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宁愿从未认识你
伊离2018-08-03 18:343,284

  苏州。

  “还是找不到她?”

  “回尊者,找不到。”

  “那她的那几个朋友呢?”

  “已被唐门长老带回唐门了,无从下手。”

  “哼!没用的东西,一日找不到她,你们就一日不不要回来见我!我黑衣的兄弟不能就这样白白牺牲!”

  “是!”

  金陵。

  “黑衣的人还在找她呀?”

  “回主上,是的。”

  “那么,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么?”

  “属下已经加派了人手,务必保证黑衣人找不到她的丝毫踪迹。”

  “很好,前几日听说黑衣人在成都堵截过她与她的朋友,你派两个人去探探,那唐门长老是否与黑衣有过过节。”

  “属下遵命!”

  桃山。

  “小桃子,我抓到一只兔子!”唐乔宇举着兔子兴冲冲的嚷道。

  “你太猥琐了!”桃衣正在院子里打扫,闻言直起身子,一脸正气的看着他道。

  “啊?”唐乔宇有些不明就里,自己怎么就猥琐了?

  “兔子那么可爱的小生物你怎么能抓它!”桃衣一边大义凛然的说着一边抢过他手里的兔子,然后——

  “桃衣,你这个伪君子!”唐乔宇郁闷的大喊,因为桃衣一把把兔子扔得远远的了。

  “非也非也,我是女子。”桃衣拍了拍手,极其得意的说。

  “一会儿跟我上山去采些草药吧,今晚我就可以把功力传给你了。”桃衣说着,摸了摸大黄小黄。

  “嗯。”唐乔宇说着,摇着那把玉骨雕花扇朝屋子走去。

  “乔宇!”桃衣开口喊住了他:“你手上的扇子到底哪里来的?”

  “呃……你爹的……”唐乔宇有些窘迫的回答。

  “你大爷!”桃衣顺手就抓起扫把就扔了过去,唐乔宇眼疾手快迅速的把门关上了。“哐”的一声,扫把砸在门上,唐乔宇乐了,这小妮子真好玩。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在桃山上呆了半个多月。期间桃衣下山一次,托信差给绫子他们送去自己安好的消息,再采办一些山上找不到的草药,回去给唐乔宇疗伤。

  这半个多月来,唐乔宇的身体逐渐好转。也不知道是山上的环境太好或者怎样,唐乔宇和桃衣二人身上的伤都好的特别快。唐乔宇更是,原本凹陷的双颊都逐渐丰满了起来。

  每日,桃衣早早起来就去林子里捉些野味,就着原来就泡好在地窖里的咸菜,做些好吃的给唐乔宇。而唐乔宇由于化功散的原因,身上没多少力气,就只能留在院子里搬搬柴火,扫扫地。日子倒也过得惬意。

  这日,桃衣他们吃过午饭后,便上山去采了一些补气养血,固本培元的药。夜里,月亮爬上来,院子里他们已经摆好了练功的姿势。

  “记住我说的,气沉于丹田,将功力运于手臂,然后再慢慢的传给我,一定要慢!”唐乔宇又说了一遍。

  “嗯,你好啰嗦。”桃衣点点头,眼神里满是淡漠。

  “我也是怕出意外,这一个意外非死即伤,你希望如此吗?”唐乔宇无辜的摊了摊手说道。

  “……”

  “我要开始了。”桃衣说着,闭上了眼睛。

  “等等,我们就在院子里传功的话,会不会有人闯进来打断啊?那样也很危险的!”唐乔宇四处看了看,一脸戚戚焉。

  “你在这儿住了半月有余,可曾见过除我之外的人?”桃衣睁开眼睛,略微有些不耐烦的答道。只是她微微颤抖的手透露出她内心的紧张。说不担心都是假的,毕竟她的功力低微,一个差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桃衣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愿意废去自己全身的功力为我解毒?”唐乔宇看着她的脸认认真真的说着,凝重的样子让桃衣莫名的心里一沉。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照顾你半个多月?”桃衣垂下眼眸,低声答道。

  “那我们开始吧,记住一定要慢慢的,如果觉得脱力了也不要撤掌,放慢点儿就行!”唐乔宇说着,也闭上了眼睛。

  “你说,她会死吗?”蓝宁问身边的人。

  “主上……”

  “再等等,得让她吃些苦头。”蓝宁伸出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钟情于无心自己的人,总是要吃些苦头才会醒悟,如果我现在贸贸然出手救她,只怕她要连我一起恨上了,看着吧,我不会让她死的。”

  “可是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

  “我在这里,就不会让她有万一。”

  “属下明白了。”

  院子里,桃衣已经把功力聚集于手臂,和唐乔宇对掌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丹田一阵压抑不住的骚动,喉头一甜,一口血就溢出了嘴角。

  “桃衣!坚持住!”唐乔宇见她脸色瞬间苍白心知她可能脱力了,但是如果现在撤掌,两人只怕会受到几倍的反噬。

  “嗯。”桃衣淡淡的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痛楚,但却没有放松功力的传输。

  “主上!”

  “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蓝宁低声说道,眼睛一刻也没离开院子里那个小小的身影。当年她与桃凌勋相识的时候,也不过是桃衣这般年纪。桃凌勋生性热闹,极爱行侠仗义,为此惹下不少仇家。若不是她不顾反对坚持跟在他身边,想必他早就命丧仇敌手下了。

  可是最后,自己重伤之际,他遇到了不染一尘的医仙赵无恩,心生爱慕,便从一个江湖大侠变成了一个多情浪子。而他身边,原本属于自己的位子,也被赵无恩所取代。他桃凌勋甚至为了许赵无恩一个安定不再路见不平,江湖上都说他桃凌勋,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思及此处,蓝宁苦笑着低下了头。赵无恩答应嫁给桃凌勋的时候,自己已经有了他的骨肉。桃凌勋为了瞒着赵无恩,甚至指使他人下药落了自己的孩子。

  蓝宁想到那堪比挖心的疼痛,交握的双手不由得又用了几分力度。当初自己卧病榻上,而桃凌勋却忙着讨好赵无恩,甚至不曾来看她一眼,心中的凄凉更不知从何说起。如果不是桃少然与木瑶将自己送回金陵,恐怕还得亲眼看着桃凌勋与赵无恩成婚。

  “快二十年了。”她低低的这么说了一句。

  一个时辰过去了,桃衣不知咽下了几口鲜血,几次摇摇欲坠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喊着:坚持住,你要救他,你可以变成废人他不可以。

  为什么呢?

  因为,洛雪需要他,因为他不需要你。

  桃衣感到整个人飘了起来,不知在云里雾里。

  “乔宇……”她呢喃了一声,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他坐在自己对面,整个人被雾气缭绕,分明是内修的样子。

  看来,我救起他了。

  桃衣心里想着,然后又是一口鲜血溢出,眼前一黑,终于失去了意识。

  “主上!”

  “闭嘴!”蓝宁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的手下一眼,继续冷着脸看着院子里的两个人。

  只见唐乔宇将桃衣的内功在体内运转了360个周天,甚至打通了之前一直冲不破的经脉。噬魂的毒已经尽数清除,唐乔宇身体里除了桃衣的内力,连他自己的内力也回来了。而桃衣——

  唐乔宇调理好自身的气息缓缓睁开了眼睛,一个单薄的人儿躺在他面前,脸色苍白,嘴角血迹斑斑。

  “呵。”唐乔宇一声冷笑,却是对她不管不顾,只是站起身,抚了抚身上的灰尘,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负手而立。

  突然,唐乔宇眼里寒芒一闪,立时想到若是桃衣活了下来,必定有人知道他曾受过她的恩惠。将来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恐怕后患无穷。而且桃衣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经脉俱损,成为一个十足的废人了。他心里清楚为什么桃衣会如此,只是应了那句话: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想到这里,唐乔宇找到了自己的青竹剑对准桃衣的心口,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刺。汨汨鲜血顺着寒凉的剑锋淌到地上。本来昏迷的桃衣因为剧痛转醒,看到眼前自己心心念念要救的人站在她面前,一张俊脸充满了杀气。

  她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又看了看那柄青竹剑,突然就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你终究把我看轻了,无论我再怎么做,也比不上洛雪,是么?”

  唐乔宇眉头一皱,却不接话,只是自顾自的拔出了剑,转身便离开了。

  桃衣躺在自己的血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的疼痛比伤口来的更深更重,心中没我便罢了,为何要如此看轻我,我桃衣再不济,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为何要杀我,为何要杀我……

  “唐乔宇,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她望着他的背影呢喃着。一阵眩晕袭来,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不爱你。

  嗯,他不爱我。

  你爱他。

  嗯,我爱他。

  幸福是什么样子的?

  是不是就是父慈母爱,合家欢乐共享天伦?

  那悲伤时什么样子的?

  是不是万念俱灰,生死不求只求解脱?

  什么是解脱?

  犹如浴火一般,痛不欲生,却又得到新生。

  让我解脱吧。

  那,你得先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