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双公子
伊离2018-08-03 18:343,267

  十七年前。

  “桃凌勋,我问这最后一次,你究竟是爱我,还是她?”蓝宁站在玄武湖边上,衣袍无风自动,一脸的凛冽。

  “我也回答你最后一次,我桃凌勋,今生不可能会爱上你,蓝宁。”桃凌勋提着长剑,冷然望着眼前的女子:“你真是个恶毒的女子!”

  “桃凌勋!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闻言,蓝宁的哥哥,千面郎君叶千骨开口道。这本是自家小妹的事,可奈何这桃凌勋欺人太甚,连早已不问世事,只顾逍遥天地间的独孤一剑叶孤月也一起回来了,只为了为自家小妹讨回个公道。

  十多年前,玄武湖惊天一战,蓝宁就此消失,千面郎君和独孤一剑也销声匿迹。传说无双君子桃凌勋葬身玄武湖底,但又有人说,桃凌勋和医仙赵无恩隐居于深山老林。但究竟是与否都无从得知。

  从此,江湖沉寂了很多年很多年。

  “桃衣,这不过是一把造型比较奇异的飞镖,你激动啥?”北冥浪有些奇怪的问道。

  “告诉我!这到底是谁用的!”桃衣依旧激动的抓着叶千树的袖子问道。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飞镖出自十多年前在江湖上消失的无双君子,桃凌勋之手。”叶千树冷着脸说道。

  “不可能!!这不科学!!”一直在一边没说话的岑默突然激动了起来。

  “你激动啥?”澹台忆情扯了扯岑默。

  “桃凌勋不早就死了吗!这不科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无双公子是性情中人,这种性情中人一般都是打不死的小强,所以可以理解。”澹台忆情很欠揍的摸着下巴说道。

  “桃衣,你认识无双君子?”百里绫问道。

  “不认识……”瞬间,桃衣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全部力气一般,瘫倒在床上。

  “当年爹娘还在的时候,爹经常会拿木头给我雕刻一些东西,其中就有木质的飞镖,与这一模一样,除了这个是铁的,而爹做的是木的。爹还经常用这种飞镖猎兔子,只是他用来猎兔子的都是铁制的,我之所以说我不会认错,因为这些飞镖身上都刻着繁杂的桃花图案,小时候最喜欢爹偷爹的飞镖,三支拿在一起就像是一束寒铁桃花。所以刚刚看到的一瞬间,我才会如此失态。若是不信,我家里还剩余几只,可以与我一同回去,拿给大家看。”继而,桃衣慢慢开口,解开了众人的疑惑。

  “如此说来,你爹是无双公子桃凌勋?”叶千树皱着眉头问道,只是声音依然冷淡异常。

  “不是,我爹叫桃少然,不是什么无双公子,我也从来没听过这个人。我记事起我们就住在山上,爹娘只是偶尔下山一次采办家用。其实小时候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但是这些我还是记得的。我问过爹娘为何我们不住在城镇之中,娘说当年居住的村子闹瘟疫,娘身子弱,当时染了风寒。村子里的人以为娘是得了瘟疫,都想将娘烧死,爹便带着娘连夜逃到山上,可能是他俩的情意感动了上苍,娘不久之后就好了起来,之后便一直隐居在山中。”桃衣闭着眼睛仿佛在回想着什么,缓缓道来竟是这样一个故事。

  “你爹娘是怎么死的?”开口的是岑默,她仿佛被桃衣的情绪所感染,声音有些喑哑。

  “不知道。他们死的时候我在山上采一些草药,回去的时候他们躺在床上,已经死了。他们死的时候表情都很安详,所以我想是殉情而死吧。”桃衣睁开眼睛,仿佛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为何殉情?”岑默再问。

  “不知道,他们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早晨还好好的,中午我回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桃衣说着看向岑默:“他们离世之后,我便大病了一场,因为山上只有我们一户人家,我只能靠着娘在世的时候教我的一些浅薄医术自己照料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病得太久,我好了之后很多事情记得不太清楚。”

  “如此,是我误会你了。”叶千树说着,脸上的表情便松了下来。

  “对了,叶公子方才说这飞镖出自一位桃姓的无双公子之手,不知道可否详尽告知?”桃衣问道。

  “嗯,无双公子是十多年前四大世家之一的捻桃山庄二公子,确切的说这飞镖是出自捻桃山庄,但是捻桃山庄之人待人平和,平素不与人打斗。只有这二公子喜好行走江湖,仗剑行侠,用的全是这种飞镖,久了自然也就见到飞镖,就与他联系在一起。”叶千树说道,又号了号桃衣的脉象。

  “我已无事了,劳叶公子挂心。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还望公子告知。”

  “请讲。”

  “方才叶公子还说,当年的无双公子在十多年前就在江湖上消失了?可否详细说明?”桃衣开口问道,这一问仿佛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于是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叶千树,等他讲故事。

  “这大概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当年月神阁的蓝宁痴慕无双公子,可惜无双公子当时的心上人是医仙赵无恩。后来蓝宁便劫持了赵无恩,在金陵皇宫后的玄武湖旁,说若是无双公子赢了她两个哥哥,她便放了赵无恩,再不纠缠他。若是他输了,就要娶蓝宁,并且蓝宁会杀了赵无恩。若是拒绝应战,蓝宁会当场就杀了赵无恩。桃凌勋无法,便提剑而来。可是蓝宁的两个哥哥都是问鼎华山的高手,单凭桃凌勋的武功根本毫无胜算。于是就在他即将落败之时,他突然使出一招绝技,有明眼人看出来,那就是失传已久的雪斋剑法中的寒心恨雪。桃凌勋重创蓝宁的两位哥哥之后,趁蓝宁不备,打伤了她,然后带着赵无恩跳湖了。之后蓝宁带人在湖里寻了好久都没有寻到他们二人,连尸首都没有。所以桃凌勋与赵无恩究竟是死是活,都无人知晓。”叶千树缓缓道来,神色之间竟有些黯然。

  “叶大哥……”澹台忆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就是蓝宁那两位哥哥其中之一,当年我们谁都没想到后来会因为这件事而发生那么多。这么多年我一直居住在武当,听闻捻桃山庄已经从当年的四大世家落魄得淡出了江湖。”叶千树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全毁在一个女人手里。”

  “那千树大哥是如何与忆情师兄相识的啊?”百里绫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个……师妹你就别问了……”澹台忆情似乎有些尴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笑嘻嘻的说道。

  “当时啊……”

  “啊,大哥,我们去给桃衣熬药吧熬药好不好!”叶千树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的,可是这一开口,就被澹台忆情慌慌张张的打断了,接着吵吵嚷嚷的把叶千树拉了起来,然后慌慌张张的拉着他出去了。

  “这傻逼……”北冥浪看着他的背影,嘟哝了这么一句。

  又过了几日。

  “千树大哥,桃衣的伤好多了吧?”百里绫问道。

  “嗯。”

  “那我们可以启程去峨眉找小染了么?”百里绫再问。

  “嗯。”

  “你可以不只说一个字么?”百里绫嫌弃的说道。

  “可以。”

  “……”

  城外。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我会想你的!”澹台忆情深情款款的对……北冥浪说道。他还要回君子堂向师傅复命,所以没能跟着众人一道前去峨眉。为此他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非说复命之事放只鸽子就好了,为何不让他与大家一起。直到百里绫拉长了脸说要给花夏师傅写信说师兄不愿回门派他才作罢。

  “……”

  “傻瓜,傻瓜……”一只乌鸦飞过,然后一坨不明物体掉在了澹台忆情的头上。

  “唉……”众人轻叹,与众人道别,然后策马奔去。叶千树和澹台忆情站在原地看着众人远去,落叶轻飘,萧瑟。

  成都。

  “来了么?”

  “回主上,已经到了南宫世家。”

  “几个人?”

  “三女一男。”

  “哼,果然来了,通知兄弟们集合。”

  “是。”

  “无论你有多少人,桃衣,犯我者,虽远必诛。”一个黑衣人临窗而立,腰间一把匕首寒光凛冽。

  城外。

  “峨眉不准男子进入吧?”岑默问道。

  “对喔,听说灭绝师太要是在峨眉发现男子是要杀掉的。”百里绫略微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同行的北冥浪。

  “那怎么办……”北冥浪勒住了马,然后做出一脸怕怕的表情看着众人。

  “到城里给浪浪买一身女装吧。”桃衣回头笑嘻嘻的说。

  “雅蠛蝶!”北冥浪大喊,据说这是东洋话,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可能以他风流的性子,是跟东洋姑娘所学也不一定。

  “嗯嗯,这个方法好!”岑默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无视一脸蛋疼的北冥浪。

  “我也觉得,果然好办法!还是我们家桃子聪明!”百里绫冲桃衣竖起了大拇指。

  “……”北冥浪欲哭无泪,看着眼前这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心里默默的腹诽着,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