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净化
灰狼阿虚2018-09-22 00:055,048

  这些恼人的植物紧紧地包裹在血影护盾外壁上,不留一丝缝隙。达米妮卡认得这操纵植物的把戏,她手下的其他人已经被这些藤蔓和叶子分隔开来,但她只是稍微有些担心玛索卡——这些植物拥有足以碾碎岩石的力量,但绝对不会伤害任何活体,即使是尸俑。达米妮卡对芬娜的法术很了解,玛索卡或许会有点喘不过气,但绝无性命之忧。

  没有料到这迷宫内层的秘境居然有可以生长出植物的土壤,所以达米妮卡才会在冒险者们的伏击之下被打得措手不及。但这只不过是暂时的小麻烦而已,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很快便会重新定位局势。

  “芬娜,我知道你听得到!”达米妮卡对自己的声音灌注魔法,以保证它能穿透这层由植物构成的坚壁,“你认为你的小把戏能困住我多久?五分钟?还是三分钟?时间只会比你想象的更短!”

  黑精灵女术士单手向前举起她的法杖“夺魂者”,法杖顶端穿过那层薄薄的血影护盾,抵在纠结在一起的藤蔓上。幽绿色的流火迸发而出,注入到这些植物的内部,犹如毒素般缓缓向其余部位扩散蔓延。

  这些植物畏火,但达米妮卡却不会直接烧了它们。如果这些植物不受控制地被点燃,那么被它们困住的人很可能一同被烧伤。所以,顾忌到玛索卡,黑精灵女术士不敢贸然使用破坏力过强的燃烧法术。

  她现在所使用的法术,被称作“燃烬触摸”。这个法术本是用来拷问囚徒和制造痛苦魂晶的,应对现在的情况,却是极为适合的法术。芬娜控制植物的法术虽然极为难缠,却也同样具有非常明显的弱点:她所控制的这些植物,是与她的精神意识紧密连接的。

  也就是说,这些植物的痛楚将会完完全全地传达给芬娜。她能够在这由内向外延烧的强烈痛楚下坚持多久?又或者,这些植物本身能在熔岩般的灼热中抵抗到什么时候呢?

  即使被这重重植物构建的牢笼密不透风地包裹住,达米妮卡依然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的所有情况。大量的精神力能源正不断涌向一处临时绘制的法阵中,那个有着凤凰血脉的女法师引导着法阵的运转。从法术能量的结构上来看,应该是定向的传送法术。

  那么对方的意图就变得十分明显了。这些冒险者们也非常清楚,他们根本没有实力与自己相抗衡。他们之所以会冒着风险进行伏击,只不过是为了救出他们的同伴。芬娜困住自己,想必是在给那个漂亮的小法师争取施法时间吧。可达米妮卡不会让他们这么顺利就得手。

  …………

  浑身爆发出斗气的雷欧奋力前跃,一记隼破袭便将阻拦在前方的尸俑击飞出十几码外。借助了跳跃的余势,雷欧向前冲刺的速度骤然加快,在威尔强有力的协助下将那些尸俑远远抛在身后。

  那丛紧密结成半球形的植物墙,像团海葵一样缓缓地向内收缩。一根结实的藤蔓缠住红发宗拳师的腰身上,轻缓地将其放落在地面。而雷欧此时刚好来到凯文的身边,在他跪倒之前及时扶住了他。

  “坚持住,凯文!”雷欧一边对意识昏迷的凯文低语,一边将他的手臂架在自己的脖颈上,搀扶着他向前走。

  可两人还没走出几步远,一道蜿蜒姿态匍匐前行的阴影以极快的速度流淌到他们的脚下,数十条苍白枯瘦的手臂从阴影中猛然伸出。

  这些手臂的皮肤泛着死灰,皮肤下青黑色的脉络显而易见,指甲暗红且尖锐无比,来自冥界的索命冤魂紧紧抓住雷欧和凯文的双腿,令他们动弹不得,无法再向前迈出哪怕一步。

  雷欧艰难地转过头,他看到这道漆黑的阴影流淌过的地方,植物纷纷枯萎凋零。而这道暗影的源头,则是一条覆盖着黑色钢甲的手臂。这条左手臂竟从藤蔓的层层包裹中推出,可见它的主人,也就是那位不朽者拥有着何等恐怖的蛮力。包裹着那位亡灵骑士的藤蔓被散发出的死亡黑气所熏染,微微变得枯黄。若不是生命能量源源不断地支撑着这些藤蔓,或许那位不朽者已经从紧缚的困境中挣脱出来了。

  如果雷欧释放斗气或许可以挣脱这些该死的冤魂,但同样也会令凯文受到伤害。不过幸好他的左手还能自由活动,尽管他并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麻烦,但现在这似乎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雷欧将斗气凝聚在左手的镰身刀上,随即奋力向身后丢掷出去,目标就是不朽者操控这些冤魂的那只手。剑斗士的十字波动斩是需要左右手的武器同时挥舞才能够发动的武技,而现在雷欧无法这么做。虽然依靠单手挥舞也能释放波动斩,不过剑气的威力与射程就会大打折扣,所以他不得不使用平常极少会用到的飞刃斩。理论上,飞刃斩的威力不亚于十字波动斩,甚至在射程上犹有过之。但在实用性上面,飞刃斩就显得有些尴尬了。因为丢弃武器对于任何战士而言都是极为不明智的选择,即使是拥有两把武器的剑斗士也不例外。

  镰身刀不能像斗剑那样以突刺的形式笔直地掷出,所以雷欧将它像旋镖一样旋转着抛射出去,刀身上的斗气嗡嗡作响,直取目标。

  旋转的镰身刀击中目标后陡然停滞,嘶鸣的斗气也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消散殆尽。不朽者的那只手牢牢抓住锋利的刀刃,漆黑的死气迅速在手掌上凝聚,刀身被捏握的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锈蚀腐化。最后在一声低沉的闷响中断裂,捏碎刀刃的手掌却完璧无损。

  雷欧本以为这一击起码能造成轻伤,可看起来那个不朽者要比他想象中强大得多。不过幸运的是,投掷武器的决定成功干扰了不朽者对他们的纠缠,她施放的死灵法术因引导中断而失效了。

  那些触目惊心的苍白手臂失去魔能的支持,仿佛带着不甘的哀怨一般,无力地缩回到阴影当中去,阴影也随着法术的中断迅速溃散。

  雷欧赶忙托起凯文,加快脚步继续向着传送阵前进。

  …………

  威尔故意用靠近剑锋那一侧的弱剑身招架巴特的斧刃,这样就会致使自己的武器被大幅度地偏开中轴,自然而然地露出较大的空当。紧接着威尔旋身装作慌不择路地拉开距离,“不小心”撞进了另一个尸俑卫兵的枪围之内,变为尸俑的巴特立即跟进追击。

  威尔的动作蓦地变得沉稳迅猛,单手持剑便用剑格将卫兵的枪杆压向身侧,猛然躬身躲过巴特横扫而来的斧刃。尸俑卫兵护在身前的盾牌被巴特的斧矛击中,在剧烈的撞击下被荡到一边。威尔毫不迟疑地抓住这一瞬即逝的时机,挺身挥剑斜挑,在与尸俑卫兵错身而过的同时用剑锋划开它的脖颈,顺势冲出巴特的攻击范围,及时避开再度刺来的斧矛,重新调整身姿摆出近点式站位面向巴特。

  同为铁血骑士,威尔能准确预判巴特攻击的路数和招式的空隙。

  受到生命之力强化的剑锋依然稳定地散发着淡绿色的光晕。尸俑卫兵勃颈处的伤口虽然不深,但侵入其中的生命之力却迅速向其全身蔓延,短短两秒内便令这副受邪秽之力驱使的尸体净化成一堆尘土,只留下一套因失去支撑而散落在地的衣甲。

  有了挂坠上这股神奇力量的加持,这些尸俑要比他们生前更容易对付。首先,化为尸俑的卫兵虽然扔保留着生前的战斗技艺,却不会再次集成令人头疼的战阵,失去灵魂的躯壳根本不具备任何团队协作的意识;其次,这些尸俑在使用武器对战时倒是非常有章法,可它们没有什么思考能力,如果是活着的巴特一定会更加谨慎,否则绝不会不假思索地跟进追击;最后,威尔只需要攻击护甲上薄弱的罩门就能轻而易举地解决掉它们,受祝福的武器哪怕只是割伤这些亡灵傀儡的肉身,也可以在短短的数秒内令它们灰飞烟灭。基于以上几点优势,威尔不需要奋力击破这些尸俑身上精良的锁甲以图造成重创。再加上卸掉肩甲后使装备稍稍变得灵活轻便,威尔到现在依然体力充沛。

  算上巴特,剩下的尸俑也只有五个了。威尔自知胜券在握!

  “你叫巴特对吧?”威尔只调整一次呼吸,便让骤然加速的心跳恢复到正常的律动。对付这些尸俑必须保持冷静专注,刚刚一气呵成的动作还是非常剧烈的,但久经历练的威尔能很好地控制身体状态。他不知道这位已经成为亡灵傀儡的对手能否听懂自己所说的话,不过他想说的话也不单单是说给巴特听,反而更像是说给自己。

  “关于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已经想出明确的答案了。”威尔在撂倒一个冲上来的尸俑后,一边刺穿它的面颊一边说道。

  这些尸俑显然没有让威尔叙旧的想法,巴特也不例外。威尔看准时机,躲过一次攻击后与巴特错身而过,压低剑刃切伤对方没有护甲保护的后膝。理论上,尸俑是不会被伤口影响到行动的,不过加持在武器上的生命之力会破坏并干扰支撑尸体行动的暗影之力。所以巴特受伤的那条腿立刻便无法支撑住壮硕的身体,令其单膝跪在了原地。

  “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威尔用肩膀狠狠撞开另一个猛扑过来的尸俑卫兵,给自己和巴特留出一点空间,“是为了找到让我活下去的冲动,一个让满手鲜血的我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阔剑上的灰色魔印极合时宜地亮了起来。魔印的位置就在紧靠着护格的刃身上,威尔迅速用左手轻敲了它一下,右手则紧握剑柄踏步挥剑。一道闪烁着淡绿光芒的巨型风刃随着阔剑的大幅度挥斩脱离了剑刃,一并击中三个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尸俑卫兵。被这道糅合着生命之力的风刃击中后,这些尸俑卫兵纷纷倒地化为沙尘。

  威尔踢开巴特试图回摆攻击的手腕,巴特的斧矛便脱手而出。

  “这并不能抵消我犯下的罪孽,但却是我唯一能做到的救赎。”威尔扶住巴特的肩膀,准备终结这位受邪秽力量驱使的战士。

  “所以归于尘土吧。我死后,到冥界再清算我们之间的恩怨!”

  强大的生命之力已经开始从巴特后膝的伤口处逐渐蔓延至全身,但靠近头部的伤口能使尸俑更加迅速地被净化掉。威尔将剑刃抵在了巴特的颈侧准备让这个痛苦的躯壳获得解脱,在不经意看到巴特举起左手似乎想要抓住他,他便下意识地出手阻挡,却感觉到巴特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那居然是一块漂亮的镀银怀表。

  在威尔愕然的眼神中,巴特那张死灰色的脸须臾间便化为齑粉。

  …………

  在脱离那个不朽者的纠缠后,雷欧和凯文这一路都是畅通无阻的。威尔成功拖住了大部分的尸俑,其余的漏网之鱼则是在靠近其他人之前便被雅米拉的箭矢射穿了脑袋,真正冲到传送法阵附近的尸俑只有两个,也先后被佩拉迅速解决掉。

  传送法阵所散发出的银蓝色光芒愈发明亮,这是能量汇集过盛而形成的现象,莉迪亚已经准备好把所有人带离这个地方了。

  雷欧忽然看到佩拉神色慌张地冲了过来,情急之下居然用矮人的埃多克语对他呼喊起来。雅米拉也站在法阵处架起弓箭,屏气凝神地直线瞄准雷欧的方向,却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迟迟没敢射击。

  在雷欧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的同时,隐约听到身后传来斗篷被疾风掠过的声响。他立刻推开凯文,旋身将镰身刀架在身前迎击突袭。发动袭击的家伙速度很快,罩着宽大斗篷的身姿略显纤弱,手中那柄细长弯刀上泛着摄人心魄的紫红色魔光。

  现在雷欧手上只剩下一把武器,这让擅长双持战斗的剑斗士有些难以施展,所以他决定以出其不意的先攻来抢占优势。雷欧释放斗气,淡白色的气态能量一瞬间便薄薄地覆盖上他的周身,镰身刀刃上爆发出更为浓郁的白色寒芒,随着挥斩的动作在空气中划开一道残影。

  可这个穿着破旧斗篷的魔剑士,压根就没被雷欧突然孤注一掷的转身迎击吓得措手不及,而是以惊人的弹跳力翻转着轻巧的身体跳至半空,惊险却又从容地避开呼啸的刀锋,仅让它划破了斗篷的下摆。

  雷欧只感觉到身侧灰白色的光芒一闪,一股带着冰寒气息的强劲气浪吹击而来,将他狠狠地掀翻到另一边。压缩的气体拍打在侧脸和肩膀上,如同挨上一木锤般令他耳鸣眼花、头昏脑涨。

  魔剑士丝薇娜在落地前随手对雷欧施展了一个法术。“凛风之手”虽然没有直接造成伤害的威力,却可以快速施展,击退讨厌的拦路者。现在她的身体完全受达米妮卡的操控支配。正因为拥有共享的视觉,丝薇娜才得以从藤蔓纠缠中脱身而出。

  魔剑士的“魔跃术”,是以法师的“闪烁术”为基础而衍生出的法术。这两种法术的共同点,就是都能够让施法者本身在肉眼可见的一段距离内进行瞬间移动;而它们在性质上的区别,则是魔跃术移动之后会保留动能,并且可以任意改变自身作用力的方向;闪烁术则会清空移动前的所有动能。对于身体协调性极强的魔剑士来说,魔跃术的灵活性可以令其在战斗中获取更大的优势;对于法师来说,闪烁术则更为安全与稳定,传送距离更远、也更加节省精神力。

  达米妮卡一边施法烧蚀着这些困住她的恼人植物,一边操控着她的魔剑士玩偶对冒险者们的脱逃计划进行阻挠,即便一心二用也略显得心应手。她的目标并不是雷欧,攻击他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丝薇娜在击倒凯文后,迎来的是怒吼着的佩拉以及雅米拉射过来的蓄气箭。

  丝薇娜将武器挡在胸前,魔能光芒闪现过后圆镜状的屏障成形。包裹着斗气的箭矢一经碰触便立即改变轨迹,毫无迟滞地折回反射,佩拉大惊之下举起武器护住头部慌张地扑倒在地。丝薇娜在跃过矮人姑娘后,对着准备抽刀进行近身战斗的雅米拉伸出左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