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神迹
灰狼阿虚2018-11-19 00:045,078

  眼前的蓝光散去后,威尔发觉自己和其他人被传送法术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他们所在的符文池四周,是一面明亮的地下湖泊。湖底无数晶簇散发出的光辉,透过平整无波的湖面映亮漆黑的地下空洞。

  威尔甩了甩头,让自己的脑袋快些从不适中恢复清醒。对他这样不经常接触传送法术的人来说,空间转移总会伴随着难受的眩晕感。相比于传送法阵,传送门才是更加稳定而舒适的理想选择。不过当下可不是挑剔这些的时候,莉迪亚和芬娜的法术保证了所有人的安全,这比什么都重要。为此威尔就算再被传送上几次也不会有怨言。

  莉迪亚早就适应了空间转移过程中,那种天旋地转的糟糕感觉。威尔完全清醒过来时,便发现女法师正隔着艾达,一脸关切地注视着自己。不过当威尔回望过去的时候,莉迪亚却又迅速转开视线,附下身去照顾身旁同样因眩晕感而不适的艾达。

  ……又是这样。威尔也识趣地不再盯着女法师看。也许只是暂时跟自己闹别扭而已,所以威尔只要找个机会好好跟他的雇主道个歉,相信会得到莉迪亚的谅解的。毕竟抛去法师的身份,莉迪亚本质上是一位善良而又聪颖的女人,她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记恨威尔的。

  “我们活下来了,哈哈!”佩拉一边从地上站起一边大声欢呼,随即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弯着腰干呕起来。她此时一脸难受的样子,却仍然发出傻笑的声音,“我们狠狠地打了那些黑皮混球一记耳光!”

  威尔倒是没矮人姑娘那么乐观。那个名叫达米妮卡的黑精灵术士到底有多难缠,刚刚与她有过两次照面的威尔可谓是有所领教。

  看到芬娜向身边的凯文走来,威尔便抬头问道:“我们现在这是在哪里?那个黑精灵疯女人找过来的话,这里至少能坚持多久?”

  芬娜身上源源不绝的生命能量让她很快从精神重创中恢复过来,她身上的花朵再一次绽放起来。威尔谨慎的问询让她露出笑容,这个亚隆人的确是队伍中最合适担任领队的人选。一开始,芬娜以为凯文才是这八个人当中的领头人。在她发觉他们的队长实际上是这位性格略有些阴沉的战士时,她还奇怪了好一阵子。直到现在,她才忽然间理解:这个看上去随处可见的佣兵不仅剑术精湛,还很有头脑和胆识;而且从几人的互动中,能明显看出威尔对其他人的具有某种影响力,这足以证明这个人拥有着超越常人的魅力。

  他们这几个人刚刚从冥后的手中逃过一劫,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表现了。可威尔却依然冷静与谨慎,这与战斗时冲进敌阵那副势不可挡的战士姿态大相径庭,还真是教人刮目相看。

  “不必担心。”芬娜觉得该让他放松一点,“我是这里的管理者。这个地方只要有我在,达米妮卡是绝对进不来的。”

  威尔依然有些担心,不过芬娜自信的态度终于让他松了一口气。

  “让我先看看凯文……”芬娜很礼貌地示意威尔让到一旁,威尔也识趣地站起身去查看其他人的状况。

  芬娜扶着凯文坐起身,捧着他的脸颊,然后柔和的淡绿色能量便不急不缓地从她的身上涌向宗拳师的胸口,为他驱散着诅咒。

  雷欧抱着依旧昏迷不醒的米兰达。威尔走过去将挂坠交还给他,告诉他不必担心。米兰达会醒过来的,这一次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威尔从雅米拉身旁走过的时候,后者将她的水袋递了过来,威尔用表示感谢的眼神向女射手致意。他自己的水袋——或者说酒袋——在之前与不朽者的对战中被挤坏了,而他刚好感到有些口渴。

  见威尔只是举起水袋浅饮一小口,雅米拉没有立即将水袋接回,而是告诉威尔:“你最好趁现在多喝一些,因为短时间内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干净的水源。我可不想看到你成为第一个脱水的人。”

  “等等,我们的周围可是一面清澈的湖……”威尔疑惑道。

  这座半径足有四十苏码的符文池被建立在一面地下湖泊的中央,像是一座由规整的巨石垒成的圆形孤岛。湖水清澈得甚至让人感觉到不真实,就算他们被困在这里,最应该担心的首要问题也不是水源,而是所剩不多的食物。这支队伍在出发时,带了许多探险必备的道具。例如帐篷和烹饪用具这种不便于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是由莉迪亚这个拥有精神力空间的法师负责看管的;而食物、睡袋和一些随时可能会用到的小杂物则通通被放进行囊中。威尔、凯文、雷欧和佩拉的负重能力远比其他四人强得多,于是他们的大号行囊里还装着别人拿不下的物品。在接连遭遇恶战的情况下,没人会有余力去顾及这些东西。威尔只记得自己打算冲进那些士兵压过来的战阵时,便把身上的累赘提前扔在原地。当时一心想着逃出神庙,根本就没去留心。那只行囊里面装有四个人的睡袋和一份足够一个人吃上一周(凯恩德尔世界的一周期是八天,而一个月有四个周期)的食物,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凯文之前被那个黑精灵抓住,他身上的行囊也早就不见了踪影。好在大部分食物都装在佩拉的行囊里,足够大家撑上很长一段时间。

  况且不过是一面湖而已。有莉迪亚这个法师在,他们不会被困住。可为什么雅米拉说他们有可能短期内补给不上水源?这真奇怪。

  “你去莉迪亚她们那儿看看就知道了。”雅米拉接回水袋。

  …………

  在生命能量的净化力量下,凯文的意识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芬娜……”凯文抬手覆上芬娜精致的面颊,“能活着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就算让我再次直面冥后冰冷的吐息,我也心甘情愿……”

  芬娜望着凯文依然有些苍白的面庞,露出一种令人心碎的笑容。因为这一笑之中,带着两行温热晶莹的泪水。她倾身紧抱住这位红发的宗拳师,这名只和她相处了很短暂一段时间的英雄,这个肯为了她对抗整个刑月卓尔的男人。是啊,能活着再见到彼此真是太好了。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身上的花香很让人安心?”凯文在芬娜耳边语气轻柔地低声说道,“甚至可以让我远离一切噩梦……”

  “你身上的味道像阳光……”芬娜有些羞赧地回应道,“很温暖。”

  许久,两人从拥抱中分开,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不需要多言,仅仅是望着对方的双眼,就能心照不宣地体会到彼此的爱意。

  芬娜有着接近永恒的生命,为了不被黑暗神祇所利用,一直过着避世独居的生活。她生命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大自然,隐于森林倾听鸟虫低鸣、溪水流淌,感受着清幽的漫长时光。

  凯文却是个无名之辈。同样是外乡人的他恰好来到寒冷的北国,又恰巧在旅途之中经过被强盗威胁的村子。如果没遇到这些“恰巧”,凯文依然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宗拳师,也不会被誉为“斗神的红狮”。

  就这天差地别的身份和经历而言,芬娜和凯文本不该有所交集,可他们却在命运阴差阳错的安排下相识。在芬娜以为自己注定会成为为这个世界招致劫难的祭品时,这场可有可无的小插曲却意外地触动她的心弦,而凯文这个演奏者也为她封闭千年的心灵带来一丝希望。

  在被凯文和他的冒牌兄弟会从达米妮卡的手心里偷出来的短暂时光里,两人似乎被彼此的灵魂所吸引。凯文经常在夜里与芬娜交谈。凯文曾为是否该继续某件事感到犹豫,而芬娜的一番言谈终于让凯文不再感到迷茫。凯文相信,芬娜的出现让他的人生走出了黑暗的深渊。

  “我们可以结束这一切……”芬娜开口道。

  “双生花语?”凯文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芬娜带着有些凄然的微笑点了点头。她那双如同小鹿一般美丽的眼眸里闪烁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某种色彩,将脸庞轻轻凑向凯文。

  只要一个吻,刑月卓尔的阴谋就会化为泡影,整个西大陆的世界便不会陷入灾厄。而代价便是芬娜会失去所有的生命能量,就此消逝。

  凯文最终还是推开了芬娜。他低下头,说道:“我做不到……”

  …………

  莉迪亚与艾达和佩拉聚在符文池边沿,她们好像在探讨着什么。威尔走近后莉迪亚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将目光转回另外两人的身上,开口想要继续之前的话题,却因为分神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威尔有些尴尬地用手指拨拉着脑后的头发,直接问道:“雅米拉说湖里的水不能饮用。你们好像有所发现,所以我就过来看看……”

  “何止是不能饮用?”佩拉哼了一声,“要我说这根本就不是水!”

  矮人姑娘心直口快,也不太喜欢看气氛。威尔虽然没有向特定的某个人提问,但他其实是想和莉迪亚搭话。而莉迪亚在佩拉开口之前本想要回答威尔来着,但是出于矜持犹豫了一下,契机便转瞬即逝。

  “不是水?”威尔只好再想出一个问题,“那会是什么物质?”

  佩拉刚想继续说话,却被身后的艾达狠狠拽了一下辫子。

  “……很难说。”莉迪亚终于对威尔说上话了,虽然她依然没有和威尔对视,但至少两人迈出了消除隔阂的第一步。莉迪亚继续说道:“我能从中感知大量水元素的存在,只是它们的结构极为特殊,而且不会响应任何形式的召唤与操控,也就无从判别其真正性质……”

  说到这里,莉迪亚偷偷瞄了一下威尔,后者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让女法师意识到自己应该用更简便一些的方式来进行说明。于是她用法杖底端对着符文池边沿的水面重重一砸,沉闷的响声过后竟未溅起任何水花,却漾起阵阵波纹,女法师的法杖就像敲中一面魔法盾!

  在威尔震惊的目光中,莉迪亚补充说明:“我的法术无法对其中的水元素产生任何影响,我推测这湖水或许是被某个更高灵格的存在支配着律力,所以才会显现出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形态。”

  “假如是人走上去的话,也不会沉下去么?”威尔皱眉问道。

  “据我判断并不会沉下去。可毕竟是面对一种完全未知的状况,是否真的可以试探着踩上去还有待商榷,如果我的推测有疏漏……”

  莉迪亚的话还没说完,威尔便径自跳到了水面上。莉迪亚的脸色吓得惨白,伸出手想要拽住威尔,却因为慢上一拍抓了个空。

  威尔踏上湖面,湖水便激起一阵涟漪,令他险些跌倒。

  好在波纹散去后,威尔稳稳地立足于水面之上,安然无恙。

  莉迪亚也松了一口气。若不是艾达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抱住,恐怕她刚刚也会跟着威尔一起跳上湖面。

  “这感觉挺奇妙的……”威尔在原地踏着步子,身形随着水面的浮动轻轻摇晃,脸色平静得仿佛只是踩在一只不太稳定的舢舨上。

  “你刚刚很可能害死你自己!”心生怒意的莉迪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如果湖水中的魔能结构不是无限接近理想的稳定……”

  “我相信你的判断,即使在可能你自己也不相信的时候也一样。”威尔面露微笑,直视着女法师的双眼坦然道。

  “你……以为说这种话,我就会原谅你么?”莉迪亚的脸颊布满红晕,她生气的时候就会这样。但从她越来越低的语调中可以听出来,现在仍让她脸红的原因可不只是气愤。

  “你不必原谅我,我不会奢求原谅。”威尔知道一旦莉迪亚羞怯,自己便能乘胜追击,“你只要偶尔相信我几次,我是指无条件的那种。”

  “可你那几次都是抱着一意孤行的态度去挑战死亡,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原谅你!”莉迪亚依然余怒未消,可话里的意味却不似指责。

  “虽然我很可能会做出些蠢事,但我绝不会就那么轻易死去。”威尔语气十分认真地说道:“我还有任务没完成呢,所以只要你还没安全地离开这个国家,我就绝不会违背承诺,丢掉自己的性命。”

  “那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

  “只要你愿意合理地支付雇佣补充金……”

  两人间的隔阂顷刻间便就此消融,或许他们都迈出了新的一步。

  “你们在做什么?让我带你们离开这儿,去更适合的地方休息。”芬娜带着其他人走了过来,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迈步踏上水面。

  芬娜乃是此地的管理者,自然对这里了如指掌,只是没来得及将湖水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而已。她看上去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凯文默默地跟在芬娜的身后,雷欧动作轻柔地横抱着仍然昏迷的米兰达,雅米拉紧盯着赫米和托尼这两个俘虏。一行十一人在这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畅通无阻地行走着,对前往的目的地却一无所知。

  芬娜提到这里是众神的起源之地。莉迪亚却认为:这个空间广阔的地下空洞,很可能是远古时期的陨星撞击所形成的庞大裂缝。芬娜对莉迪亚的说法只是神秘地笑了笑,并没有出口否认或进行反驳。

  湖水极为清明澄澈,随着众人的脚步激起阵阵波纹涟漪,令湖水深处的景象模糊不清。被反复折射的光线在动态中极易令人感到头晕不适,所以大家都尽量不向下看,而是将视线放在前面的人身上。

  走在后面的佩拉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矮人姑娘天生有些畏高,她心里隐约觉得这里的湖水貌似极深,越是这样她就越忍不住想要向下看,即便她清楚那景象会让她两腿发软,走不动路。于是,被扭曲的波纹弄得头晕目眩的佩拉渐渐与队伍落下了距离,她跪伏在水面上紧闭着双眼试图令自己得以缓解。

  当她睁开双眼,水面下明亮的深渊中某样物体的轮廓渐渐清晰,那种震撼让这个工匠觉得浑身不住地战栗,甚至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杜哈的锤子在上!我……我看到了您的神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