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老天爷开出的大罚单
风为裳2020-01-05 22:082,147

  从舒朗的病房出来,葛霞身上像背了一袋米那么重。

  舒朗是个多么懂事的孩子啊,他说的那些话每句都像是在剜葛霞的心。那么漂亮健康的孩子,怎么就……

  葛霞的目光空洞地看向远方,一度她以为儿子长大了,她的苦难也就结束了。儿子争气,考上了最好的大学,谁想到命运还是不放过她,难道是报应?

  想到这,葛霞的心颤了一下。不,不会的,儿子那么懂事,他一定会没事的。

  出了医院,风吹过来,舒朗的话又飘到了葛霞的耳边似的。

  舒朗说:“妈,我知道这些年你吃了很多苦,如果不是为了我,或者现在你可以过得很好,年轻,漂亮,像小广场上的那些阿姨一样扭秧歌,甚至是跳街舞。我走了之后,如果你真的不想跟老爸过了,那就分开吧!也别总一个人,碰上对你好的叔叔,一起过后面的日子吧!妈,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可是,你老也不笑!”

  葛霞哭得不能自已,“儿子,别……别说了!妈……妈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给你把病看好……”

  “妈,我看了网上的那段视频,咱不能那样,咱都很对不起我姐了,现在这么逼她……”舒朗的脸色白成了一张薄薄的纸。

  “这你别管了。命是妈给她的,这回就要一个肾,也是应该的!我跟她保证,如果她能配上型,捐给你肾,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葛霞说得斩钉截铁。她没细想,豆豆欠她什么呢?她不是不去细想,是不敢去细想。她以为自己都忘了豆豆了。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命运会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提醒她女儿的存在。

  不管怎么说,豆豆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能放弃。舒朗不懂他的命对葛霞的意义,他就是她的命,他死了,她又如何活下去呢?如果可以做选择,她情愿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她自己,那样,她连眼都不眨一下,绝不会去求豆豆,绝对不会。

  葛霞决定再去找豆豆,哦,她已经叫顾西辞了。是谁给她取了这么古怪的名字的呢?葛霞没走两步,被一帮子陌生人围住。她按了按眼皮,这一晚上,右眼皮总是跳个没完没了。想找一张纸片贴上点震震,可病房里除了纸巾连硬一点的纸都找不到。

  那帮子陌生人里有一个葛霞认识,就是他给自己录了一段VCR说放网上就能让那死丫头乖乖来给舒朗配型捐肾的。葛霞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眼瞅着舒朗像颗缺水的豆芽菜似的一日弱似一日,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这些年,葛霞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但这话,她也只能压在心里自己苦巴苦熬着,说给谁听有用呢?舒可以是回来了,但也是行尸走肉一样,每日除了喝酒就是打牌,有时,葛霞甚至想,打赢这仗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当初一狠心就把婚离了,自己带着豆豆和小朗过日子,也不见得比这更苦,至少会比这舒心吧?

  还好舒朗是她人生里最大的安慰。她早就想好了,等舒朗考上大学,自己就跟舒可以离婚,然后一个人清清爽爽地过几天清闲日子,再然后替舒朗带孩子,话赶话说着说着就老了,一辈子也就那么一回事吧。

  可是,老天爷偏惦记瞎家雀。眼瞅着好日子就来了,舒朗被学校保送上北大,这是多大的荣耀啊,连是事儿不管的舒可以都说这是他舒家祖坟上冒了青烟了。那几日,舒可以甚至没有打牌喝酒,跑了菜市场买了两次菜,围着他们娘俩转,那个死气沉沉的家竟然有了欢笑声。葛霞都在暗暗打算了,如果老舒真的不再喝酒打牌,或者就是每顿省喝点玩玩牌解解闷,自己都是可以跟他过下去的。大半辈子都在一张床上滚,说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兴许是想的太奢侈了,老天爷不乐意了。于是开出了那么大一张“罚单”。

  葛霞拿着那张“罚单”简直就像是空怀接了个响雷,那雷把她从头霹到脚。她靠在学校走廊的墙上,嘴里只剩下了一句话:“有什么冲我来啊,干嘛报复我儿子?”

  舒朗的班主任老师束着手站在一旁,安慰的话也只有了一句:“舒朗妈,你得想开点!”

  她怎么能想开呢?舒朗是她的命根子啊,没了这命根子,她还活着干什么啊?

  录VCR那个没脖子的矮胖子蹿上前说:“葛大姐,你还记得我不,我是看得见网的小神仙,我之前帮您……”

  葛霞的嘴角咧了一下,打断他冗长的自我介绍,“我记得你,你们这是?”

  一个穿着花红柳绿民族风衣服的女孩挤出来说:“我们都是看得见网的网友,我们代表网友来给舒朗送捐款的,这张卡给您,以后还会陆续有钱打进这个卡里……”民族风女孩带了美瞳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紫光。葛霞很想像电视上那些接受捐赠的病人家属那样痛哭流涕,说着感谢的话。但这许多年来的经历让她变得粗糙且冷且硬,家里有男人跟没男人差不多。换煤气罐,修保险丝这样的活儿她都能做,没求过别人,也不感谢谁。

  卡被民族风女孩塞到葛霞手里,葛霞说的是:“我们还行,没到那一步,这钱我们不能要……我儿子缺的是肾……”

  民族风女孩突然一本正经地说:“看得见网的网友朋友们,你们听见刚才阿姨说了什么吗?这位苦难深重的母亲,她不要大家的捐赠,她宁愿把千斤重担担在自己身上,也不愿意给别人增添负担。而冷血的人渣女呢?没要你去死,医学昌明的今天,甚至那只是个不大的手术,而你却像鸵鸟一样藏起来,你是人吗?说你是畜牲,都辱没了畜牲!”

  葛霞看到小神仙的手里拿着个掌中宝在拍。掌中宝对着她,她不知所措,她说:“你们别拍,真的别拍,还有,你们不能这么说豆豆!”

  她的话被淹没在很多人义愤填膺的讨伐中,她像是个局外人,看着那群人在激烈地说着某个与她不相干的人。

  右眼皮跳得厉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