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又一次刺杀
伊离2018-07-13 18:063,198

  是夜,桃衣突然醒来,警觉的翻了个身,敏锐的避开了狠狠的一击。抬头,看到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正拿着匕首,阴森森的看着她。

  唐门?

  在桃衣的认知里,只有唐门是以匕首为武器的门派,难道又是黑衣人的?

  不容细想,桃衣已经与他缠斗在一起了。黑衣人似乎知道她的武器都不在身上,所以只要桃衣一伸手向一个方向探去,他便用匕首毫不留情的挡住。桃衣一开始只顾得躲避他的进攻,以致于几次差点被黑衣人伤到。

  既然如此。桃衣咬牙想着,再不试图拿起兵器,而是使出了鹰爪拳迎战。

  鹰爪拳这个套路,桃衣一开始是最喜欢的。诸葛英说鹰爪不在攻,而是守。只要防守得当,对方总会露出破绽,而鹰爪拳的精妙就在于能利用对手一个破绽将其击倒,再以鹰爪之势毫不留情的攻其胸口,使其气血郁结,行动迟缓。而到了这个时候,恰恰就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候。

  可是几个回合下来,桃衣渐渐不支,心知是遇到了高手,自己习武不过数月,定然不是他的对手。只好一边打一边向门口挪去。

  “哐!”桃衣飞起一脚将黑衣人踹了出去,黑衣人没料到桃衣突然变拳为腿,防范不及,整个人向后飞去,直接砸开了门,摔到了外面。

  桃衣施展轻功飞了出去,心道幸好绫子没事做的时候教过她君子堂逍遥腿法的一招半式,她刚刚突然灵机一动,将黑衣人踹了出去,终于得到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正在桃衣准备抓住黑衣人的时候,他迅速的飞了起来,一招吐信打中了她的穴道,她晕了一瞬间,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黑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怎么了?”是闻声而来的拜月楼众人。

  “有黑衣人。”桃衣见到来人了,心里一松,脚下一软便,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一手按着手臂上的伤口回答。

  “嘶……”闻人暖和卿宁将她扶起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至少有十多道伤口,看来,这黑衣人是要置她于死地阿!但是转念一想,哪一次黑衣人不是想要置她于死地呢?

  “暖儿,你帮我看看这伤口有没有毒。”桃衣有气无力的说道。每一次黑衣人对她的刺杀都是用上了各种各样的毒,而这种毒不及时处理的话据说会变得十分棘手。

  “没有,还好还好,虽然都伤在了要害,但是都不很深,不过桃衣,你恐怕要在我们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了。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洛雪你来了,她明日就到。”闻人暖细细的检查了桃衣的伤口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没毒?”桃衣有些诧异,难道不是黑衣人?

  “嗯,难道你还希望有毒啊?”闻人暖一边检查她的伤口,一边丢了一个白眼给她。

  “走吧,我们去帮你包扎一下。”卿宁从闻声而来的医师手里接过医药箱说道,然后遣散了众人,将她好好的扶进了另一件客房。

  “桃衣,你是不是有很多仇家啊?下这么重的手,看着都心疼。”卿宁正在给她上药,一边的闻人暖忍不住一般嘟嘟哝哝的问道。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何。在洛阳我第一次被刺杀,那次对方在武器上淬了毒,我昏迷了五天才醒过来。前几日在成都又遇到一次埋伏,那次他们的武器上也喂了毒。所以方才我才会让你们替我检查一下,这伤口有没有毒。”桃衣一边看着认真替自己包扎的卿宁一边答道。

  “天呐,你得罪了谁啊,刺杀就算了,还在武器上喂毒!这是要至你于死地啊!”闻人暖闻言大惊。

  “我也不知道我得罪了谁,我下山的时间不到一年,习武也才半年,根本没有的罪过谁。所以我也一直想不通。今天要杀我的人应该与前几次的不是同一伙人,他的武器上没有毒,而且他所穿的夜行衣也与前几次的人不是同一伙。”桃衣没有对她们二人说出自己的猜测,只是如此描述了一番。

  “唉,你一个人睡怕是不安全了,若是信得过我们,今晚就到我们那里去睡吧。你这里门也坏了,住也住不了了。”卿宁替桃衣处理好的身上的伤口如此说道。

  “对,而且你的衣服都被血染脏了,正好我们那里有几套新作的衣裳,虽然你穿可能大了点,但是总好过没有。”闻人暖听卿宁说完,也对桃衣发出了邀请。

  “这样不太好吧,会不会不方便?”桃衣有些犹豫。

  “不会的不会的,哪能不方便,你还留在这个屋子里不仅不安全,而且也睡不了,你看门都坏了,你睡得下吗?”闻人暖亲热的挽着桃衣的胳膊说着,然后将她拉了起来,往门外走去。卿宁见状,笑眯眯的拿起了桃衣的东西和药箱,跟在她二人身后,往自己的弟子居走去。

  夜色朦胧,屋顶后面一双阴寒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第二天。

  “小桃衣!”桃衣还没醒,西门雨航的声音便窜进了耳朵里。

  “护法!”闻人暖站了起来,将要往里屋窜去的西门雨航拦了下来。

  “怎么了?”西门雨航见是闻人暖,立马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昨晚有人刺杀她,她受了伤,索性还无大碍,只是服了药,还在沉睡中。”闻人暖回道。

  “刺杀她?”西门雨航似乎有些诧异。在她印象里这个姑娘总是很和气,甚至受了欺负也是自己忍了下来,怎么会有人要刺杀她?

  “是的。”闻人暖叹了叹,似乎也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仇家。

  “护法护法!”卿宁一路喊着一路跑进来。

  “怎么了?”西门雨航回头问道。

  “洛雪回来了,可是……”卿宁顿了顿,似乎受到了惊吓。

  “护法!!”正在西门雨航要问卿宁可是什么的时候,另一个人又喊着护法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西门雨航看到来人,脸色一沉,当来人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以后,他整张脸就阴沉了下来,匆匆忙忙的走了,连卿宁的可是后面是什么都没有顾得上理会。

  “可是我们被月神阁包围了……”卿宁看着西门雨航远去的背影呐呐的说道。

  “什么!?”闻人暖一听,大力扳过卿宁的肩膀失色的喊道。

  “外面全是月神阁的人,他们把我们包围了,我们派人去问月神阁的人为什么包围我们,结果我们的人也被抓了。”卿宁正色道。

  “快带我去!”闻人暖说着就跟着卿宁跑了出去。

  她们走了之后,床上昏睡的桃衣睁开了眼睛。

  刚才西门雨航到屋外的的一瞬间,她感觉到有一股和昨晚的黑衣人一样的气息,所以即使醒了也没有睁开眼睛,哪怕自己要找的西门雨航就近在咫尺,她也没有做声。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仿佛是下意识的,就闭着眼睛装睡了。

  “月神阁?”桃衣嘟哝着,飞快穿好衣服,拿上暗器和大刀,悄悄的溜了出去。

  护法院。

  “混账东西!一帮废物!不是让你们好好守着的吗!”西门雨航大为光火的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说道。

  “护法息怒,我们只是想着他功力尽失,整间房子又都被封死了,所以才没有加以巡逻……”一个喽啰半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派人去追!整个山头都给我找遍!要是不把他带回来,你们也不用回来了!”西门雨航一甩袖子,扔了一把青竹剑出来:“这是他的武器,没来得及带走,上面有他的气味,你们带上鹰犬,天黑之前,务必将他带回来!否则,你们也别回来了!”

  “属下领命!”

  青竹剑!

  桃衣见到青竹剑的时候整个人都绷紧了,那是唐乔宇的剑!也就是说,唐乔宇被西门雨航囚禁了,但是他又逃跑了!看来自己果然没找错地方!但是西门雨航为何囚禁唐乔宇?难道是因为洛雪钟情于他?

  似乎唐乔宇的功力尽失,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桃衣想着,转身便悄然离去。

  “护法护法,不好了!”一个喽啰又跑了进来。

  “什么事!”西门雨航听到不好了这三个字,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们被月神阁包围了!我们派出去交涉的弟子全被他们抓了!”

  “什么?”西门雨航闻言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朝前门走去。

  “为何不早来报?”

  “卿宁姑娘先前已经来找护法大人,但是她说护法大人似乎有什么事情也没来得及听她通报,所以属下便再次通报了!”那个喽啰跟在西门雨航后面一路小跑,似乎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一般:“洛雪姑娘也回来了,这会儿正在门外与他们交涉呢!”

  “月神阁为何将我们包围?难道是帮里的兄弟又去外头为非作歹了吗?”西门雨航语气变得十分凌厉。

  “应该没有啊,我们一直都很遵守帮规的!”

  这样说着,他们就已经走到了前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