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一百片安眠药真的很饱
风为裳2020-01-05 22:082,761

  后来很久,席鹿筝都努力回想那晚的情景。可是,不远的记忆却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看外面的雨,不甚清晰。

  她说她是冷血女。她说她就是网上那个被众人骂得猪狗不如的冷血六亲不认的人渣姐姐。她说她吞了安眠药,整整一百片,她说,真饱,一百片药吃得真是让人饱。我是饱着死的,没做饿死鬼,她竟然呵呵地笑了起来。

  席鹿筝手脚冰冷,他努力搅动一下舌头,找到一点唾液润了一下干掉的嘴,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说:“这位朋友,你在哪里?告诉我,你住在哪?”

  席鹿筝的脑子里闪现着那个如雨花绿茶一样的女孩的照片。电话毫无征兆地挂断了。耳朵里出现在恼人的蜂音,席鹿筝的头脑一片空白,几年来积累下的职业素养让他下意识推动音乐按钮,音乐飘了出去,他关掉麦对导播说:“赶快打110报警,要救这女孩,无论如何!”同样是职业敏感让他觉得这女孩没有开玩笑,她真的陷入了绝望的深渊,晚一分钟,恐怕就回天无力了。

  那一刻,一身温文儒雅的席鹿筝像是当机立断的大将军。

  接下来的直播成了煎熬,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坐立不安,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之前,他也紧张,但那种紧张之中有着宿命的意味,人各有命,能救回来是造化,救不回来,于那个痛苦到生不如死的人,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鹿筝就是这样一种人,凡事不强求。

  可是那晚,窗外风急雨骤,席鹿筝很想知道那个吃了一百片安眠药说很饱的女孩找没找到,或者就是那句说很饱的话让他很心疼。

  他对那些散落在城市里失眠的听众说:“也许你一直在听我们的节目,也许你也关注过冷血女的事件,现在,鹿筝请大家帮个忙,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人知道关于她的信息,请立刻跟我们联系,人命关天,无论她犯下什么样的错,鹿筝都不希望她的代价是生命!”

  说到这里,鹿筝有些动情,甚至是有些失控。

  直播间外的导播伍英默默地看着鹿筝,觉得一向佛系温和的男人这样激动,不可思议。这样的事不多,但每年也都会遇到一二件,鹿筝都很从容。有次聚会,伍英和一帮同事跟鹿筝开玩笑,说将来非得有个人,让鹿筝不能再慢条斯理的过日子,没准还方寸大乱。现在,是那个人出现了吗?

  伍英的心无端有些烦燥。为窗外的雨,也为这乱糟糟的事。

  热线电话接了进来,居然是鹿笙。

  鹿笙说:“她真的要自杀吗?”

  鹿筝打断她:“如果你不知道她的住址,请挂机,谢谢!”

  鹿笙有些委屈:“她或者就是想博同情呢?她那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啊?我才不……”

  “别再耽误时间,挂掉!”鹿筝几乎喊了起来。

  鹿筝在示意导播挂断电话的同时,鹿笙及时地嚷了一句:“别挂,别挂,我……我网上的朋友知道她住的地方!”

  席鹿筝咽了一点口水,事实上,只是一个咽口水的动作而已,他的嘴干得像块洗衣板。

  他迅速摘下麦,对身边的小实习生说:“你来放音乐,我去救人!”

  导播伍英目瞪口呆,从来都是临危不乱的鹿筝什么时候变成了冲动派?她追出去拿伞给他,可哪还见他的踪影?

  雨倒是下得缓些了。空气里都是潮湿,身上粘嗒嗒的,恼人。

  席鹿筝跟随110民警找到小神仙,又由小神仙带着找到葛霞。

  葛霞睡眼惺忪地看着警察站在面前,小神仙用亢奋的嗓音嚷着:“快带我们去找豆豆,她自杀了!”

  葛霞的身子软了一下,仅一下而已,她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拉了一件灰色外套往身上穿,胳膊往袖管里伸,伸了几下都没伸进去,倒是鹿筝帮她扯了一下衣袖,衣服穿上了。

  葛霞回头看了一眼鹿筝,人往外走时,脚步是碎的。

  到了那栋楼的楼下,鹿筝把电话打回电台,问了冷血女的电话,席鹿筝不愿意那样称呼她,但又没别的称呼,只好那样说。导播说:“别打了,没用,不接!”

  鹿筝还是试着播了下,电话通了,她如泣如诉地说:““喂,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你后悔了吗?家声,这世界上,我只爱你一个人,我只爱你一个……”

  门被撞开了,灯亮了。

  她白裙长发倒在地板上,电脑的QQ界面是打开了,鹿筝瞟了一眼,那上面是她打给那个叫“家声——我的爱”的人的。那人在线,没回应。

  鹿筝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那可能是比自己的这条热线更能救她让她有生的希望的人,可是他竟然冷血地不做回应。

  这个世界,谁会比谁更冷血?

  鹿筝抬头看了看那个母亲葛霞,她立在门边,脸上无悲无喜,她的表情让鹿筝很纳闷,这世间有对女儿的生死无动于衷的母亲吗?

  这对母女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她被人抬着往门外走时,葛霞伸手拨了一下沾在她脸上吐出的白沫上的头发,鹿筝听到她喃喃叫了声:“豆豆……”

  葛霞的身子矮了下去,鹿筝跨上一步,扶住她。

  鹿筝并没在医院呆很久,医生给顾西辞洗过胃,说没事了,鹿筝便起身离开了医院。他走到医院门口时,看到原大鹏开车载着鹿笙赶过来。

  雨不再织成网了,而是星星点点,漫不经心似的。

  鹿筝第一次对鹿笙发火,他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们非得把人逼死了才算善罢甘休吗?这回好了,你们可以开香槟庆功了!”鹿筝说完气冲冲地钻进自己的车里。

  席鹿笙“哎哎”地叫了两声,回头一脸无辜地问原大鹏,“我哥这是怎么啦?”

  原大鹏耸耸肩,不置可否。

  席鹿筝回到家,衣服都没换,一头扎到电脑旁,他很容易搜索到关于冷血女的视频和帖子。他看到最新上传的视频上,葛霞拒绝着那张银行卡,他看到网友们如同蝗虫嚼食一般痛骂着冷血女,就好像,人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唯有她匍匐在道德的脚底下。

  伍英打来电话,这么晚了,鹿筝接起来,她问:“你——还好吧?”

  他很想骂人,他有什么不好的?再仔细一想,这个晚上,自己的确很失态。于是,他答了句:“人救回来了,我还好!”

  说是还好,还是很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伍英说:“到家了吧,看到你家的灯光亮了一下又灭了,好好洗个热水澡,这事我交待给了我电视台的同学,他们会做跟踪报道……”

  “谁让你这么做的?”席鹿筝嚷了起来,本能地,他不希望媒体再介入进去,一趟混水搅下来,她就是能活下去,也一定千疮百孔了吧?

  话说出去,鹿筝意识到自己是没任何权力对伍英说这话的。自己不是她的领导,或者从某种角度上讲,她还领导着他。

  只是,男女之间,有个人先喜欢了对方,对方便有了某种权势。

  伍英喜欢席鹿筝,这鹿筝是清楚的。但伍英不明说,他也就不好明明白白告诉她,他和她能更近一步的关系就是朋友。现在,连朋友都谈不上,勿论其它。

  他的鼠标停在豆豆,也就是顾西辞那张照片上。那张照片应该是初中时拍的吧?马尾辫,瘦瘦的,却是眉如远山,眼含秋水,一副美人模样。

  那神情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些像葛霞。哦,是了,是眼里的那副冷漠淡然,就像这个世界全然与她无关。

  越是这样的女孩,越是让人想走近她的世界一探究竟。

  你是这样的人吗?席鹿筝问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