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噬魂
伊离2018-07-13 18:063,373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

  薄衣初试,绿蚁新尝,渐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

  一路上,唐乔宇昏昏醒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桃衣带着他终于回到了自己家里。这一路走来,竟让唐乔宇惊异不止。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桃衣所走的路线连起来是太极八卦阵,如果不是及其熟悉阵法构造的人,是绝对找不到她的家的。而如果是从阵中往外走,就像平时走山路一样很轻易的就能走出去。唐乔宇看着搀着自己的人儿,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疑惑,她究竟是什么人?

  “你……”桃衣将唐乔宇安顿好了之后,唐乔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身上太多谜题,他不得不谨慎小心。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确实是这里出生这里长大,在我第一次遇到你之前没有出过山。我也是到了锦衣卫才知道这上山的路线是太极八卦阵,我爹娘还在的时候他们总会让我要记住回家的路,我从未怀疑。我知道我的身世是一个谜,但是我一点都不想弄明白。既然有人刻意要我下山,那我下山便是。”桃衣打断了他的问话回答道。她心里清楚,但是她只想顺其自然。爹娘都已经死了,自己能做的便是好好活着。与其去纠结这些早已经过去的事情,不如好好的活下去。

  “我记得你说过你下山是因为一群土匪霸占了你的家?”唐乔宇顿了顿,又开口说道。

  “他们不是土匪,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你见过土匪走的时候还关门吗?”桃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虽然当时整个屋子一片狼藉,但是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丢,所以那些人并不是土匪吧。

  “为什么救我?”唐乔宇再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当初你引荐我拜入锦衣卫,所以就当我报答你吧。”桃衣怔了怔,最后吐出这样一句话,她竟不愿意让他知道自己是特意的。“我去给你烧水,你把身上的伤口洗洗,这里只有我爹生前穿的衣服,不嫌弃的话就将就着穿吧。”说着,她走了出去。

  “桃衣。”唐乔宇念了念她的名字,终于暂时不再纠结她的身世问题。

  桃衣将洗澡用的大桶洗干净,搬进屋里,却正好撞见唐乔宇脱了上衣查看伤势。屋子里油灯昏暗,但是却还是让桃衣红了双颊。

  “抱歉。”桃衣丢下大桶,匆忙逃开了。

  趁唐乔宇洗澡的时候,桃衣收拾了另一间屋子。她昨晚打斗的伤还没有好又跑了一整天,定是无法再趴在桌子上睡了。

  “桃衣。”唐乔宇敲门。

  “什么事?”桃衣正在给背上的伤撒药,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慌张的拉起了衣服。

  “我是想说,院子里来了两条狗。”唐乔宇说道。

  大黄小黄?桃衣顿时脑子一亮,顾不得衣服还没整理好,匆匆忙忙拉开门冲了出去。然后看到两只威风凛凛的大黄狗站在院子中间,一看到桃衣窜出来,两条狗甩着尾巴就冲了过来。

  “你们也回来了。”桃衣抱着狗脖子,一脸的欣喜。

  “狗怎么破阵的?”唐乔宇站在一旁疑惑的问道。

  “它们很小开始就和我生活在一起了,每次我爹娘带我走山路时候都会带上它们,老马都能识途,更不要说是聪明的狗儿了。”桃衣说着站起身,回头看了唐乔宇一眼,然后便愣住了。

  桃衣给唐乔宇拿了她爹生前的白袍子,她总觉得爹穿白袍子的样子最好看了。她下山以后见过很多人穿白袍子,但是她都觉得他们穿得很丑,像披了白色的床单在身上。但是唐乔宇穿着爹的白袍子,往她面前一站,顿时她便想起了一句话:玉树临风一少年。

  “怎么了?不好看么?”唐乔宇被她看得有些不自然,摸了摸下巴,又拍了拍下摆。

  “没有,对了,这是你的吧?”桃衣说着,拿出了他的青竹枝递过去。

  唐乔宇见到青竹枝的时候,眼神不由得暗淡了下去:“你替我收着吧,我现在用不上它。”说完,他便转身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桃衣定定的站在原地,她这才想起了西门雨航说的,唐乔宇功力尽失。

  第二日。

  “好香~”唐乔宇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清香。

  “吃早饭吧!”桃衣站在院子里笑眯眯的说。院子里的石桌上摆着两碗散发着清香的粥和一叠咸菜。

  “这咸菜哪来的?”唐乔宇洗漱完毕后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我以前做的,一直放在地窖里。”桃衣回答。

  吃完饭后,桃衣查看了唐乔宇身上的伤,所幸他所受的皮肉之苦还算少,只是内力尽失却不知道为什么。

  “是化功散。”唐乔宇沉默了半晌说道。

  “那是什么?”桃衣显然不能理解还有这种东西。

  “化功散又名噬魂,是一种及阴寒的毒,取自极寒之地的冰蚕和极阴之地的百足。中毒者轻则功力尽失,重则全身筋脉俱断,生不如死。”唐乔宇解释道,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玉骨雕花扇,一脸的悠然自得,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西门雨航为什么把你软禁起来?”桃衣似乎对化功散不怎么感兴趣。

  “因为洛雪钟情于我,而西门雨航钟情于洛雪。”唐乔宇还是一脸悠然自得。

  “那你呢?”桃衣下意识的问道。

  “我?”唐乔宇嘴角悄悄的爬山一缕笑容,“我将会娶洛雪为妻。”他接着说道。

  桃衣顿时感觉全身的伤口都被擦上了盐粒,心里溃烂得最严重的地方被重重的打了一拳。他将会娶洛雪为妻。

  “那我先在这里道喜了。”桃衣强压下心里突如其来的不适说道。“噬魂要怎么解?”桃衣问道。

  “简单,把你的全部功力输到我体内,噬魂就解了。”唐乔宇云淡风轻的说道。

  “那来吧。”桃衣很果断的答应了,好像这只是在说,把你碗里的好吃的全给我一样简单那。

  “你愿意?”唐乔宇问道,眼里有一丝不相信。他方才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想过这世上竟会有人愿意这么做。毕竟谁的武功不是辛苦习来的。

  “愿意。”桃衣轻轻的回答。

  “但是那样的话,你将会变成一个废人。”唐乔宇再次提醒。

  “我?我本来就是一个废人。”桃衣说着,抬起手在眼睛上搭了一个棚看着院子里的秋千,“如果爹娘没死的话,看到我长到这么大,还救过人学过武功,也会感到开心的。”袖子滑了下来,露出了一节手臂,和手臂上狰狞的伤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在洛阳时候做的那个梦。自己记忆里的爹娘是殉情自杀的,可是又好像没那么简单。似乎记忆力最重要的一部分丢失了,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念此,她不由得有些晃神。看着秋千的目光也凝住了。那个梦里,这秋千好像已经断了。

  她蓦地起身,快步走到秋千架前面细细查看。

  “你怎么了?”唐乔宇似乎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

  “无事。”桃衣这般回答,抬手细细的检查起了秋千。这么一检查,桃衣被自己吓了一跳。梦里那个秋千架是右边藤条断了,而眼前这个秋千架,左右两边的藤条是一样不假,可是自己突然想起来,这么多年了这上面的藤条自己从来没有换过,竟然从来没有断。而看这藤条的老化程度,最多也就是去年的新藤!怎会如此?

  她呆立在秋千架前面,半晌没有一点动静。唐乔宇见她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便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胳膊。只见她“嘶”了一声,下意识的按住了被他用扇子敲过的地方。

  “你受伤了?”唐乔宇收起扇子。

  “嗯,前日夜里在绿影宗里有人想杀我。”桃衣不动声色的推开他伸过来的想要查看的手。

  “为什么要杀你?”他又问。

  “不知道,昨日不是告诉过你嘛,之前也有黑衣人的要杀我,不过黑衣人的刀刃上都有涂毒,前日要杀我的人刀刃上并没有毒。”桃衣解释道。

  “黑衣人?如果只是因为我的话,他们不会杀你,最多是把你抓回去。你跟他们有过节?”唐乔宇诧异的问道。

  “没有阿,我遇到过好多次黑衣人的人要杀我。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的原因呢。”桃衣解释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唐乔宇沉思了一下问道。

  “就是从你不见了以后吧,我和浪浪他们去洛阳的时候是遇到第一次黑衣人的刺杀。”桃衣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上面的伤还没有好透。

  “你身上有多少伤?”唐乔宇说着就握住了她的手腕。

  “呃……没多少,你放手。”

  “给我看看?”

  “男女授受不亲!”

  “你哪里像女的了?”

  “……”

  “哈哈!”

  “流氓!”

  因为桃衣的伤势,所以暂时不能将功力传给唐乔宇。两个人两条狗在山上生活了一段时间,最后桃衣还是把青竹枝还给了唐乔宇,唐乔宇每日都在院子里练习招式,以备自己功力恢复的时候不至于连招式都遗忘了。

  林中一处。

  “你说唐乔宇为什么不拒绝桃衣把功力传给他?”

  “属下不知。”

  “呵呵,那你说为什么桃衣愿意把功力全部给唐乔宇?”

  “属下愚昧。”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