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心病还须心药医
伊离2018-07-13 18:063,533

  是什么在耳边呼喊,那声音就像孤独的风,带着浓重的绝望和凄惨。呜咽着,仿佛在哭喊,不要离开我。

  有光,一点点穿透黑暗,就像一只手,慢慢的伸过来,你不要绝望,我抓住你,我会拥抱你,别害怕。

  别把我扔在黑暗里,你要带我走,带我去没有一点儿黑暗的地方,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会害怕,我很孤独。

  然后黑暗一点点凝聚,吞没,整个世界再次暗无天日。

  你在哪里?你把我丢下了吗?

  不要离开我……

  桃衣醒来,模糊的视线一点点清晰,淡色的帷幔从头顶一直牵往两边,然后温柔的垂在床上,温暖,却不失华丽。

  我死了吗?这是哪里?

  “你醒了吗?”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仿佛揉进了蜜糖,带着微微的香。

  桃衣没有回答,只是费力的转过头看了看来人。视线依旧有些模糊。

  “桃衣,”美人在塌边坐下,温柔的拉起了她的手:“你不必怕我,若不是我,你已经死了。”

  “你是谁?”桃衣张了张嘴,哑着嗓子问道:“我死了吗?”

  “你还活着,我是蓝宁。”女子说着,轻轻放下了她的手:“我与你父亲是旧识,他过世前托我照顾你。”

  “你是月神阁的蓝宁吗?”桃衣皱了皱眉问道。

  “嗯,这里就是月神阁。”女子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你为什么认识我爹?”桃衣闭着眼睛问道,只觉得一阵阵的无力如潮水一般涌来。问出这句话后,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惴惴不安。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现在还虚弱,养好了身子我再告诉你。”蓝宁说着,将她额上的发抚开。

  “之前你以月神阁至宝的名义带人上君子堂和包围绿影宗,这个至宝就是我吗?”桃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哑着嗓子这么问道。

  “嗯。”蓝宁微微笑着,替她掖了掖被角。

  “我为什么会是月神阁的至宝?”桃衣问道。

  “我与你爹娘是至交好友,你小时候跟我最亲了,我一生都不会有孩子,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至宝一般。”蓝宁笑着说道,神情很温柔。

  “我小时候?与你最亲?”桃衣不解。

  “你现在太虚弱了,这些事你我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好好休息,乖。”

  “好。”

  蓝宁微微笑着起身,一挥手,帷幔落下,遮住了桃衣的视线。

  我还活着吗?

  我还活着啊……

  桃衣透过帷幔看着蓝宁娉娉婷婷离去的身影想着。

  我为什么还活着?

  桃衣闭起眼睛,想起了那日唐天佑望着她冰冷的眼神,心里一阵酸涩,眼泪便顺着两鬓滚落。

  我从来不想要你回应什么,我爱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为你做的任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

  纵然,你不爱我。

  纵然,你爱的不是我。

  纵然,你的剑指着我。

  纵然,你要我死。

  初识的时候,你是君子堂第一大侠。你给我馒头吃,带我去找浪浪却遇上仇家。后来我在绫子的马背上看到捂得严严实实的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你,并确定是你。后来在君子堂,我救了你一次,你引荐我去锦衣卫。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暗生情愫的?我想可能就是在玉笔峰的时候,你自己明明已然受了重伤,却把披风罩到我身上吧。

  在鸡鸣驿的时候,我不敢开口说话,从来不在你面前取下面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你是洛雪的心上人的时候,我变得那么胆怯。

  每一次见你都有不一样的感受,第一次敬畏,第二次吃惊,第三次感动,第四次胆怯,第五次心疼。最后,我却几乎命丧于你的手上。可我,为何还是对你如此放不下。

  爱是什么,竟能让人如此不顾生死。明知道前路艰险,却愿意为这个爱的人披荆斩棘,愿意为这个人变得无坚不摧。自己也曾是偌大的江湖中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可是只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被这个江湖折磨得半死不活。

  或者说,被你折磨的半死不活。

  爱是什么,让人变得如此脆弱,仿佛一个水泡,轻轻触碰,瞬间粉身碎骨。

  轻叹,若是当初没有到苏州,没有跟着浪浪去绑架,又怎会遇到你?

  睁开眼,仿佛又看到在清冷的月光下,那个一脸戏谑的人手里拿着青竹傲然站在她眼前,轻蔑的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件死物。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如此说来,自己已然用情之至了罢。轻笑一声,桃衣下意识的伸手按在了胸前的伤口上。

  疼。

  疼就对了,至少还活着。

  “唉……”桃衣再次睡去之前,仿佛听到耳边有一声叹息,透过她的耳膜,跟着她进了梦里。

  “主上,已经一个月了。”蓝宁站在床边,看着帷幔里的桃衣沉沉睡去。身边的亲信担忧的说道:“桃姑娘这样也不是办法,时间一长,她的身体肯定会垮的。”

  “心病还需心药医,我们这些外人终究不是她。”蓝宁垂下眸子,眼神里满是担忧:“当年少然飞鸽传书请我相助,当我带人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和木瑶双双辞世。那时候桃衣11岁,她爹娘将她藏在酒窖里逃过一劫。我带她回来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心死如灰的样子。最后别无他法,我只能请东方先生施金针之术封存了她的记忆。本以为她这辈子会活得快快乐乐,却没想到最后她还是踏入了这个江湖。如果当年不是我,少然他们夫妻二人也不会英年早逝,更不用说留下桃衣一个人了。”

  “主上……”

  “不必劝我,我心里明白。”蓝宁打断了手下的话说道。

  “你若是明白,也不会自责这么多年了。当年之事不全是你的错,若是没有那么造孽的人,你也不会像如今这般。说来说去,还是他们捻桃山庄的人自己造的孽!”门外传来一个略带醉意的声音,蓝宁皱了皱眉,朝屋外走去。

  “你怎么来了?”蓝宁走出房门,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长廊上举着酒壶的人。

  “来看看我妹妹啊。”来人说着,笑呵呵的又灌了口酒。

  “……”蓝宁没有说话,眉目间的神色却柔和了不少。

  “我说你啊,也不要再为了当年的的事情这么自责了。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孤月哥哥也跟你一样,把捻桃山庄的覆灭归咎在自己身上。跑到武当山上说参道,这么多年了也极少露面。如果不是桃凌勋自己作孽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事。像我叶千骨,有什么烦心事,喝口酒就没了!”说着,叶千骨又喝了一大口酒。

  “二哥说的我知道……”蓝宁说着,挥退了侍女,然后在他身旁坐下:“可是知道和放下是两回事。当年若不是我执念太重,也不会有后来的那么多事情了。”说到这里,她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至少少然和木瑶不会死。”

  “生死有命,唉。别想那么多了,快想办法让小桃衣好起来才是真的。这次她受的打击太大了,如果不能好起来,怕是一辈子都毁啦!”叶千骨说着,将头靠在柱子上,目光深远,不知是否是想起了什么。

  “话虽如此,但人非草木。当年的事情我一直很自责,如今桃衣又成了这样,我真后悔当时为了让她吃点苦头而如此作为。”蓝宁说着,看着半掩的房门深深叹了口气。

  叶千骨也不接话,只是伸手拍了拍蓝宁的头:“人这一辈子啊,一眨眼就没了。宁儿当年所受的苦哥哥都看在眼里,你这么多年自责的我也看在眼里。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不是你,以桃凌勋的性格,早晚会暴露的。况且那剑法,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到的,即便是你与他相识那么多年,也不曾知道,想来是与那赵无恩脱不了干系的。”

  “不会的,赵无恩若是有那样的绝技,怎么可能最后还会死得那么惨。更遑论她的武功路数与那剑法完全相悖了。”蓝宁笑着摇了摇头,“二哥不必担心,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而如今,我也只想替故人照顾好他的女儿。况且,我这一生不会再有孩子,桃衣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如自己女儿一般。”

  “你能想开最好啦,哥哥也能放心点。哎前些日子千树差人送来消息说,在洛阳遇到一个女娃娃认得寒铁桃花镖,想必就是桃衣了。”

  “嗯,她前些日子是去了洛阳,我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她。有两拨人想杀她。其中一拨人是黑衣人,还有一拨人我怎么查都查不到是何来历。”蓝宁说到这里,不由得脸色凝重了起来。

  叶千骨沉默了一会儿,道:“不如这样,我送信给千树,让他在洛阳调查一番,然后我们在金陵再做另一番安排,既然不能瓮中捉鳖,那我们就引蛇出洞吧。”

  “二哥准备如何?”

  “报告主上,唐门长老夏良笙带人求见。”蓝宁正要仔细与叶千骨讨论之时,一个小厮上前说道。

  “带人?带谁?”蓝宁眼眸一冷,沉声问道。

  “君子堂百里绫、峨眉山万俟墨染、极乐谷北冥浪。”

  “哦?请他们到正厅。”蓝宁听闻,轻挑秀眉,吩咐了下去。

  “是!”

  那小厮离开以后,蓝宁站了起来叶千骨道:“二哥所说的事情,等我会过桃衣的几位朋友后,我们再细细商讨。二哥的房间一直有人收拾,你一路奔波肯定也累了,先去休息吧。上回我命人买了十坛你最爱的花雕,就埋在你房间的后面。”

  “哈哈哈,还是宁儿最懂我!你去忙,我去会会我的好酒去!”叶千骨听到有好酒,二话不说就往自己房间奔去。

  蓝宁笑着摇了摇头,孤身一人往正厅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