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命运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5,123

  雅米拉的蓄气箭被那个魔剑士的法术弹回,擦过佩拉的头顶射在雅米拉的脚边。这让女射手低声咒骂着停下了再次搭弦引弓的动作,丢掉手上的箭矢抽出猎刀上前迎敌,倒地的佩拉可没有还手的余地,雅米拉绝不能把她独自丢弃给这个难以应付的强敌。

  那把闪着魔光的弯刀令雅米拉下意识地紧张起来,其中所蕴藏的幻惑力量牢牢地吸引住她的注意力,让她忽略掉魔剑士正在飞快结印的左手。雅米拉突然被某种力量硬生生地遏制住,就好像自己的身体撞进凝滞的空气中动弹不得。她极力地扭动挣扎,这起到了一些效果,然而丝薇娜却并没有给她过多的机会,左手指尖向上一挑,一团人头大小的紫红色魔球套住雅米拉的脚腕,她便被上下颠倒地拽至半空,短弓和猎刀不慎脱手而出,看样子女射手一时半会儿是动弹不得了。

  现在已经没有人挡在莉迪亚身前了,达米妮卡控制着丝薇娜冲破冒险者们的防线,就是为了打断莉迪亚运转法阵。而在这个过程中,丝薇娜完全没有拖泥带水,都是用最效率的方式来化解阻挠。接下来也一样,虽然可以冲过去击倒或者击杀脆弱的莉迪亚,但作为施法者,达米妮卡显然更相信法术的力量。她只需心念一转,控制丝薇娜施展“绝息咒”,就能让莉迪亚瞬间窒息,从而打断女法师进行施法。

  正当丝薇娜抬起手准备施展法术的时候,一团模糊的影子飞速向她袭来。丝薇娜迟疑了一下,一边收手撤销掉法术,一边侧向躲闪的同时举刀迎击。轻薄的利刃以极快的速度被弯刀击向一边,影子变得清晰起来,一名身穿紧身皮甲的亚隆人少女在现身的同时发动连击。

  艾达一记侧踹袭向魔剑士胸口,被对方抬起左臂挡下及时挡下,两人也因此拉开距离。不过艾达没打算让丝薇娜有所喘息,匕首入鞘屈指将三根长针弹射而出,进一步扰乱对手的行动。

  丝薇娜短时间内无法再次凝聚魔灵之镜(之前将雅米拉的蓄气箭回弹的法术就是魔灵之镜),但她仍拥有着无比敏感的反射神经以及柔韧至极的肢体协调能力。她上挑弯刀,打掉飞射而来的三枚长针,顺势回摆刀刃前冲向艾达劈斩,却没预料到艾达的身手更为敏捷。

  这个女窃杀者脚步轻挪向后躲闪,堪堪避过冰冷的刀锋,并且用难以置信的身体控制力在下一瞬挺身反扑。艾达右掌左推,将丝薇娜持有武器的右手拨到一边以制止她收刀回防自己的中轴。随即用反握匕首的左手欺身上撩,将丝薇娜斗篷胸前割开一道长而平整的口子,这一击艾达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刀尖已经触到对手嫩滑的肌肤了。

  丝薇娜躲闪时后仰的动作,令罩在她头上的兜帽自行滑落,一席金银双色的波浪长发随之倾泻而出,这位魔剑士的面目也昭然若揭。她有一张如同少女雕塑般秀丽却冰冷的面容,一双眼瞳居然有着一金一银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仿佛无波的古井一般空洞无神。

  落空的匕首没有停滞,艾达再度刺向丝薇娜的咽喉,这个部位是艾达最喜欢攻击的致命要害。至少从威尔发现的那些尸体上,就可以看出这小妮子一定对这个部位情有独钟。

  丝薇娜立刻伸出左手牢牢抓住艾达的手腕,制止刺过来的刀锋。艾达也没有继续施力与她对抗,角力是威尔那样的铁血骑士才会采取的手段,身为窃杀者的艾达自然要利用灵活的体术去占取优势。

  艾达用右手飞快地反扣住丝薇娜的手腕,沿着逆时针方向下压,丝薇娜抵抗的力量被她反过来利用。窃杀者施展出鬼魅般的步法弯腰旋身,丝薇娜的左手被艾达反扭到自己身后。艾达自身也紧紧地贴住丝薇娜的背脊,用刚刚挣脱束缚的左臂锁住魔剑士的脖颈,防止这个几乎与自己同样灵活的对手依靠柔软的身躯逃离擒制。

  被艾达制住的丝薇娜,只有右手能够自如地活动。虽然她的右手持握着武器,但艾达却位于攻击的盲点。于是丝薇娜翻转手中利刃,使其从正握的姿势切换成反握,接着猛然刺向身后的窃杀者。

  艾达对此则早有准备。在勒紧魔剑士脖颈的同时,从左手的护腕咬下一枚长针。右手连忙松开丝薇娜的左腕,在抽出腰间匕首后穿过对方的腋下,并用手肘顶开魔剑士回摆的手臂,以偏开她的刺击。

  在抽出匕首时,艾达一反平时的习惯选择正握。这样便于她在用手肘顶开对方手臂后,顺势从前面刺穿魔剑士的心脏。

  丝薇娜的身体在致命一击来临之前化为一阵亮紫色的强光,利用魔跃术来逃离窃杀者必杀的一击。艾达因此差点刺伤自己,如果不是她的反射神经快如闪电,恐怕就要在自己的身上开个口子了。

  丝薇娜在艾达的身后闪现,艾达却不慌不忙地转过身面向了她,嘴角上还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之前她咬着的那根长针不见了踪影。

  那根长针此刻正刺在丝薇娜白皙的后颈上,而丝薇娜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僵在了原地。艾达的长针虽然只能造成与蜜蜂的叮咬相差无几的伤害与疼痛,却足以成功切断了丝薇娜的神经系统,由此决定了一场战斗的胜负。窃杀者的战斗,就是一场欺诈的艺术。

  因为艾达的某种特殊偏好,通常她是不会忍心对女性——特别是年轻貌美的女性——痛下杀手的,但这一次却不一样。因为她知道:这个披着破旧斗篷、手持血红魔刃的魔剑士,杀死了自己视若兄长的休伯特·铜指。所以艾达绝不会心存恻隐,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趁着魔剑士动弹不得,亚隆人少女跃动步伐闪电般地挥动匕首,与丝薇娜错身而过。匕首的刃身过于轻薄锋利,魔剑士脖颈处的伤口在停滞了两秒后才裂开一道平滑狭长的切口,色彩艳丽的鲜血无声地从中涌溢而出。丝薇娜依然没有露出痛苦或是绝望的神色,她像一个残破的玩具娃娃一样栽倒在地,流淌的血液迅速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法术已经准备好了!”莉迪亚高声对其他人喊道。

  话音刚落,那团为冒险者们缠住对手的植物便升腾出一缕黑烟,被达米妮卡法杖接触到的部位从内而外地变得焦黑,并开始蔓延。

  芬娜身上的花朵像是失去水分一样凋零枯萎,她蹲伏着的身体也摇摇欲坠。达米妮卡的燃烬触摸对她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痛苦。

  一朵玫瑰从她身上翩然飘落,干瘪的花瓣凄婉地蜷缩在一起。

  头脑依然有些嗡嗡作响的雷欧被威尔扶起,两人又拉起神智不清的凯文跑向传送法阵;因禁锢法术失效而摔在地上的雅米拉捡起自己掉落的武器,之后在佩拉的协助下,一起讲几欲昏倒的芬娜拖回传送法阵中。莉迪亚举起法杖,十缕能量线即刻便分散连接到其他人身上。

  莉迪亚高声唤出咒语,传送法阵骤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能量线连接着的十一人,身形被一团银蓝色的光球包裹起来。一阵闪烁过后,冒险者们便杳无踪影,只在原地留下一圈规整的正圆形焦痕。

  芬娜召唤的植物被达米妮卡的绿色幽火焚成了焦灰,由法术控制的内燃在焚烧这些藤蔓的时候,并没有伤到困在其中的人。当玛索卡和塔宾挣脱束缚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抖落身上的灰烬。艾菲琳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达米妮卡见冒险者们已经逃走,便随手对她施展一个小法术,用一阵强风吹落这位不朽者身上的烟尘。

  “你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你的手中溜走!”塔宾开口抱怨道,“现在你还能装出淡然自若的样子,宣布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么?”

  “直到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时,事态才算脱离了我的掌控。如果你是个真正的复仇者,就别在这种小麻烦面前露出挫败的样子。”达米妮卡依旧保持从容,不紧不慢地走向传送法阵留下的那片焦痕。

  路过倒在血泊中的丝薇娜时,女术士用法杖的顶端轻轻划了一下她的后背。这个喉咙被切开的生体玩偶仿佛被某种力量从地上拉起,本已渗入土壤的血液重新涌回伤口处,平滑的伤口迅速愈合,颈后的长针也脱落下来。丝薇娜重新以护卫的身份回到了达米妮卡的身边,依旧面无表情、一语不发,就像死亡从未在她身上发生过一样。

  整个过程中,达米妮卡没有多看丝薇娜一眼,而是直接走到法阵残痕的中心,附下身仔细观察。连接彼端的坐标绘线已经烧蚀成圆坑,女术士试着用法术回溯其原本样貌,却徒劳无功。

  芬娜很机警,在绘制法阵的同时耍了一点小把戏。在绘线被破坏的同时,用干扰的手段使坐标信息变得不可查探。但是,有一点无法骗过达米妮卡。这位黑精灵大长老虽然不能通过仅有的这点线索进行精确定位,却完全能够探查到传送法术的距离以及彼端的大致方向。

  当女术士站起身,发现玛索卡挡在她的身前,警惕地戒备着四周围上来的光球。这些漂浮在半空中的光球是古精灵的精魂,它们此时散发出的光芒转换为一种带有警告意味的淡红色。难怪玛索卡会感到有些紧张,这些纯粹的灵魂体表现出的敌意简直可以渗入毛孔。

  “长老大人,这些……东西让我感觉极为不适。”

  “相信我,它们对你我也一样有着相同程度的不适感。不用担心,它们不具备攻击和伤害的能力,只是一些游荡在这里的幸运儿罢了。”达米妮卡解释道,“用不着戒备它们,我们这些黑精灵血液中流淌着的力量让它们感到排斥与恐惧。作为母神早期的子民,这很正常。”

  “可它们并不是我们那些白皮肤的叛徒表亲……”

  “你很好奇。”达米妮卡故意打断玛索卡,看到后者小心翼翼地停下提问的样子,她才露出有些促狭的笑容。玛索卡是她最为宠爱的孩子,在这段关系中随时处于上位,能让她的支配欲从中获得满足。

  “你很好奇,这就是我如此欣赏你的原因。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题。”达米妮卡顿了一下,问道:“告诉我,玛索卡。你是否相信命运的存在?”

  玛索卡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随后才回答道:“吾乃刑月卓尔、冥后瑞尔莉特娜之子,憎恨的化身。复仇既是吾等唯一的命运。”

  达米妮卡却微微摇头,感叹道:“我说过,我欣赏你的好奇心。我想要的答案也不是这种刻板的教条。我想问你的是:你相不相信,命运的轨迹早已被某种超越神明的力量所规划,而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身为毫不知情的棋子对这条轨迹顺应的结果?”

  “……若这条轨迹凌驾于神明之上,我们又如何能够得知呢?”

  达米妮卡再次露出了笑容,只是笑容之中透露出几分难以言说的意味。“我从母神降下的神谕之中,隐约感受到了这条轨迹的存在。”

  玛索卡对大长老突然提出的这个话题噤若寒蝉。自刑月卓尔诞生之时,达米妮卡就一直是母神的代言人和执行者,也是唯一能与母神进行交流的存在。她无法肯定,谈论这个话题会不会触怒母神。不过幸好,达米妮卡也只打算把玛索卡当成以为倾听者。

  “母神一定可以预见这条轨迹的走向。每一次,她对我的指引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包括诺亚王的灵魂分裂、天威议会的创立、大地之心碎片的下落。甚至连刑月卓尔魔导科技的走向,也好像是为制造集变容器才营运而出的。虽然母神只能单方面降下神谕,从这些事件的结果来看,我倒不难推测出她有着预知命运的力量……”

  “或许这些事件都不过是难以置信的巧合……”

  达米妮卡又一次打断玛索卡的话,用十分确信的口吻对她说道:“母神在早成为冥后前就能预见这条轨迹了。在她作为生命女神时,曾对未来的自己感到排斥与恐惧,就像这些发光的精魂对你我一样。于是母神选中泉心家族继承自己的部分力量,以此作为保障的手段。或许那时的母神对这种预知力量也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可最终却还是在她极力避免的前提下变为现实。在我此行踏上这片土地之前,母神告诉我:在我回归故土之时,将与她对手选中的棋子交锋。我会在此行当中获得致胜的复仇之力,也会亲手种下一颗不稳定的种子。而我第一个亲眼见到的人,将注定在我的命运之中纠缠不清……”

  “……所以到现在为止,您一直都遮住自己的双眼?”

  “没错。我相信母神选择的道路,我相信这就是黑精灵的未来。”达米妮卡抬手轻抚遮住双眼的面纱,“但与某个人纠缠不清是只属于我自己的命运。我这么做并不是忤逆,只是既然得知了自己的命运,自然会耍一些小伎俩来掌控它。换做是你,也会这么做吧?”

  “我不能肯定……”玛索卡对大长老告诉自己的这些事感到有些担忧,“命运的轨迹如果无从避免,我宁愿找个信任的人来实现预言,也不想冒险质疑它会不会发生。所以,您完全可以让我成为……”

  “我可不打算让任何人掀开我的面纱,它也就不可能被掀开——除非是在我自愿的情况下。”达米妮卡直接打消了玛索卡的念头。

  “您……这是在试探命运?”

  “如果命运可以掌控,我将尽全力而为之;如果命运只剩必然,那么纵使面前是毁灭与终焉,我也会带着最后的微笑以身相赴。”

  正是达米妮卡身上这份看似淡然的执念,让她走过千年的时光;也正是这份看似疯狂的觉悟,令玛索卡和刑月卓尔的黑精灵子民们,愿意追随她到生命的尽头,无论终点是理想乐园还是无间地狱。

  “长老大人……接下来我们还要夺回芬娜么?”

  “当然,她可是不可或缺的祭品呢。”达米妮卡摊开自己的手掌,她的掌心上是一朵枯萎的冬雪玫瑰。“我能肯定:他们还藏在这秘境之中。只是我们目前还找不出他们的具体位置而已。因此我需要动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达成这个目的。这可能会有点麻烦,但绝对值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