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何家三少
冰晶2020-01-11 16:182,899

  外面的人顿时像炸了锅,传论得沸沸扬扬的,七嘴八舌地聒噪那疯子的祖坟上冒青烟儿啦!

  而对于何茗记来言,无疑是先斩后奏自作主张。老夫人摆着手一万个是不同意,当即撂下狠话道:“给她银两走人!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再回来必定报官!”

  接着,她搁下杯子叹了口气,苦口婆心接着又劝阻道:“你虽还小,可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呢?做事凡要三思,要是被你爹知道了那还得了,还不知怎的骂你!”立在一旁的蓉儿快速转了一下眼珠,抢话道:“那是我们三少爷行侠仗义~”

  “多嘴!”何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

  何茗记忽地挑了一下嘴角,坐下来。可心中又倔强的有一百个不情愿,高声反驳道:“……傻子?傻子还知道要饭呐!额娘,您是不知道她感恩戴德呢,把头都磕破啦!……哼!总比那酒肉里啃骨头的白眼狼,强完了!”。

  “――住嘴!记儿你,你气死我了!一个要饭的叫花子来何府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夫人,你消消气……”蓉儿眼疾手快地端了一杯香茶递了上去。停了会儿,那夫人又苦口婆心地喋喋不休,道:“好记儿,听额娘的话,打发她走了算啦!”

  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呢,更何况额娘都已经气的不行了,当然不能再火上浇油地顶撞她,可打发那婆子走又是不行。唉……他本是好面子性子又犟的很,怎么好呢?突然他灵机一动,堆笑地哄着她娘道:“好了额娘,……我这就去安排把她撵走就是了,你老可别生气呀!”接着,他从檀木桌上端起那盏茶来双手奉上。

  “……尽快让那疯子走!”老夫人紧着眉头不停地絮叨着。

  “是是,一定!”他赶紧附和着,可心里却盘算起了小九九,呵!……当然先要来个缓兵之计了,哈哈!……家里要来了个傻大娘,想想该是多么好玩儿的事儿啊!

  半响,他退出屋来又理了理衣衫,没事人似的,径直向大门方向走去。

  于烟儿早已候在那儿了,见他出来赶忙给他披了件墨色锦缎披风,拉上马来笑盈盈地问:“爷!还要去月桂楼吗?那紫鸢姑娘可是成天巴望着见爷您呢!嘻嘻……”他嘚瑟地耸了耸肩膀,一副流痞样。

  “――放屁!嘿…给劲是吧,看我不抽死你!”说罢,他真的扬起了马鞭,猛然朝他身上抽去。

  哎哟!……他急闪了一下脑袋躲过了那马鞭子,一脸可怜相,道:“不敢了;不敢了,小的真不敢了!我的爷。”

  “我有正事要做呢!至于晚饭嘛……我就不回来了!”说着他勒紧了缰绳夹紧马镫,故意提高了嗓门儿。“――驾!”催马一鞭子下去,那马长嘶一声前蹄腾空,一溜烟儿朝前奔去。

  于烟儿站在原地,也学着他刚才的腔调,极为夸张地模仿了一遍。

  何府的柴房,昏暗并砌着杂物,不过地方倒是不小,角落里还有一摊扎好的稻草墩儿。

  此刻,她正蜷缩在上面,从门缝里望着外面纷飞的白雪。虽是关了门,可身体仍旧冻得仍是瑟瑟发抖。于是,她只好不停地搓着手臂,就这样一直呆到了傍晚。 听着呼啸的北风,按了按干瘪的肚皮微阖着眼睛。

  忽然一阵沙沙的响动声,她警觉地睁开了双眼,‘――哗啦’的一声柴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厮走了进来,只见他一手提了盏油灯,肩头上挂着个包袱。半蹲在干草前摊开包裹,里面是用油纸包好的馒头,拿出一个递给那傻婆娘道:“快吃吧!爷赏给你的。哼,可别饿死在这儿!……”

  闫英抬眼望了他一下,他就是那个在门口的小厮,望了一下雪白的馒头,赶紧抓起来大口地吞咽着。

  于烟盯着她,顿了顿又接着说:“三爷还说了,这几日你就在这里呆着,要是出去了就给撵走啦!知道不?”

  她只顾大嚼大咽,慌张地点了一下头,看样子似乎是听懂了。

  “要是冷的很,那柴堆后面倒是密不透风。”他伸出手臂朝前一指,“你就别干杵在这儿了,我走了!”转身后他轻轻关上了柴门。可接连两天亦是如此。

  第三天清晨,天刚朦朦亮。闫英实在是无事可做,成天憋屈在这柴房里又不能出去,光想想就害怕!身上又极冷,趴在门缝上看了一会,此时间雪已经停了,泥地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绒。

  直起身来转过头去,手掌又在油灯上捂了捂,待精神好了些,她便开始摸索着整理一些横七竖八的柴木枝条来。正弄的起劲儿呢,突然呼啦一声响,柴门被重力推开了。

  她一惊!急忙朝后望去,心脏扑通地狂跳着,惊愕地一头扎进了后面的柴火堆里。

  推门的是一个名叫翠儿的小丫鬟,瞬间就定住了,厉声呵斥道:“――你是谁?!”接着,赶紧抓起了旁边的一根柴火棒!

  “怎么了?翠儿!”一个急促的声音追问道。

  “什么人!快出来!!……刚才有一个破烂衣衫的被影,我看到啦!――小姐别慌,我这就去叫人!”

  “等等!……”嫣然踏进柴房来,环视四周,里面却依然照旧。接着,她抬起了脚步刚想走上前去,翠儿却一把把拉住她,拼命地直摇头。

  望了她一下眼睛后,摁下她手臂走到柴房的中央。加重语气道:“――出来!要不我喊人了!”

  停了好一会儿,闫英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来,张望了一眼迅速地低下头,俯身跪在地上哀求着放过她。

  嫣然垂下眼帘,望着那个女人佝偻着身子破衣烂衫。花白的头发乱蓬蓬地挽在头顶上,一双冻得红肿的手指不停地颤抖着。 接着,她转眼看了一下角落里的煤油灯,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馒头屑,她就已经断定她在这里有些日子了。

  “说,你是谁?在这里多久了,说的明白了,我也不难为你。”嫣然的目光落到了那个疯女人身上。

  “――说实话!”翠儿在一旁犀利地补刀道。

  “我~小姐……”她动了动干涸的嘴唇,几次张了张嘴后才大胆地抬起头来,看清楚了两人的模样。 ……啊!一声尖叫后,两眼发直地盯在她的脸上,一时间竟无法挪开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精致的面容,双目似一潭秋水粼粼,顾盼流离。一头秀发如漆轻挽银玉紫莲簪,仿如桃花般清妖。再往下看,一身织锦的鹅黄厚缎袄,雪狸绒毛的披肩。

  此刻,她的脸颊微微泛红,趁着那屋外的雪景,出落得更是秀靥艳比花娇。她只是单单地伫立在那儿,就以美的摄人心魄了。

  闫英涨红了脸赶紧压下头去,一面惶恐地朝后节节退去!可屁股却一下子重重撞在她刚堆好的柴木根下。只听哗啦一阵响,她一个趔趄腿肚子一紧,那柴木便一根接着一根的全部摞倒下去了!慌的她赶紧用手臂去扶用肩背去挡,可哪弄的住哇?一下子呼啦呼啦的散开啦!…… 这会儿她笨拙地把后背也使劲抵上,双腿呈环形地死死地勾起来,嘴里不停的嚷道;“……哎!哎哎!……”。

  “哈…哈哈……”此番,她那顾前不顾后的滑稽场面,一下子引来那个丫头咯咯乱笑,紧接着何嫣然也忍不住了,用衣袖掩着嘴巴嗤嗤地笑。好一阵才把手拿开,扭头朝她怪腔道:“…翠儿!还不上去帮忙扶着。”

  哎……那丫头应和着嘴里却不饶道:“哈哈……让她自己弄!快瞧呵,小姐你赶快看呐……哈哈哈!”好一阵忙活后,她终于把一堆柴木费劲竖好了,擦了一把汗后仍然紧绷着脸。

  翠儿笑嘻嘻问道:“你叫什么?怎么会在柴房里!说?”

  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急忙跪下后用袖子攒着眼泪,磕着头如实说来,恳求着小姐能够收留她。

  何嫣然听后不由地伤心起来,接着幽幽叹了口气。片刻后不再言语,转身望向外面零星的雪花,眼底闪过一丝悲凉来,半响,她便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一路上心有所思。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嫣然一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封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