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世态炎凉
冰晶2020-01-11 16:182,528

  入夜,她蜷缩在屋檐下疯癫痴傻,尝透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候鸟迁移,转眼间白雪飘飞。天地若大,竟无她一处栖身之地。慢慢地,她忘了自己是谁,肮脏的连只狗都不如,低贱的似烂叶,寒风一吹便陷到了深深的泥泞里。

  那尘封在她心底的甜儿,沉甸甸地成了她永远的殇痛。

  暗夜,北风呼啸。她奔跑在狭长街道里的雪地上放浪大笑。两腿一屈,便滚动在冰辙上打转……行人唯恐不及,拖去后便是一顿爆打。

  那疯女人惊恐万分,从此后便唯唯诺诺地沿街乞讨,满面愁容两鬓花白。她时而嚎啕大哭,时而又清醒地把烂菜叶子收集成垛。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她走上街头更多了分恐惧。因为无论走到哪,身后总跟着一群四五岁的孩童,年龄稍大点儿的拍着巴掌,拿小石子狠狠砸她!一腿单跳着嘴里大嚷道:“――疯子疯子!……快看疯闫娘啊!”

  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围攻,她跑,他们追!……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小孩子总能同她保持着警惕的距离。五六趟后,终于她愤怒地低吼起来!张牙舞爪地猛扑过去逮谁就咬。

  这么一来,人们更是闭恐不及,再也不肯施舍她残羹剩饭了。清晨,她用力裹住散发出馊味儿的破衣烂衫,呆滞地和乞丐盘腿而跪,只因一口搓来之食,艰难地生存着。

  这天是冬至,最冷的一天。闫英好不容易捱过了晌午,她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紧了紧破棉袄,茫然地走上了街头。雪花如澌,寒风刺骨。泥地上的水滩早已结成了冰。她裹着草鞋的脚趾走在上面又疼又肿,早没了知觉。

  临近傍晚时分,她停了下来。低头看看破碗里的半块炊饼,又抬头望了望何府的府邸。正红色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大字‘――何府’。

  门廊紧闭,她便靠在石狮子底下搓着僵肿的手背,拿起落着半碗雪的硬炊饼,死命地往嘴里送,三二下吞下了肚,但还是觉得饿极了。望着慢慢黯淡下去的天色,她想,今天也只能这样了。

  回过头去她想敲门,想在何家碰碰运气。可仰望着那高头大门,她不敢。

  磕着牙,心惊胆战地攥紧了手心,回想起以前她也在这样的大户人家要过,还不都是一样的被轰了出来……哼!那狗仗人势的守门小厮,告诫她要是再来就打断她的腿!

  可……又饿的难捱啊!骨头疼得锥心。她双脚不停地在雪地上来回蹉着,始终犹豫不决,握在门锁上的手掌更是舍不得挪开半分。

  “――喂!干什么的?!”冷不防,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犀利传来!她猛然一惊,哆嗦着手指即刻揣了回去,压低着腰背迅速转过头去。

  一个披着貂绒披风的男人,站在二尺余丈的地方。他手中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驹,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外表看起来又好似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嘘。

  此时的他,眼神锐利地正盯着她呢。

  也不知他站了多久,她竟没有一丁点的察觉。更何况那马也训得也及好,半响,竟不踏出一声蹄响来。

  她吓坏了,身子即刻瘫软在地上。忐忑不安急急哀求道,求他饶了她。她只是一个要饭的,求大爷能赏给她一口吃的!。

  “行了行了!……”那小爷极不耐烦地挥动了一下鞭子,轻蹙眉头道:“……别说了!你~在这儿等着,别走。”说罢,他手指在雪地中定了一个点,伸臂一抖‘……啪’地甩了一声脆响!马鞭的尖头抽打了一下大门。

  ……

  哗啦一下大门即刻拉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笑容可掬地毕恭毕敬道:“哎哟!我的爷啊~您可算回来啦!”说罢赶紧拍去他斗篷上的雪花,紧紧拉紧了马绳。接着,再用眼角瞥了一眼站在雪地里的闫英,一脸的嫌恶。

  赶紧关上了大门。

  ……

  不一会儿,那个小厮又探出头来了,一脸苦瓜相,赶紧塞到她手里一个布包馒头。闫英仰起脸望着那大户人家的门头,跪下,千恩万谢。

  “――走吧走吧!以后别再来啦。”那小厮冷冷说完,砰!…地一声关紧了门。

  过了好一会儿,吱纽一声响门又开了一条细缝,他又探出头来,想看看那疯子走了没有。可谁知竟一下子四目相对!那疯子依然捧着个馒头布包,傻呆呆的站在雪中呢。

  他恼了,大声呵斥道:“你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把你抓起来!……我拿棍子揍你!”

  可那女人却毫不退缩,反倒理直气壮的道:“我要见那位爷!还要当面谢他呢……感谢他的大恩大德!不见他,我是不走的。”

  “――你!真是个臭要饭的!哼……我们何家少爷岂是你能见的?!”他板着脸骂骂咧咧。

  不知什么时候,那位小少竟背着手站在他的身后面,一张冰冷如雕刻的脸庞上,嘴唇紧抿。“于烟儿,怎么回事儿?瞎嚷什么呢!……你,――怎么还不走!?”

  “三少爷啊,那就是个傻疯子!你说她吃也吃了,拿也拿了。竟还想赖在这里轰都轰不走……哼~臭要饭的!”于烟儿瘪着嘴,痛快地说道。

  那闫英一见是少爷,便扑通一声跪在雪地上。二话不说就……咚!咚!咚!地朝他磕了三个响头。 赶忙道:“谢大爷救命之恩,我是知恩图报的!我不走就是要当面儿谢爷。我,都快饿死了,是你就救了俺,您就是活菩萨转世!”

  “行了行了!……那磕啦。这要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恃强凌弱呢!呵……小爷我,最看不下的就是饥寒交迫。

  顿了一下,他的眼神转移到她认真又茫然的表情上来,不禁暗笑了一声,于是,板起脸来又道:‘――你!看仔细咯……何府,以后还敢来吗?!’说罢,嘴角轻挑了一下。

  闫英看到他凌厉的眼神,转眼那小厮凶神恶煞的眼睛。慌忙回过神来,忐忑地直摇头,“不来了!不来了,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哈哈哈……!那位小爷挑了一下左边的眉尖,咂了一下嘴唇狠狠地剜了于烟儿一眼,道:“不来了?那以后都不来了,西北风能喝饱啊?!”……

  接着,那小少爷上前一步半蹲下去,刚好与她的双眼平视。

  闫英狼狈地向后退缩,一个劲儿地磕头谢罪。

  他又笑了,清晰的对她道:“那小爷我想赏你一个吃饭的地儿,赏你口饭吃。那你该怎么谢我呀?呵…说!――岂不是要趴着谢我哦!?”……哈哈哈哈哈!

  闫英听他一席话,瞬间石化地钉在那儿。

  那小少见状,扑哧一声憋不住,笑得更欢朗了!

  那疯女人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旁边的于烟惊的大张嘴巴!和她一样傻愣愣地杵在那。

  半响,他站起身来。一个飘逸的转身,雪地上留下了他们一对的石化人。

  就这样,那闫婆子愣愣地进了何府。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何家三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花封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