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挂坠
灰狼阿虚2020-03-26 17:425,059

  莉迪亚伏下身,将双手轻轻按压在芬娜绘制好的传送法阵上面,注入精神力令其与自己的意念同步,以获取它的使用权。或许是因为她此时心烦意乱,这件平时对她来说简单至极的工作连续失败了两次才得以完成。她知道只有保持专注才不至于被沮丧的情绪所淹没。

  虽然在之前的接触中,威尔也经常和莉迪亚因为意见不一致产生一些争执,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彼此尴尬。遇到威尔是莉迪亚这次外出游历的旅途中意义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是威尔改变了她对这个由许许多多陌生人组成的世界的看法,也是威尔教会了莉迪亚过去从未想到的新事物。莉迪亚已经不仅仅是单纯地信任威尔了,而是潜移默化地转变成了信赖。莉迪亚坚定地认为威尔会帮她发现一个更好的自己。

  不过敏锐的莉迪亚总是能察觉到:威尔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自己的过去。最开始莉迪亚以为这不过是出于一种小小的傲慢——任何人都是如此,由于自尊心之类的原因,通过不同方式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一些傲慢,这是必要的自我保护意识,而理解这一点的莉迪亚也对此表示尊重。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莉迪亚却明显发觉在威尔的内心深处似乎藏着更多更为复杂的事物,就像漆黑神秘的无底深渊,吸引着好奇而又勇敢的人去一窥究竟。

  经历了之前的争吵,莉迪亚才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沦陷在这深渊之中——凝视深渊者,必被深渊所凝视。在威尔那深邃的眼瞳中隐藏着的绝不会是莉迪亚想知道的真相。莉迪亚很清楚这一点,可惜她早已无法回头,只能向着威尔内心的深处踽踽独行,直至终点。

  …………

  威尔正与其他人商议略作改变的作战计划。原本的计划是由威尔来救出凯文,其他人负责拦住试图攻击后方的尸俑;更新后的计划,则是由雷欧去救凯文,威尔负责清理和解决尸俑的问题。这样的改变除了威尔负责的位置风险提高之外,并不会影响整个局势。

  “恕我直言……”雅米拉双手抱在胸前,皱着眉头对威尔说道:“你的脑子现在肯定不是很清醒,说不定是在之前的战斗中撞坏了。你要做的这件事十分不理智,而且一点都不像你——这太任性了!”

  “我知道。”威尔点点头,心平气和地接受雅米拉的当面指责,“所以我才需要你来保证其他人能够顺利逃脱,我相信你可以。”

  “我一点都不理解,你为什么总是一次次地将自己推向死亡女神的怀抱?”雅米拉继续对威尔进行斥责道,“每一次都将自身置身于最危险的位置上,如果不是莉迪亚,真不知道你究竟会死几次!”

  “这一次不一样……”威尔否认道。

  “有什么分别么?”

  “这一次我没有抱着绝望,而是想要得到希望。”

  威尔无法否认自己有时会不受控制地追求死亡与毁灭,就仿佛是在寻求某种解脱一样。雷欧之前说的没错,战争的确会从骨子里彻彻底底地改变一个人,纵使最强大的战士也难以避免。而现在威尔终于明白:一味地回避与宣泄是无法找回迷失的自己的,唯有面对,威尔的生命才不会继续停止不前。莉迪亚的出现,让威尔不想再变回那个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自己了。所以这一次,威尔追求的是活下去的信念。

  “即使我能做到,但负责引导传送法术的人可不是我。”雅米拉依然想劝说威尔放弃愚蠢的念头,“你认为莉迪亚会不顾你的生死?”

  威尔眉头紧锁,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件事。届时哪怕莉迪亚心存半点迟疑,他们的对手也会抓住这个机会阻止他们逃跑。他们的对手可是达米妮卡,绝不能让这位现今世界最强大的术士抓住任何机会。

  “如果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的话,这件事就会变得简单一些。”雷欧提议道,“你可以放心地把背后交给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的新任务是救下凯文。”威尔态度十分坚决地拒绝了雷欧,“说句实在话,那个女卫兵的镰身刀你根本就用不惯。我原本打算让你和其他人一同保护莉迪亚完成施法,但现在我把我的位置交给你,就是因为我相信:除我之外,只有你能够顺利地完成这件事。”

  威尔说的是发自内心的话。在冒险者小队中,正面作战能力可与自己比肩的,除了凯文只有雷欧,所以才把救下凯文的任务交付与他。

  “我有个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一直默默旁听的芬娜忽然开口。

  “为什么你们不仅不劝他放弃那个愚蠢的念头,反而还想支持他这么做?”雅米拉有些恼怒地抱怨道。

  “这里是灵魂安息之所,踏进这里的亡灵都应该被超度。”芬娜神情认真地解释道,“我是这里的管理者,这也是我应尽的职责。”

  “你也有你的位置,芬娜。你只要专心缠住达米妮卡就可以了。如果说这里有人清楚她到底有多恐怖,那一定就是你。”

  “是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还有她的魔法。”芬娜点点头,“达米妮卡操纵亡灵的力量源自于冥后瑞尔莉特娜,而冥后堕落前,曾是掌管着森林的生命女神——莱恩莉特娜。”

  “这个故事最近我已经听上很多遍了。除非有办法让这个堕落的主神变回原本的众生之母,否则这对我们的现状一点帮助都没有。”

  “尽管女神可能永远无法恢复原貌,但她为这个世界留下的生命力量却依然守护着所有生灵。如同死亡是生命的一种必然形式,亡灵法术也一样是建立在生命力量的基础上。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生命力量净化亡灵的效果甚至远超神圣法术。”

  这一次,威尔没有再打岔,而是耐心地听芬娜讲完。

  “被达米妮卡控制的那些尸俑,虽然借助特殊的暗影力量保留着生前的技艺,却也因为这精密的特性而更加畏惧生命的力量。”芬娜抬起纤长的手臂,渗透而出的生命能量散发出淡绿色的微光。“只要向器物上加持生命之力,那些尸俑便会一触即溃。”

  “要施展法术么?”威尔连同剑鞘将背在背后的阔剑卸下,问道。

  “不是对你的剑,战士。”芬娜摇摇头,没有去接威尔的武器,“我的法术只能对维系生命祈祷的物品进行加持,而你的剑上只承载着血与死亡。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当中正好有人拥有这么一件物品。”

  在雷欧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因为芬娜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

  威尔将剑插在身旁的地面上,面向将他们传送到这里圆形石阵,检查自己身上的盔甲是否固定牢靠。卸掉肩甲后,他的动作将会更加灵活迅速,但在战斗过程中却也更加需要谨慎地应对攻击。如果肩膀受到严重的伤害,威尔控剑的本事便可能会大打折扣。

  莹白色的光球围绕在威尔的身旁随意地打着转,他身上散发出的淡绿色微光吸引了这些古精灵的精魂。这都是因为他戴着雷欧借给他的项链。在芬娜为这枚女神形象的秘银挂坠加持生命之力后,佩戴者就会获得这种柔和力量的保护和祝福。当然,只是在一段时间内。

  据芬娜所说,这枚秘银挂坠承载着上千次的虔诚祈祷,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饰品更适合加持生命之力了。威尔很感激雷欧愿意将项链借给自己,因为这条项链可是他母亲留给他的珍贵遗物。

  芬娜告诉威尔:挂坠上的充能大概能维持半个小时左右。在这段时间内,他穿戴的盔甲和手持的武器也会获得生命之力的祝福,抵抗和驱散一切暗影魔法,面对尸俑的金属武器则起不到任何防护作用。

  “每次作战前,你都会表现得这么冷静么?”雷欧就站在威尔的另一边,他正摆弄着赫米的那对镰身刀,动作稍显生疏。

  威尔看着他,露出令人宽心的笑容:“你之所以会这么说,绝对是因为你没见过我第一次上战场前的样子,那时的我紧张得甚至忘记给自己戴上头盔。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战斗没受什么伤还真是幸运。”

  “希望这次你有同样的好运气。”雷欧语气真挚地说道,“你可戴着我母亲的遗物,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必须亲手把它还给我。”

  威尔明白,雷欧说这句话是想让他平安回来。莉迪亚说的没错,雷欧这家伙是个信得过的好人。虽然莉迪亚涉世不深,但看人的眼光却一直很准;自己处事虽然比较老道,却因为戒心反而变得更盲目。

  “谢谢你一直支持我,雷欧。”

  “我只是尊重你的选择,其实我并不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

  威尔叹了一口气,表情变得严峻起来。

  “你之前和我提到过,战争会改变一个人,对吧?”见雷欧点头,威尔继续说道:“我曾为亚底莱斯联邦的荣耀浴血奋战过,我也相信从艾芬王国那里夺回原本属于联邦土地的战争乃是正义之举。然而,战场上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我见过很多作战时勇猛无畏的士兵,可是支撑他们的却并不是什么正义,而是仇恨与鄙夷……”

  “这不难理解,毕竟士兵们面对的是夺走同伴性命的敌人……”

  威尔没有在意雷欧的话,继续说下去:“随着战事不断扩张升级,艾芬王国的抵抗变得越来越疯狂。为了减缓联邦铁拳军的进击,艾芬王国甚至下令炸毁萨瓦德大桥,这一行径彻底激怒了亚底莱斯人。”

  “萨瓦德大桥?你是说布兰·萨瓦德修建的那座?”

  “没错,就是那座对联邦来说象征着贸易自由的大桥。它就这样被艾芬人炸得支离破碎。而从那之后,我们中的一些人变得有些扭曲。他们开始偷偷地虐待俘虏和平民,甚至在敌人投降后赶尽杀绝。仇恨只能衍生出更多的仇恨,艾芬王国的抵抗变得愈加消极和疯狂。我在战场上甚至遭遇过比我妹妹年龄更小的女孩,我根本别无选择。战斗结束后,我想止住她的血,她却拒绝接受任何的帮助。她死了……”

  雷欧注意到,当威尔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双手死死地紧握成拳。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此时根本就不该说话。

  “能遇见莉迪亚和你们,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了。”许久,威尔长出了一口气。“这不该是我应得的。我时常认为:自己能在战争中活下来,就是为偿还犯下的罪孽而每夜承受痛苦的煎熬。”

  “这真可怕。”雷欧摇头,“我从未想过战争会让人失去这么多。”

  “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好,我这双肮脏的手早已染满鲜血。”威尔露出一副凄惨的笑容,“所以我想让那些死去的卫兵解脱,因为我和他们是一样的。他们在活着的时候被誓言或是职责所束缚,死后不应该再为谁去战斗了,更不该被那个黑精灵的仇恨所驱使。”

  “我明白了。你这么做,同样是为了解救你自己的灵魂。”

  雷欧若有所思地说道,他开始理解威尔的想法了。这一次,威尔的确是为自己而战。这一次,他以战士的身份对憎恨与轻蔑进行反击!

  前方的圆形石阵发出一阵轻鸣,石面上铭刻的符文骤然亮起。

  “他们来了。”威尔一手将插在身旁的阔剑抓起,甩掉剑锋上的泥土,剑身立即染上一层淡绿色的生命光芒。

  “莉迪亚!”威尔侧身转过头对后方大声喊道。

  莉迪亚对威尔点头会意,轻念咒语。与其保持着精神同步的传送法阵开始运转加速,三束外表虚幻的银蓝色能量线自法阵中缓缓升腾而起,涌向女法师立于身前的法杖顶端。这一次的施法在操控上趋于完美,在关键时刻,莉迪亚是绝不会犯什么差错的。这可是关乎大家安危的法术,她知道这次施法不能再被情绪所影响。

  虽然她依然有些生威尔的气,但对后者的担心终究是更多一些。得知威尔得到了芬娜的帮助,着实让女法师安心了不少。所以莉迪亚会集中精力做好自己当前负责的这件事,因为她的位置最为重要。

  圆形石阵的中心裂开了一条缝隙,随即在魔法的力量下被迅速地撑开,一个身着墨绿色金丝长袍的高挑身影便从这扇传送门中踏出。

  当达米妮卡发觉冒险者们正严阵以待地与她对峙时,她似乎先是微微一怔,然后十分从容地用法杖向前一指,那些尸俑们便迫不及待地从传送门中纷涌而出,冲向黑精灵为他们指定的敌人。

  芬娜耐心地等待着对方所有人走出传送门,直到看清凯文所在的位置,她才伏下身。芬娜将自己的一只手轻轻按在地面上,闭上双眼与这里的植物进行沟通。因为长期汲取晶尘水源,这片土地上的植物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活性,所以当它们感受到芬娜的意识时极为兴奋。

  圆形石阵周围的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玛索卡和塔宾都感到站立不稳。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无数体型和长度大得惊人的藤蔓和草叶便连同石阵一起将他们包了个结结实实。玛索卡挥刀斩断一根向她袭来的藤蔓,而一根如成年男子手臂般粗细的藤蔓却趁机从她眼皮底下将凯文夺走,从上方还未封实的缝隙中拖拽了出去。

  “雷欧,接下来的任务就靠你和我了。”威尔对身旁的雷欧说道,“记住,你的目标是将凯文带回来。漏掉的尸俑就交给雅米拉他们,其它的尸俑我来处理,不要与它们作任何纠缠!”

  两人并肩冲向迎面而来的尸俑,三柄利刃在顷刻间便阻断尸俑的进击。这些尸俑生前都是训练有素且身手不错的卫兵,可是相比之下威尔和雷欧却是更加拔尖的战士,不结成战阵的散乱冲锋根本对两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两人向石阵前进的速度几乎没受什么影响。

  挡在前面的尸俑越聚越多。威尔见时机已到,立即撞出一个缺口,并为雷欧让开身位,助他脱离战斗,自己则留下来拖住追击。

  这时,尸俑中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威尔的视线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