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尸骨
灰狼阿虚2018-03-22 13:065,080

  借着光球的映照,几个人来到莉迪亚身旁仔细观察地上这些人类的尸体。从他们的穿着可以判断出,他们生前应该是来这里碰运气的野佣兵,其中一些尸体脖子上所戴的兔尾护符更是证明了这个推断。

  一部分尸体带着严重的撕咬伤,肢体和躯干被粗暴地生生扯开,但从断裂处凝滞的血液来看,这些伤口全都是死后才造成的;而除此之外,他们的皮肤和护甲上还有一些奇怪的焦痕,应该是魔法造成的。

  威尔望了望周围,这里没有激烈打斗的痕迹,尸体分布的位置也显得不太自然。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场老兵,威尔轻易地看出这些野佣兵不是在这里被杀死的,而是死于别处。

  于是他对女法师说道:“杀死他们的并不是腐骨兽,战斗发生在别的地方,地上也没有拖拽的痕迹。这就表示:在被腐骨兽找到前,这些尸体已经躺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这里不是战斗的事发地,尸体也不是被腐骨兽拖拽到这里的。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什么人在杀掉他们后,把尸体丢在这里的。”莉迪亚顺着威尔的推论继续说下去,“这些人全部是被法术杀死的,我能感觉到尸体上面残留着的魔力波动。而杀掉他们的那个人,绝对是一位极为可怕的施法者!威尔,帮我除去这两具尸体的衣物……”

  这些尸体看上去会令人心生不适,所以威尔十分贴心地照着法师的话去做了——总不能让女人去干这种肮脏的活儿。他用手中的步剑划开其中一具尸体上身的皮甲,又卸下另一具尸体的金属胸甲,用力扯下剩余的衣物。好在这两具尸体比较完整,没有粘连的恶心碎肉。

  这两具尸体的胸腹处都有一块非常显眼的青黑色瘀痕,而且足有餐盘一般大小。被瘀痕覆盖的皮肤从圆心位置向外侧呈辐射状龟裂,肌肉和内脏向内部收缩,使得腹腔明显地塌陷下去。

  “这就是魔法蚀伤,看上去是暗影飞弹所造成的。”莉迪亚对其作出判断,“魔法对生物造成的元素伤害是较为特殊的:冰霜能造成冻伤,火焰能造成烧伤,雷电除灼伤外还能造成爆伤……而魔能元素和暗影元素,则会造成蚀伤。这些伤都是元素能量强行扭曲生体细胞而形成的,所以普通的护甲对法术的抵抗力几乎为零。”

  “我也曾经被法术击中过,却从未看过这么可怕的伤势。”威尔虽然见多识广,但看到尸体上恐怖的蚀伤还是忍不住拧紧了眉毛。

  “是啊……”莉迪亚露出略有些僵硬的苦笑,“所以我才会觉得这名术士很可怕。暗影元素和魔能元素通常要比其它那些自然元素的破坏力差一些,只有在元素聚合的强度远远超出致死范畴的情况下,尸体上才会留下这样的恐怖蚀伤。而目前的我,根本做不到……”

  女法师最后的一句话让威尔感到有些不安,只因莉迪亚是他目前为止所见过的最优秀的施法者了。与其他那些法师相比,莉迪亚或许在实战中并不是最可靠的,但在魔法知识、法术操控与元素亲和方面无疑首屈一指。杀死这群野佣兵的那个术士还未曾谋面,就令莉迪亚感到自愧不如,那么,关于这些尸体的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

  “杀掉这些野佣兵的人,难道就是……”威尔知道莉迪亚比自己更早地察觉到了这个答案,所以这句话确认的意味比询问更多些。

  女法师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地点了点头。

  艾达俯下身,用戴有戒指的那只手轻轻碰了碰其中的一具尸体,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清晰无比的印象,感觉就像闻到熟悉的味道一般。她手上的这枚戒指,可以辨别法术残留下来的余能,佩戴者能够通过戒指感知到施法者的气息。她默不作声地站起身,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如此长久的追寻,终于要让这一切浮出水面了!

  莉迪亚注意到这个亚隆人少女的举动。想起她是为追寻杀死兄长的凶手才加入到队伍中的,亲手报仇的机会似乎就在她的眼前,任谁都会表现得有些激动吧。于是女法师走到艾达身旁,轻轻抱住了她。

  “达米妮卡……”凯文面无表情,替两人吐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她把这些野佣兵的尸体丢在这里?”威尔疑惑地问道。

  然而,没有人能给出这个答案,无论莉迪亚、艾达还是凯文。

  “刑月卓尔的大长老绝对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她所做的每件事都带有充分的动机和理由……”凯文表情严峻地说道,“这个黑精灵总是会在对手看不到的地方,提前把一切都布局好。”

  “这黑皮女人真是教人不敢懈怠呢……”威尔生硬地开着玩笑,试图平复一下其他人内心中强烈的不安感,可话说出口,连自己也没觉得好受些。这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明明只是一堆野佣兵的尸体,引发的疑问却能使内心深处滋生出惶恐的情绪!

  一圈紫色的荧光符文在几人中间浮现,威尔第一时间惊醒过来,握紧手中的武器转身寻找施法者。他看到帕帕鲁正站在约有十步外的位置对着这边施法,头脑顿时便被怒意所占据,似乎某种声音在威尔的脑海里不停地规劝着他:杀掉那个滑稽的小东西,一了百了!

  于是威尔左手下意识地摸向腰侧,拔出挂带上的火铳,举枪瞄准咒妖那颗硕大的脑袋,扳下撞针准备射击。

  恍惚之间,他看到一条由虚影形成的触手缠正在自己的手臂上。威尔意识到不对劲后立即惊醒过来,丢掉右手的剑用力抓住左手腕。火铳鸣响,铅制的弹丸擦着帕帕鲁的头顶飞过。这只咒妖惊叫一声,然后哭哭啼啼地抱着头趴在地上,不停地发着抖。

  威尔看到缠在自己手臂上的那条触手退却了,随即感觉到脑海中有什么东西抽离了出去,两侧太阳穴隐隐作痛起来。耳边传来米兰达吟唱颂歌的声音,亮金色的符文闪现,一圈光环如新星爆炸一般扩散开来,令人温暖的光元素驱散大家心中的阴霾,使他们清醒过来。

  莉迪亚突然感到意识变得清晰起来,刚刚她居然没有察觉到自己中了精神控制的法术。她看到那些尸体上盘踞着由暗影形成的触须,在米兰达的神圣法术的作用下,急速地抖动、萎缩,然后消散。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雷欧一脸不解地对女神官问道,“威尔怎么会突然向帕帕鲁开枪?”

  米兰达神色凝重地回答他:“他们受到精神攻击,被来自虚空的邪物占据了心神,那个咒妖的魔法让隐藏在尸体上的虚空邪物显形。”

  刚刚佩拉、雅米拉、米兰达和雷欧并没有去查看那些尸体,矮人姑娘在整理背包,女射手正试图从腐骨兽的身上回收箭矢。米兰达在治愈凯文的擦伤之后,为雷欧治疗额角上的淤青。这个伤势是由艾达造成的。实践证明:在别人矮身躲闪的时候踩上他的后背,一定会让他摔得很惨。米兰达为雷欧治疗的同时还在取笑这件事。

  “我们被对方设计了么?”威尔捡起地上的剑,头脑依然在抽痛。如果这一切是早有预谋的,那么选择这条路的帕帕鲁难逃其咎。不对,威尔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是自己坚持要通过这里的,而且正如米兰达所说,帕帕鲁刚才试图让他们从精神攻击中清醒过来。

  凯文和艾达感到一阵眩晕,雅米拉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两人,以防他们摔倒;莉迪亚脸色很苍白,一边扶起战战兢兢的咒妖,一边擦拭掉额前发丝上的汗水。受到虚无力量的精神攻击会使人感到头痛欲裂,如果超出承受强度的精神伤害,还会使人变得神志不清、陷入疯狂,灵魂最终将被混乱虚空所吞噬。

  她慢慢理清自己的思绪,回想着自己曾经学过的知识,回答道:

  “这些暗影触须来自虚空,它们能够依靠残余的魔能在现界之中维持形体。那位黑精灵大长老的法术已经达到让人叹为观止的程度,她的暗影法术已经具备召唤虚空生物的特性了。我认为这并不是设计好的陷阱,只是尸体上面的残余能量刚好使这些触须存活下来而已。”

  “你是怎么肯定这一点的?”威尔相信莉迪亚的判断,但却没能理解她的解释,所以只好向她询问具体的想法。

  女法师似乎感觉好多了,于是她把推断的理由全部告知威尔:

  “残留在尸体上的魔能会随着时间消散,而这些虚空触须实际上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我们在分析尸体的死因时感到不安,这正是它们趁虚而入的绝佳时机。这些危险的虚空生物最擅长的,就是感知不安,并且扩散加大恐惧,吞噬受术者的精神并摧毁他们的心智……”

  威尔想起那些腐骨兽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以这一点很合理。

  “虚空触须是由暗影飞弹中的高密度的暗元素所召唤的。在击中受术者后,会因为魔能的爆发而变得强大。即使这些野佣兵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这来自虚空的邪恶力量依然可以轻易摧毁他们的心智。看着同伴被法术击中惨死会令其他人的内心产生动摇,虚空触须将会借此传染并增强恐惧的情绪,最后导致他们的彻底溃败。因此,它们存在的目的本就不是布设陷阱,而是增强法术的打压力量……”

  女法师似乎有些跑题了。一旦说起有关魔法方面的话题,法师们通常都会解释出一番令常人感到费解的长篇大论来,而且还是一副“我已经尽全力使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对你们解释了”。好在和莉迪亚相处一段时日的威尔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于是他把话题重新调正:

  “即使这样,也不代表对方不会利用这些被寄生的尸体……”

  “至少我就不会这么做……”莉迪亚的语气里充满肯定,“随着时间的流逝,尸体上所残留的魔能会逐渐衰减,虚空触须的力量也会极大地弱化,这也是我没有察觉到它们的原因。以它们的力量,最多会使人变得反应过激,并不会直接威胁到受术者的性命。这样的陷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我们现在得知了更多有关于对手的信息,那位刑月卓尔的大长老可不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

  “我有十足的把握保护你们不受暗影法术的伤害。”米兰达极为自信地说道。光元素对暗元素的克制效果极强,况且神圣法术天生就具有对其他元素的抵抗性。只要女神官集中精力为其他人加护,大家就不会步入这些死者的后尘,她保证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

  听完莉迪亚的解释,威尔稍稍感到放心了一些。

  凯文对黑精灵大长老的评价丝毫没有危言耸听的成分,现在威尔切身地了解到他们所要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危险了。虽然对于达米妮卡把尸体丢在这里的缘由依然无从思考,但至少暂时还不会成为问题。

  “莉迪亚,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多长时间?”威尔对女法师问道。

  “大概还有三个小时以上。”莉迪亚阖眼稍稍冥想后给出答复。

  队伍里没人带着怀表,法师对昼夜轮转的感应力比较敏感,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也只能依靠她来获知具体时间。

  “帕帕鲁,你能在那之前将我们带到目的地么?”威尔破天荒地询问起咒妖,或许是向他开枪的举动令威尔有些心生愧疚吧。

  “我想……我想我能做到。”咒妖已经停止抽泣,但是出于畏惧,他依然不敢迎上威尔的目光,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回答着。

  “那我们就出发吧。”威尔点点头,对大家说道。

  …………

  “看来他们无视了我的警告……”达米妮卡像是自语般地说道,“不过也好,夜幕来临之前,我们总算找到了打发时间的方法。”

  塔宾一句话也没敢说。不久前,他终于见识到达米妮卡的力量。虽然对手是一群野佣兵,但是敢深入到这种地方捞取财富的亡命徒,没有些本事是绝不可能的,最终却在这位女术士的攻击下难逃覆灭。

  最开始,他们碰上了负责放哨的斥候。达米妮卡只带了斯薇娜、玛索卡和塔宾,其他人都被她指示去了另一个地点。所以那个野佣兵的斥候以为这边只有四个人,便躲在角落里等他们接近到足够看清的距离。就在他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斯薇娜追上去将其轻松地击杀。

  当四个人几乎是大摇大摆地闯进被野佣兵们作为营地的大厅时,那些野佣兵惊讶过后很快便进入了备战状态,五名刀斧手拎起圆盾和手斧就冲了上来。塔宾不屑一顾地拔出剑,准备给他们一些颜色瞧瞧,身边的大长老却用悦耳的语调飞快地完成了一段短促的咒语。

  一束由暗元素凝成的螺旋状魔法弹,径直飞向位于最中间的那个刀斧手,狠狠地撞在他的胸口上。塔宾亲眼看到那个大块头就那样被掀翻在地,斧头从手上脱出打了好几个旋才落地。而暗影飞弹在击中目标后溅射出缭乱的黑线,如同恶灵一般缠上了其他四人。他们就像看见了扭曲的末日一般丧失了战意,丢掉武器跪在原地嘶声尖叫着。

  斯薇娜冲进弓弩手的队伍中央,血红色的魔刃掀起血红色风暴,前几个弓弩手甚至还没拔出近战武器就身首异处了;玛索卡的箭矢也像骤雨般落在后续冲过来的敌人身上,瞄准肩颈、膝盖以及其它各处薄弱的罩门,甚至还用一支蓄满斗气的破龙箭一并击穿两人!

  达米妮卡的暗影飞弹打压着对方的士气,原本野佣兵结成的盾墙也很快因为她的诡异法术而溃散。塔宾看到一条散发着幽绿色的火焰长龙,将盾剑士们组成的盾墙战阵从中间撕成两半,十几条人命瞬间化为灰飞;而被炎龙擦身而过的人更加凄惨,他们在死前经受着邪火烧蚀的痛苦,或是满地打滚或是四处乱撞,甚至点燃同伴!

  想要逃跑的野佣兵在退路处却碰到巴特率领的家族卫队。没错,达米妮卡的目的就是要将他们一个不留地全部剿灭,然后再利用这场胜利来为伏击凯文那群人作好充分的准备。

  现在一切都已就绪,只等着凯文和他的同伴们踏上这座舞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众神棋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