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月神阁至宝
伊离2018-07-13 18:063,201

  桃衣并不知道月神阁包围了整个绿影宗,但是她却十分奇怪自己一路上居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去找唐乔宇,单凭直觉从绿影宗后面的山坡上顺水而下,然后,她碰到了来找唐乔宇的一行人,和鹰犬。

  “你站住!”其中一人大喝一声,躲避不急的桃衣只好站定转身。

  “你是何人?”话语里似乎在说,桃衣是擅闯领地的入侵者。

  “我是何人,与你何干?”桃衣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以刀撑地,支着身子说道。

  “放肆!你可知道我是何人!”对方顿时感到自己受到了轻视。

  “你是何人,与我何干?”桃衣一脸的天真无邪,如果不是说出来的话比较欠揍的话。

  “妈的!”对方终于成功的被桃衣惹怒了,桃衣也不懂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惹怒他,但是她知道,这些人在这里出现,唐乔宇就一定在这附近,自己能拖住这些人一些时候,他就有机会跑的更远些。

  “拿下!”一声令下,众人众狗一拥而上。桃衣握了握手中的刀,这里少说有一二十人,再加上几条狗,胜算真小。

  “鹰爪拳的精髓在于防,鹰翔于空,不是为了抓猎物,而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每一击都能击中猎物,伤其气血,取其性命。”桃衣想起诸葛英的话,慢慢的运气于手,凌空踏虚,劲气由掌心轰向地面。

  “啊——”没有防范的众人猛不丁被击倒在地,一时间,竟然都没有还手的余地。桃衣一个转身,朝自己来时的方向疾奔而去。

  “抓住她!本堂主重重有赏!”身后传来了气急败坏的怒吼。原来他是堂主啊,这样的脾性也能当上堂主,洛雪可真是不会用人。

  “抓到本姑娘,本姑娘也重重有赏噢~”桃衣说着,笑嘻嘻的一会儿踏水而行,一会儿运功瞬移,一会儿离这些人很远,一会儿又悄无声息的溜回来用劲气攻击一番。时不时的用语言激怒一下那个没脑子的堂主,他越是气急败坏,便越是被桃衣带着越跑越远。甚至桃衣还趁众人乱作一团的时候顺手拿走了唐乔宇的剑。气的那个堂主脸色发青,压根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就这样,桃衣跑了一路,堂主带着手下追了一路。半个多时辰以后,桃衣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撂下一句:“不和你们玩了。”转身朝林子深处窜去。

  “曰你仙人板板!”绿影宗堂主站在原地气急败坏跳脚大骂。当他注意到时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你大爷——”

  “嘿嘿……”林子深处的桃衣听到堂主这一声鬼哭狼嚎,不由得笑了出来。转而她又想起,现在,她更加不知道去哪里找唐乔宇了,依稀记得他说过自己仇家挺多的,万一他落到仇家手里,岂不是凶多吉少?

  这样一想,桃衣加快脚步顺着水流朝山下飞奔而去。如果唐乔宇也是顺着水流走的,那么按照自己的自己的脚力,应该能追上他。

  桃衣一边走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显然那个堂主还没有追上来。

  一路上,桃衣也是发现了一些线索。唐乔宇身负重伤,又被废了武功,脚程不快,下山的话顺着水流走是最快的。桃衣时不时停下来在观察四周的动静,生怕那些人追了过来。倒也有几次险些被追上,不过幸好桃衣及时察觉,伪作了一些线索,将他们引开了去。

  最后,已经到了夜里,桃衣终于在离山很远的一条河边找到了昏迷的唐乔宇。只是短短的十几日不见,唐乔宇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眼窝凹陷,双颊消瘦,穿着衣服的身子看上去单薄了许多。桃衣看着眼前这个昏迷的人,想着他拖着重伤的身体走了这么远的,一路上提心吊胆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心里就没来由的难受起来,就像经历了十万道天雷劫一样,轰隆隆轰隆隆,把整个人劈得生疼生疼,疼得指尖都在打颤儿。

  桃衣抹了抹眼泪,伸手拉起唐乔宇的胳膊想把他扶起来,猛不丁却被他用刀子抵住了咽喉。

  “你以为你能杀掉我吗?”他的声音阴冷陌生。

  “我是桃衣……”桃衣的声音有些哽咽。

  “谁派你来的?”他却并没有因为她的自报家门而放开她。

  “没有人……”桃衣回答,心冷了一半。

  “你有什么目的?”他又问。

  “唐乔宇,我是来救你的,你以为以你现在的情况,这把刀子能伤到我还是能保护你?”

  桃衣终于忍不住,收起了自己的温柔,冷冰冰的说道。

  闻言,他全身僵硬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握着刀子的手:“对不起。”他说道。

  “无妨,我能理解。”桃衣说着,重新抬起他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待到站起来一看四周,她才发现,离这里最近的是自己家,那个被土匪霸占过的家。当初自己千辛万苦将唐乔宇从鸡鸣驿带回那里,他却不告而别。想不到再回去,又是与他一起。

  这样想着,她便搀着唐乔宇,朝自己家走去了。

  “你为何会来救我?”路上,唐乔宇似乎忍不住一般,这样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离开我家以后我便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君子堂找绫子,得知她去了武当之后我们又去了武当。在洛阳歇脚的第一晚,我一个人在洛水旁遇到了埋伏。之后中了毒,昏迷了五天,这五天里不断有人来袭击我们,行事风格与绿影宗颇为相像。不多日我伤好些了,便与大家一起到成都,在成都又遇到了第二次暗杀,来人是黑衣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是黑衣人吧。”桃衣一边吃力的扛着他一边说着,不知不觉就说了很多。她心里沉了沉,自己为何要对他说这么多。

  “你还没说,你为何会来救我。”唐乔宇轻轻叹了口气,如此问道。

  “哼,当日在刑场你是被我带走的,之后若不是袅无音讯,我怎么会遭到绿影宗和黑衣人的刺杀?”桃衣这么说着,面上冷了几分。

  “嗯?”

  “唉,因为绿影宗和黑衣人都要杀我,我猜想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有得到你的消息,才判断是不是你出事了。此番来苏州,本想是找洛雪了解一下情况的,没成想洛雪在金陵,而你却是被雨航师兄囚禁了起来。”桃衣说到这里,仿佛是想起了他这些日子受的苦,语气不由得温柔了许多。

  “小菜鸟。”唐乔宇听罢,沉默了半晌突然开口。

  “啊?”

  “谢谢你!”他如此说罢,便仿佛是撑不住了一般,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可怜桃衣一个不防,险些被他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摔倒在地。

  绿影宗。

  “绿影宗素来与你们月神阁无冤无仇,不知月神阁为何带人包围了我绿影宗。”西门雨航领着众人站在大门口,不亢不卑,只是月神阁的人就像哑了聋了一般,无一人理他。

  “呵呵~可真会装无辜呐~”正当西门雨航要再次开口的时候,一个女子的笑声传了出来。只见月神阁的人自动让开了一条路,一个白衣女子半倚在步撵里,那声笑,正是出自她口中。

  “这位姑娘是?”西门雨航看着对面的白衣女子,一面维持着风度翩翩一面问道。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一阵的窝火,这该死的月神阁!转头看向一边,洛雪站在他身侧一言不发,可是脸色也是十分凝重。刚刚有人来报说月神阁的人包围了这里的时候,走出来就遇到了赶在月神阁包围前回来的洛雪。

  “主上!”一个月神阁的弟子上前,半跪着,似乎有事禀报。

  “嗯?”白衣女子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禀报。

  当这个月神阁的弟子在白衣女子面前耳语一番之后,白衣女子做了一个手势,瞬间,月神阁的众人便撤离了绿影宗,连带将抓的绿影宗的人也放了。

  “月神阁向来不参与江湖间的帮派斗争,但是绿影宗的,别再对我教至宝不利了噢,下一次,我蓝宁可没这么好说话了。”正在绿影宗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远远的听到了白衣女子的声音,原来她便是月神阁主上蓝宁。

  西门雨航看着离去的月神阁众人,心里有些疑惑。月神阁的至宝是什么?对他们的至宝不利?绿影宗向来不参与江湖纷争,何来对他们的至宝不利之说?莫不是月神阁此番是为了自己偷偷囚禁唐乔宇之事而来?可是知晓此事的都是自己的心腹,不可能会出卖他。可是除了此事,自己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会被称作不利了。难道是桃衣?自己囚禁了唐乔宇这么多天,月神阁的人却几乎与桃衣同时找上门来,难道蓝宁所说的至宝便是桃衣?但是她只是个刚下山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和月神阁有关?那么便是唐乔宇了?

  西门雨航回顾自己这几日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感到一阵迷惑。总之他明白了,这个唐乔宇,和月神阁的关系不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