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于子舟2018-05-22 11:481,279

  锦笙艳红如血的唇覆上杯缘,轻轻呡了一口,我又倒出一杯,滚烫的温度像是要把我融化,茶水一倒入杯中就有水汽在杯壁迅速蔓延扩散。

  锦笙轻轻摇晃着茶碗,同我道:“我素来喜喝浓茶,秋堂姑娘莫要给我,免得糟蹋了这好茶。”

  听她如此说,我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果然如此。而我也没真心想送她,不过是假装客气罢了。

  我望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锦笙姑娘说笑了。”

  在锦笙倒也沉的住气,竟丝毫不提来意,与我聊起了院里这树。

  这院子不大,但这颗大树却是十分抢眼。

  她指着那棵树问我:“姑娘可知这树的来历?”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我刚来的北平,从前也没进过万全戏班,哪里会知道这树的生死来历?

  我摇了摇头,答道:“不知。”

  听我如此说,锦笙像突然来了兴致一般,同我道:“那我便给你讲讲这树的来历吧。

  这颗树可不简单啊。”

  锦笙说着,眼中的神色像是飘忽起来,迷离不定。有点像半百之人讲着儿时的过往。

  她说:“那一年,我刚来戏班,当时还是学徒的我,也住在这间院子里。

  那会儿,院里就有这颗树了,听戏班的老人说,这树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

  它是荣亲王的老丈母亲手栽种的,那会儿,福晋还没有嫁给亲王,她天天来浇水,就这样维持了十几年。

  终于有一天,老班主让福晋登台唱戏,正好被前来听戏的荣亲王相中,成了福晋。

  从此,戏班便流传一句佳话,王爷看戏子,一见倾心,再见如旧。

  但好景不常,十五年后,有人扳倒荣亲王,说他蓄谋造反,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皇上便将荣亲王拿下,生生抄了全家。

  也是在那一年,这颗树竟然一夜之间叶落满地,甚是凄楚。

  从此,这棵树被人视为不详,秋堂姑娘还是小心些的好,免得沾了晦气。”

  十几年前,京城无人不知戏子阿蒙。阿蒙起先演青衣。她穷苦人家出身,从小在戏班子里长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出了名,仍以戏子的身份出现人们面前,尤其擅长唱花旦。戏子阿蒙能将戏文中的美女佳人演绎得出神入化,名声压过在妓馆里的花名巧女。

  这位戏子技艺高超,做事更是惊世骇俗。

  她自创了折子戏《巫山会》,说要等楚王入梦。就在别人认为阿蒙疯了的时候,荣亲王将她娶做了福晋,此后又因为她誓不纳妾。

  如今,十几年过去,阿蒙的盛名早已过去,关于她的传言也渐渐平息。

  可那阿蒙口中的楚王仍是大家互相猜测的对象。

  据说,阿蒙等了一世,盼了一世,还是没能等到楚王入梦,而这楚王的真实身份,无人知晓,有人猜测就是荣亲王,也有人说,楚王不过是戏中的人物。

  别人都说,昏黄的灯光、寂寞的妆镜、如血的胭脂、凌乱的妆台、兰花般的玉指、黛青的眼眉、巧笑的美人、震天的锣鼓、如泣的胡琴、登台又下场的戏子……在阿蒙身旁都是配角。

  我刚开始并不知道锦笙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提起那树,更不知道她究竟意欲何为,但是在她说最后一句话时,我忽然明白,她是想让我走。

  所以搬出前朝荣亲王和福晋的事吓唬我,我不过是一个学徒,纵然有顾衍当后台,可是她锦笙依然是花旦台柱,单凭燕不归是她师父这一名号,就可保她戏路畅通无阻。她到底惧怕我什么?

继续阅读:第13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