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我们去厨房旅行吧
风为裳2020-01-05 22:082,158

  好像做了个特别绵长的梦,永远都醒不过来似的。

  梦里西辞拼命地跑向杨家声,拼命向着他的方向跑,却像有双无形的手把她往后拉,两个人越离越远了。头疼,全身每一处都疼,如同针扎一样。

  西辞想大声告诉家声,她做了西班牙海鲜饭,她自己吃了大龙虾,可是,一点都不好吃,一人食真没网上说的那么浪漫。

  杨家声仍然像那天出现在“米”字路口那样,脸晦暗不明的,眼见他消失在人流车海里,西辞大叫一声,人醒了过来,浑身大汗,以为是个噩梦,睁开眼,看到杨家声。

  泪水顷刻间倾泻而出。

  “你还是来了!”她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微凉。

  他一向都是这样,手总是微凉。西辞和他在一起时,总是爱握着他的手,帮他捂着。林赛说:“那根本就是没良心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林赛总是看不上杨家声。当然,杨家声也不喜欢林赛。可他们俩是西辞最爱的人。

  “怎么这么傻?”家声的嗓音有些沙哑。

  “嗯?”顾西辞的脑子里像塞了块棉花,钝了一下,想起那些安眠药片,想起空瓶子落到地板上的响声,想起自己终于摆脱了这个世界松掉的那口气,自己没死,还是死了呢?

  她的眼睛转了一圈,在医院里。

  “是你看到消息把我送来的是吗?家声,你是舍不得我的,是吗?”

  杨家声反过手握住西辞的手,那手上用了一点力气,另一只手抚摸着西辞的头发:“无论怎么样都得好好活着,谁说你什么样,不重要,知道吗?”

  大颗的泪水滚出来,西辞使劲地点着头。

  “你不会再离开我了是吗?家声,你不知道,你离开的这段日子,我有多想你……”眼泪再次滚滚而下。她以为自己都不会哭了,可泪水竟然那么旺盛,像要淹掉什么似的。

  大夫来了,护士来了,谁说了什么话,西辞都没太听清,她只知道自己还活在这人世间,那个她爱的男人握住了她的手,这样便好,这样,她便有了对抗这世界的力量。谁说她人渣谁说她冷血她都不在意,只要他在。

  在医院住到第三天,杨家声接顾西辞回了家。

  进家门时,西辞看到家声的行李箱。他搬回来了,她的心落进了肚子里,这样便好。

  他笨拙地进厨房给她做饭,从前,有西辞在,杨家声从没做过饭,虽然他在一家餐饮企业做高管,但他却是从不做饭的。好在,西辞会做,西辞也爱做。

  他跑进来问西辞做粥要放多少水,再一会跑进来问打火灶怎么打着火。换成从前,西辞肯定就系着围裙进了厨房,推家声出来,自己做了。可这次,死了一回之后,她看着他在为自己奔忙,甘之如饴。

  一个瓜片炒鸡蛋,一个水煮虾,一份西红柿鸡蛋汤,两碗白粥端了上来,西辞穿着睡衣坐下,她说:“家声,谢谢你!”

  话一出口,便觉得生疏了起来。急忙尝一口菜,瓜片鸡蛋咸,好在水煮虾总是不咸的。白粥也是配不了汤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家声笨手笨脚地帮西辞剥虾,西辞夹过来,沾一点味极鲜,吃到嘴里,香甜。日子仿佛和从前无缝接上了,又仿佛再都恢复不到原状了。可是,西辞想,自己要粗糙些,也要让出一点缝隙来,让家声照顾自己。

  杨家声半长的头发理得短了一些,身上穿的那件衬衫是淡粉色的,也不是西辞买的。杨家声的衣服都是西辞买的。西辞自己去批发市场淘衣服,却从不肯将就杨家声,他的衣服都是大商场里买来的。这件淡粉色的衬衫倒很普通,不像是什么值钱货色,再有就是家声肤色黑,粉色并不适合他。但他仍然肯穿,总是说明一些问题的。

  林赛破马张飞地杀了进来,进门瞟了一眼杨家声,也不打招呼,直接说:“顾西辞,你脑子被门弓子夹了吧,你?多大个事儿啊,活都不活了?再说了,这事你得给我解释解释啊,咱俩都说好了是隔个姓的姐妹,你这倒好,网上流言蜚语几句,你敢不告诉我一声就去死,这事,你欠我个解释。”

  西辞也并不接她的话,指了指饭桌说:“这个点,没吃饭呢吧?家声,给小赛拿双碗筷,吃饭吧!”

  “不吃,气都气饱了!”说是这样说,人还是在饭桌前做了下来。

  杨家声进厨房拿碗筷。

  林赛瞟了一眼饭桌,小声问西辞:“这是他做的?”

  顾西辞点了点头。

  “把你感动坏了吧?你个没出息的……”

  杨家声出来,把碗筷放下,说:“林赛,你陪着西辞,我公司有急事,我得马上回去!”

  西辞的心里“咯噔”一下,生怕他一去不归,但脸上还是漾着笑,说:“你去忙你的,这有林赛呢!”

  杨家声匆匆忙忙拿着西装外套走了。林赛吃了口瓜片炒蛋,忙吐出来:“这是给人吃的吗?”

  “他第一次做!”顾西辞的身子还是面条,坐着累,但又不得不撑着精神跟林赛说话,她生怕连林赛也走了,把她一个人扔下。

  林赛起身往下收拾碗筷,西辞也并不跟她客气。

  林赛边洗碗边说:“我从书里看来的一个段子,一对恋人相爱时,去过很多地方。结婚后,这男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有一天,他喝得大醉,回来对女人说,老婆,我们去旅行吧,我带你去我们没去过的地方!女人想了半天,说,我们去厨房吧!”

  林赛擦了手进来时,顾西辞还在琢磨那个段子:我们去厨房吧!

  林赛说:“我说蜜儿,你真别把你家老杨惯得……”

  西辞笑了,很无力又很坚定地说:“小赛,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林赛的眼泪倏地掉了下来,走过来拥住西辞,她说:“明天我就去找欺负你的人,生了女儿扔掉了还有理了吗?光她长嘴会说话吗?”

  西辞的眼泪也掉了下来,这世上终究还是有个人实心实意疼她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