是局外人。”路鸣半真半假感叹,他曾经远远憧憬过网球部的女神,然则彼时名花有主,他很快便放弃了。

  局外人,听起来略带苦涩的三个字。她看一眼路鸣,试图从那张帅气的脸上寻找到伤感,但后者已然调整好情绪,舒盈一无所获。

  舒盈敢打赌路鸣一定喜欢过袁星彤,当年网球部大多数男生都对她抱有爱慕之心,奈何程季康实力强大,别人根本没机会。

  她原以为袁星彤会一直等待程季康,直至等到他们的幸福结局。可现实不是童话,不可知的未来无法对抗触手可及的安稳。

  尽管舒盈一再表示一月份的严寒天气不适合挑战网球裙,但她最终还是遵从派对的主题,在厚实温暖的羽绒服里面穿了一套轻薄的裙装,与路鸣联袂出席。

  进门的瞬间,舒盈有过刹那犹豫:万一路鸣撒谎唯独自己傻呵呵穿着网球裙,该怎么面对?她记得刚加入网球部的时候发生过类似事件,幸亏季康帮她解了围。今天,程季康不会在场!

  她担心的一幕并未发生,谢希文首先看到他们,立刻撇下正在聊天的朋友快步迎上来。“舒盈,好久不见,没想到路鸣真的带你来了!”光凭语言似乎难以完全表达他的激动,希文伸出手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袁星彤紧跟在希文后面出现,她尖叫着“我的天哪”,推开希文取而代之,一转眼拥抱舒盈的人换成了星彤。

  舒盈暗暗觉得这对夫妻有些反应过度了,面上却配合得摆出惊喜交加的表情,仿佛多年避而不见根本不是自己的主动选择。“好久不见,恭喜你们,新婚快乐。”这番祝福倒是说得诚意十足。

  “这么多年不回来,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星彤恨恨地说着,用力捏了捏舒盈的脸颊。她转向路鸣,向他道谢:“多谢你把舒盈带来。”

  “世界那么大,没想到会在巴塞罗那见到她,也算机缘凑巧。”路鸣巧妙地把两件事合在一起,略去中间的几年,以免他们追问舒盈失联的理由。

  舒盈向路鸣送去感激的一瞥,后者冲她调皮地眨了眨眼。曾在球场并肩作战的两人,那份专属的默契时隔多年仍然存在。

  四人站在一起的画面令人怀念,可惜缺席了最耀眼的那一个。

继续阅读:3. 被调包的油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钟停摆的夏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