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慕罹2018-10-19 19:001,927

  去操场打球的时候,陈末几度晃神,思绪总是不自控地飘到爱因斯坦的粉笔画和画画女孩儿蹙起的眉头。连姚从良传来的球,都没有接到。

  姚从良抻着脖子盯着他看,“这都第三个球接丢了,你这是有心事啊?”

  郝彬恨铁不成钢地插话进来:“陈末!能不能行了!梁悦看着我呢,我要是打不好她又得说我不上进不努力,闹着跟我分手,你可不能

继续阅读: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室的那一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