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她长了一张不开心的脸
风为裳2020-01-05 22:081,581

  舒朗透析出来,在医院大厅里的电视上看到那个被称为冷血人渣女自杀的。他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

  电视上没出现姐姐的图像,他盯着电视屏幕看,旁边人在议论:“怎么不死了呢?这种人,六亲不认,连自己亲弟弟都不救……”

  他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转身就走,那不是别人,那是他的姐啊。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的。

  早晨老妈葛霞如常提着保温壶给自己带来红枣粥,还烙了两张加了很多葱花的鸡蛋饼。舒朗的胃口还不错,喝了一碗粥,吃了一张饼。葛霞几乎是溺爱地看着儿子吃完这些东西,她抽了纸巾递给舒朗:“还跟小时候一样,爱吃放很多葱花的饼,我还问你,不如把葱包了馅吃得了。你还就喜欢这样吃!”

  “妈,我姐也爱吃放了葱花的鸡蛋饼吗?”舒朗早上没透析,前一夜睡得安稳,人也活泛了许多。话一出口,他知道自己惹了祸。

  舒朗一直到初中才从父母的吵架里知道自己是有过一个姐姐的,他问过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姐姐在哪,葛霞打了他一耳光,那是他长这么大葛霞唯一的一次打他。他问过父亲,父亲缄默不语。

  从他出生起,这个家就风雨飘摇。父亲喝酒玩牌,母亲像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除了对自己有一丝温柔外,又冷又硬地对待所有的人。渐渐地他从他们的吵架中听出端倪,应该是父亲做了出轨的事,母亲一直不能原谅他。但舒朗又不明白,既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不分开呢?还有,他们之间的事与姐姐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呢?从父母的吵架中,他知道姐姐的小名叫豆豆。有时,在路上看到女孩牵着小男孩的手,他就会很羡慕,他也很想有着牵着他手的姐姐。

  家早已搬了又搬,已经没谁给舒朗讲那过去的故事。舒朗像他的名字一样,尽量地舒朗出手臂拥抱这个世界,吸收阳光和水份。他从来都不是一张白纸,他更像是一张用家庭不幸的墨水写过的纸片,他不愿意像父母那样生活。他喜欢在外面跟朋友在一起,他努力地学习想要离开这个家。他几乎成功了。命运太残酷了。

  要不是这次病,也许姐姐的名字永远都不会在母亲嘴里提起了。她成了这个家庭里最深的秘密。但是,母亲走投无路时,竟然找到了姐姐,逼着她给自己捐肾。舒朗当然是想活命的。没有谁比一个病人更想要健康的。只是,他想了又想,她是自己的姐姐,但这些年,没有父母在身旁,她又经历了些什么呢?他们有什么权利以父母兄弟之名要求她为这个家里做些什么呢?

  所以,他托护士小桃给自己在网上发条消息说自己根本不想要姐姐捐肾。让大家别再骂姐姐了,谁都不了解情况,跟着瞎骂什么呀?

  可是小桃倒底帮没帮自己发这消息呢?怎么逼得姐姐都活不下去了呢?

  舒朗白着一张脸进了病房。葛霞扬着一张笑脸递上饭菜,葛霞有做饭的天赋,很平常的食材落到她手里,都能做出活色生香来。

  舒朗强撑着喝了半碗粥,两口呛芽菜。话几次到了嘴边:“妈,你知道我姐自杀的事了吗?”到了嘴边又生生地咽了下去。

  饭吃进去没到半小时就全吐出来了。

  葛霞收拾舒朗吐的那些东西,她一直低着头,舒朗无力地躺在床上,他看到老妈的头发很多都白了。之前也白了很多,但她都染得一丝不苟的,可是,现在,很显然,她没这份心情了。而她总是擦得很白的那张脸,这会儿也脂粉未施。

  仿佛一下子,她就老了下去。

  他说:“妈,我没事儿,你回去躺躺吧!”

  葛霞摸了摸舒朗的头,眼睛里蓄了一汪水,怕被儿子看到,赶紧扯出一丝笑容来,说:“好,我回去再给你炖点汤来!”

  舒朗说不用,自己吃不下,葛霞却匆匆离开了病房。

  舒朗很轻易地在手机上搜到了姐姐自杀的新闻。原来,网上真的什么都有,她的名字叫顾西辞吗?真好听,是收养她的人家姓顾吗?那照片出来了,舒朗像被施了魔咒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能动。

  她自杀,她宁愿自杀死掉也不肯原谅父母不肯来见一见他,姐姐究竟怎么了?这些年,她经历了些什么呢?她长得真漂亮,但那是张不开心的脸,真的,一点都不开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