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于子舟2018-05-22 11:441,353

  那院子并不大,中间还被一堵墙隔开,两边各有四五间屋子,那引路女子告诉我,她叫明珠,就是方才给我们端茶的那个,我笑笑,表示有些印象。

  她看见我冲她友好的笑过之后又说:“你住在左边的那间院子,院门正对的那间是你的,我住你隔壁,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她还想给我讲讲这戏班的分布,却被我打断,“右侧那院子不住人吗?”

  她摇了摇头,回答道:“住的,李班主一家和楼华,锦笙住在里边。”

  楼华?这名字好陌生,似乎从未听人提起过。

  明珠一面领着我往里走,一面说:“你还不知道楼华吧?楼华是戏班的正旦,有些名气,人也挺好,挺温和的。”

  明珠说着,不由笑了起来,脸上尽是温柔的神色。

  我也同她笑了笑,并未说什么。

  我住的那间房,好像有些日子没打扫,桌上,椅上,都落了层薄薄的灰。

  明珠帮我一起收拾,她手脚麻利,动作熟练,应该是平日没少干这种活。

  明珠坐在桌旁 ,用手支着脑袋,问我还缺不缺什么。

  我倒了杯茶递给她,而后说道:“没什么了。”

  听我如此说,明珠便退了出去说自己还要去练戏让我一个人休息会,我微笑着将她送出门再折了回来。

  我从小就没有了家,这戏园子竟让我生出一种回家的感觉,我暗自摇了摇头,心里空落落的。

  李班主好像也想让我适应下环境,竟没有叫我,没让我做什么也没吩咐我什么,我难得落了自在。

  微风过处,一片枫叶穿过交错的枝丫,飘落到院子里的石凳上。

  偌大的院子左侧赫然生着一颗很大的枫树,树下根茎交错,裸露在地面上,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老树。

  树下有一张石桌,三个石凳。

  我将打湿了水的白布带出去,却发现那里竟不像屋子那般,倒是干净得很,想来,应该有很多人坐在这儿乘凉赏枫吧?

  没想到这院子竟有如此雅致的地方,有那么一瞬间我竟觉得,这里也没有那么简陋了。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今日,我算是理解了这句话。

  看着晚霞绯艳,想来,明日又是个好天气吧。

  我刚搬进来一天,锦笙就登门造访,我并非大度之人,还没有将昨日的事忘干净,自然对她有些耿耿于怀。

  那会儿,我正坐在院子里烹茶,锦笙就从外边进来,我知道她是来找我的,但我却装做没看见的模样,仍低头做着自己的事。

  这院子里只住了四个人,除了我还有明珠和两个做配的女子,明珠出去采买,而那两人也去做戏,如今这里只剩我一个人,她此时造访,必定是来找我。

  锦笙还穿着昨日那件做工精细,华丽无双的旗袍,亭亭向我走来。

  锦笙的容貌配上她那身衣服与嗓音,实在堪称完美,就连我在昨日也被她惊艳到了。

  她在我身旁坐下,两个人像约好了似的,互相不说话。

  我倒了杯茶递给她,淡青色的茶水中沉浮着几片茶叶,那茶叶是顾衍送的,据说特别名贵,我一直存放着没喝,倒是今日难得空闲便取了出来,那叶那茶与这瓷白胜雪的杯子很是匹配。

  锦笙接过茶也不急着喝,反倒是放到鼻翼下细细闻了闻,而后略带笑意地开口道:“果真是喜好清淡的人,这茶若不仔细闻,还真分不出与清水有何区别。”

  闻言,我淡淡一笑,道:“你若是喜欢便带些回去。”

  锦笙自然是不会要的,她若是收了,便会觉得让外人笑话了,她堂堂一个戏班台柱还要学徒送茶喝吗?

  其实,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谁先开口,谁就是输。

继续阅读:第1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