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慕罹2018-10-19 19:001,927

  去操场打球的时候,陈末几度晃神,思绪总是不自控地飘到爱因斯坦的粉笔画和画画女孩儿蹙起的眉头。连姚从良传来的球,都没有接到。

  姚从良抻着脖子盯着他看,“这都第三个球接丢了,你这是有心事啊?”

  郝彬恨铁不成钢地插话进来:“陈末!能不能行了!梁悦看着我呢,我要是打不好她又得说我不上进不努力,闹着跟我分手,你可不能害我。”

  姚从良拍着郝彬的肩膀,指给他看,“放心吧,梁悦根本没看你。”

  是的,观众席上的梁悦早就没看他了,正转头对一旁的胡安琪发着花痴。

  郝彬顺着看过去,一看就急了,手里的篮球朝着胡安琪就扔了过去。就见胡安琪凌空接球,朝篮筐一抛,空心命中。梁悦更激动了:“哇,胡哥好帅啊,这得四分儿吧。”眼睛几乎要发射出红心来。

  胡安琪将校服搭在肩上,单手抄在口袋里,头带鸭舌帽,帽沿儿低低压着,只露一个尖尖的下颌儿,听了这话朝她一笑,吹了一声口哨。

  这一气呵成的套路,通读各类把妹秘籍的姚从良都心生敬佩,拿胳膊肘撞撞郝彬:“再过会你的女人就被撩走了。”郝彬赶紧冲着他的梁悦跑过去。

  胡安琪是隔壁班的女霸主,苏舟青梅竹马的“弟弟”。据说9岁那年为了保护苏舟,她一脚踢飞了扑上来的疯狗,从此开启了跆拳道人生。因她的武力值远胜铁血真男人,认识的人都得尊称一声“胡哥”。

  赛后休息,除了郝彬同梁悦躲到一旁吵架去了,其余人就着傍晚的风一道在台阶上坐下。胡安琪特意坐到了苏舟旁边,朝他一笑,却不是那种她擅长的撩妹笑法,反倒格外轻柔内敛,还带着一份羞涩。

  苏舟对这个“弟弟”熟悉到视若无睹,反而偏头去看陈末,“平时打篮球跟打鸡血一样,今天是怎么了?”

  姚从良也一脸苦口婆心:“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桂纶镁不会和你在一起的!”说话间手下拧着水瓶盖儿,半天也没拧开。

  陈末无语地看着他。

  面对困难,姚从良善于放弃,讨好地朝胡安琪看过去,双手递上了水瓶。胡哥单手就轻松拧开了。

  “太Man了!”姚从良感恩地要嘘唤些溢美之词,被忽然站起来的陈末吓了一跳。

  陈末撂下一句:“我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胡安琪,你帮我顶一下。”话音未落,人就跑了。

  众人默契地安静了片刻,齐声道:“他中邪了吗?”

  离开的陈末并没有像他讲得那样打道回府,而是绕开朋友们的视线,又回了教室。

  天边是残阳与红霞,金辉铺洒在每一寸照耀到的角落。他走到教室门口时,就看到赵小雨沐浴在这样的光华里,抬手写着板报。她的侧脸被勾勒得似会发光,融入一片静谧,陈末愣了愣,顿下脚步,连呼吸都压抑下来,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这一幕的美好。

  还是赵小雨仰得脖子酸,稍作关节放松时无意间发现了他,吓得“啊”的叫了一声。试问你突然发现人去楼空的教室里有一个人站在你身后不远处没有半点声响,眼神直勾勾的不知站了多久,换谁不害怕?

  赵小雨惊魂甫定:“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末不自然地转开视线:“我、我想起来自己以前有研究过画人像,可以帮到你。今天连累你的事就扯平了。”

  赵小雨眼睛亮了亮:“真的啊?”

  “当然,”陈末甩下书包走近她,“至少应付薛小花应该没问题。”

  赵小雨没察觉任何不对,只是感谢天感谢地:“那太好啦,我都快被逼疯了。爱迪生感觉长得也好复杂,我看了几个厉害的科学家,全部都长得好复杂。”

  陈末有点想笑,拿起粉笔,开始描画起来。

  期间,赵小雨便托着下巴聚精会神地看。半晌过去,陈末满意地停了笔,问她:“怎么样?”他只勾勒了一个侧脸轮廓,并没细画五官,却看起来有模有样。

  “貌似还不错,没看出来你还挺多才多艺的。”女孩频频点头,又转而一脸疑惑,“就是我感觉,这个轮廓很熟悉。很像某个人,我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陈末没告诉她,他所谓的研究过人像,其实只是研究过周杰伦的人像,眼前的粉笔画,也完全是百分百比着周杰伦的样貌来画的,好在她没发现,他也确实画得像那么回事。

  见她反复看着找来的资料图对比,陈末赶忙伸手夺过来,“别看了,没错的。这是爱迪生年轻的时候。”

  大功告成,两个年轻人相视一笑,拍着手上的粉笔灰,结伴下楼去。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好长,也好近。

  他们踩着影子一步步走着,好像青春永远不会走完。

  事实证明,陈末确实所言不虚。第二天花姐对着板报盯了半天,末了点了点头。赵小雨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朝陈末摇了摇握起的小拳头,嘴角翘得那样高。

  陈末本来想装酷的,可是不知怎么搞的,嘴角也跟着翘起来,变成一个无法抑制的笑容。

  他那时还未反应过来,像他这样自己都懒得照顾的物种居然会去照顾别人,是因为怦然跳动的一颗心。不过,倒也不用着急,自有时间会慢慢帮他印证这一份纯粹且美好的“喜欢”。

继续阅读: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室的那一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