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内层
灰狼阿虚2018-06-18 15:035,146

  漆黑松软的土壤上覆盖着一层茂密葱郁的草叶植被,如同冻结的白色火焰一般的原晶簇,就好像地表的岩石般数目庞大且随处可见;这些莹白通透的原晶簇交相辉映,将空间广袤的地下世界照耀得清晰明亮;数条清澈见底的溪流如同脉络一般沿着低矮的浅沟蜿蜒,潺潺流水仿佛少女羞怯的耳语声细腻而动听,使周遭变得更加生机盎然。数不清的光球穿梭萦绕于晶簇间,游动中还会发出欢欣的轻吟声。

  尽管这里是不见天日的地下世界,奇异的景色却依然像一幅绮丽的画卷,美得令人心醉。冒险者们置身于这不为人所知的仙境之中,不敢相信这里便是古精灵们作为坟冢的迷宫内层。

  “这里就是古精灵的灵魂安息之所。”芬娜对其他人说道。此时莉迪亚已经为她解除掉项圈上的语言限制,芬娜终于可以使用通用语与其他人进行交流了。她在原地轻转了一圈,那双看上去像是由叶片构成的绿色长靴温柔地踩过草地,一簇簇蓝色的玫瑰花苞便从她脚下破土而出,并向着四周蔓延开来。一些原本围绕在水晶旁的光球仿佛受到召唤般聚集在芬娜身边,看上去非常喜欢她散发出的生命能量。

  “在晶尘水的滋养下,这里的植物拥有着坚韧而顽强的生命力。它们会帮助我们压制住达米妮卡……至少在一段时间内。”

  面对信心满满的芬娜,威尔依然觉得不太放心:“如果我们成功救出凯文的话,接下来怎么保证所有人及时撤离?”

  “我会利用这段时间进行准备,绘制出一个足够转移我们所有人的传送法阵。但为了压制达米妮卡,我需要莉迪亚来负责激活它。”

  莉迪亚有些疑惑,问道:“临时绘制的传送法阵距离非常有限,而且以我目前的能力远远不足以稳定传送所有人,这么做极为危险!”

  “关于这点你不必担心,我所绘制的是定向传送阵。我现在可以感应到彼端的信标点。所以你只要引导法阵正常运转就不会出差错,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

  定向传送要比非定向传送更加稳定和安全,也能单次转移更多的人员。莉迪亚带着雷欧与米兰达脱离塞缪尔伯爵围堵时所使用的那次传送法术,就是一次非定向的传送。最后被转移到的位置不仅有距离限制,而且离原点越远,传送精度就会越不准确。定向传送虽然相比非定向传送更加稳定、安全、准确,但是需要“彼端”的引导。所谓“彼端”,就是指能够呼应并引导传送原点的另一个法阵。一般来说,“彼端”要么是另一个施法者绘制的临时法阵,要么就是拥有信标的固定法阵。前者是一次性的应急手段,后者则是被建造出的传送设施。

  “我们会被它传送到哪里?这附近不可能还有可用的符文池!”莉迪亚之所以会这么肯定,是因为本杰明之前带她去过符文塔,用来为传送法术提供彼端支持的符文池早已损毁不堪,根本无法使用。

  “不,附近确实有一个符文池,只是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即使也达米妮卡也不可能知道。因为,它就藏在这迷宫内层之中。”

  “你……为什么有那个符文池的权限?”莉迪亚追根问底的性格此刻显露无疑。并不是施法者学会传送法术,就能将任何一处符文池作为彼端,施法者必须获得该符文池的使用权限才能进行定向传送。如此看来,对于这个地方芬娜的身份肯定不仅仅是“钥匙”那么简单。

  “说来话长。”芬娜本就没打算隐瞒什么,于是就将这段尘封了千年的往事简略地讲述给莉迪亚他们。

  古精灵英雄奥尔瑟雅是泉心家族的王位继承人,她们世世代代都肩负着守护这片宁静之地的使命。据说这迷宫内层是众神降临世间的起源点,所以古精灵视这里为神圣的禁地。虽然它被外族称为古精灵的坟冢,实际上却并不是他们埋葬尸体的地方。当古精灵死去,他们的灵魂就会回归到这里。之前围绕在芬娜身边的那些光球,就是那些古精灵逝去后所留下的精魂。在奥尔瑟雅统治古精灵王国提尔米亚的期间,恶魔军团自深渊涌向地上世界展开侵略。在奥尔瑟雅的带领下,提尔米亚与另一个古精灵国度斐里米亚联手对恶魔的侵略实施抗击,最终在神明指引下与其他种族组成光明联军,向恶魔发动全面战争。

  在这场恶魔战争期间,联军损失惨重。魔王“粉碎者”哈吉利达带领着手下的恶魔大军找到了“大地之心”的所在,意图将其夺取。光明联军的英雄们奋力阻止,“大地之心”在那场战斗中被魔王失手损坏,守护地上世界的无上圣物爆发出的力量彻底撕裂了中土大陆。恶魔大军虽然没有按照计划夺得大地之心,不过大陆分裂导致的天灾却给光明联军带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沉重打击。崩裂的地面、咆哮的熔岩,干旱、洪涝还有瘟疫一度令地上世界的生灵陷入黑暗。

  为了全身心投入到战争中去,奥尔瑟雅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成功的智能生体造人。没错,这个生体造人就是芬娜。生体造人在后来被认为是一项触犯神明律条的禁忌技术,臭名昭著的术士普雷斯·基恩曾试图复原这项技术,却创造出库冈这种畸形生物。

  当然,这些都不过是题外话而已。芬娜作为奥尔瑟雅的替代品,成为迷宫内层的新任管理者和守护者,奥尔瑟雅本人得以征讨恶魔。历经数十年的征战,冰雨纪元见证了无数英雄诞生与陨落,恶魔大军却依然顽固地屹立在地上世界不肯溃退。这时各族的英雄们找到一块埋藏在冰霜大陆上的古老圣石碑,得知想要彻底击退恶魔,必须击杀率领他们的魔王。但凡间的武器纵使再精良卓越,想要击杀魔王也是在痴人说梦,于是各族最顶尖的匠师合力打造了一柄绝世神兵。

  “不夜之勋……”在芬娜讲到这里时,威尔突然低声念出了那柄神剑的名字。他声音虽小,其他人的呼吸声却也随之一滞。身为一名铁血骑士——应该说每一位战士——或多或少都会对这种神兵利器拥有着一种向往的情怀,即使很多人认为这柄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是的,尽管很多人并不相信,但那柄剑确实存在。它的第二任主人也的确是艾尔斯卡·嘉荻,随后便和他的主人一样不知所踪。”

  芬娜对威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讲述她的故事。

  最终,奥尔瑟雅用自己和恋人的生命铸就了不夜之勋,人类英雄忒弥娜·赛尔宾挥舞这柄神剑斩杀魔王“粉碎者”哈吉利达。接下来,便是人们所熟知的那场神堕。不愿改变信仰的古精灵们变为黑精灵,他们被抛弃主神的白精灵推翻、镇压和监禁,最终突围叛逃。

  不过芬娜讲述的故事重点却是在神堕之前,奥尔瑟雅的姐姐——与斐里米亚王族进行了政治联姻的苏瑟琳·泉心——在她的妹妹死后变得郁郁寡欢。她十分珍爱和思念自己的妹妹,却连尸体都无缘再见。于是利用她泉心家族的身份勒令芬娜:在迷宫内层修建一座衣冠冢。

  这座衣冠冢被命名为月眠宫,奥尔瑟雅生前所有的物品都被纳入这座衣冠冢之中。但在后来,芬娜发觉苏瑟琳修建月眠宫并不仅仅是为了寄予思念,她真正的企图是忤逆法则,复活她的妹妹奥尔瑟雅!

  “你所说的复活,难道是指……”莉迪亚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真正的完全复活。不是只复活尸体,而是让死者在世间复原。”芬娜用平静的口吻说出了这件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的事实。

  “完全复活?这绝对不可能行得通!”莉迪亚失声惊叫道。芬娜所说的这件事,背离了她迄今为止学到的所有定理。复活尸体,令其保有生前的意识、记忆和能力;或者制造生体造人,以近乎奇迹般的技术使其拥有极高的智能——这些虽然是亵渎神明的禁忌之术,可在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不过要想完完全全复活某个人,就不单单涉及到亵渎与禁忌,而是从根本上忤逆这个世界运行的基本法则。

  威尔虽然也有些不敢置信,但他却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或许真的可以行得通……”威尔的话一经脱口,其他人就纷纷带着诧异的表情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威尔只好继续解释:“芬娜的能力很奇怪。难道你们忘记凯文曾经说过,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么?”

  关于凯文说的这件事,威尔原本是不肯相信的,之前他还为此与米凯尔进行过一番探讨。凯文不像是一个夸大其词的人,而且威尔也领教过那个曾经杀死过凯文的艾菲琳。那个亡灵骑士和她的那柄剑,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任何胸口被她刺穿的人,都别妄想能够活命!

  “你猜得没错。”芬娜长出一口气,接着说道:“复活奥尔瑟雅需要让我作为祭品。我不仅能操控生命力量,而且还拥有她的灵魂。”

  “奥尔瑟雅……用她的一部分灵魂塑造了你?”莉迪亚推测道。

  芬娜露出一个惨然的微笑:“是的,我只是一个代替奥尔瑟雅的分身。为凯文加持的祝福虽然有复活他的能力,但更确切地说,那个祝福只是避免他的死亡,并不算是违背世界运行的法则。苏瑟琳想要牺牲我去换回她的妹妹,这么做无可厚非,而且我也认为值得一试。”

  “你居然同意这个疯狂的计划?”莉迪亚不知道该对芬娜的想法应该予以同情还是斥责。奥尔瑟雅几乎是每一位学者所崇拜与向往的存在,也相信每一位法师愿意倾尽所有财产只为能够与她见上一面。莉迪亚也不例外,如果能够有幸在这个时代再次见到这个传奇,对她来说那将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只是她无法认同这样的事:她认为谁都有权选择为别人牺牲自己的生命,但不应该将这视为自己的使命。

  芬娜没有回答莉迪亚的问题,而是引回正题,继续述说那段故事。在月眠宫竣工后,复活奥尔瑟雅的准备工作便已全面就绪,只要等待无月之夜的到来,苏瑟琳就可以用芬娜换回自己的妹妹。可命运总是喜欢在人本以为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时候开玩笑:古精灵信奉的神祇背叛其他神明,手持不夜之勋的人类英雄成为了众矢之的。信仰坚定的苏瑟琳难逃诅咒影响,化身为黑精灵的她被族人幽禁起来,并最终在光明联军各族的声讨下被处死,甚至连她的尸体也难逃公开焚化。

  讲到这里,芬娜突然停顿下来,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迷宫内层的秘密,到此为止就该彻底埋葬在历史滚滚的洪流之中,本该如此。你们或许会奇怪:达米妮卡是怎么将这件本该被世界遗忘的往事发掘出来的?因为,苏瑟琳就是她的母亲……”

  面对这个真相,除了女法师之外,其他人都尤为震惊。达米妮卡居然是两个古精灵王朝血脉的结晶!如果没有那场堕神之灾,她将是史上第一任统一整个古精灵种族的女王!

  “正因为她是晨风和泉心家族的继承人,所以帕帕鲁才会称呼她为‘主人’。”莉迪亚早就隐约推测到达米妮卡的身份没这么简单。

  “达米妮卡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在种族分裂时,她不过只是个小女孩。她对这片宁静之地的所有了解,全都来自于她母亲的只言片语,以及古籍上寥寥几笔的描述。如果不是堕神之灾让她不得不踏上逃亡之旅,达米妮卡一定会在成年之后进入这片禁地,与化为精魂的逝者们交流,学习她们的智慧,茁壮成长为下一代王者……”

  “但是现在她却要成为摧毁西大陆的凶手。”威尔见芬娜的脸上充满惋惜,其他人也露出些许同情的神色,于是忍不住说出这样的话。达米妮卡或许是一个人一生当中所能遭遇的最恐怖的对手,如果大家对自己的立场产生哪怕一丝动摇,对整个队伍都可能是致命的。

  威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怎么想——没错,是光明联军亲手创造出我们今天的敌人。但那终究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也没能力为此作出什么弥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只为今天而战!”

  …………

  “达米妮卡,有件事你要谨记于心:我和你的父亲为你取这样的名字是为了保护你的真名。你绝不能允许其他人随意呼唤你的真名!”

  “达米妮卡,我知道你觉得我最近变得很可怕。但是有的时候,为了我们所爱的人,我们都会变成令人颤栗的怪物……”

  “达米妮卡,他们只是被吓坏了。就因为主神的背叛而选择背叛主神,同样是毫无疑问的背叛行径。但他们需要被宽恕……”

  “达米妮卡,不要认为我这样是弃你而去。我能为此从容赴死,是为了证明精灵一族并不想做这些昔日盟友的敌人。我相信我的遗言能令这些心生惧怕的可怜人清醒过来,同时我希望你也要坚强起来!”

  “达米妮卡……”

  熟悉的音容笑貌令达米妮卡感受到久违的温暖,而这一切的美好都在接下来的景象中灰飞烟灭。她看到母亲的尸体被那些傲慢愚蠢的狂热分子挂在架子上,扒光了衣服;她看到自己的父亲丝毫没有动容地坐在高台上表情肃穆地冷眼旁观;她看到民众一边向她的尸体丢掷石块,一边用恶毒的言语侮辱谩骂。那一天,达米妮卡所熟知的世界被颠覆;那一天,达米妮卡听到化身为憎恨的女神在她的心灵中低语。

  当母亲的尸体在一片欢呼中被焚毁的时候,尚未成年的达米妮卡只能流着泪不停告慰着自己:那具尸体不是自己挚爱的母亲,她早已离去。失去灵魂的躯壳只是留于世间的残木,没有任何意义!

  达米妮卡从梦境中觉醒过来。一种久违的情绪正在消散,只留下两行温热湿润在自己的面颊上,让她感到无比陌生。

  “大长老……您没事吧?”玛索卡走上前来,一脸关切地询问道。

  达米妮卡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声音依旧透着往日的冷静与淡然:“只不过是这一次冥想的时间长了一点而已。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挠着我的意志,越是接近目标,就越是这样,不过这并不要紧……”

  她抬起头看向石柱:“……时间已经到了,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