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绿影宗
伊离2018-07-13 18:063,202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桃衣站在苏州雁行镖局门口,不知从何而去。自顾自的从成都独自离开,一路颠簸到了苏州才发现,连找,都不知道往哪里找去。

  “还是先回去看看罢。”她轻轻念叨一声,朝那个熟悉的山头走去。

  “叮——”一声马铃铛晃过耳边,“这趟镖运完就回去吧,我都饿了。”一个声音闯进桃衣耳里。

  回头,运镖的两人皆是一身绿影宗的装束。桃衣心里仿佛被揪住了什么一般,连忙上前,拦在了飙车前面。可能是行为过于突兀,反让二人误以为是劫镖的,一时间气氛竟然有些剑拔弩张。

  “敢问二位可是绿影宗的人?”桃衣上前做了一揖问道。

  “正是,不知姑娘有何贵干?”对方愣了一愣,见桃衣似乎并没有恶意的样子,回了一礼礼貌的回答道。

  “不知绿影宗洛雪可在苏州?我与她是旧识,自上回一别,久未相逢,此次前来苏州,也想与洛雪叙叙旧。”桃衣知晓江湖上人人都以为绿影宗宗主是一个年纪很大爱装神秘的老头子,真正知道宗主是谁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是绿影宗的人,也没几个知道的。

  “很不巧,洛雪在金陵还没回来,不过你与洛雪是旧识,应该也认识西门雨航吧?他现在正在苏州,不如姑娘一会儿与我们一起回去吧?”对方很友善的邀请到。桃衣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但是一个晃神却没抓住什么,于是点点头,骑着马跟上了她们的镖车。

  运镖路上一路闲聊,倒是知道了她们的名字。一个叫卿宁,一个叫闻人暖。

  运完镖已经是傍晚了,卿宁抱怨着肚子很饿,再加上二人一路与桃衣相谈甚欢,于是闻人暖和卿宁便愉快的邀请桃衣一起在客栈吃些酒菜。

  桃衣心里着急着想要快点见到西门雨航,但是顾忌到自己若是表现的太着急,会让别人以为自己不安好心,只好强压着心里的焦虑,与她们一同在酒楼坐了下来。

  “桃衣,你多大了呀?”闻人暖笑眯眯的问道,一边还端起碗,大大的喝了一口酒,豪迈不可方物。

  “十七了,你们呢?”桃衣说着,十分赞赏的看着她,也举起了碗饮了一大口。

  “哈哈,我们比你大一些,我十八,暖儿也是!”说着,卿宁也豪迈的喝了一大口酒。

  桃衣与绿影宗接触不多,但也是知道绿影宗收人,第一要义是品性。若是势利小人,是万万不可能会入绿影宗门下的。

  “话说前几日听二虎说西门雨航已经好几日没有出房门了,唉,说起西门雨航,那可真是一个翩翩君子阿,若有一日能嫁他为妻,我此生也无憾了。”闻人暖一脸花痴的说着,不时泛出一些粉红色的小桃心。

  “别花痴了,我们都知道西门大护法只钟情于洛雪,也不知道这回是怎么了,一个呆在金陵这么久都不回来,一个躲在房里死活不出门。听送饭的馒头说,每次他都只把饭菜放在房门口,一个时辰之后才去收,而且他说自从西门大护法不出门开始,每日都要吃两人份的饭菜,你说奇怪不奇怪?”卿宁一边鄙视的看着闻人暖,一边八卦道。

  “嘿嘿,听说洛雪有心上人了,西门雨航自然是情伤了。”

  “也是,西门大护法对洛雪一片真心,连我都要感动了!”

  “你感动有什么用啊,人家又不是对你一片真心。西门大护法那样痴情的男子,真是世间少有啊!”

  “就是啊,要是有一个西门大护法那样的男子这样对我,我就是死都值得了!”

  “得了吧你,你看看天色已晚,别做白日梦啦!”

  “唉,你说洛雪为什么不喜欢西门大护法啊?西门大护法跟洛雪那么亲近,有很多机会可以强行将洛雪娶回家的不是吗?”

  “这情之一字怎会是你我能参透的,勉强不了的!像西门大护法那么稳重的男子,才不屑那种勉强来的感情!”

  桃衣一边吃着饭菜一边听她俩不停的崇拜西门雨航,不由得有些想笑。在锦衣卫的时候,西门雨航也给过自己许多帮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洛雪也在的原因,西门雨航从来都是一副纨绔做派,一点也没有卿宁与闻人暖所说的那么沉着与稳重。

  “难道洛雪在金陵不回来就是和心上人在一起么?”

  “我听说她的心上人失踪了,她在金陵就是为了找他来着。”

  “咦,那可就奇怪了,洛雪的心上人失踪了,西门雨航应该开心才对阿?怎么反倒情伤了?”

  “若你的心上人为了自己的心上人终日伤神,你还能不情伤吗?”闻人暖还了一个鄙视的眼神给卿宁,二人八卦着八卦着直接把桃衣给忽略了。

  但是她们八卦的,却是桃衣想知道的。洛雪在金陵,西门雨航在苏州,她们谈论的洛雪的心上人不知所踪,这里似乎有什么问题,看来唐乔宇确实没有余洛雪联系,究竟是怎么回事?

  “打断一下,雨航大哥在房里呆了多久了?身体可无大碍?”桃衣终于挑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开口问道。

  “约莫十一二日左右,你说一个翩翩公子在房里呆了十日,会不会变成苍白的病秧子脸色啊?而且每天都吃两人份的饭菜,会不会变成一个大胖子啊?”闻人暖见桃衣开口问道,以为她也对八卦感兴趣,便兴冲冲的邀她一起讨论。

  “呸呸呸,西门公子风度翩翩,别说就是呆十日了,就算呆上二十日,也一样帅气逼人!”

  她们还在不知疲倦的争论关于西门雨航闭关出门会不会变成病秧子脸色的大胖子,桃衣整个人已经如置冰窖。十一二日前正是唐乔宇离开她去往绿影宗苏州据点的时候,也就是那个时候,自己彻底与他失去了联络。

  桃衣转而一想,唐乔宇的留言并没有说自己去了哪里,至于以为他去绿影宗只是自己的猜想。但是怎么会这么巧?

  不管如何,先去找西门雨航吧。

  酒足饭饱,华灯初上。

  “桃衣,你是怎么和洛雪还有西门护法认识的呀?”卿宁双颊泛着微红,小女儿家的娇羞显露无疑。

  “洛雪引荐我拜入锦衣卫门下,雨航算是我的师兄。”桃衣骑着马一句带过。西门雨航也是诸葛英的弟子,不过自己是入室弟子,而他只是武学弟子。

  “你觉不觉得西门护法很帅啊?”闻人暖也插上了一句。

  “呃……还好阿~”桃衣愣了一愣,如实回答。

  “桃衣你有喜欢的人么?”冷不丁,闻人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桃衣沉默了,喜欢?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是黄昏的火烧云长到了自己的心里,面上却还要维持着波澜不惊?是九霄之上太阳之子驾着龙车轰隆隆的碾过天边,然后在自己的心里投下足以融化世界的太阳?或者是在极寒之地生起一堆熊熊篝火,拥抱着厚厚的棉衣心满意足?还是大雨磅礴的天地撑起一柄伞,欢快的在雨里来来去去?

  “桃衣?”闻人暖又喊了她一声。

  “啊?我不知道。”桃衣怔怔的回答。

  “桃衣!你定是有心上人了,别是西门护法阿,你不要跟我抢!”卿宁一脸的痛心疾首。

  “呃,西门雨航于我而言只是师兄……”桃衣看着紧张兮兮的卿宁小心翼翼的说道。

  一路聊着一路走着,不知道穿过了什么巷子哪条街,终于听到她们二人说到了。

  “馒头馒头,快带这位姑娘去找护法,她是护法的小师妹,指不定护法听到是她就出门了呢!”卿宁一边把马拴好一边迫不及待的找人带桃衣去找西门雨航。

  “这……可是护法说了谁也不见呀!”馒头面色为难的说道。

  “哎呀听我的没错!快去!”卿宁不耐烦的将馒头一推,然后示意桃衣跟上他。

  穿过练功台,一路走到后院:“姑娘请稍等,容馒头先去向护法禀报一番。”馒头说着,转身便向屋子走去,但是只走了几步,又返回了。

  “那个……敢问姑娘芳名?”原来他忘了问桃衣的名字。

  “锦衣卫,桃衣。”

  片刻。

  “姑娘,护法说姑娘一路旅途劳累,让您先在客房歇息,明日一早,他再来找您。”馒头说完,也不管桃衣的反应,自顾自的跑开了。

  “明日一早?”桃衣有些奇怪,为什么现在不能见我?桃衣看了看天,也不见得多迟啊。

  桃衣想了想,转身便向外面走去。既然他要明日见我,那么我等着就是。

  “怎么样怎么样?西门护法见你没有?”远远的看见了桃衣,卿宁几乎是一路跳着蹦着跑了过来,然后激动的抓着桃衣的胳膊问道。

  “没有,他说明天见我。”桃衣不动声色的挣开了卿宁的手,“客房在哪里阿,师兄说让我先在客房歇息。”

  “噢,跟我们来吧~”卿宁说着,又挽上了她的手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