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黑衣人
伊离2019-01-09 10:103,268

  一行四人,说说笑笑朝成都城里走去。行至南宫世家附近的时候,桃衣被一旁飞出的冷箭射下了马,众人大惊。

  只是片刻,四个人便被一群黑衣人围了起来。

  “黑衣人!”百里绫惊呼,不知何时竟惹上了这样一群江湖杀手。

  “一个不留!”领头一声令下,黑衣人蜂拥而上,一时半刻,竟不见天日一般黑暗。

  桃衣所中的冷箭明显是涂了毒的,此时已经昏迷不醒了。北冥浪背上背着桃衣,险而又险的躲过黑衣人一招又一招,心道此次定是凶多吉少了。

  迎面一个匕首攻来,北冥浪躲不开,只好生生的接住。“哐!”一声响,北冥浪回头,是岑默,一个逐电追风把人震开了去。“你带桃衣先走!”她喊道。

  “哈哈哈!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领头的黑衣人大笑。

  突然四周起了烟雾,隐约可见一个人影在烟雾里穿梭。“夏良笙吗?”百里绫心里想着,一剑刺向最近的那个黑衣人。

  “我们黑衣的事情,还请唐门长老不要插手。”黑衣领头人说道。烟雾散去,百里绫定神一看,果然是他。

  “咳咳,我只是放个烟雾弹,没有插手呢。”夏良笙靠着路边的一棵树,手里拿着两个烟雾弹貌似调侃的说道。“况且你们黑衣杀人,我管过么?”嘴角噙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似乎在说着什么好笑的事情。

  “我们每次杀人你都来放烟雾弹,这叫没管过么?”黑衣领头人继续说道。

  “我只是喜欢放烟雾弹,我这叫管么?难不成你们黑衣还要管我在哪里放烟雾弹用什么姿势放烟雾弹么?”夏良笙笑得没脸没皮的继续说道。

  “你放了烟雾弹,干扰了我们这还不叫管么?”黑衣领头人似乎很受不了对方的滑头,看着他的眼神似乎在说,堂堂唐门长老,居然是这样一个无赖之人。

  “噢,那你们为什么总在我放烟雾弹的地方杀人?”夏良笙摆出一幅无害的表情说道,样子甚是无辜。

  “少废话,这四个人的命我们要定了!”黑衣领头人说,做了一个手势,众黑衣人巧妙的避开夏良笙,围上了百里绫等人。

  “biu~”一只飞镖破空而来,眼见着一个黑衣人的刀要砍到背着桃衣的北冥浪了,紧接着却轰然倒地。

  “哈哈哈~你们真有意思,这么多人在赶集吗?”一个女子的娇笑声传来。

  “你想死吗?黑衣的事你也敢管?”一个黑衣人说着,可能是唐门长老动不得,所以把怨气全洒向声音的主人,抬手就是一连串的飞镖扔出去。“叮叮叮”结果却被全数挡了回来。

  “不知来者何人。”黑衣人们将桃衣等人团团围住,黑衣领头人朝着女子发声的方向喊道,露出面罩的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仿佛只要对方一露面,他就会扑上去吃了她一般。

  “在下只是无名小辈,报了姓名你也不知道,只是看着这么多人欺负四个人有些手痒想玩儿飞镖而已,你们……继续……”说着,她从树上一转身,凌空虚踏一步,离开了。

  “哼!”黑衣领头人冷哼一声。“拿下!”回过神来,一声令下。

  “我擦,又是烟雾弹!”

  待烟雾散去,他们要拿下的人已经不见了。

  “夏良笙!我操你祖宗!”黑衣领头人心里一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原来,那名不知名的女子只是假装离开,当黑衣领头人一声令下的时候又回身和夏良笙一起,在烟雾弹里救走了百里绫四人。

  杜甫草堂。

  “好了,这里是安全的,我就先走啦,最见不得欺负人的了。”女子将众人安顿好以后,挥了挥衣袖潇洒的说道。

  “姑娘且慢,敢问姑娘芳名?”夏良笙见状,急忙喊住了她。

  “长老大人,我也是唐门弟子,如果告诉了你姓名,恐怕会被人说我是拍马屁,所以长老大人还是放过我吧~哈哈~我去也!”

  女子说完,便施展轻功离开了。

  夏良笙看着女子离去的方向,一脸的若有所思。

  “喂,想什么呢?”百里绫上前去撞了撞他的肩膀问道:“是不是你那风流的本性又出来了?见着个不错的姑娘就这幅德行,看你那失魂落魄的样子。”

  “没有,唉,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夏良笙急忙回神否认,“把这个给桃衣吃下去,我也不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夏良笙说着,递给百里绫一个小小的白瓷瓶。

  “……”百里绫不接。

  “怎么了?”

  “不知道她中的什么毒就给她乱吃解药,你把她当药人阿?”百里绫有些不悦。

  “不是,这是护心丹,不管中的什么毒,吃了这个都能护住心脉的!”夏良笙收到百里绫鄙视的眼神之后,顿时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大喊起来。

  “啊啊啊……”岑默突然也大喊了起来。

  “怎么了?”百里绫和夏良笙冲进草堂问道。

  “她……桃子……她……”只见岑默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怎么了?”百里绫一边问着,一边朝床上看去,只一眼,她便愣住了。

  “怎么了?”夏良笙也凑了上来,接着,和百里绫一样愣住了。

  桃衣已经醒了。但是她的眼睛却隐约的可以看到一丝血红,表情呆滞的看着前方,仿佛一个活死人一般空洞,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诡异。

  “你们怎么了?我怎么了?”桃衣看到发愣的众人,仿佛才醒过来一般问道。而大家看着她眼里的红光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消退下去,片刻就不见了,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没有,你醒了就好。”一直在一边没说话的北冥浪开口说道。

  “好痛……”桃衣动了动手臂说道。

  “好啦好啦,这样,接下来就岑默和我去峨眉找小染下山,剩下的人就留在草堂之中。那些黑衣人不知道为什么找上我们,分开行动我们反而比较安全些。”百里绫说道。

  “嗯,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行动去峨眉吧,门派里黑衣即使再嚣张也不敢乱来,反而要是我们留在成都,会被各个击破。”北冥浪略微有些凝重的说道。“黑衣人到底是为什么要杀我们?还是要杀我们其中一个?”

  听到北冥浪的最后一句话,桃衣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想到那日劫法场的事情。难道他们是去杀唐乔宇的吗?可是唐乔宇若是被砍头不也等于是死了,他们何必冒那么大风险去法场杀他?难道唐乔宇真的是黑衣人里的?因为自己救走了唐乔宇所以要追杀自己?可是唐乔宇那日已经离开了自己家,如果他平安和洛雪联系上了,没理由不和黑衣人联系。况且之前在洛阳要杀自己的那伙人,听大家描述,和绿影宗的行事风格一模一样。如果是洛雪派来的,就算当时自己是劫了她的心上人,也没理由要杀自己,毕竟是同门。还有就是唐乔宇已经走了,不可能不与洛雪联系。那么这么说来,原因只有一个——唐乔宇失踪了!

  想到这里,桃衣瞬间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我要回苏州!”就在众人还在讨论是去峨眉还是留在成都的时候,桃衣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

  “啊?”众人不解。

  “我自己回去,黑衣人要找的是我,他们要杀的是我!”桃衣说着,垂下了眼帘。

  “你怎么惹到他们了?难道在洛阳的时候要杀你的也是他们?”北冥浪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知道。”桃衣并不打算做过多的解释,她只想知道现在唐乔宇是否还安全。不管在洛阳刺杀自己的是黑衣人的人还是绿影宗的人,都证明一点,唐乔宇不见了。自己在洛阳应该就要想到这点的,可是却到了现在才发现事情不对劲。

  “……”寂静无声。

  “明天我就启程回苏州,告诉我怎么联络你们,等到事情解决以后我再找大家!”桃衣急切的说道。

  “你有病啊,知道黑衣人要杀你你还一个人跑去苏州,跟我们在一起不是安全的多吗?”北冥浪皱着眉头说道。

  “我不让你一个人去,太凶险了!”岑默大声的说道。

  “我也不让你一个人去。”这是北冥浪。

  “要去大家就一起去,敌在暗我们在明,这样做太危险!”这是百里绫。

  “绫子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这是夏良笙。

  “我不想拖累大家……”桃衣心里感动,但却坚持。

  “操!你没听今天黑衣人说的要把我们杀的一个不留阿!拖不拖累现在不都拖累了,你还想自己跑走然后被他们抓落单吗?”北冥浪略微有些激动。

  最后商议的结果就是还没结果,桃衣坚持要自己回苏州,但是众人都不愿意让她一个人涉险,最后,受了伤的桃衣体力不支脸色苍白,这件事便容后再议。于是大家也不讨论是去峨眉还是留在成都了,便决定先在成都休息一晚,明日再作打算。

  是夜,一个身影悄悄溜出杜甫草堂,朝城里奔去。

  “这样都拦不住你么?”

  夜如水,虚闻一声长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